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人阁 > 特种兵之血色军刀 > 第1170章 宣誓
穿过人群,借助混乱的场面,我轻而易举的避过警方的视线,悄无声息的消失在夜色里。
  越来越多的警车赶往事发现场,随之而来的还有大批记者,现场拉上了警戒线,那些记者无法进入便在外围举着相机拍照,试图拿到第一手资料,闪光灯不停的闪烁,最后在警方的阻止下,他们才不情愿的放下相机,随后又去采访周围的平民,了解爆炸发生时的状况。
  我独自走进暗影中,像个幽灵一样悄然接近站在远处街角的黑衣男子,他没有发现我的存在,看着一片狼藉的餐厅和街道,似乎正在为自己的杰作而洋洋得意。
  如果我是他,一定不会留在这里,而是在第一时间撤离,也许就在短短的几秒内,你就会迈入死亡的深渊,就会与生命失之交臂。
  比如眼前这个傻不拉几的家伙,如果他不回来,也许已经坐上了离开巴黎的汽车,或者在某个不起眼的夜店搂着女人拼酒,不管在哪儿都比现在的处境强上一万倍。
  “是不是觉得爆炸很美,像圣诞节的焰火一样。”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黑衣男子一跳,猛然回头,目光冰冷的看向身后的黑暗。
  “谁?”他警惕的沉声喝道,右手悄悄握住别在腰间的手枪。
  “杀人从不是件轻松的事,也许你该了解一下被杀的滋味。”我慢慢从阴影中走出,双手插在裤兜,漫不经心的出现在他眼前。
  “你到底是谁?”他微微后退了一步,努力的强装淡定,可在我这个杀人祖宗面前,始终无法掩饰自己的胆怯。
  “不知道是该说你不该杀人还是不该回来,但这都不是我杀你的理由。”我在距离他三米的位置站定,嘴角挂着若有若无的微笑,平静的看着他。
  “杀我?你是警察?”不知道他怎么会把我和警察联系在一起,可能是我表现的过于淡漠,从而忽略了我身上完全和警察不对等的杀气。
  “我不是警察,只是碰巧刚刚也在里面用餐。”我指了指面无全非的餐厅。
  “不得不说你很幸运,逃过一劫,说吧,你想怎么样?”黑衣男子先是惊讶的看了我一眼,随后不以为然的问道。
  “杀你!”我的回答简单明了。
  “作为幸存者的报复?”他疑声问道。
  “不,那不是杀你的理由。”我很干脆的摇摇头,没有任何迟疑。
  “那是为什么?”他皱起眉头觉得我很奇怪,但更多的是心虚,因为我强大的气场带来一种错觉,好像他的命已经不属于自己,只要我想随时可以拿走,任何人在这种强大的压力下都无法保持冷静。
  “因为我的女人想杀你。”这就是我亲自出手的理由,要不是希娅非要多管闲事,此时我已经在回酒店的路上了。
  “什么?你女人是谁?”男子越听越糊涂了,搞不清楚我在说什么,看我的眼神愈发奇怪。
  “死人没必要知道的太多,你现在要考虑的是怎么在黄泉路上对付那些刚刚被你炸死的冤魂。”我淡淡说了一句,低头看了看手表,时候差不多了,警察的搜索队马上就会找到这里。
  “说不定死的会是你!”黑衣男子看出我要动手,低吼一声突然掀起风衣,甩手拔出手枪,迅速指向我的眉心。
  异变突生,他刚刚抬起手臂还没等瞄准,却惊骇的发现不知何时我已经来到他眼前,我们之间的距离不足一厘米,几乎是鼻尖贴着鼻尖,吓得他差点惊叫出声,太快了,快到不像人类,就像瞬移一样突然出现,他瞪大双眼惊恐的看着我,如同在看一只恐怖的怪物。
  “噗。”刀锋入肉的声音清新的传进耳朵,他闷哼一声,双目向外鼓出,直勾勾的盯着我,眼神里充满了仇恨,左手死死的抓住我的衣服,把几万块的西装抓出一片褶皱。
  握枪的右手奋力的抬起,手指微微抖动,努力的想要扣动扳机,可惜全身的力气像被抽空一样,手抬到一半便无力的垂了下去。
  “愿上帝与你同在!”我低头在他耳边轻声说了句,然后侧过身,慢慢抽出插在他肋下的军刀。
  伤口是个三角形的窟窿,形状特殊的军刺撕裂了肌肉和大血管,鲜血像喷泉一样咕嘟咕嘟的往外涌,以这个放血的速度,即便捅不死,也会在短时间内因为失血过多而死。
  “博士这把刀还挺好用的。”我把带着副刃的刀尖在那家伙的衣服上蹭了蹭,然后轻轻弹了下刀身,发出轻微的刀鸣。
  就这么几秒钟,地面已经留下一大滩鲜血,那家伙还没死透,趴在地上不时的抽搐两下,眼珠子瞪得老大,生命色彩渐渐消失,却依然保留着最后的那份恐惧。
  “怪不得三棱军刺又被叫做“放血王”,这个放血速度的确有让敌人闻风丧胆的资本。”我看着地上面积越来越大的血迹,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然后扭头消失在深深的夜色之中。
  还没走出多远,就听到身后有狗叫,警方搜索队已经找到这里,警犬会顺着血腥味把警察带到尸体所在的位置,他们很快就会确定死者的身份,就当是我这个外籍兵团士兵送给警方的礼物吧。
  回到现场的时候女神已经不在了,警察正在询问事发现场的市民,女神估计是嫌警察太麻烦所以提前一步闪人,跟她一起离开的还有那三个美女模特。
  我站在远处的路边,给女神拨了个电话,接通后我略带生气的问道:“你在哪儿?”
  “我在酒店,快回来吧,有惊喜给你。”女神没有询问结果怎样,接到我的电话就说明敌人已经死了,这是绝对的信任,从我决定出手的那一刻起,就注定这个结局,也许别人不这么认为,但希娅信任我胜过信任她自己。
  “惊喜?你又搞什么花样?”听到她的声音,原本有点责备她独自离开的怒气顷刻间消散。
  “回来就知道了,保证你满意!”她卖了个关子,神秘兮兮道。
  “等着!”挂了电话我扭头看了一眼街角,那里已经被警察围得水泄不通,也许尸体能给他们点安慰。
  !!:!!
  
  
  泰国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视频曝光 扑倒男主好饥_渴!!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 meinvmei222 (长按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