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人阁 > 差佬的故事 > 210 汽车爆炸

      第二天。
  
      傍晚五点,一切准备就绪。
  
      倪永孝站在祠堂内,从三叔手中接过手枪,啪一下抽动枪膛,对准了跪在地上的两个小弟。
  
      砰!
  
      砰砰!
  
      两滩血迹溅落在地,倪永孝擦干净手上的硝烟,将手巾交给三叔。
  
      这两声枪响,好似是一个信号一般。
  
      布好的棋子,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开始做事。
  
      国华的酒楼内,黑鬼的按摩房,甘地的家中,文拯的酒吧……早已安排的杀手,以不同的方式,慢慢的靠近了他们。
  
      与此同时,黄志诚又和mary躲在一间酒店内,站在床前静静的看着对方。
  
      黄志诚的呼吸愈加急促,忽然猛的拔下上衣,将这个让刘建明念念不忘的女人扑倒在床上。性感的长裙被撕开,mary摸着黄志诚粗旷的脸庞,轻声道:“我老公死了……”
  
      “我知道。”
  
      “嗯…所以你也要陪我一起死。”
  
      “什么意思?”黄志诚游走的双手陡然一停,静静看着面色冷淡的mary。他好似察觉到什么,回头一看,房门被人的一脚踹开,一个举着手枪的杀手,面无表情的走进房间内。
  
      噗噗噗。
  
      几次子弹射在床上,黄志诚就地一滚,从酒店的大床滚到地上。顺手一拉外套,一个翻身就蹿出窗户,毫不犹豫的从酒店七楼一跃而下。
  
      死就死吧,跳楼摔死总比被人用枪打死好。
  
      不过黄志诚运气不错,恰好一辆垃圾车从底下经过,他砰的一声,砸在一堆臭气熏天的垃圾内,浑身沾满了奇怪的液体。
  
      留在房间内的mary……鲜血已经漫开,将她胸前的紫色蕾丝染红……
  
      杀手从窗边探出脑袋,举枪追逐了一阵,最终放下手枪将窗户关上。注视着mary白皙的身躯,这个变态杀手神情忽然浮现一股变态的晕红。
  
      还有余温……
  
      杀手居然反身又将窗帘拉手,足足过了半个小时才离开酒店。
  
      与此同时,赤身站在垃圾堆内的黄志诚,将外套穿好后,摸索了一阵,才从衣服口袋里拿出一个手机。
  
      拿出手机后的第一件事,本来是准备打电话回警署。但脑袋忽然闪过一道灵光,他拨通了西区李sir的电话。
  
      李少泽傍晚从警署下班后,特意约了罗敏生在庙街的一家小酒楼吃饭。
  
      这段时间罗敏生负责运营他的马甲,表现的非常不错。所以有空闲的时候,必须在罗敏生面前刷刷存在感,给他一定的压力,以免他生出其他心思。
  
      当然,除了压力之外,自然还要给一点甜头。仅仅是证券行里的职位,只能绑住罗敏生,却无法让罗敏生卖命。想要人卖命,就简单直接的办法,那就是给钱咯。
  
      于是李少泽将电脑公司的股权,全部转到了罗敏生的名下,作为送给罗敏生的酬劳。这些股权仅仅是现在就价值上百万港币,只要锁在柜子里都会升值。随着公司做大,将来市值升到几千万都不奇怪。
  
      在体验到金钱的魅力后,李少泽相信出身贫寒的罗敏生,没有任何理由会出卖他……如果有,那一定是想加钱!
  
      吃完晚饭,罗敏生拿着股票文件开车离开。一段时间不见,这个满脸疙瘩的家伙,不知不觉也换了一辆奥迪。
  
      挥手送走罗敏生离开后,李少泽掏出了警车钥匙,准备打开车门的时候,口袋里的电话突然响了。他将钥匙挂进指尖,右手伸进口袋里掏出手机,凑在耳边道:“喂,边个?”
  
      “李sir,我黄志诚。”
  
      “倪永孝在晚上动手了,你小心点,他可能会对付你。”黄志诚说话的语气很快,夹带着气流声,让人听的并不真切。
  
      李少泽晒然一笑:“风怎么这么大,你在阳台啊?”
  
      “没有,我在车上。”黄志诚坐在垃圾车内,挠着裆部,感觉渐渐有些发痒。察觉到垃圾车快听了,连忙道:“我现在准备下车了,你照顾好自己。”
  
      “收到了,改天请你饮茶。”李少泽挂掉电话,瞅了一眼手机:“切,倪永孝也敢来惹我?他配吗!”
  
      想想最近李sir对付的都是哪些人?尖沙咀倪家算什么,粑粑还是乐色?敢来搞他,除非倪永孝疯了!
  
      至于黄志诚嘛,倪永孝搞他是正常的……如果黄志诚没说他自己在车上,李少泽都要怀疑他站在天台上了。
  
      “回家洗洗睡。”
  
      李少泽将手机放回口袋,打了一个哈欠,远远的按下钥匙,准备解开车门的电子锁。
  
      滴滴。
  
      轰!
  
      在他靠近车门的同时,与电子锁一同响起的,则是烈性炸药爆炸的声音。
  
      猛烈的炸药瞬间将警车原地炸番,呼的一声,蹿起一团火焰,将汽车烧成一个黑壳。空气中弥漫着汽油的恶臭,与炸药的硝磺味。就连停在两旁的汽车,都殃及池鱼,被炸翻在地,可见其威力。
  
      突如其来的汽车炸弹,使得四周的市民一阵惊呼,纷纷四散逃开,不敢在原地久留。就连经常出没在庙街附近的古惑仔,都被这一幕给吓呆了。
  
      一个染着黄毛,叼着牙签的家伙,连忙跟在大哥身后,逃到小巷子里观望。
  
      李少泽则在爆炸的那一刻,抬起手肘护住脑袋,余光撇向惨遭横祸的配车:“妈的,警车也炸,倪永孝简直是疯了。”
  
      “不仅疯,他还傻。如果是打火的时候再炸,我不是死定了?”李少泽身上沾了一些火星,被烫的呲牙咧嘴,嘴里说笑,但心头却是发寒。
  
      汽车炸弹这一招都用上了,倪永孝是真的狠啊。
  
      因为按照他的习惯,都是靠近车门后,才会按下钥匙。如果刚刚没有黄志诚的那个电话,恐怕李少泽真的就被炸成火柴了。
  
      不过倪永孝真的那么傻吗?既然决定做掉李少做,他就作出最周密的安排,绝不留下漏洞。
  
      毕竟对于李少泽的身手还是运气,倪永孝都是深有体会的。
  
      所以,几乎是在李少泽抬头的同时,街边几个抽烟的闲人,便丢掉了烟蒂,从皮衣里掏出了手枪。五把幽黑的枪口,在同一时间对准了李少泽……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