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人阁 > 圣者为凰 > 第一百三十八回 孔雀与鲲鹏

  不知过了多久,孔宣从昏迷中醒来,一睁眼发觉自己躺在一张洁白的寒玉床上,四周散发出阵阵寒气。
  “这是什么地方?我怎么……怎么在这?”
  孔宣一翻身坐了起来。只见四处一片洁白,亭台楼阁皆是白玉所雕,不知身在何处。
  “你醒了。”
  门外一个声音响起,随即一人踱步而来,三丈长的白发垂在地上。
  “凤凰?”孔宣面上顿时紧张起来,暗中握拳。
  凤凰淡淡一笑:“不必紧张,我若想杀你岂会把你带到这广寒宫来?”
  “这里是广寒宫?”孔宣恍然大悟,“难怪如此幽静寒冷,原来是建在太阴星上的广寒宫。”
  凤凰打量了孔宣一眼,这孔宣也是异常俊美,白发三尺,挽成道髻,乍一看之下两人还真有几分相似。这其中莫非还有玄机?
  二人互相对视了一会,孔宣开口问道:“你……为何把我带来这里?”
  凤凰将手一挥,玉桌之上浮现出一壶酒,两只酒杯。他口中笑道:“你我父子重逢,自然应该喝杯酒庆祝一下。”
  “什么?”孔宣先是一愣,不由得大笑起来:“你在说笑么?我孔宣乃是天地化生,哪来的父母?”
  凤凰自饮自酌了一杯,摇头道:“你并非天生地长,大约四十万年前吧,仙界的圣人们忌惮于我的力量,联手想将我封印。我自知不是鸿钧的对手,便提前在口中孕育了两颗蛋,一颗化生为大鹏,一颗化生为孔雀,为的是日后有朝一日你们能救我逃出生天,而孔雀就是你!孔宣,我的孩儿!”
  听了凤凰的话,孔宣呆立当场,少时定了定神说道:“你以为凭你两三句话,我就会相信我是你的孩儿么?”
  “哈哈哈哈!”凤凰大笑起来,“看看你自己,再看看本座的模样,你还能欺骗自己的内心么?若非亲缘岂能如此相像?”
  孔宣知道无法反驳,但是一时又不愿接受这说法,神色犹豫不定。
  “他的话不信,我的话你总该信吧?”
  只听一道冰冷而美妙的声音传来,一个身材婀娜的白衣仙子也步进了屋子。
  “嫦娥?”孔宣认得嫦娥。当年东皇太一统领妖族之时,孔宣也曾归附其麾下。嫦娥乃东皇太一之女,妖族的太阴星君,孔宣又怎么会不认得?
  孔宣看了嫦娥一眼,又看了凤凰一眼,不由得暗思:‘嫦娥,凤凰,他们……怎么会在一起?’
  嫦娥立在凤凰身旁替他又斟了一杯酒,缓缓说道:“昔日我父东皇太一与凤凰尊者颇有些交情,十大上古神器的事情也是凤凰尊者告诉父王的,包括东皇钟。那东皇钟本来唤作‘混沌钟’,父王得凤凰尊者的指点才得到这上古神器,之后炼化为东皇钟,威震六界……可惜后来凤凰尊者被鸿钧老祖封印,我父想集齐十大神器帮助尊者脱困,没想到却引发了巫妖大战,结果拼了个同归于尽。后面这些事你应该知道了。”
  孔宣点了点头,“当年巫妖大战旷日持久,东皇死后我心灰意冷,便躲入人间不再问六界之事了。”
  嫦娥幽幽道:“父王临终前曾告诉我一些重要的事情,包括上古十大神器以及凤凰尊者的后人。当年父王为何要找到正在下界四处流浪的你,将你收入麾下,封为妖族大圣?你可曾想过?”
  话说到此,孔宣已经明白了嫦娥的意思。这尘封了四十万年的真相如今浮出水面,纵然是孔宣也不由得呆立当场,盯着凤凰自语道:“原来是这样,万没想到我孔宣竟然是你的孩儿……”
  嫦娥又斟了一杯酒递给孔宣,“这血脉之亲不可不认,孔雀大明王尊者,你说是不是?”
  孔宣接过了酒杯一饮而尽,缓缓放下酒杯平静的说道:“父君在上,您竟然被鸿钧封印了四十万年,而且就在昔日的朝歌地宫,孩儿曾身居人界、效忠大商,居然不知,实在惭愧!如今您老人家脱困可喜可贺,不知孩儿有何可以效劳?”
