钱人阁 > 驱魔道士在日本东京 > 第五百四十四章 霜之哀伤是怎么炼成的 二十七
另外,这些新出现的亡灵骷髅军团,也迥异于之前护卫着死灵法师“海幽灵女王”的那群骷髅亡灵战士。
  
  这其中的差别么,给司马求道的感觉,就像是正规军而且是王牌军团,与临时征召的壮丁民团之区别。
  
  前者是堂堂之阵,正正之师,而后者却是绝对的野路子杂牌,纯属攒鸡毛凑掸子的;不过想想也难怪——这可是依靠域外邪神之力硬生生从地狱冥府召集过来的死灵骷髅军团,而原来的那波不过是死灵法师“海幽灵女王”自己搞的杂牌海盗罢了,二者实力差距不可里许……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当司马求道,美神玲子并着金发帅哥皮特杜雷,率领二百多血之岛镇民在第二道防线抵御死灵法师驱使的数量上千的亡灵食尸鬼猛攻之际,作为本方联军名义上的总指挥——唐隆和宏神父也未曾在血之小镇中偷懒划水。
  
  早年曾在十字教罗马教廷梵蒂冈学习过的唐隆神父,已经利用前方节节抵抗所争取来的时间,在血之岛小镇内的广场之上,布置了一个庞大的魔法阵。
  
  不同于山脚下那个死灵法师“海幽灵女王”自带的迷之魔法阵,可以在事先毫无布置的情况下直接开始召唤强大存在降临投影;唐隆和宏神父作为正统教廷科班出身,自然是步步为营,有条不紊,扎扎实实,按部就班。
  
  哪怕就算是召唤不成,也不会出啥乱子,比如莫名其妙地召唤了天知道哪里来的莫名存在关注这里,从而引来未知的麻烦……
  
  既然唐隆和宏神父的召唤仪式是非常正统并循规蹈矩,一丝不苟,那么这时间耗费上可就真的不能避免了。
  
  另外,也幸好血之岛是血族吸血鬼几百年的老巢大本营,从内里也有很多贵金属可用,如此,唐隆和宏神父方才能于短时间内制作并准备好布置召唤法阵的某些特殊用具。
  
  当唐隆和宏神父尚在全力布置召唤法阵的过程中时,从前线传来司马求道,美神玲子已经皮特他们成功地将亡灵食尸鬼大军引入了早已布置好的战术陷阱当中,正在稳步地,成批地消灭着那些“不死”怪物。
  
  得知这一喜讯,小镇上留守的人们都异常高兴,就连驱魔团队剩下的几人也都认为胜券在握可以松口气了。
  
  但是,唐隆神父却依旧我行我素,不肯停歇自己的一番布置,就连其他人前来询问之时,唐隆神父是这样回答的:“我所作的布置作为最后的保障,完成了也是一道保险,况且既然已经决定进行绘制了,就索性彻底完成,反正如果真的不需动用的话,再行裁撤便了,毕竟绘制需要专注不可出错,但是拆解时就完全不用那么小心翼翼了。”
  
  或许是唐隆神父在冥冥之中已经有所预感~?总之,就在除了他之外几乎所有人都以为本次亡灵食尸鬼的攻击被彻底歼灭,战争已经胜利了之际;突然由死灵法师“海幽灵女王”开启献祭仪式所引发的冲天光芒与黑暗魔力的极大躁动,仿佛就是当头一棒,迎面抽脸,一下就令几乎所有人都懵逼了……
  
  此时完成了召唤法阵绘制的唐隆神父,当然也毫无意外地感应到了山脚下那突如其来的变故……
  
  对此,唐隆神父只是仿若自嘲地苦笑了一下自言自语道:“看来,这一次是真的避不过去了,该来的,总是会不请自来。”
  
  既然,预想中最糟糕的情况已经发生,那么也就没啥好犹豫的了,直接开始掀底牌吧,看看谁才能笑到最后~!大家各安天命,各凭本事,去争那一线生机吧……
  
  这边,唐隆神父也完全不出意外地开始了自己的召唤,毕竟,对方死灵法师已经率先落子出招,占据了先手。此刻如果还想指望金发帅哥皮特和美神玲子,能带领血之岛武装镇民防守住第二道防线根本无异于痴人说梦~!
  
  他们能好手好脚地逃回来,保得性命仍在就已经是邀天之幸了,最终决战还是要看自己的召唤到底给不给力了~!
  
