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人阁 > 快穿之捡到一只看脸系统 > 第142章 ooc番外之小道士
    早春的稻城尚带着几分湿意,陆离微走在大街,怀里揣着只毛茸茸的小毛团。
  
      前方不远在吹呼拉打地奏乐,噼里啪啦的鞭炮声由远及近,一名新郎官坐在高头大马上,胸前戴着个大红绣球,一脸洋溢的喜气,他的后头紧跟着个红艳艳的喜轿。
  
      叶幕被吵吵嚷嚷的声音吵醒,睡眼惺忪地抖了抖耳朵,陆离微马上就注意到了,抬手熟练地替他揉了揉耳朵。
  
      叶幕抬眼看去,娇滴滴的新娘子正被婆子扶出轿门。看得出,新郎官是真的十分欣喜,就连新娘子在这么被一点点被扶出轿门的时候,他的眼睛都一眨不眨地看着新娘的红盖头,仿佛已经从红艳艳的盖头下看到了新娘娇艳动人的面孔。
  
      叶幕“倏”得一下变出身形,然后软趴趴地靠在陆离微身上,苍白的指尖点点,抬眼看着新娘子,皱了皱眉。
  
      这个新娘,似乎不是人啊……连现在的他都能感应出来,陆离微没理由不知道。
  
      这时,陆离微突然开始往前走。叶幕以为他这是要重操旧业,斩妖除魔了,不由得开始紧张起来。然而,出乎意料的,他却只是走到了前方的屋檐下,然后用自己的身体替他挡了阳光。
  
      嗯?叶幕眨了眨眼,他不在的时候是发生了什么了?连这么讨厌妖族的小道士都转性了?
  
      不过叶幕的身体还太过虚弱,在阳光下这么点时间,他都已经感觉到了虚弱,于是倏忽一下,他又变为了一只小狐狸,懒洋洋地摊在陆离微手心。
  
      陆离微长眉微敛,有点担心地收了收掌心,一团暖黄的光在毛团周围聚起,毛团顿时舒服地咪咪叫起来。
  
      陆离微这才放了心,他看着手里的小狐狸,温柔如点点星光汇聚在眼眸中,小毛团无知无觉地在这目光中打了个滚,然后挠了挠陆离微的掌心,表示自己肚子饿了。
  
      陆离微点点头,向前方不远的菜馆走去。
  
      路过贴满“囍”字的府邸前时,陆离微停下了脚步,里面的新人已经开始拜堂,周围的人们皆是满脸喜色。
  
      ·
  
      晚间的时候,陆离微回到客栈,正要和衣睡了,怀里的小狐狸却不怎么安分了,挣扎几下,小狐狸就变成了一个只着一身单衣的少年,直挺挺地把陆离微扑倒在床上。
  
      陆离微无措地躺在叶幕身下,反应过来后顿时脸颊发红,然后耳根发红,再然后整个人都变得红通通的。
  
      就像一只煮熟了的某海鲜。
  
      叶幕笑眯眯地摸摸陆离微红透的脸颊,朝他鼻子尖吹出一口气,“道士哥哥我们今晚这么‘睡’好不好?”
  
      这么睡……陆离微看着叶幕近在咫尺的脸庞,脑袋就像团成了一团浆糊。
  
      叶幕本性不改地在他脸上嗅来嗅去,不知道为什么,醒来以后,他就觉得陆离微身上的气味尤其好闻。
  
      999:“我知道!那是阳气的味道!主人是缺少阳气滋补了呢!”
  
      叶幕一口气呛到喉咙口,什么滋补,什么阳气,这是一个单纯可爱无知幼稚的小孩能说的话吗?!
  
      然而999一脸纯洁,甚至不知道什么时候还在眼睛前面架了副小眼镜,小爪子里也抓着本小本本,看上去十分学术与严谨。
  
      叶幕感觉自己已经醉了,天然有时候简直比腹黑更有十分的杀伤力。
  
      可叶幕的这一呛却惊醒了陆离微,从小便接受严格教导的小道士被此情此景刺激得不轻,马上就挣扎着坐起来,脸红红地又是害羞又是惭愧,“那我,我睡地上。”
  
      叶幕以为自己听错了,“睡地上?”他摇摇某人大家闺秀般矜持的手臂,“我好不容易能化形了,道士哥哥不陪我睡吗?”
  
