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人阁 > 公牛传人 > 第三十九章 篮筐之下

  右翼,乔丹单手抓球把德里克·哈勃晃开半个身位,前进一步起身中投。
  所有的动作都做的极具美感,挑不出半分毛病。唯一的瑕疵是球从篮筐里弹出。
  白已冬在外线看到惊人的一幕。罗德曼和比他高大近十公分的尤因角逐的过程中,把尤因头顶的球点起来,再运用远比别人更快的弹跳将球抓下。抢篮板球对他来说是如此简单,罗德曼拿稳球便送到外线。
  “约翰,干死那个中国人!”场边的贵宾席,一个戴着眼镜的黑人撕声叫道。
  他的声音是那么响亮,以至于白已冬听得清清楚楚。
  白已冬不认识那人,斯塔克斯却冲他点头,算是打了招呼。
  “这是斯派克招待陌生人的方式,请你谅解。我和他是朋友,我应该满足朋友的要求,你觉得呢?”斯塔克斯的声音在白已冬的耳边响个不停。
  白已冬不知道这个所谓的斯派克是何方神圣。眼下,他面临着传球或进攻的选择。这不是一个困难的选择,朗利的要位让这个选择更加容易。
  面对尤因,朗利低位持球单打。他的动作很漂亮,白已冬从没看过他做过这么漂亮的低位动作,结果却是差强人意。因为在篮下站得太久,裁判吹他三秒违例。
  “卢克,你以为你是大象?就算是大象也不会整天在同一个草地拉屎!”乔丹的垃圾话第一时间喷向朗利。
  朗利表情不变,应付起乔丹的辱骂极具心得。
  德里克尚且难以应付乔丹的防守,斯塔克斯很快便意识到身前的这个年轻的中国人不是泛泛之辈。
  白已冬的移动速度之快远远超乎他的想象,无论尤因和奥克利的掩护多么结实,白已冬都会后发而至。
  “你以为现在是1993年吗?”斯塔克斯接球失误。他被白已冬逼到无法舒服的接球。
  白已冬不知道皮彭为什么提起1993,那显然是个特殊的年份。
  斯塔克斯的表情变了变,“也不过隔了三年,许多事情都没有变。”“是的,比如我们会赢这件事,没有变。”皮彭淡淡地说。
  进攻的时候是白已冬最闲的时候。鉴于他的得分手段不足,他是公牛场上球权最少的人。每次进攻,白已冬只能做局外人,站外线干看。
  当然,白已冬并不是什么都没有得到。
  这意味着他有更多的时间观察乔丹,世界上有多少孩子在电视机前仔细盯着乔丹,模仿他的动作。
  白已冬近距离的观察,没有哪个观众的位置比他更好。
  又是乔丹在低位接球。斯塔克斯第一时间前去包夹。
  乔丹立即将球分出,白已冬弧顶三分线接球。
  面前两米无人,咽了口口水,白已冬三分出手。
  “砰!”尤因大手一捞,篮板拿下,用大手向前一丢。皮球从后场丢到前场,德里克·哈勃姐球上篮得分。
  “骂我吧!我知道我不该投的。”白已冬看见乔丹吹胡子瞪眼的向他走来,心里已经做还挨骂的准备。
  乔丹是打算骂他一顿,至少在白已冬摆出虚心受骂的样子之前是这么打算的。
  “那是个机会,出手没有错,错的是你明知道你投不进却还是把球投出。”比起对朗利的教训,乔丹这话简直温柔之极。
  白已冬问道:“那我该怎么做?”“直接突破,他们会有人协防,选择会更多。”乔丹解释说。
  白已冬想问更多,但没时间了。因为还得重新组织进攻。
  “尤因传出了一个魔术师级别的长传。”马克·加西亚说话的时候看了他的搭档魔术师·约翰逊一眼。魔术师笑的很甜,“尤因是个超级中锋,这种传球对他来说信手拈来。”
