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人阁 > 拜师九叔 > 第十六章:试手

  “为师先教你们两人请神术,请神术,也就是民间最为流行的神打,通过请神符召唤仙神上身,借助他们的力量对敌,不过你们要记住,请神术所召唤的仙神,并非真正仙神,上神召先师,下神召鬼怪,这个世界,根本就不存在仙神,就算有,也只不过是更强大的修行者罢了。”
  九叔开口,拿来笔墨纸砚,开始教导林天齐和许东升第一个法术——请神术,江湖名称神打!
  请神术的关键在于请神符,以铭纹刻画请神符,只要画好请神符,再以魂力激发符咒就行,至于请来的是先师还是鬼怪,那就看个人法术道
  行了,同样的法术,在不同的修行者手中拥有不同的威力。
  首先一点修行者之间在修为上就会又差别,同样的法术,修为高的修行者施展出来自然威力更强,而且就算是修为相近,但是若是对法术的领悟深浅不同,精通这门法术的修行者自然也会远胜刚刚学会的修行者。
  随后的日子,每日早饭后的上午到中午时间,九叔都按时教导林天齐和许东升师兄弟两人法术,说是法术,其实也就是各种符咒,因为养魂境界,所有的法术都只能通过符咒释放,所以核心也都在符咒上,而符咒的核心则在铭纹。
  不知不觉中,时间进入九月,一个月时间过去,天气入秋,气候转凉。
  “师兄,我们今晚试试吧。”暮色时分,刚刚打完拳洗了个澡换洗好干净的衣服,许东升就一脸神神秘秘的凑到林天齐身边道。
  “试试什么?”林天齐狐疑的看着许东升,同时身子微微往后面侧了一下,拉开一点距离。
  “就是那个啊。”不料自己退一点,许东升却是跟着往前逼一点,嘴巴都差点凑到林天齐脸上,同时眼睛放着光:“你知道的啊。”
  “我知道什么啊?!”林天齐没有来的感觉一阵发毛,尤其是看着许东升那泛光的眼睛,感觉**有些凉,赶紧退后几步,和许东升拉开安全距离,没好气道:“什么事神神秘秘的,直接说。”
  “试试师傅教的法术啊?”许东升道,眼神泛光,衣服期待的神色:“你不想试试嘛。”
  这一个月时间,除了每日按时的紫气蕴魂诀修行之外,九叔也已经教了两人不少符咒法术,师兄弟两人也学会了不少铭纹法术,不过却一直没有既是试试手。
  自从学了法术之后许东升就一直想找个机会试一试,早就按捺不住了。
  “艹,不说清楚”林天齐没好气的推了许东升一把,心里却是暗松一口气,心道不是看上我就好,刚刚许东升那发光的小眼神是真的把他看毛了,还真以为自己这个师弟有什么龙阳之好,对自己垂涎已记,感情是自己吓自己了:“你想怎么试?”
  林天齐也来了几分兴趣,实际上这段时间学了一些法术之后他也有些心痒难耐,就好比手里第一次拿了一把枪,出于新奇心里,谁会不想尝试一把,尤其是法术这个东西。
  “师傅教我们的法术我现在学会的不多,那些抓鬼驱邪的,这里肯定实验不了,要不我们试一下请神术吧。”许东升道。
  “请神术,你在玩自己吧,小心可别召到不干净的东西上身。”
  林天齐一听就没了兴趣,请神术名字听起来好听,但是他可是知道,这玩意道行不到家可是很容易请到鬼怪的,而且就算没有请到鬼怪,请到的是先师,但是这种被其他人上身控制自己身体的事,林天齐也没有兴趣,很没安全感。
  撇了撇嘴正准备拒绝,许东升却是抢先道。
  “没事,师兄你帮我掠阵就行,等下我来施展请神术,再说,就算真的召到了不干净的东西不是有师兄你和师傅在吗,怕什么,正好还可以借这脏东西试试我们其他法术。”许东升兴致勃勃道。
  林天齐一听,心想,也对啊,反正有师傅在,也不怕捅出漏子收不了场,而且又不是自己请神,就算真的招来脏东西上身也有东升扛着,自己反倒是可以借此试试其他法术,当即也是眼睛一亮,上前一拍许东升肩膀夸奖道。
  “师弟你这法子妙,好,就这么办,你请神,我帮你掠阵。”
  “好嘞,师兄你帮我看着。”得到林天齐的应许,许东升立马兴奋起来,迫不及待的便从怀中掏出一张符捏在手中,正是请神符,看那样子明显早有准备,摆出扎马步姿势双手捏着符纸准备请神,不过刚刚准备开口时又停了下来,四周看了看,对林天齐道:“师兄,我们去外面街上吧,门口师傅贴了符咒,在院子里我担心那些东西不敢进来。”
  你真他妈聪明!
  心里又夸了一句自己这个师弟,打开门走出院子来到义庄外面,义庄就在蓝田镇的大马路旁边,大门正对马路,所以一出来就是宽阔的大马路,这个时代没有什么娱乐活动,加上现在时局也不安定,所以到了晚上基本就是家家户户都各自关门,宽阔的大马路上此刻一个人都没有。
  许东升走到马路最中间,林天齐则是站在门口。
  “师兄你说我等下要是把我们茅山的那位祖师给招来了,师傅会不会向我行礼啊。”许东升腆着脸向林太暖气到,眼中闪烁着亮光,一副跃跃欲试的兴奋样。
  “怎么,你很想师傅给你行礼吗?!”
  林天齐还没有接话,身后就响起了另一道声音,九叔不知何时也已经来到了门口,林天齐回过头时正好见到自己师傅站在门口的身影,目光平静却带着一种独有的杀气,看着许东升。
  “师傅。”林天齐脖子缩了缩,不敢看自己师傅的眼睛,感到有一丝冷意。
  “师傅!”
  许东升也叫了一声,不过那哭丧的表情,都像是要哭了一样,尤其是被九叔那冷漠的目光看着,许东升更是只感觉有一柄柄锋利的刀锋在自己身上滑动一样,却又不刺进去,让人更受煎熬。
  终于,九叔用目光狠狠的教训了一顿许东升后,轻哼一声。
  “两个臭小子,别怪我没提醒你们,请神容易送神难,等下出事了别指望我给你们擦屁股。”
  留下一句话,九叔转身走进院子。

Ps:书友们,我是西瓜有皮不好吃,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