      叶幕的衣服是最简单的单衣,一动压根也遮不住什么,陆离微像被咬了一口似的,惊心动魄地收回视线,然后规规矩矩地挪地盯着旁边跳动的烛火,“拜堂成亲方可……方可……”
  
      叶幕一把把他拖过来,心里又是好笑又是有趣,“我们俩可都是男的,拜什么堂?成什么亲?难不成还要我凤冠霞帔地当新娘子?”
  
      陆离微听到“新娘子”三个字,立马就抬头看向叶幕,眼神一动不动,里面三分羞赧七分……期待。
  
      叶幕瞪大了眼,“不是吧,你还真这么想?!”
  
      999在旁边欢呼,“主人要做新娘子了!”
  
      叶幕:“……一边儿吃瓜去,乖。”
  
      陆离微顿了顿,非常正直地说,“应当如此。”
  
      叶幕:“……”
  
      一开始,叶幕以为陆离微也不过是说说而已,可后来,他却发现,此人对这事儿虽然不是万分坚定,也从来没说过要勉强他,可因为其人本性极为迂腐固执,不成亲就绝对不谈精神以上的恋爱,对此,叶幕的感想是——
  
      “真——不愧是与和尚齐名的道士一族。”==|||
  
      叶幕第n次垂头丧气地倒地画圈圈,“明明小时候还是那么可爱的小团子,又胖又圆又嫩滑,还会给我看小鱼,怎么现在就成了这么迂腐的人呢。”
  
      想起梦境里的一切,陆离微有些不好意思,“少时贪玩,惭愧。”
  
      叶幕瞥他一眼,“小时候才可爱。”
  
      陆离微一愣,抿着嘴唇半晌才说道,“你……不喜欢?”
  
      叶幕琢磨着陆离微这副暗搓搓紧张的样子,好像他一说“不喜欢”,某少男的心就要整个碎掉了。叶幕看着看着心情奇异地好了,一咕噜爬起来,在他脸上亲了一口,笑嘻嘻地说,“都喜欢。”
  
      陆离微看着他笑,自己也忍不住笑起来,笑容憨憨的,依稀有小时候抓着糖葫芦发傻的小胖子的影子。
  
      ·
  
      于是……就这么如此这般的,最后,单身主义者叶渣渣亲自拍板,成亲吧!
  
      宿主要成亲,而且做的还是新娘子,作为这场婚礼的第三个参与者,999这几天都在兴奋地筹备“嫁妆”中。
  
      陆离微从小死了爹妈,养他长大的老道士也在他十三岁那年去了,从此就一直是只遗世独立的单身狗,上无老下无小,茕茕孑立一身正气。
  
      至于叶幕的爹妈与亲戚……他能不被抓回去就不错了,要是让他那金枪不倒宝刀未老的狐狸爹知道,自己的儿子竟然和一个男人成亲了而且还要做新娘子,他估计得疯。
  
      稳妥起见,还是不说为好——反正也只是满足一下某人随便成的亲。
  
      在叶幕眼里很随便的成亲,陆离微却准备得十分认真。其实叶幕身体还很虚弱,甚至连人形都维持不了多久,他原本是不想折腾的,可叶幕不知怎么的突然一反常态,硬是要和他“正式成亲”,他拗不过,于是只好开始着手准备。
  
      尽管他们的成婚几乎没有见证人,叶幕尚不稳定的身体也承受不起太嘈杂繁乱的仪式,可陆离微却细致地做好了每一样工作,就好像那是他一生中最重要的事情。
  
      叶幕的外形不过十五六岁,而狐狸精很多时候根本无所谓性别,所以他打扮成小丫头根本没什么人看得出来有什么不对劲。
  
      所有的事情都准备好了,只有一样让叶幕一筹莫展,谁给他“梳妆打扮”呢?
  
      999在一边欲言又止,叶幕想了想,走到窗边。一支桃树枝正悄悄从窗外探进来,叶幕拿指尖敲了敲,一朵粉红的花瓣马上就抖了抖,然后一个穿着粉红衣衫的小姑娘就从枝头“长”了出来,一脸偷窥被抓到的窘迫与害羞。
  
      叶幕笑眯眯地开口,露出白皙的八颗牙,“小姐姐,帮我穿衣服好不好?”
  
