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人阁 > 带着女尸去盗墓 > 第300章 母亲的情况 2
    “20多年前,我们八大家的人来到了这里执行任务,所有的人都下了太混山,但进入时走的结界门并不相同,.你小姨和你母亲就遇到了很大的危险,其中你小姨受伤颇重,身体完全失去了知觉,成了植物人。而你母亲,则是精神受到了重创,虽然身体没有太大的障碍,但无论如何也醒不过来!”齐弘一道。
  
      “所以,你就找了一个办法,将我小姨的命魂转到了我母亲身上?”我冷笑一声,盯着齐弘一的脸色愈发的阴沉。
  
      “事情的结果的确是这样的!但其中。”齐弘一点了点头,而后有些愧疚的低下了头。
  
      我制止了齐弘一的解释,言道:“其中的隐情,我不想知道,知道结果对我来说就够了!”
  
      “孩子,我和你爸爸之间没什么的!”这时,赵曼筠连忙开了口,深怕我误会什么。
  
      我叹了一口气,看了一眼赵曼筠,微微的摇了摇头,不管赵曼筠因为什么占用了我母亲的身体,都是导致了我孤苦童年的罪魁祸首。
  
      而且赵曼筠这20年来,从来没有找过我,自己还结婚生子,日子过得逍遥自在。至于我,还傻乎乎的帮着她来罗布泊救女,并且不图任何的回报。
  
      霍东引我进了风筝,给我下达了那所谓的罗布泊任务,其实就是想利用我的血和我母亲的血达成一个救他心上人的桥梁,可惜最终失败了。
  
      赵曼筠表面上叫我不要告诉任何人这次的行动,其实她自己告诉了齐弘一和徐良。
  
      要说赵曼筠和霍东之间没有什么潜在的交易,我打死也不会信。记得当初我对罗布泊之行还有很多需要了解的问题,并不想来这,可赵曼筠的最后以蓉蓉的病为借口,拉着我在没有做好准备的情况下来此。
  
      看看现在霸气侧漏又活蹦乱跳的蓉蓉吧,不得不说这是一个极大的讽刺。
  
      回想起这趟罗布泊之行,我都想自己打自己几个耳光子,让我这容易相信人的笨脑袋开点光。
  
      看着赵曼筠和霍东,我现在就有一股想吐的冲动。
  
      “孩子!是我对不起你啊!”赵曼筠最终还是哭了出来。
  
      我别过了脸,看向了齐弘一。“以你的本事,应该还做不到这样的事情。是阐教?还是说什么别的势力帮你做到了这点”
  
      我回头看了眼身为阐教十二金仙的孔蓉,随后便摇摇头,如果蓉蓉真是赵曼筠所生的话,那在时间上对不上。
  
      “是阐教!”齐弘一的头低的更低了,在说出这句话时,却如释重负一般
  
      “那你去通天城那次。”
  
      我刚一说到这,就发现齐弘一和蓉蓉的双眸同时一惊,两个人以不同的表情看着我。
  
      齐弘一是惊恐,而蓉蓉则是惊疑。
  
      我看到这一幕,就知道齐弘一做这件事应该阐教是不知情的。
  
      “你的脸是什么时候伤的?”我没有接那个话头,而是转移了一个话题。
  
      “就在这!”齐弘一认真的回答道。
  
      “这?”
  
      我看这齐弘一,并没有发现他在撒谎,那我和胖子在通天城中看到那个面容完好的齐弘一又是谁?
  
      而我面前这个容貌尽毁的齐弘一,又是如何知道我父亲的记忆呢?
  
      我摇了摇头,20年前的事情,还是没有彻底搞清楚,这其中的秘密,比我想象中的还要深。
  
      也许,这才是导致我母亲赵曼华至今未醒的真正原因!
  
      也是我父亲活在世上,而不回家的原因!
  
      “哥,你在想什么?怎么会提到通天城?”蓉蓉开口问道。
  
      “哦!没什么?我是在想,如果这件事是真的话,那我们在血缘上,就是同母异父的兄妹了。”
  
      我讪讪一笑,转移了话题.
  
      “如果要是这么说,那确实是这样!”蓉蓉也同样是浅笑一声,但她忽闪的眼神,暴露了她复杂的内心世界。
  
      “齐成!既然你们在碧游宫中什么都没有得到,那就上来吧!要守这座城,我们还有很多事情要做。”这时霍东的声音在一旁传来,他的面容铁青,显然已经忍到了极限。
  
      众人听了这话,全部都跟着霍东向顶楼走去,毕竟目前的截城的战局,才是重中之重。
  
      我走在最后面,轻轻的拍了拍齐弘一的肩膀,后者驻足看着我,我抱着齐弘一,并特意看着蓉蓉,耳语道:“我不管你到底是谁,如果你再敢伤害我的亲人,就是阐教也护不了你。”
  
      说完这话,我还特意对齐弘一笑了笑。
  
      这一笑在齐弘一眼中估计是警告,而在蓉蓉眼中是什么,这就闹不清了。
  
      这个齐弘一是假的,也许他拥有我父亲的记忆,但他确实不能说是我的父亲。
  
      在通天城时,我得到的消息是齐弘一失忆过一段时间,并且在记忆回复后,离开了风筝,留下了人皇尊玺。
  
      风筝是没有理由骗我的,托斯洛夫的照片更不可能存在造假,而人皇尊玺也确确实实落在了我的手上。
  
      在结合我在这里看到的彭加木和玉儿,我更加有理由相信我父亲齐弘一遇到了与张泽江一样的情况。
  
      就是不知道我面前这个齐弘一,究竟是二十年前的谁?
  
      阐教又在二十年前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
  
      我记得欧阳菘瑞曾经说过,在道门的传承中,阐与截代表的意思另有含义,看来有时间必须去一趟龙虎山了。
  
      我们几人跟着霍东来到了顶楼,见到了目前截教的教宗冯媛媛,也见到了瘦骨如柴的通天道祖。
  
      只是这情景有点让人浮想联翩,这冯媛媛给全身捆绑,扔在了床上,而通天道祖则是拿着一个太极盘盯着入神。
  
      “你是谁?”
  
      在进入顶楼之后,看到通天道祖的霍东就准备对通天道祖动手。
  
      可还没等霍东跳起,他那引以为傲的机械身子,便如同生锈一般,发出了滋滋的摩擦声。
  
      “这就是目前人族引以为傲的机械?”通天道祖如同一个维修工一般,仔细敲打着面前这个不合格的机械产品。
  
  泰国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视频曝光 扑倒男主好饥_渴!!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 meinvmei222 (长按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