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人阁 > 他乡遇汝终无悔 > 第十八章 混乱 上

  会津藩在新选组队士除掉最后一名攘夷派过激浪士后终于姗姗来迟。为了维护用性命换来的这场战斗成果,土方岁三孤身拦下会津藩队士——
  怎能允许这些妄念之人坐收渔翁之利!
  阻碍和践踏新选组一切的人和物,就让他新选组副长——土方岁三来清除吧!
  如果这样才能让新选组走的更远,他土方岁三不会介意成为新选组的让所有人畏惧的鬼之副长。
  黎明的曙光,温柔的照耀在浑身沾满血迹的新选组队士的青葱色羽织上,像是轻抚着所有人伤痛,将这世间无尽的宽容与崇高的荣耀填充那些伤痕累累的心。
  池田屋一战,新选组名声大噪,这些“壬生狼”的勇猛和顽强迅速传遍整个日本。
  “这只会让那个惧怕新选组的人更加讨厌我们吧?”八水撇了撇嘴,“毕竟那天晚上的战斗……啧……够惨烈的……”
  头上绑着绷带的藤堂平助听到八水居然对自己的组织这么贬低,气的他不顾头上的伤痛嗷嗷直叫:“会津藩都已经对新选组大大的赞赏,甚至承认了我们新选组的能力,你这么说话,让人听了真不舒服!”
  “一个残疾人,没有资格跟局长助勤理论……”八水斜睨一眼藤堂平助,嘲讽道,“被人一招撂倒,啧啧啧……让我说你什么好?”
  “总司不也是受了重伤,你怎么不去讽刺他?”藤堂平助不服气,“还有,我不是被人一招撂倒的!那个人实在是力气大的可怕!”
  八水回想起那晚,被风间千景一脚踹的吐血的冲田总司,总觉得哪里不对劲,以他的身手就算赢不了,也不至于搞成这个样子……
  “八水,平助,我来送药了……”雪村千鹤端来的托盘里放着一壶水,两个茶碗和两包药。
  八水烦闷揉了揉太阳穴,然后起身往门口走去。
  “你去哪儿?”藤堂平助端起一碗水,打开药包倒进嘴里,“妈呀,真苦!”
  瞥了一眼皱着眉头抱怨连连的藤堂平助,八水笑眯眯地说道:“帮我把那一份也吃了,省的副长知道又得听他啰嗦……”
  “想得美!”
  “副长大人……平助偷看你的俳句,还嘲笑说不知道你写的什么玩意儿……”八水嚷嚷着。
  “我吃我吃!”
  “乖孩子。”
  “八水,你去死吧!”
  不理会藤堂平助无意义的诅咒,八水径直来到冲田总司的房间,斋藤一还在照顾昏迷不醒的他。
  “你的伤势如何?”斋藤一掩盖住内心泛起的一丝涟漪,平淡如水般地问道。
  “没什么大碍,你知道我身体恢复很快的……”八水笑着说,“一君去休息吧!我来照顾他。”
  八水轻柔的目光注视着榻榻米上昏迷不醒的人,斋藤一缓住心神,收回自己的心意,轻声说道:“那就拜托了,但是千万不要勉强自己……如果身体不舒服,就去休息。”
  “好。”
  「如果躺在那里的人是我,你也会如此担忧吗?」
  清凉的双眸不敢再少女的身上多一分停留,带着无人察觉的落寞离开房间。
  房间内,坐在依旧昏迷的冲田总司身旁的八水怔怔地凝视着那张俊美的面容——
  “总司,你那句‘不要走’是几个意思啊?”八水喃喃自语,“真是的,总是说一些不清不楚的话,知不知道我很困扰的……”
  八水吸了吸鼻子,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很想哭。
  “自从来到这个地方,总觉得自己和这里格格不入,相遇的每一个人都是短暂的停留,你知道吗,我特别害怕身边的人离开……遇到近藤先生的时候,我告诉自己还完恩情以后就离开这里,过自己喜欢的生活。可是后来发现自己舍不得走了……近藤先生也好,土方先生也好,山南先生……大家都是……唉……”
  冲田总司翻了个身,眉眼弯弯,轻柔的目光注视着一直趴在窗台上对着天空自言自语地少女。
  “努力为自己的生活和目标奋斗,不是为了别的,就是为了新选组的未来啊!”八水揉了揉酸涩的眼睛。
  从未见过这样感慨世事模样的八水,冲田总司缓缓坐起身,明亮的双眸含笑轻柔。
  “喂,毫无戒备之心可不是你八水的作风……”
  转过身看着依旧有些虚弱的冲田总司笑眯眯地盯着自己,八水涨红了脸,一时间忘了对方目前的状况,冲着还是病人的冲田总司叫嚣道:“偷听别人说话,知不知道是很恶俗的行为啊!混蛋!”
  冲田总司笑眯眯地看着八水:“怎么,难道有不可告人的秘密吗?”
