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人阁 > 大仙木 > 第三百二十四章 雪风突破
开阳城,因为开阳顶东界庆典的开启,这座城池几乎成为了一座空城。
  
  原本应该人满为患的街道上一片萧条之色。
  
  “咦!你怎么在这?”
  
  开阳城城东区域,归元宗落脚的别院,响起许木一声惊异的轻咦声。
  
  只见第五明月一脸巧笑倩兮的笑容,俏生生站立在庭院中央。
  
  “这又不是你们归元宗的底盘,我为什么不能来。”笑眯眯的看着跨入院落的许木,第五明月以清脆的声音回应着,显得一点也不生分。
  
  刚在开阳顶接受过南宫令杀人一般的目光注视后的许木,显然没有开玩笑的心思,无精打采翻了翻眼皮,而后说道:
  
  “我是说,你怎么知道我会回来。”
  
  许木记得第五明月比自己还要先走,她怎么可能知道自己会第一时间会开阳城,居然事先就在这里等着了。
  
  “你动一根手指头,本姑娘就知道你在想什么。”
  
  将许木的表情完全看在眼里的第五明月,说话间,挪动着自己轻佻的步伐,围着许木转了一圈,神色揶揄的嬉笑道:
  
  “怎么?被南宫令吓到了?”
  
  “都看见了?”很是无力的呻吟一声,许木当即便猜到,自己与南宫令在开阳顶对视的动作被这小妮子看到了。
  
  当下略带不善的回应道:“我可是为你这个惹事精背了黑锅,你倒好,没心没肺的还来嘲笑我。”
  
  “对不起嘛,我也没想到南宫令会知道这事。”
  
  饶是以第五明月没心没肺的个性,被许木这么一说,也不免俏脸一红。
  
  支支吾吾的解释道:“一定是青芒宗那些混蛋走漏的风声,让南宫家知道了这事。”
  
  “哟,你还会道歉啊!我今天是不是耳朵出问题了!”许木当即便是一愣,而后极其夸张的用手指掏了掏耳朵,一副难以置信的模样。
  
  “滚!”一脚踢在许木的臀部,以表示自己的不满,第五明月有些恼羞成怒了。
  
  “算啦,不逗你了。”以许木的肉身,第五明月这一脚跟挠痒痒才不多,也不继续挑逗这个魔女了。
  
  耸了耸肩头说道:“不一定是青芒宗,也有可能是你们聚星门的呢!这又不算什么损害宗门利益的情报,有很多人会愿意把它卖给白晓门的。”
  
  “这该死的白晓门,真是让人又爱又恨。”
  
  一提到白晓门的名讳,第五明月都恨得牙痒痒了。
  
  不仅仅是她,连许木都有些忌惮这个专搞情报的门派,从某种程度上来,它比苍瑞域七大修真家族更可怕。
  
  有时候一个情报,甚至能够直接至你于死地。
  
  比如在泰州杀了银凌那一次,原本许木以为还有三天时间可以周旋。
  
  但这个消息一送到白晓门那里,搞得整个东界路人皆知,银家一天就直接杀上门了。
  
  “别扯那些没用的,反正这个黑锅我背得太冤了,上一次是你们聚星门,有言长老在,我化险为夷了。这次可是南宫家族,南宫家势大好面子,不跟我计较,但是南宫令肯定恨不得把我骨头都咬碎了。”
  
  幽怨的看了一眼第五明月,许木干瘪瘪的说道:“毕竟在他看来,自己未来的道侣,是被我拐走的。先不谈逃了个东界三美之一的天仙道侣,光是这丢下的颜面,就足以让他杀我的心都有了。”
  
  “那你说,想怎么办吧!”许木越说,第五明月俏脸越红。
  
  从道理上来说,的确许木背了一个天大的黑锅,而且都是因为自己而起。
  
  “赤云决和冰魄草,都归我吧,吃点亏,我帮你把南宫令这事扛了。”
  
  自己说了怎么多,不就是为了等第五明月这句话吗?
  
  许木的眼眸顿时比剑芒还要雪亮,而后一本正经的说着。
  
  “你这个小混蛋,还真敢狮子大开口,你知道赤云决和冰魄草的价值吗?”虽说心中有愧,但许木这要求确实太过甚了,第五明月立马就炸毛了,大声嚷嚷着说道:“你怎么不去抢!”
  
  “你知道南宫令有多厉害吗?你和紫邪天交过手,应该知道大致清楚南宫令的实力。那可是比紫邪天还猛的煞星。一旦我和他交手,那可是真的有性命之忧。”
  
  论到谈判的功夫,许木自然要压过第五明月,定了定神,他非常认真的分析着:“你看,整个东界,有几个人敢傻不拉几的去接下南宫令的怒火,只有我。”
  
  “我~我~你说得虽然有道理,但是这代价太大了,本姑娘不干!”一口银牙已经被许木气得发出嘎吱作响的声音,第五明月说不过许木,可让她一下子损失赤云决和冰魄草的分配权,损失也太大了,当即又恢复了她那蛮不讲理的脾性。
  
  一副死赖账的样子。
  
  “明月道友,你我生死与共过,我许木也不是不讲情面的人。”
  
  许木可是知道第五明月这个小富婆身价不菲,自己又背了这么大一个黑锅,这次不好好敲她一笔,他感觉自己一定会把肠子给悔青。
  
  正了正面容,许木低沉的说道:“赤云决归我,冰魄草咱们还是一人一半,你说怎么样?”
  
