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人阁 > 差佬的故事 > 27 冒险抓捕

  “林国雄,绰号北极熊,国中毕业后无业,嗜赌好斗,曾经因为打架,服过两次短刑。”李少泽手中拿着刚刚查出来的资料。
  他发现林国雄因为犯过事,留下的资料还不少,看见这件案子情况已经明朗了。伙计们熬了一个通宵,听到这里,神情也激动起来。
  李少泽继续道:“黎强,绰号哑巴,跟林国雄是表兄弟。大陆人,半年前非法入境。我有理由怀疑,这次爆炸案所引爆的定时炸药,就是由哑巴配置。”
  “所以这个哑巴,是个极度危险人物,大家一定要小心。”
  伙计们顿时了然,纷纷点头。
  相比于知会逞凶斗狠的林国雄,真正制作炸药的哑巴,才是这件案子,最危险的人物。因为谁都不知道,他身上将会有威力多大的武器。
  “李sir,我们能帮上什么忙?”梁画蕊带着人站在一旁,出声询问道。
  她总觉得自己,来到重案组以后,没有帮上什么忙。有点弱了狗仔队的名头,需要找个机会表现一下。
  毕竟她作为三十二岁的大龄单身女青年,意外发现重案组帅哥云集,是一个脱单的风水宝地。
  李少泽瞥了她一眼,还真有事要他做:“听说林国雄还有两个马仔,他们最喜欢去在九楼的新富大厦找楼凤,你带人去摸一下。”
  “好,这事我在行。”梁画蕊眼睛一亮,既然已经锁定了大概位置。她就有把握,找到林国雄最喜欢光顾的门面。
  李少泽则发现这位梁sir,做事还挺雷厉风行,领完任务,直接就带队员出行动了。这样,他也算是堵掉了林国雄的一条后路,避免扑空。
  他那里想到的,这时候林国雄刚刚爽完,正带着两个人,一步三晃的坐电梯下楼。
  “现在我们,直接扑林国雄的老宅。”
  “出发。”
  李少泽同样不是慢性子,他手中的资料里,就有记录。林国雄去世的母亲,在九龙的一栋老楼,给他的留了一个小单元。
  想来林国雄那个赌徒,也不会有钱买新房,直接带队杀过去就能搞定。
  就算抓不到人,相信剩下的炸药一定在里面。
  毕竟炸药这种东西,暴露性和不稳定性太高,不可能被放置在外面。不管能不能抓到人,先把炸药搜出来,问题就解决一半了。
  “yes,sir。”
  ……
  清晨五点半,九龙一栋楼巷下。
  陆陆续续,八辆出租车或近或远,停在寂静无声的街上道。
  陈晋坐在驾驶位上,忍不住出声道:“这么晚,要疏散人群,恐怕会把匪徒吵醒。”
  李少泽沉稳的点头,这确实是一大问题。
  而且这栋楼太破了,估计是四大探长时期的存货。只要炸药的量超过三公斤,就有可能导致这栋楼倒塌。
  但在这个点,正好是人睡眠最熟的时间。想要疏散人群根本不现实,动静一大,就会引起匪徒的注意。到时候的局面,反而更加危险。
  毕竟谁都无法预估,匪徒手中究竟有多少炸药。
  不过李少泽仍旧没有停下手中的动作,将配枪的保险打开后,才回答:“这次行动,鉴于情况特殊,我不打算疏散人群。”
  “什么?”
  这一下,不仅是陈晋,就连一旁的陈家驹,都吓的不行。
  “李sir,风险太大了。”
  “要知道这座大楼里,住户超过两百人。”
  “如果真出事的话,影响将比银河中心爆炸案,还要更加巨大。”陈家驹这种愣头青,都没胆子敢做这种事情。
  不过他们站在警员的位置上,无法理解李少泽现在的压力。
  因为这群匪徒的警惕性极高,等到天亮以后,行动反而更加危险。不如就趁现在,匪徒可能还在熟睡,一举端掉他们,最起码要控制住匪徒手中的炸药。
  而且李少泽的时间不多了,无论如何,这一票他都要干到底!
  陈家驹等则在看见李sir坚定的表情后,心里就立即明白,李sir不会改变行动计划了。
  李少泽低头看着手表,试了试耳麦。
  “目标地点,八栋六层,左手边的8603。”
  “现在是五点三十分,目标人物很可能在睡觉。现在全组人,听我指挥。”
  李少泽压着耳麦,在声音在黑夜中,显得格外有力:“陈晋带五个伙计,受在这栋楼的入口。宋子杰你带三个人,守住上下两层楼的走廊,避免这群人爬管道。”
  “方奕威和大嘴守后巷,防止狗急跳楼。剩下的人,封锁现场,如果有其他住户归来,或者出门,全部拦下。”
  李少泽眯着眼睛,观察这栋大楼的地形,有条不紊的做好安排。看见警员们各自就位后,才跟陈家驹一起下车:“家驹我们上楼。”
  “好。”
  他和陈家驹是全组里面,身手最好的两个人,自然要担任起突破任务。一起走到七楼后,发现阿杰站的位置不对,拍了拍的肩膀:“你这位置会有影子的,别站在这儿。”
  “那里有个箱子,躲箱子后面。”
  宋子杰看了眼地下,果然有一道影子,深以为然的点点头,转身躲到箱子后面,藏成了一个老阴B。
  “撞门吗?”陈家驹则已经走上八楼,贴在8603的门旁,端着枪出生询问。李少泽扫了一眼发现,这间房子在走廊并没有窗户,只得点点头:“撞!”
  “你怎么还不动手?”陈家驹发现李少泽没有动作,愣了一下,没有想到李少泽很干脆的说:“我等你撞门。”
  “为什么不是你撞?”
  “我是督察,官比你大。”李少泽想了想,还是决定把这个立功的机会留给陈家驹。
  他倒不是贪生怕死,只是觉得撞开门后的一瞬间,必然会有数秒,处于重心失控的状态。
  李少泽自负经过属性的增加,现在身手要超过陈家驹一些,能够有把握迅速制服目标人物。但换作陈家驹就不一定了,所以还是让家驹撞门比较合适。
  “行,你牛。”陈家驹深吸一口气,暗道一声鸡贼。稍稍后退两步,猛的一冲,就撞开了这扇并不牢固的木门。

Ps:书友们,我是萌俊,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