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人阁 > 云弓别 > 第九章 夜晚鼠潮

  陈凡静静的望着远处漆黑一片的森林,耳边听着城里传来的叫骂声音,内心有点紧张。
  双手慢慢摩挲着赖以成名的血刀,以他的实力他完全可以走的更远一步,但是他只喜欢商阳城这种小城,没有那么复杂。
  不知为何,手心上慢慢的出现了汗渍,陈凡的印象中,这种情况他只遇到过一次,一个强大的对手。
  一个强大的无可匹敌的对手。
  耳边传来城市里居民的叫骂声音,让陈凡更加的思绪混乱。
  “这该死的老鼠,看我不打死你!”
  “打死他,全打死!”
  “一个不留,臭老鼠!”
  副将跑了过来,道:“将军,城里莫名出现大量老鼠,甚至城楼里也出现了不少,有的老鼠都钻进了盔甲中,一些新兵已经忍受不了。”
  陈凡的眉毛一皱,事有反常必为妖,但是他是将军,守城的将军,别人可以乱,他不行。
  “明天过后,严加训练。让所有的士兵都小心些,有点不对头!”
  副官很好奇哪里不对头,但是陈凡的军规严明,不该问的不能问。
  蓦然副官睁大了眼睛,惊恐的看着城外。
  陈凡连忙回头看过去,脸色发白!
  夜幕中漆黑的环境中,一道更加漆黑的眼色疯狂的聚集,如同大浪一般疯狂的上涌。
  距离还很远,但是那大浪实在是太高了,比之商阳城还高出数米,细碎的声音如同波浪一般汹涌而来,守城的官兵都发觉一阵阵的恶心,难受。
  “这究竟是什么!?”陈凡嘶哑着问道,手上已经满是汗水,脑海中闪现出诸多的恐怖传说,但是没有一种能比现在更恐怖。
  刚刚还很远,但是顷刻间巨浪已经慢慢来到了近前,所有人的呼吸在那一刹那都停止了。
  老鼠!!!
  无尽的老鼠!!!
  这巨浪竟然是无穷无尽的老鼠。
  陈凡的血刀已经出鞘,但是一起战斗的老友却无法给他丝毫的安全感。
  陈凡的目光顺着缝隙看到了远处,不知为何这一刻那竟然无比的清晰,一头巨大的老鼠拿着银狼的头,灰熊的头,旁边插着一根粗劣的旗子,上面阴云阵阵。
  “这是……”陈凡的眼角一缩,他上过战场,每每交战的时候双方都会砍杀敌人俘虏或者猪样牲口祭旗,而这也代表了这是一场战争。
  陈凡第一次见到这种战争,但是却不影响他判断出这场战争的恐怖。
  这是一场没有军人与贫民的战争。
  猛然陈凡放松了,后面是他的家,他可以死,但是家人不能就这么死去。
  用尽全力,陈凡对着城池怒吼:“敌袭!!!!”
  随后巨浪拍下,无穷尽的老鼠将城墙淹没的一干二净,血刀甚至起不到一丝的作用,无穷无尽的老鼠涌入了商阳城。
  老鼠是一种弱小的生物,但是一旦成群结队杀伤力丝毫不差,更何况鼠潮的背后还有一个大人物。
  一个老鼠爪子拿着一柄黑旗,慢慢悬浮着从远处跟着鼠潮慢慢前进。
  “就是这里了,能让我再次进步的关键……那个人……气味很像”似是而非的声音在巨大的老鼠周围响起,老鼠的嘴没有动,声音不知道从何而传出。
  城墙外,数之不尽的老鼠仍然在疯狂的向里面涌入,越往后面老鼠的气息越强,最后的就是那只巨大的手拿着黑旗的老鼠,他的下面数颗头颅散发着黑气被手里的黑旗吸收。
  商阳城内。
  那一刻平常看起来人畜无害,只是有些烦人的老鼠转眼家露出了獠牙,每个老鼠都仿佛不怕人了,凶猛的扑到人身上。
  打死一只,转眼间扑过来数十只上百只。
  而那些武者更是早早的被强大的老鼠盯上,除了几个侥幸逃命的,大多数都被偷袭致死。
  随后大规模的鼠潮汹涌的平推了过去,倒地的尸体转眼间就变成了皑皑白骨。
  地狱天堂只在一瞬。
  陈凡很幸运,他的血刀抵挡了几招,然后打滚翻身躲到了城楼下的一个角落,小心翼翼的周旋,但是让他在无尽的老鼠中救人他已经无能为力了。
  商阳城在今天就要灭城了!!!
  天命此刻已经在休息了,外面虽然传来细碎的老鼠叫声,但是并不影响他睡觉,更恶劣的环境他都待过,小时候家里的老鼠都是让他生生吃没的,后来还曾怀念。
  三个气息强大的老鼠悄悄的出现,接近天命后獠牙露出一扑而上。
  可惜入口的不是人的血肉,一根铁棒连续出棒三次,在他们看来更像是同时出现了三根铁棒。
  轰!
  轰!
  轰!