  相对于死灵法师“海幽灵女王”那诡异恐怖,霸道嚣张的投影召唤,唐隆神父这边的召唤仪式却是一副平平淡淡,声势全无的开场——
  
  却见唐神父身着十字教长白衣(Alb),外罩十字教祭披(Chasbule),脖颈正面佩戴十字教圣带(Stole),经典的十字教领布(Amice)挎在后颈上并将两端自然下垂于胸腹之间,腰围圣索(cture),整个人立刻就与平日里的形象截然不同。
  
  果然是人配衣衫,马配鞍;锦衣华服,金鞍烈马自然吸引眼球,拉风招摇……
  
  未曾理会他人何种反应的唐隆神父神情肃穆地缓步行到法阵之前,一手持圣经,一手从特制容器中向召唤法阵中泼洒圣水,同时口中念诵圣祷文:
  
  “吾……于黑暗深邃之绝望彼岸,虔诚地呼唤光之天使前来……”
  
  地面上召唤法阵中,内层绘制的秘文开始微微发亮。
  
  “……一切强大之力量归于掌管他们的王神的手中……”
  
  外层绘制的秘文亦同时被激活,整个召唤法阵仿佛在此刻开始了觉醒,神圣的力量开始显现,原本那种令人感到不适的黑暗魔能似乎因此而稍稍退却……
  
  “……以吾主至高伟大之力量,粉碎世间的一切黑暗……天使降临~!”
  
  随着唐隆神父的念诵声,整个召唤法阵猛然闪动过一阵耀目光辉,那本已展露之神圣力量更是瞬间高涨,并向着召唤法阵中心聚集,似乎是要凝聚出抑或说强行打开某个神秘之信道,不过这些事情都不是在场众人可以干预插手的,就连唐隆神父也不行。
  
  当那无形之神圣力量于召唤法阵中心逐渐撑起了一个椭圆形的,有着厚重银色光辉作为边框的“空间之门”时,在场众人全都屏住了呼吸,紧张而兴奋地注视着那个“空间之门”,心中暗自猜测着会有怎样一位光彩靓丽,光芒四射的天使穿过此门进入现世人间,就连唐隆神父自己都不曾例外,亦是心情忐忑地等待着,见证天使降临的那一刻。
  
  果然,一个物体蓦然穿过了那道光芒耀眼的“空间之门”落于召唤法阵之中,随即,身后的光辉之门就此关闭,光芒消散,夜色重新夺回了对于血之岛小镇的控制权……
  
  当在场众人的眼睛重新适应了周遭的黑暗之后,所有人都惊呆了~!包括唐隆神父自己也一样,只见在那召唤法阵正中间,一只大号渡鸦正傻呆呆地与大家大眼瞪小眼中……
  
  这,这是几个意思~?说好的天使降临呢~?说好的扫荡邪恶亡灵呢~?耗费了那么大的气力与时间,结果就送了一只大号渡鸦过来~!?这是在逗我们玩么~?!
  
  似乎是非常不耐与周围一圈人类互相瞪眼,那只大号渡鸦开始啄啄跳跳,完全就是一副野生贼厮鸟的模样做派,这不免更加令人周围人等失望;连带着,对亲手绘制召唤法阵并亲自主持召唤仪式的唐隆和宏神父亦是投来疑惑与不信任的眼神……
  
  虽然碍于身份,尚且没什么人敢开口质疑,但是内里,恐怕在场众人对唐隆神父的看法与评价都要大幅降低了吧……
  
  这等事前完全所料不及,甚至有些搞笑的奇诡变故,别说旁人的了,就连唐隆神父自己都是丈二的金刚摸不着头脑,自然也就不怪别人嘴上不说,但是从望向这里的眼神之中却透露出人家心中的不以为然乃至看笑话的心态了。
  
  对此,唐隆和宏神父当然能够理解,而且大家如此给唐隆神父面子,未曾出现个二愣子跳出来质问唐隆神父,已经算是非常照顾其颜面了……
  
  同样满脑子问号,并且也是有些憋屈的唐隆神父跨前一步,正要对那只十分平常的渡鸦进行询问,虽然不报什么希望,但无路如何总是要试上一试的说。
  
  却未料,那渡鸦一见唐隆神父似乎打算迈步入法阵之际,突然瞬间向上大张翅膀,高声厉叫:“呱~!呱~!”这一突然举动一下子令周遭人等同时吃了一惊,就连本已将一条腿推迈进召唤法阵的唐隆和宏神父也是赶忙收回自己的腿,打算先看看这个家伙想要干嘛。
  
  不料,召唤法阵中的渡鸦在惊吓了在场所有人之后,反而发出“嘎~嘎~嘎……”的大笑之声,眼看着其一只翅膀指着在场不明所以,一头雾水的吃瓜群众们,另一只翅膀捂着自家肚腹,张着鸟嘴闭眼大笑之模样,真是要多气人,就有多气人撒……
  