  “你的速度很快,但这是篮球比赛,我觉得你入错行了。”斯塔克斯无时无刻都想白已冬知道他在和一个话唠对位。
  白已冬有千万句回嘴的话,却一句都说不出来,因为现在的他没有回嘴的资本。
  这时,乔丹又一次低位接球。斯塔克斯一看,身后的白已冬竟向篮下跑去。
  同时,乔丹低位后仰跳投,打铁,
  罗德曼高高跳起,把球点向篮筐。这一下力道偏大,皮球从篮筐上滚了半圈掉出。这个篮板几乎掉到了奥克利的手里,直到半空中有一只陌生的手臂出现。
  “芝加哥的新秀如同幽灵一样出现在篮下,他抓到了这个前场篮板!”加西亚大叫。
  白已冬抓下篮板的过程过于精彩,以至于他们都叫了出来。
  抓下篮板的刹那,白已冬一手托球试图跳球。
  尤因被晃起,白已冬的手掌像是把球吸住了一样,经过那么强的晃动竟然牢牢黏在手上不见松动。
  白已冬没有出手的打算,他十分清楚自己的处境。一旦出手,被盖是必然。
  把尤因黄起是他第一步,之后便是击地传球。站在油漆区的乔丹接球一愣,反应过来后原地擦板,打进。
  “夸我,快夸我。”白已冬没有这么说。可他用脸上的表情传达出了这样的信息。
  乔丹却说:“你不该传。”“如果不传肯定被封盖。”白已冬说。
  “不要对一件还没有尝试的事情下结论。你所谓的推测,是最坏的结果,在我看来,你可以把那颗球投进并造成查尔斯的犯规。”乔丹如此高看让白已冬汗毛倒立。
  被谁高看也不要被这家伙高看。如果期望过高,又没打出符合他期望的比赛,这还不得被喷死?白已冬越想越怕。
  “干掉他!约翰!”斯派克·李像猴子一样上蹿下跳。
  斯塔克斯还没找到进攻的感觉,外线持球应付白已冬的压迫还算自如。
  此时,尤因方才赶上队伍,从中间直插篮下。
  斯塔克斯见状,朝天空放出冲天炮。皮球飞到空中,恰好让尤因接到。
  之后的事情无需多想,公牛上下没有一个人能阻止尤因。尤因双手抓球,轰烈而下。
  纽约的巨人仿佛原始丛林里的长臂大猩猩,挂在篮筐之上俯窥联合中心的众生。
  “BOOM!看到了吗?帕特里克引爆了联合中心。”斯塔克斯为他亲手送出的空接得手而大笑不已。
  白已冬还是沉默,他在忍耐。
  等白已冬积拿到可观的数据,他会对着斯塔克斯滔滔不绝地喷出潜藏在心里的垃圾话。
  乔丹的嘴巴像连续开火的机枪,对着朗利一通扫射。
  宝相庄严的朗利被乔丹的垃圾话攻击的千疮百孔,如果不是打着比赛,就冲尤因这个空中接力,乔丹会让朗利在一整天都处于阴影之下。
  乔丹的嘴巴从没真正的合上过。他的垃圾话针对队友,更针对对手,就算是发动进攻也会吐着舌头。
  所以,白已冬不确定乔丹是不是真的闭上过嘴巴,或许在睡觉的时候他的嘴巴是闭着的吧。
  尤因的扣篮余波还未散尽,乔丹与皮彭连线回击。
  皮彭跑入篮下接乔丹传球。跃过尤因的防守,隔着封盖将球攻进。
  退防的时候,白已冬听到裁判的哨声。
  谁?白已冬看去,竟是罗德曼被吹了T。
  后来白已冬从罗德曼的嘴里了解到事情的经过。据罗德曼说,他亲切地问候了奥克利的家人,于是奥克利用更粗鲁的方式回问。两人一言不合就要动手,裁判想让两人冷静一下,结果罗德曼上去就是一句:“FuckYou!”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