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人阁 > 西游之灵 > 第四十八章 开始搞事情吧

  离开教坊,辰游交代几名捕快,这几天还是不要外出之后,自顾回到租住的小院之中。
  武院年终大比马上开始,现在的管理肯定更加严格,他刚刚狠狠惩治了武院天才弟子,是以干脆就不去北大门值守了。
  在自己的屋中坐下,辰游眼前再次浮现刚刚那道白衣身影。
  “到底是谁?竟有如此实力?”
  他口中喃喃自语道。
  刚才的交手,看似平分秋色,但他有备在先,对方最初只是拍出一掌,明显只是要将他推开一旁。后来看到自己拳力凶猛,方才仓促变掌为拳,一击对撞。
  但就是这仓促一击,依然和辰游打出的全力一拳,平分秋色!
  这说明了什么?
  说明他耗费大量炼体丹,甚至洗髓丹,将武者期的体质力量,提升到恐怖的两千八百斤,几乎接近寻常武者顶峰一倍的程度,但即便如此,想要正面对战武师,依然是不够看!
  念及于此,辰游不由得眉头紧皱。
  如今他体质力量方面的增长已经极其艰难,其他方面的提高,只有依赖大力牛魔拳和风火流云步。
  大力牛魔拳第二重并不是那么容易练得,即便是依靠传承功法之利,这段时间也只是略有进步,大约能将发挥出的拳力,增加到五成半的样子。
  而风火流云步第一重,就更加让他一筹莫展了。最近他总觉得,身法即将突破到圆转如意的大成之境,但又总是差了那么一丝,无法完全达成!
  “能到什么程度,就到什么程度,总之,全力而为吧!”
  将这些杂念排除头脑之外,辰游重新开始服丹修炼。
  ……
  转眼,又是两日过去。
  这日一早,前院的大门,却是被人轻轻叩响。
  “辰捕头,在家吗?”
  严老头的声音,在院外响起。
  正在修炼风火流云步的辰游皱了皱眉,起身来到前院,将大门打开。
  只见门外除了严老头之外,另有一名身穿黑甲军佰长服饰的中年人,站在台阶之下。
  “辰捕头,这位是南山区黑甲军驻地陈佰长,有要事和您商量。”
  严老头见辰游出门,赶忙引荐道。
  “辰捕头的大名,陈鹏久仰了!”
  那黑甲军佰长陈鹏抱拳笑道。
  “过奖,不知陈佰长前来,所为何事?”
  辰游抱拳还了一礼,但却是站在门口未动。
  如今他正在苦修提升实力,如果对方是来走动拉关系,他可没有时间接待!
  陈鹏微微尴尬,不过还是笑了笑道:“辰捕头,后日就是南山武院正式学员年终大比,按照惯例,我们黑甲军和捕房驻地要前去辅助维持秩序。我今天来,就是想和辰捕头商量一下细节。”
  “一切照旧就是,没有什么商量的吧。”
  辰游皱了皱眉,不过还是将大门让了开来,做了个“里面请进”的手势。
  陈鹏面上一松,和严老头一起走进院内。
  进入前院客厅,陈鹏转身,向着辰游躬身一鞠。
  “陈佰长为何如此?”
  辰游赶忙闪身躲开道。
  “辰捕头这次为捕房正名立威,连带我们南山区黑甲军也扬眉吐气!辰捕头,当受陈鹏此礼!”
  陈鹏正色道。
  “我是南山区捕房驻地代管,这些是理所当为之事,陈佰长不必客气。”
  辰游淡淡一笑道。
  “应该的。在下这次来,是想和辰捕头商量,将往年黑甲军和捕房驻地的值守分配,转换一下。”
  陈鹏看出辰游似乎不想多说闲话,就直接说明来意道。
  “如何转换?”
  辰游神色不动,淡淡问道。
  “往年大比之时,是一百五十名黑甲军,在武院外墙值守,另派五十名军士配合捕房驻地,在大比场地外围职司。但今年我想,我们黑甲军分成两批,百人职司大比场地,百人配合捕房驻地值守外墙如何?”
  陈鹏道。
  “这是为何?”
  辰游有些意外。
  一旁的严老头,此刻开口插言道:“辰捕头这两天想必没有出门,所以不知道。自从那晚我们抓了贺铭和吕良之后,武院内部现在已经闹翻了天!很多武院天才,都吵着大比结束之后,要狠狠的报复辰捕头……”
  “那又怎样?”辰游淡淡一笑。
  “陈佰长的意思,武院天才们大多年少傲气,如果辰捕头这次出现在大比场地,恐怕……会闹出一些麻烦。”
  严老头补充道。
  “呵呵,两位多虑了。武院之内足有六名武师境的核心教习,两名副院长的实力,更是深不可测。我做的一切事情,都合理合规,是为武院正本清源。难道这种情况下,还有人敢公然找我麻烦不成?”