      小桃花妖结结巴巴地:“什,什么衣服?”
  
      叶幕(保持八颗牙的标准微笑):“嫁衣。”
  
      叶幕知道,虽然小花妖看着年纪不大,可但凡野狐山精,能够化形少说也有百年修行,穿个嫁衣一定不在话下。
  
      小花妖答应叶幕的要求时时晕乎乎地,但事后心里却并不后悔。她是扎根在这个小院里的桃花妖,小院的主人换了数任,她却是第一次遇到过像这只小狐狸一样好看的主人,好看到她宁可冒着被砍掉枝节的风险,也想探进窗口多看他一眼。
  
      没想到这一眼,就被逮了个正着。她连看都不敢看面前的人,更不敢问为何他要穿这女子出嫁才穿的嫁衣,只觉得能够这么近地触碰这个小主人已是十分幸福。但她的幸福并没有持续多久,当她解开小主人第一个扣子的时候,门就被敲响了。
  
      叶幕与陆离微已经生活了很久,所以也不讲究那么多的礼数。象征性地敲敲门之后,门就被推开了。
  
      此时,叶幕的一颗扣子还在小花妖手里,半截精致的锁骨也直白地露在外面。
  
      周围的温度猛然骤降,尽管花痴,小花妖反应却并不慢,在陆离微摄人的气势下,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速度变回了一朵小桃花,然后瑟瑟发抖地躲到树枝上,徒留叶幕一个人站在原地。
  
      这真是个天大的误会!叶幕少有的尴尬了,陆离微越走越近,在他面前的时候停了一会儿,然后径直走过去把窗关了。
  
      叶幕还在忐忑着,突然有一双大手从后面环抱住了他,“不会穿?”陆离微的声音不知何时带上了几分沙哑。
  
      “嗯……”
  
      “我帮你穿。”
  
      “嗯……嗯?!”
  
      之后的时间,就换成叶幕晕乎乎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陆离微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学会了嫁衣繁琐的穿法,甚至连梳什么发髻化什么妆容都一清二楚。
  
      眉毛上描绘的动作抽离,叶幕睁开了眼,看到了镜子里一张娇艳动人的面孔。镜子里的人眉如新月,脸似红霞,朱红色的唇瓣闪着诱人的光泽,再加上绯红色的嫁衣,恰似一位即将出阁的美娇娘。
  
      叶美娇娘颇为满意,对着镜子超某人遥遥抛了个媚眼,叫了一声,“官人~”,然后新郎官被羞得耳根都红了,三两下就招架不住地落荒而逃。
  
      ·
  
      拜堂的时候,主位上正襟危坐一只小毛团,据叶幕解释,是他远方表弟。
  
      远方表弟999开心地喊完了跪拜仪式,看着宿主与小道士离去的背影颇有成就感——他一定是唯一一个做过宿主主婚人的系统!好有成就感的说!^^
  
      新婚洞房夜,叶幕喝下了陆离微的交杯酒,然后卸了满头的珠翠,直感叹成个亲真是太不容易。
  
      叶幕疲惫地揉了揉自己的脖子,想起小花妖的事,于是调侃道,“化妆的技术这么熟练,难道是替很多人化过了?”
  
      陆离微马上变得紧张起来,“没有。”
  
      “哦?”叶幕靠近他,一脸不怀好意,“那难不成你是……”
  
      叶幕的脸庞越靠越近,比平时还要美艳的面孔在摇曳的烛火中更加让人心猿意马,陆离微心慌地握紧了手里的红绸。
  
      “难不成你是一个人偷偷给自己化过很多次?”
  
      陆离微愣住。
  
      叶幕笑起来,捏捏他的俊脸,煞有介事地说,“没想到你还有这个癖好哦~”
  
      “我不是……”
  
      叶幕飞快地打断他,并且用一种十分之不可描述的语气说道,“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小道士,看错你了你这个小胖子!”
  
      陆离微终于忍不住握住叶幕的手,一边堵住他让人气恼地嘴唇,一边带着他一并滚入罗红帐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