  其实对于第五明月来说,赤云决的价值是远远不及冰魄草的,那可是炼制圣灵丹的主材料。
  
  因而听得许木的让步,她只是略微沉思了片刻,便痛快的点了点头。
  
  “好,我说不过你,赤云决送给你又何妨,冰魄草有我一半就行。”
  
  “成交!这事就这么定了,南宫令我帮你挡下来了。”许木也不贪心,能吧赤云决的所属权要到已经很满意了。
  
  当即很是痛快的拍了拍胸口,嘴角的狡猾笑容一闪即逝。
  
  其实就算许木不说替第五明月挡下南宫令,南宫令肯定也不会放过自己,这赤云决完全就是自己赚的。
  
  但他却一点也没有坑人的罪恶感。
  
  讲道理,真要说道受害者,许木绝对是有苦说不出。
  
  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帮助了第五明月逃出益州。
  
  而后麻烦接连上门。
  
  先是聚星门,好不容易打发了。
  
  又来个更吓人的南宫家,这黑锅背得许木那叫一个憋屈。
  
  在许木和第五明月愉快的达成共识之后,两人相继走入屋中。
  
  好些时日不见小虺蛟,许木还真的挺想念那个闹腾的小家伙的。
  
  可就在许木推门而入之时,看到的一幕却是让他眉头一皱。
  
  连他身后紧随的第五明月也是略显惊讶。
  
  只见不大的客房中,雪狼那庞大的身躯,几乎将整个房间挤满。
  
  雪白色的光华在门板打开的刹那,闪耀而出,映衬在许木两人的脸庞之上。
  
  “怎么个情况?”
  
  很是疑惑的声音从许木口中响起。
  
  眼前所见。
  
  雪狼而今正处于休眠状态,连许木和第五明月的到来都没有惊醒到它,对于一个法身境妖兽而言,这点警觉性都没有,完全不符合常理。
  
  而且那散发出来的亮光也太过诡异了。
  
  他记得,自从归元宗出来以后。
  
  雪狼就一直非常嗜睡。
  
  当时他并没有介意,如今看来,这个奸诈的雪狼好似出了什么状况。不然也不可能一直睡到现在吧。
  
  距离许木进入秘境,到出来这段时日,时间差不多都过去半个月了。
  
  “这头狼是你灵兽啊?”第五明月略微惊异后就恢复了平静,这个见多识广的女孩,好似已经知道了原因。
  
  “我可管不住这家伙。”摇了摇头,许木非常明智的和雪狼划清了界限。
  
  而后转头问道:“它这是怎么了?”
  
  “如果我所料不错。它应该是刚崩开第四条肉身枷锁。正在修养,妖兽进阶和咱们修士不同,需要很长的一段休眠期。”捋了捋含苞欲放的胸腹前垂落的青丝,第五明月一副没有什么大不了的表情。
  
  “哦,那应该和这家伙偷吃了我归元宗一个炼丹阁长老的灵药有关。怪不得,我就说它怎么这么嗜睡,原来是要突破了。”听得雪风只是崩开了第四条枷锁,并无意外,许木更加轻松了,老神在在的嘀咕了一声。
  
  第五明月对偷吃灵药的事情好似很感兴趣,美眸中狡黠之色一闪,兴致勃勃的问道:“它吃了多少灵药?”
  
  “哦,也没多少,也就把那长老的药园连锅端了。”摸了摸鼻子,尽管已经和雪狼划清界线,许木一想到临走时朴长老从挪移阵中传来的凄厉狂吼,又忍不住一阵尴尬。
  
  他一点也不怀疑,下次见面,朴长老绝对会杀了这头雪狼。
  
  “这么厉害!”第五明月丝毫没有认为这是羞耻的事情,反而美眸雪亮的扫了一眼眼前的雪狼。
  
  “一丘之貉!”脸皮一抽,许木心头诽谤的想到。
  
  雪狼没有危险,许木自然没有担忧,但很快他就意识到一件事情。
  
  “我的小虺蛟呢!”
  
  看着雪狼那挤满了整个房间的巨大妖躯,许木脸皮一抽,顿感大事不妙。
  
  雪狼休眠了,小虺蛟岂不是没人管了。
  
  以那小家伙的秉性,还不把这开阳城闹翻天了。
  
  就在他心头发凉,胡思乱想间。
  
  “咿呀!”
  
  一声稚嫩的轻鸣声,带着难以掩饰的欣喜之意从房间的窗户外传来。
  
  而后一道墨绿色的兽影一闪,直扑许木而来。
  
  第五明月美眸一凝,正欲有所动作,却是被许木的手臂按住了肩头。
  
  朝着前者使了一个眼色示意没事之后,许木笑吟吟的展开了双臂。
  
  小虺蛟直接扑到了他的怀中。
  
  只是这小家伙嘴里还叼着一根不知道从哪里偷来的鸡腿。随着小虺蛟的扑来。
  
  鸡腿上的油腻沾染了许木一身的衣衫。
  
  后者毫不介意,以自己温暖的手掌,一脸溺爱的抚摸着小虺蛟撒欢的脑袋。
  
  “这是蛟龙?”呆呆的看着许木怀中撒娇的小虺蛟,看到了崩开四条肉身枷锁的雪狼都能风轻云淡的第五明月,而今的语气中带着不可思议的惊讶。
  
  小虺蛟因为太过欣喜,根本没有掩饰身体上散发的龙威,那一丝若有若无的龙气暴露无遗。
  
  “不是蛟龙!准确来说是虺蛟!”怀抱小虺蛟,许木偏过头额露齿一笑。
  
  (本章完)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gegegengxin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