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人阁 > 差佬的故事 > 231 神经性失聪

      砰。
  
      袁绍云在茶楼内,一枪击穿了黄衫悍匪的胸口。导致黄衫悍匪的枪法失准,哒哒哒一串子弹射穿茶楼的木门,打出一排排弹孔。
  
      坐在驾驶座上的李少泽,忽然有所察觉,将目光转向车窗的时候。正好看见一发子弹,打破车窗玻璃……
  
      他看着旁边何敏气鼓鼓的脸蛋,心头顿时毛发,猛的伸手将何敏拉到怀中。将其紧紧的捂在胸前,随手弯腰低头,噗的一声,子弹射进了车前的塑料壳内。
  
      “妈的,谁搞出的事,我要谁负责。”
  
      李少泽看着那个黑漆漆的弹孔,咬咬牙只觉一阵后怕。要是他稍不注意,何敏就要被人打死在他车上了。
  
      虽然何敏跟他关系不深,但坐在他车上,他自然就要负责。如果突然被人打死,以后哪里还有妞敢坐他的车?
  
      何老师则被这一拉,拉的有点喘不过气来,从李少泽的口中内挣脱出来,指着他道:“神经病啊你,你想对我干什么?”
  
      “……”
  
      李少泽一眼不发的指了指车窗,何老师也好似察觉到什么,转过身去,看见车窗上的弹孔后,目露惊恐道:“李sir…李sir……”
  
      “刚刚警匪交战的流弹,别怕,现在没事了。”李少泽低着头,指了指何敏拉着他衣领的双手:“不用这么感动,你没受伤就好。”
  
      “李sir……你能听见我说话吗?”
  
      “能啊。”
  
      李少泽说完后,突然点了点头。
  
      只见何敏更为慌乱道:“我听不见自己的声音了。”
  
      “不是吧,子弹没有射中人的。”李少泽看了一眼窗户,确认只有一个弹孔后,眼神一凝,伸手在何敏的耳垂后面一抹。
  
      温润的触感,不是平复的光滑,而是血迹……他轻轻摸下一块玻璃碎片,放在手中,抬眼看向何敏。
  
      何敏愣了片刻,眼眶的泪水直接流了下来。李少泽不再说话,狠狠瞪了茶楼门口的警员一眼,便开车前去最近的医院。
  
      不管何敏能不能听见他说话,他知道这时候都必须讲点什么,安抚住何敏的情绪。
  
      “别怕,我带你去医院。”
  
      “嗯嗯。”
  
      何敏看见李少泽的嘴唇在动,虽然不知道他在说什么,但还是乖乖点头,心安不少。李少泽则在她的目光下,从外套里拿出手机,打通陈家驹的电话。等到陈家驹接起电话后,还未来得及说话,就听见李少泽气氛的咆哮声。
  
      “家驹,给我带人围住来运茶楼,带上反黑组的人一起去。”
  
      “这栋楼从上到下,不允许任何站着的人出去,听见没有!除非他躺着出去,就算是滚出去我也认了。否则的话,任何人都准备走。”
  
      “等我到场!”
  
      正在警署做事的家驹,突然被李sir的咆哮声吓了一跳,连忙答应下来:“yes,sir。”
  
      随即等李少泽挂掉电话后,立即将文件盖上,拿起外套朝伙计们叫到:“跟我走,去把来运茶楼封住。”
  
      “晋仔,你带反黑组的也过来。”
  
      陈家驹隔着玻璃吼了一句,隔壁办公区的陈晋扭过头后,他立即又道:“李sir叫的。”
  
      “ok,马上来。”
  
      陈晋朝伙计们招招手,两波人便在走道上碰了一个头。聊了两句后才知道,来运茶楼发生了枪击案。不过警队内部打过招呼,应该是九龙重案的人在办案。
  
      不知道为什么,九龙重案的人居然把李sir给惹恼了。不过作小的没必要考虑那么多,阿头既然发话了,说锁就锁,管他三七二十一,反正来运茶楼在西区,他们的地盘自己做主。
  
      很快,陈家驹便带着大批人马杀到了来运茶楼外。足足十辆警车,就将外面的道路给封锁了。九龙重案四两小轿车,被夹在中间,反而像被包围的罪犯。
  
      大几十号挂着证件,腰间鼓鼓的西区便衣,往街道上一站,根本不用说话,在里面办案的九龙重案,就察觉到有所不妙。
  
      原先正在现场大声训斥袁浩云的彭建欣,回过头一看,便发现是这帮人带头的是西区重案组长陈家驹。
  
      “嗯,叫你场面搞这么大,现在不仅活口没了,还惹来一桩大麻烦。”
  
      彭建欣狠狠瞪了袁浩云一眼,转身走出大门,拨开身前的伙计,朝陈家驹伸手道:“陈sir,我是九龙的彭建欣。”
  
      “这次很抱歉对你们西区造成了这么大的损失,请放心,这些我都会写在报告上,由我们九龙一力承担。”
  
      彭建欣处事经验很老道,二话不说就把该背的锅都背了。
  
      他自然认为陈家驹是因为市民死伤,还有财务损失过来的,但却没有想到陈家驹点完头后,居然往后退了一步,一句话都没跟他说。
  
      因为这种做坏人的场面,陈sir还真有点不适应,所以把事情都交给了陈晋。晋仔这位西区的小陈sir,跟李少泽混久了,完全就跟陈家驹是两种人。
  
      他上前一步,拨开彭建欣的手,亮处证件后道:“西区反黑,督察陈晋。”
  
      “高级督察,彭建欣。”彭建欣收回手,举起自己的证件,对面前的督察可没什么好脸色。
  
      他九龙阿彭好歹也是在警队混了二十几年的老家伙,有资历有功劳。说会承当责任,就是会把责任扛下来,现在这群西区的同僚算怎么会事?不给面子啊?谁怕谁!
  