  凤凰垂着眼眉幽幽道:“我本来将希望寄托在另一个孩儿殷郊的身上,不但赐予他我的精血,更赋予他南明离火!没想到这小子竟然恩将仇报,不但不肯救我逃出生天还将我视为敌人!若他和殷武庚都站在那些圣人那边,将变得十分棘手。这些凡人终究靠不住,所以我要唤醒你和鲲鹏,只有你们才是我最亲密的人。”说着,凤凰将手一挥,七宝妙树浮现在面前。
  “拿着吧,这是昔日准提老儿用的法宝,他胆敢将你当做坐骑,被封印了也是活该。从今日起,你不再是什么狗屁孔雀大明王了。”
  孔宣接过七宝妙树,又问道:“父君,我的兄弟鲲鹏在哪?”
  凤凰答道:“我已经找到他的下落了,他人在蓬莱岛碧游宫,已托身仙道,唤作‘羽翼仙’。你去将带他回来吧。”
  “遵命!”
  此时八景宫内,鸿蒙内的三圣一帝,老子、元始天尊、准提道人与紫微大帝殷武庚一齐围坐成一圈,商讨如何对付凤凰。
  大殿上青烟袅袅,气氛安静的有些诡异。只听老子率先开口道:“之前老师离开鸿蒙时曾托通天师弟给贫道与元始二人留话,他要奉命回胎藏圣人殿去,可见那里一定有更加重要的情况,以致老师无法赶回来收伏凤凰。”
  “不单是老师,通天师弟也离开了大罗天,估计应该是一起去了胎藏。要对付凤凰只能靠我等了。”元始天尊忧心道。
  “善哉。可惜我等的七宝妙树、太极图、盘古幡都被凤凰抢走了,手中没了法宝如何是好。”接引道人说道:“还有那位殷郊殿下,他之前说去胎藏寻找鸿钧老师,也不知道是否如愿。或许他会知道鸿钧老师离开鸿蒙的真正原因。”
  元始天尊摇了摇头,“从来没有除圣人以外的人能到达胎藏,恐怕那殷郊未必能如愿。何况此子亦正亦邪,又是凤凰与凡人的混血,他若投靠凤凰,对我们则是大大的不利啊。”
  “不会的。”殷武庚斩钉截铁的说道:“大哥他虽然有执念,但是本性非恶。他拼命的想要集齐十大神器就是想要对付凤凰,只不过伤及了无辜……”
  元始天尊眯着眼,暗思:‘紫微大帝内心依然向着他的那位大哥,若他摇摆不定绝非好事……’
  老子捋了捋须说道:“我等先不说殷郊如何,眼下还是要拿出一个对付凤凰的万全之策。其实今日一战我等联手已经能稳占上风,只是那凤凰有穿梭异界空间的力量,必须将他困在一个地方无法逃脱才行。”
  “可用万仙阵。”殷武庚突然说道。
  “万仙阵?”三大圣人不约而同的问道。
  殷武庚幽幽道:“万仙阵乃是昔日通天教主所创,此阵诸位都领教过,若发挥得当可将众仙之力发挥到极致,虽然现在仙界中有道行的人已经不多了,但是如果三位圣人也加入此阵则不但能弥补不足,更能将此阵威力强化至十倍甚至百倍。”
  “集合众仙之力对付凤凰,这倒是眼下最好的办法了。”老子点头表示赞同。
  元始天尊问殷武庚:“紫微大帝昔日并未见过万仙阵,又未得通天师弟亲传,如何能摆得?”
  殷武庚答道:“我的确未见过万仙阵,不过藏宝阁中有万仙阵的布阵图,我闲来无事之时曾钻研过,另外,有两个人可以助我一臂之力,助我布阵。”
  “何人?”
  “一位是多宝道友,另一位是东海分水将军申公豹。这二人当日都曾得教主传授布阵的奥义,有他二人相助大事可成。”
  “好,既然如此事不宜迟,就请紫微大帝安排一切吧!”
  老子首肯,众人自然无异议。老君随即吩咐玄都去唤来多宝道人,命其听从殷武庚调遣。
  殷武庚心中挂念天庭的情况,便辞过诸圣,带着多宝道人离开了八景宫。他的心情依旧沉重,想起天庭现在还不知是何情况,立刻往天庭赶去。
  等到了天庭,二人眼中只有满目的疮痍,天庭已经毁去了大半,比三百年前魔劫造成的损失还要大。天帝和金母,还有幸存的诸神都聚在一起,正面色忧虑的商议后面的事该如何处置。
  见到殷武庚回来,天帝忙问:“你回来了?须弥山情况如何?”
  殷武庚将方才发生的一切一五一十说了一遍。得知凤凰逃走,天帝面色一片黯然,又问:“殷郊呢?你可见了他?”