  三只老鼠化作血雾,而铁棒的劲力不减将房门撞的稀烂,打飞了出去。
  天命此时才睁开眼睛,本能般的刚才他察觉到了危险,下意识的用出了最基本的刺,那可是全力的施展,老鼠自然是承受不住。
  “怎么回事!”天命走到院落,数不清的老鼠汹涌的扑来,而远处还有一道巨大的黑色巨浪在慢慢的推进。
  莫名的手一抖,天命迅速镇定下来。
  “糟糕,曹员外!”天命身形加快,路过之处群鼠飞扬爆裂,凡是能杀的天命都给了一棍子。
  一路上就见到白光一闪然后几声闷响,沿路的老鼠一个个爆体而亡。
  片刻后天命赶到了曹员外住处,曹家的人正在小心的躲避砍杀老鼠,一边杀一边躲。
  忽然一群老鼠群起攻向曹员外,老鼠多而小,家里的壮丁早就不堪疲惫,这一下竟然无人能帮。
  “老爷,快跑!”
  “老爷!”
  曹员外也是心底一抖,才经历了鬼物,没想到转眼就是鼠潮,这也是天意弄人啊。
  还没等思考完,一道白光闪过,一个硬朗俊逸的少年,手持长棍片刻间舞出一道道花纹,所有的老鼠碰到了就变成了血雾。
  “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曹员外可不要放弃啊!”天命调笑道。
  “多谢天命少侠!”曹员外大喜。
  “曹员外,你有挡住的方法么!”
  曹员外犹豫了下:“有是有,只是……”曹员外心底犹豫,祖传的密室定然能挡住,只是密室大小有限,曹府可能要死亡大半。
  “今时不同往日,不要犹豫了!”天命道。
  “好,咱们走!”
  在天命的护佑下,将曹府的众人送到了密室中,随后天命对着曹府的人嘴角一咧,纵身跃上房顶。
  “员外好好藏着,这外边这么精彩我天命一定要去看看!”天命挥舞着长棍冲了出去。
  商阳城内。
  此刻绝望的情绪充满了城池,人们看着自己的亲人朋友陌生人被鼠潮硬生生的啃噬干净,而不远处还有一道巨浪时刻提醒着人们鼠潮的威力。
  武者也好,强者也罢,都逃脱不过鼠潮的围攻。
  商阳城……灭城在即。
  “贼老天,为何不救救我们!”人们嘶吼着。
  “救我啊……”有人张开嘴大吼,但是吼叫还没结束,就被老鼠咬死了。
  “呜呜……妈妈!”小孩子的哭泣声音。
  此刻商阳城都是这般的声音。
  天命心底有种怒火,杀人不过眨眼,但是这种鼠潮已经超过他的预计了。
  巨浪汹涌的冲过来了,一道白光闪过。
  在全程人的注视中,天命冲入了巨浪之中,天命的身体无比的解释,一般的老鼠一丝伤痕都留不下,但是鼠潮巨浪中老鼠实在是太多了。
  商阳城在一瞬间几乎都静止了,每个人都在期待奇迹发生。
  莫名的每个人都听到了一声巨吼!
  一个巨大的狰狞的夜叉幻影一闪而过,鼠潮爆裂无数血雾冲天而起,而在这鼠潮之中,一个手持黑铁棍棒的白衣少年,从天缓缓降落。
  如同神邸,这是一剂强心针。
  如此巨大的声响,如此巨大的力量,全商阳城的群众都看的一清二楚。
  商阳城万众齐吼!
  能赢,我们能赢!
  “杀了这群畜生!”
  “杀光他们!”
  “杀!”
  真的狠起来,人比老鼠更强,不论男女老幼拿着武器疯狂的拍打,武器不好使了,就用脚,脚不行了就用牙咬。
  天空中的天命身后慢慢伸出翅膀,古符文御风。
  “小白,不用担心我了,杀光他们!”
  “老大收到!”暗处另一道快捷的白光一闪而逝,小白简直是老鼠的天敌,而速度还极快,自然是不会怕老鼠。
  小白的加入加上群众的万众一心,一时之间竟然僵持住了。
  天命缓缓的降落,手臂多少也有些酸疼,力气虽然大,但是老鼠太多了。
  鼠潮受了这么一下重创,隐隐溃散。
  但是不知道多远处传来一连串急促的声音,那鼠潮竟然颓势一缓,慢慢的又恢复了。
  “何方鼠辈,竟然敢范我人类疆域,找死!!!”
  一行大字凭空出现在空中,每一个大字都是丈许方圆,闪烁着银光,威风凛凛。
  每个大字竟然如同炮弹一般轰然冲进了鼠潮,一连串的巨响爆发,竟然比之天命的全力还要强悍,鼠潮巨浪被炸的溃不成军。
  天命回头,一个一身淡白色长袍的人,站立在屋顶上,周身银白色的气息围绕,脸色淡然。
  所有的老鼠不能接近他三尺,凡是接近的顷刻间就都化作飞灰消散。
  天命惊异不定:“这就是儒家的力量么!!!”

Ps:书友们,我是梦子和,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