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人阁 > 差佬的故事 > 401 钓鱼执法 4/4 为掌门“前尘旧事怎么”加更
    等到交通警下车离开,梁婉婷也已察觉到了不对。今天遇见的好像不是爱情,而是罪犯!但是尽管心中明明知道,她却不想主动开口戳破这层窗户纸。
  
      “谢谢,你不出声就不会有事。”张子华摘下左耳上的耳麦,放到梁婉婷手中后,朝大巴司机挥手示意下一站落车。
  
      大巴司机点点头,靠近站点时放慢了车速,靠边停下。可是当张子华从座位上起身时,梁婉婷却伸手拉住了他:“你叫咩名?”
  
      “明天看报纸就知道了。”张子华再度拿出墨镜戴上,但是梁婉婷却没有松开他的手:“你能告诉我,你来干嘛的吗?”
  
      “我给女朋友买项链啊,小姐。”张子华轻轻按下梁婉婷的手背,最后露出平淡而又迷人的笑容,转身走下了夜班大巴。
  
      只见他双手插着裤袋,向前走着走着,大厦屋檐挂的灯光,将他定出一道剪影。等到夜班大巴驶离后,张子华突然转身站定,目光追寻着大巴远去。
  
      “噗!”
  
      一口鲜血忽然冲出嘴中,在地上溅出一片血迹。
  
      在生命的最后一段时间里,有人的会遇见梦魇,有人的会遇见爱情。
  
      张子华捂住嘴巴,滴答滴答的鲜血从指缝留下。
  
      如果人一辈子能体会到一次怦然心动的感觉,那么人生就已经值得了。
  
      ……
  
      当晚李少泽加班到深夜,索性懒得开车回浅水湾,直接到老宅搂着乐慧贞睡了一晚。
  
      自从芽子生下李平安以后,乐慧贞仿佛感受到了压力。
  
      只要逮到机会,就会狠狠压榨老公一番,仿佛已经变成了一个大功率的榨汁机。
  
      搞的最近这段时间,李少泽都有点精力不济了,好在何老师还是像以前一般温婉如初,一切都尊重李sir的意见。不然两个齐上,李sir就真要叫苦连天了。
  
      不过生孩子这种事情,一切都是随缘看命,尽管乐慧贞加油努力,但是肚子却没有任何反映。反倒是何老师在年初时中标怀孕了,现在肚子六个月大,已经从学校休假,正在家中静养。
  
      李sir也没有亏待他们母子,新房新车,保姆佣人伺候着,待遇完全要比一般的富豪更加奢华。所以何老师的父母才会甘心咽下这口气,没提什么意见,全由何敏决定去了。
  
      然而乐慧贞在肚子上输了一局,反而激起了她在事业上的进取心。这几年不仅在“新艺”电影公司里混的风生水起,甚至主动提出想要去天泽集团帮忙。但是“天泽集团”可是李家的核心资产,芽子无论如何都不可能让一个外室插手。
  
      考虑到澳门兴建的赌城,即将在今年正式落成开业,李sir便主动将赌城命名为了“新乐”,打算等到赌场开业以后,让乐慧贞挂名负责澳门的事情。
  
      芽子对此也没有太大意见,毕竟赌城的现金流虽大,但是论长远发展,简直被天泽集团甩出十条街。而且澳门不在港岛,正好合适这位姨太太长居。
  
      隔天早上,李少泽来到警署上班后,便发现大家士气不振。
  
      看来昨晚海洋之心被盗的事件,确实打击盗了重案组的自信心。
  
      不过除了雷蒙,黄伟耀和他自己以外,伙计们都不知道被盗走的“海洋之心”是个假货,看来可以利用这一点做做文章。
  
      念及于此,李sir忽然脑筋一动,朝着伙计们拍拍手道:“重案组的所有警员,到办公室开会!”
  
      “收到!收到!”陈家驹,刘保强等人连忙拿好纸笔起身开会。
  
      走到会议室门口时,李少泽也朝向反黑组挥手道:“晋仔,阿杰,你们也进来。”
  
      “yes,sir。”
  
      数分钟后,伙计们都已在会议室内坐好,坐不下的人则站在后排,拿着小本本做笔记。李少泽扫了一眼,将张子华的照片贴在白板上,指着着他道:“昨天这个人虽然逃走了,但是没关系。他要和我玩七十二小时的游戏,现在七十二小时还没到呢。”
  
      “阿贤,李光雄人呢?”
  
      王素贤听见李sir发问,迅速开口答道:“李光雄的羁留时间已经到了,昨天已经被律师领出警署,要不要再去把他抓回来?”
  
      “不用,抓回来也没证据判他的罪,这次行动我们就用他设伏,把张子华给钓出来!”
  