      “现在我们在办一桩军火走私案,如果你们没事的话请让开,大家一起当差,最好不要踩过界。”
  
      彭建欣点了一根烟,好歹还是沉住了气。但没想到却被陈晋呛声道:“巧了,我们最近也在办一桩军火走私案。”
  
      “笑话,这件案子我跟了五年,那时候你当差了吗?”
  
      “警队不是谁老谁就威风,现在我说,这里除了躺着的,没有人可以走,你想怎样?”陈晋在一线办案久了,枪林弹雨间也养出了一股锐气。
  
      别看他平时在李sir面前那么狗腿,但真到耍横的时候,那股气势真的有点巴闭。
  
      只见他指着被护士搬上救护车的担架,摆明了在说,你想闪人,就要准备被我们放倒。
  
      原先正蹲在茶楼内,抱着伙计尸体的袁浩云,听见这句话豁然抬起头,将同僚尸体放下后,几个跨不间冲到陈晋面前,用手指顶着他的胸口道:“我们在这里拼命做事,劝你最好尊重点,否则的话,我第一个饶不了你。”
  
      “呵。”陈晋啧笑一声,伸手在袁浩云的大脸上抓了一把,将他脸上的鲜血摸掉,一点不客气道:“血流的多就厉害了吗?我中过子弹,你一把枪都塞不满啊!”
  
      说话间,他还指了指袁浩云的枪。
  
      现在这个场面,只要袁浩云敢拿枪指他,他这辈子就别想再当警察了。
  
      陈家驹则在一旁看的目瞪口呆,现在年轻人真是一个比一个嚣张。飞车追凶已经不流行了?开始流行谁流的血多,谁中的子弹多?人老了真是跟不上节奏。
  
      不过旁边西区的伙计,看见陈晋气焰压过面对,也不禁挺了挺胸,没给九龙的人好脸色看。
  
      场面一时间陷入僵持……
  
      白车已经开走,现场都快收拾干净,但九龙重案的人愣是没走出茶楼一步。
  
      要他们忍几分钟还可以,但现在封锁他们行动这么久,九龙重案的人也憋出了一股火气。彭建欣将第五根烟抽完后,把烟盒扭成一团,忽然朝陈晋丢人。
  
      陈晋伸手抓住烟盒,呵呵一笑:“陈sir,没烟就别扔给我了。”
  
      “你是在等李少泽吧?”
  
      “他对我们有意见,就让他滚出来说话,你一个督察没资格站我对面。”
  
      彭建欣这就是彻底拿警衔压人了。如果现场不是有一个陈家驹,他早就带着人冲出去了。但现在陈家驹既然不跟他谈,他也就不想谈了。
  
      可正当陈晋一时语塞的时候,路边却有多了一辆警车。
  
      李少泽将车门带上,走到彭建欣面前,语气不急不缓,甚至带着一丝诡异的平和:“彭sir,你找我?”
  
      “李sir,我需要你给我一个解释。”彭建欣看见正主来了,神色也变得严肃很多
  
      李少泽点点头,侧身一步,指着车窗上的弹孔,反问了一句:“我也需要一个解释。”
  
      “我需要知道,为什么我一个西区高级督察,开着警车走西区的街道上,会差点被子弹打死?”
  
      “靠!”
  
      在看见车窗上的弹孔后,无论是陈家驹,陈晋,还是彭建欣,袁浩云心里吓了一跳。妈的,怎么会这么巧?
  
      彭建欣回头猛然盯着袁浩云,他这才知道,原来又是袁浩云的锅。这家伙真是枪里有子弹,就一定要打完哈,连西区阿头都不放过。
  
      不过这次彭建欣还真错怪了袁浩云,这发子弹是黄衫悍匪打的……
  
      可是现在彭建欣只想快点解决这件事情,端正神色,伸出手道:“李sir,我代表伙计想你道歉,不知道你是否有受伤?”
  
      “我没有。”
  
      在场的伙计们都松了一口气。
  
      “但是我副座上的女人受伤了,神经性失聪,你们准备怎么还?”
  
      伙计们一口气又提了起来。
  
      袁浩云挤到李少泽面前,从裤袋里掏出一把匕首,对准自己的耳朵硬声道:“要不要我还你一只耳朵?”
  
      “你要割我拦着。”
  
      “现在你,你,你,还有你,你们全部跟我回警署录口供!”李少泽指着袁浩云的鼻子,到想看看他会不会割自己的耳朵。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