  八水决定再也不要与这个能活活把人气死的冲田总司继续任何的话题,站起身揣着一颗加速跳动的心脏装成一副如无其事的样子想要逃离这个房间。
  “八水,不要走。”
  八水已经记不清冲田总司对自己说过多少次‘不要走’,但是她却清晰的记得冲田总司那时的明亮眼眸是如何在未来的岁月中,逐渐变得暗淡无光又如辰星般的寂寥与落寞。
  当八水反应过来时,已然被对方撑在身体两侧的双臂拦下了退路,紧靠在墙边的八水这才回想起这个姿势是之前示范给那几个八卦的男人追求女孩子用的……
  冲田总司紧抿着双唇,缓缓靠近一改往日执行任务时杀伐决断的少女此时那张清秀却分外无所适从的面容,嘴角微微上扬。
  “八水……我喜欢你……”
  哪怕过去了很久很久,每次当八水想起那时的场景,她依旧会觉得身体的某一处跳动都是为了这一时刻。
  「原来,我并不是自作多情。」
  八水缓缓勾起的嘴角向冲田总司绽放着最欢喜最明媚的笑容。
  所有美好的事情的发生,总会有那么些个煞风景的存在。
  “哎哟……这是在干嘛呀!”永仓新八探着脑袋,一脸暧昧地在房间内的两个人身上来回游走。
  “我就说为什么一君不让我们过来,原来是这么回事!”藤堂平助龇牙笑着。
  只有原田左之助在一旁微笑着不说话。
  冲田总司眼角微眯,甜腻的声音带着一丝挑衅:“怎么,不服气吗?”
  八水也跟着挑眉,与刚刚满脸绯红的她判若两人。
  “对啊!不服气吗?”
  「你知道吗?在这个风雨飘摇的时代遇到你,却是我这辈子最幸运的事情。」
  那时的美好,是真的值得所有人回忆留恋的,但是无人预知这是如落花般的短暂时光。
  蝉声轻盈,夜晚难得的凉风习习。京都郊外半山坡一座老旧的神社前,风间千景冷厉的绯色双眸一动不动地盯着面露惧色的少年。
  “南云熏,身为鬼族居然违背鬼之道义,你是真的想死么?”
  南云熏有些不甘地冷哼一声:“阁下难道就对秋山绫的行为置之不理?”
  “时机成熟,本大爷自然会将她带回,如果你再去骚扰她,同为鬼族,我也不会手下留情!”冰冷的语气犹如冰凌穿透南云熏的身体。
  “难道风间大人就放任秋山绫和新选组的那名天才剑客情深似海……”终于吐露内心的真实的想法,而此时却被手指卡主的喉咙痛苦的喘不上气,“的继续下去……吗?”
  强劲有力的手指只需再微微用力,就可以拧断对方纤瘦的脖子。
  “想死的话,本大爷可以成全你!”
  风间千景怎么能忘了那晚,他与天雾九寿前往池田屋探听长州浪士消息时遇到的那名男子,冷厉的双眸划过一抹轻蔑。
  病残之躯而已,不堪一击的人类!
  “做好自己的本分,其他的,还轮不到你来操心!”
  南云熏紧握双拳。
  「凭什么你秋山绫可以拥有全世界的目光?
  凭什么你雪村千鹤就可以拥有所有人的疼爱?
  凭什么你们都生活的如此幸福?
  而同样身为鬼族的我南云熏,雪村千鹤的同胞哥哥,却先是被南之鬼族秋山家拒绝收养,后被收养自己的南云家唾弃虐待,就因为我不如女鬼珍贵吗?」
  人心向善,其言也善,人心若恶,众生厌之。
  南云熏从来没有认清这一点。
  “新选组……秋山绫……”无人可以想象心中充满仇恨的南云熏在咬牙切齿吐露这几个字时,是怎样的诅咒和阴鸷。
  站在屯所不远处的一颗高大的赤松树枝上俯瞰着整个新选组屯所,抚摸着刚刚被风间千景毫不留情掐住的脖子,南云熏面无表情的脸上缓缓浮上一层阴冷。
  「等着瞧吧!秋山绫,我会亲手毁掉你的一切!」
  跃下高耸挺拔的赤松的身影消失在茫茫的夜色中。
  走在回房途中的八水眺望着不远处那棵孤立在清凉月色下的赤松——
  最近自己是不是太紧张了?
  日子就是这么表面上看起来,四平八稳的向前缓缓移动。
  每天都在重复前一天所做的事情,每一天都在为未来努力拼搏,那种经久不息的意念,是所有人都誓死永不放弃的……
  经久不息的不仅仅是意念,也可能会是另外一种情感。
  这一天,八水终于意识到这世上有一种气味叫做暗香浮动,这世上有一种感情叫做暗生情愫。
  到了晚饭的时间,不见总司的身影,连一旁斋藤一的位置也是空的……
  等了片刻不见二人到来,刚想发火的土方岁三被忽然拉开门的井上先生吓了一跳。
  “不好了,冲田君和斋藤君打起来了!”众人皆是大惊失色,组员私自动武,按条律是要切腹的!