  在成功挑起了几乎在场所有人的怒火之后,眼看有些家伙似乎打算直接动手要来抓捕自己了,那只看着非常拟人化的黑色渡鸦居然口吐人言:“如果我是你们的话,现在所要考虑的不是去找一只无害的渡鸦麻烦,而是应该想想将要如何面对正砸沿着山路直扑这里的亡灵军团,它们才是真正会咬了你们卿卿性命的致命威胁……”
  
  此言一出,众人皆惊~!更有几个还向远处山路附近作出了张望动作,但大部分人都是原地未动,什么也没看到。
  
  可彼此之间,略带惶恐的低声窃语乃至高声谈论却瞬间响起,就连唐隆和宏神父也是顾不上那只奇诡之哇呀,而是疾步走向血之岛小镇路口,同时,自家身上亦开始汇聚其神圣力量以备不虞。
  
  因为,唐隆神父好歹也是成名已久,名声在外的高手,以其敏锐的感知当中,那股又山脚下正在快速蔓延冲击山坡的阴冷,灰暗,带有冰冷死气的邪恶力量正在随着每一步前进而更加鼎旺;相对的,原本还曾一度高涨的本方联军气息已经快要感觉不到了……
  
  感知当中,除了作为高手统领的三个气息尚且较为明显外,其他的都是溃散到近乎感觉不到了,而且就连明显是作为神秘侧除灵驱魔高手的美神玲子的气息也在动摇与崩溃边缘挣扎,自家的关门弟子皮特也是非常不稳,或许只有游方道士司马求道的气息还算平稳,未曾显出过多的慌乱之意。
  
  那么,于前线上,到底出现了何种情况才会让久经阵战历练的资深驱魔除灵师都为止惊慌失措,近乎落荒而逃呢……
  
  让我们返回到之前,骷髅死灵军团在邪神之力量干涉下,成功地偷渡进入了现世人间界的那一刻……
  
  眼望着远方山脚下那排列着整齐战阵的亡灵骷髅军团,心中已然有些忐忑不安的美神玲子重新为自家神通棍加持了一遍灵力,随手挥舞了一个棍花方才像是自顾自地说道:“其实我一直在想,──”美神玲子转头看向同样关注着山下亡灵军团动向的司马求道。
  
  而后者发觉之后,则是报以一笑……
  
  “──从不死战士有别于普通食尸鬼的灵活度与能力,死灵法师为什么不制造出更强大的不死生物?原本对方身边仅有百余个亡灵骷髅战士,而且感觉也并不怎么强。但是,我从古老典集,从传说,从西洋魔法书乃至是奇幻中都不难听到亡灵骑士、女妖、缝合怪、妖鬼甚至从地狱苏醒回归的复仇者。但是,眼下这个也被称为死灵法师的家伙,它是不是办不到?”
  
  沉默了好一会儿,听者与说者都趁机喘口气,以让自己有空间调整心情去接受那预想中最糟的结果。“呼~,而眼前的事实也已经很明确了,它不是做不到,而是没有好的素材……“司马求道回应道。
  
  ”看起来,感觉似乎是,它不会浪费魔力让那些随便什么无脑野兽,抑或水族海产拥有和经过搏命厮杀历程的资深战士相同的灵活与能力。”金发帅哥皮特也适时地发表了一下自己的看法。
  
  “山脚下那支亡灵骷髅军团很强吗?”不曾仔细研究过这些亡灵的美神玲子问着最直观的问题。
  
  毕竟,在东瀛作为GS,更多的也不过是对付一些不成气候的阴魂幽鬼而已,最艰难的战斗也就是单挑个把非亡灵的妖怪魔物罢了。
  
  这种成建制,走堂堂之阵,正正之师近乎古典正规军的路数,无论哪家GS也都未曾遇到过。
  
  而回答也如预期般,不!或许说无法更糟了。
  
  “强?即使把它们当成活人军团,也绝不是你我三个能抵挡得住的吧~?
  
  而现在换成极为厉害的真正亡灵军团,且双方数量比高达二十比一的悬殊局面,某家真心不认为自己能够正面与之抗衡。恐怕纵是成就地仙之体,也是未必能够正面拦挡抵御的。单以你我这等战力,今夜这场仗……”对于最后没有说明的话,只要看看司马求道此时的表情就晓得将是何等不忍言之情况了……
  
  
  
  泰国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视频曝光 扑倒男主好饥_渴!!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 meinvmei222 (长按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