  辰游毫不在意的笑道。
  “不好说……”陈鹏摇了摇头,接着道:“辰捕头也是少年人,应该知道年轻人的热血气性,到时万一……万一有人暗地里,起哄挑拨,恐怕……”
  “陈兄好意,辰游心领了!”
  辰游向着陈鹏抱了抱拳,然后正色道:“开弓没有回头箭!我既然决定要拔除南山区痼疾,为捕房正名立威,那就绝不能后退一步!”
  略顿了顿,他扫了一眼似乎还想再说的陈鹏道:“这样吧!今年武院大比,两百名黑甲军,全部都在外面值守,我们捕房之人负责大比区域的职司!”
  “这……辰捕头……”
  陈鹏大为惊讶,严老头眼中也是露出极为意外之色。
  辰游摆了摆,淡淡一笑道:“我们这样!到时候三十余名捕快象征性的值守表示一下,至于我,比斗开始的时候,前去安排一下大家的事务,然后比斗结束之时,再去点个卯,中间两天,我就待在家中如何?”
  陈鹏、严老头闻言,都是眼前一亮。
  略略沉默,严老头率先道:“如此甚好,只要辰捕头不在,即便有人想起哄挑拨,也是闹不起来的!”
  “正是!辰捕头年纪轻轻,就识大体,知进退,陈鹏佩服!”
  陈鹏也抱拳笑道。
  “两位过奖了。那就如此决定罢。”
  辰游淡淡一笑,不再多说。
  ……
  打发走了两人,他继续在后院之中服丹修炼。
  很快,武院年终大比开始。
  按照事先约定,辰游一早,就带着三十三名捕快,进入武院核心区,大比场地之内。
  而此刻,也已经有数百名武院正式学员,在比武场地聚集。
  不出所料,他方一出现,就引来一大堆的冷眼嘲讽,甚至有人口出恶言,躲在人群之内谩骂。
  辰游冷眼看向声音所处,那里立刻静寂下来!
  不过别处,却是再次响起不高不低的谩骂之声。
  同样在维持秩序的武院教习们大声呵斥,方才将人群的骚动压制下去。
  辰游不再理会他们,自顾安排捕快们散开值守。
  实际上,往年这种值守,就和劳役差不多!
  比斗之中,但有擂台损坏,黑甲军和捕快们,要在早、中、晚三个比斗间歇快速修复。比斗其间,如有弟子负伤,黑甲军和捕快们,则要负责将负伤弟子送到武院医坊救治。
  至于天才弟子们,当然是专心参加比斗,或是站在台下观摩学习就够了!
  但今年的情况,有些不同。
  自从恶人辰踏入南山区之后,闹得天才学员们人怨沸腾,众教习对于捕快们能帮上多少忙,已经不抱希望。
  甚至不少普通教习,都向武院高层建议,今年将捕房拒之门外,自己分出人手负责琐事就好。
  但武院高层们,却觉得此举太过刻意,会让外人觉得,南山武院对于天才学员的掌控力度不够,传出不好的名声。
  是以最终,还是外甥打灯笼,照旧。
  安排完捕房需要处理的琐事之后,辰游转身离开。
  他这一走,一众普通教习们,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
  武院大比其间,辰游除了早中晚之间,听听捕快的回报之外,其他时间全部用于专心修炼。
  转眼,就到了武院大比的最后一日。
  昨晚已经有捕快过来汇报过,今年的大比和往年一样,前两天决出前十,最后一天,则是前十的顶尖天才,进行精彩绝伦的前十排位之战!
  这日一早,辰游收起功法,神采奕奕的离开租住小院。
  找到一处高楼,他两个纵跃之间,踏上屋顶。
  在一处角落坐下,向着武院内部遥望。
  此处距离大比之地,直线距离只有不到二里,以辰游现在的目力,可以看清比斗的大致情况。
  而这六日之中,他的实力也增长不小。
  连续服下一百多颗炼体丹,十颗洗髓丹之后,他终于将体质力量艰难增加两百斤,突破了三千斤的瓶颈门槛。
  大力牛魔拳第二重,也略有进展,能将打出的力量,增加六成左右。
  遗憾的是,风火流云步虽然越发熟练,但距离大成,还是差了那么一丝丝。
  从怀中摸出一包干肉,取下腰间的水囊,辰游一边遥遥观看大比,一边吃喝休息。
  前十的比斗果然精彩,足足持续到临近中午时分,方才进行到最后一场。
  扔下吃剩的干肉,撇去水囊,辰游挺身站起。
  “开始,搞事情吧。”
  他飘身跃下高楼,向着武院核心区,快速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