  待几个人火急火燎地赶去强行分开二人时,那两个也已是疲惫到除了不停呼吸,一句话,一个字也说不出来的地步。
  二人怒目对视,对土方先生以及近藤先生的呵斥置若罔闻。
  “够了没有!你们两个!”八水愤怒地大声说道。
  两个人如梦初醒,楞楞地盯着怒火中烧的八水,接着便似是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淡漠地看了彼此一眼后将手里的长刀收回刀鞘。
  几个人心怀鬼胎跪坐在榻榻米上,等待土方先生和近藤先生的审讯。待大家伙儿糊里糊涂的听完事情的缘由,好不容易理清思绪。
  土方先生开口训斥道:“简直是不可理喻!越来越胡闹!”
  “两个人为了这么点小事而斗武,实在是……”一向儒雅温和的山南先生也甚是无奈,“实在是太有失分寸了……”
  近藤先生则是抱臂,在一旁垂眸一个劲儿地叹气。
  “我说过,我没有和总司去争抢什么,”斋藤一缓缓说道,“我只是把八水,当作……妹妹一样看待……”
  八水有些意外地抬起头,看着语气淡漠的斋藤,房间里的烛光昏黄,看不清他的真实表情。
  “既然这样,”近藤先生干咳两声,煞有介事地笑着说,“年轻人感情的事,我们这些长辈也不好介入……只要你们别失了分寸……”
  一旁许久不语的藤堂平助耐不住性子,有些不甘心,说道:“居然让总司抢了先……”
  原田左之助大大的手掌按压在藤堂平助的头顶,笑道:“是呢!谁让八水喜欢的不是你呢!不如你也找总司决斗吧?谁赢了,八水就嫁给谁好了!”
  永仓先生在一旁起哄道:“我第一个报名!”
  “不行!”冲田总司眉眼一挑,立刻否决。
  “我不要!”八水大叫。
  斋藤一跪坐在一旁垂眸不语,他明白总司为何无故挑衅,他也清楚的知道自己为什么选择正面对峙。心性稳重的他想维护自己心中存留的情感,哪怕已被总司猜到,他也想让自己在没有任何机会的未来,可以将这份不知何时寄生在内心的种子默默地生根发芽,就算是无花之物也让它独自溃烂在自己心底吧!
  闹剧在一方的沉默不语和一方的直截了当中落下帷幕。
  不知不觉京都步入元政元年八月十六日,这天的傍晚犹如往常一样在蝉鸣阵阵中悄悄降临,最近心情甚好的八水将最后一件外褂从晾衣杆上收回时,一个她一直都想逃避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你想玩到什么时候?”
  蓦然一惊的八水转过身,警惕地盯着不请自来的风间千景,没有佩刀在身,动起手来自己占不到一点便宜。
  “私闯民宅,你到底要……”
  只是一瞬间的功夫,想要后退的身体被人紧紧用手臂揽住了腰,近在咫尺的绯色双眸静静地看着一脸惊恐的八水。
  “跟我回去。”
  不容拒绝的口吻。
  八水用力推开对方,愤愤然对着总是一副高高在上的风间千景道:“为什么总让我跟你走,这里才是我该呆的地方!”
  绯色双眸划过一丝冰冷。
  “人类始终都只是一种脆弱,不堪一击的动物,他们的生命随时都有消逝的可能。”
  弯腰拾起掉在地上的那件青葱色外褂,紧紧的攥在手中。
  “就是因为他们脆弱,不堪一击,所以我才更要留下来,守护他们!”
  “你会后悔的!”
  夕阳下平静下来的少女眉眼微弯,一中淡然的满足让她庆幸自己可以遇到新选组中的人。
  “不,风间,如果我真的一走了之才是真正的后悔……这里,有很多东西值得我留恋。”
  风间千景觉得自己一点也不了解面前的秋山绫,哪怕曾经每年都会到南之鬼族秋山家小住几日,那时一味的想要借此增进感情,却不想随着面前少女逐渐的成熟,他们之间的距离却越来越远。
  可是高傲如他风间千景,哪里能允许别人违背他的意愿。
  “如果我不同意,一定要带你走呢?”话音未落,风间千景便伸出手想要抓住八水的胳膊。
  一阵疾风掠过八水身侧,擦身而过的寒光毫不留情地一刀斩断风间千景强行带走八水的念头。
  “唔?”后悔几步的风间千景,邪魅的双眸玩味地注视着挡在八水身前的男子,“身手不错啊!”
  红霞似火,照在男子俊美的面容上也融化不了他似笑非笑地眼眸中的寒冰。
  “你,最好离八水远点。”

Ps:书友们,我是八水,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