  “大哥?他回来了么?”殷武庚有些惊讶。
  天帝将封神榜取出递给殷武庚,叹道:“原来他去胎藏找鸿钧老祖是想救回龙儿的性命,不过龙儿入封神榜乃是命中注定之事,鸿钧老祖也改变不了,所以……龙儿已经入了封神榜。待这场大劫过后,便可让其归位,与你重聚。”
  “原来是这样……”
  殷武庚神色悲戚,心中犹如翻江倒海,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再怨恨殷郊。‘大哥行事有些偏执,害的龙吉还是入了神道,不过他也吃了不少苦。若无他,我当年也未必能活下来,更遑论和龙吉长斯相守了。如今大敌当前,我兄弟二人唯有同心协力才有一线希望……’
  少时,他对天帝等诸神说道:“天庭已毁,无法容身。不如先请诸位一起到昆仑山玉虚宫暂时落脚,再图后计。”
  天帝点了点头,随即吩咐诸神准备前往昆仑山去。临行前,殷武庚向天帝请求,将云霄三姐妹、斗姆元君和雷祖、南天门三大天王这几位有些道行的上神留下,以助自己完成万仙阵。天帝自然同意,只同金母带了天王李靖和哪吒三太子以及寥寥可数的神官、瑶池仙子,一起往昆仑山去了。
  等天帝金母离去,云霄等诸神一起上前拜见殷武庚,齐声道:“请紫微大帝吩咐!臣等万死不辞!”
  殷武庚面目庄严,望着眼前的一片废墟对诸神说道:“诸位,凤凰出世混乱生,鸿钧老祖不在,唯有靠我等合力除掉凤凰。这将是最后的一战,此战将集合六界内仙、佛、神之力,若不能击败凤凰,那六界将迎来有史以来最大的浩劫。你等可明白?”
  云霄等人拱手说道:“尊上放心!我等誓死追随,全力辅佐尊上完成这最后一战!”
  殷武庚点了点头,看向东海,吩咐道:“云霄上神,劳烦你往东海分水将军府去召申公豹来碧游宫见我。”云霄领命而去。其余诸神都跟随着殷武庚先回蓬莱岛碧游宫落脚,准备演练万仙大阵。
  但是就在一刻钟之前,殷武庚断然也没有料到,碧游宫里刚刚经历了一场大战……
  等殷武庚、多宝道人以及诸神来到碧游宫时,只见满地的狼藉,仿佛刚刚经历了一场浩劫。
  殷武庚心中泛起一丝不安,大叫道:“灵曦!马遂兄弟!”
  “师父!我在这!”
  一道银铃般的声音从殿后传来,只见灵曦和紫竹仙从殿后匆匆跑了出来。
  “发生了什么事?”殷武庚问。
  灵曦惊魂未定的说道:“方才……方才来了一个自称是孔宣的人,他带走了羽翼仙,还打伤了马遂师叔和乌云师叔。”
  “他们在哪?”
  “就在殿里。”
  殷武庚急忙赶到龙虎大殿,只见马遂和乌云仙正歪歪斜斜的靠在椅子上,满脸灰尘,正喘着粗气。二人一见是殷武庚来了,挣扎着想要撑起来。
  “别动。”殷武庚上前将二人按住,发现二人胸口处一道红光若隐若现,随即用手一探大吃了一惊:“破凰之力?是凤凰来了?”
  马遂气若游丝,摇头道:“不……不是凤凰,是孔宣,他比以前厉害了很多,一出手便将我二人震伤了。”
  殷武庚知道破凰之力的厉害,赶忙灌入一道仙力想将破凰之力驱散。就算是以殷武庚的无上修为也费了点功夫才完全化解这破凰之力,足见厉害。马遂二人这才感觉舒畅了许多,脸色也好了起来。
  殷武庚有些疑惑,“奇怪,孔宣为何要带走羽翼仙?”
  马遂二人摇了摇头,只说孔宣自称是羽翼仙的兄弟,其他什么也没说。
  “兄弟?”殷武庚扭头看向多宝道人和云霄,希望他们能够提供点线索。但是这个秘密普天之下也只有凤凰自己知道,二人自然不知端倪。
  殷武庚细细的思索着:‘鸿蒙内只有凤凰和大哥才拥有破凰之力,大哥不知去向,必然不会是他赐给孔宣这力量的。如果是凤凰……那意味着孔宣已经和凤凰达成了某种契约,但是他为什么要带走羽翼仙呢?他二人一个是孔雀,一个是大鹏,都在天皇前得道,难道真的与凤凰有某种联系?’
  殷武庚虽然无法得知真相,但是已经隐约猜到了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