      “把张子华钓出来?”在场的警员们目露疑色,搞不懂李光雄怎么能够钓出张子华。
  
      张子华现在拿到了海洋之心,不是应该尽快逃离港岛吗?为此,陈家驹已经通知了港岛的所有船老大,一有消息就必须通知警署,否则的话,张子华坐哪一家的船,哪一家就永远都别跑船人!
  
      李少泽看出大家目光中的不解,呵呵一笑道:“张子华行动的目标一直都很明确,不是为了海洋之心,而是为了李光雄这个人!”
  
      “偷取海洋之心本质上只是一种方式而已,他真正的目的是为了惩戒李光雄……”
  
      “惩戒李光雄?”
  
      陈家驹,何尚生,雷辉等人纷纷目光大亮,越想越觉得是这个意思。
  
      果然啊……换一个角度看事情,真的会看见另一种可能。
  
      就连作为高材生的何尚生,都被这个想法一惊,暗自懊恼自己怎么没想到呢?
  
      “所以说,张子华拿到海洋之心后,最大的可能还会拿着海洋之心找到李光雄。”
  
      “晋仔,你马上带着反黑组的伙计去收风,动静大一点,让全港岛都知道昨晚总署遭遇了盗窃,海洋之心被人偷走了。”
  
      “yes,sir!”陈晋当场应命,带着伙计们离开会议室。
  
      “家驹,你带重案组准备一下,找一个生面孔冒充盗窃犯,主动在黑市上担下这件事情,然后联系李光雄交易。”
  
      “按照黑市上的价格,海洋之心能卖七千万,但是李光雄恐怕拿不出这么多钱,为了避免他黑吃黑,我们就开价两千万卖回去给他,让他准备好现金。”
  
      “明白!”
  
      有了这一套连环招,还怕逼不出张子华?
  
      要知道,张子华拿走的“海洋之心”可是假货,前去案发现场,是他拿到真品的最后机会。
  
      除非张子华愿意承认他输了!在生命的最后一场游戏里输了!
  
      呵呵,想必没有一个聪明人,愿意在生命的最尾接受失败吧。所以可以保证,张子华到时候一定会出现在现场!
  
      另外只要李光雄一但亲自前去交易,就等于坐实了倒卖赃物的罪名,到时候便能现场逮捕他……不管怎么样,这个计划都是只有赢没输的。
  
      在场的警员虽然不知道被盗走的“海洋之心”是假货,无法算计出张子华的心理反应,但是也对李sir的计划不明觉厉,反正只要听大佬的话做事就对了!
  
      不过由谁去和李光雄交易的呢?陈家驹原本想去总署或者警校挑人,但没想到雷辉当场便举起手毛遂自荐道:“李sir,就由我去和李光雄交易吧!”
  
      “你?”李少泽上下审视了雷辉一圈,没想到雷小虎居然主动出头了,看来这段时间的调教有点效果了啊。于是李少泽点了点头道:“好,就由你去。”
  
      他自己的名气太大,甚至不用出面,打个电话李光雄都能联想到他。不过雷辉加入警队不算久,之前没在一线当差,等于是处在打酱油的状态里,由他前去倒不用担心被人看破。
  
      不过雷辉这家伙有点机灵,既然决定做正事,肯定就把机灵劲给用上了,考虑的颇为周全:“李sir,李光雄是一个大珠宝卖家,本身也就一定的鉴定水平,一定要给我一个好货啊,不然被破识破就完蛋了!”
  
      李少泽点点头应诺:“放心,我一定给你好货!”
  
      ……
  
      当天中午,港岛道上便流出了一个消息,居然有“飞天大盗”前往总署偷窃了“海洋之心”,现在西区反黑组正在拼命的刮人,谁提供出“飞天大盗”的消息,马上就能拿到大笔的线人费。
  
      不过线人费就算再大笔,和海洋之心的价值相比,又能够算得了什么呢?那可是价值逾亿的传世珠宝啊!经此一战,“飞天大盗”的名头可谓是彻底在港岛打响了!
  
      而且昨天晚上总署的动静那么大,虽然警队主动封锁了消息,导致电视台没有报道。但是不少路人都目睹了当时的场景,现在八卦周刊已经闹的沸沸扬扬。
  
      后续又是搜屋,又是拦车,一系列动作无不在表面这件事的真实。
  
      所以很快,飞天大盗偷走海洋之心的消息,立即就传到了李光雄的耳朵里。原本以为再没希望拿回“海洋之心”的李光雄,忽然眼前一亮,又有了拿回“海洋之心”的希望。
  
      “正豪,你帮我出去查查飞天大盗究竟是什么来历。并且放出风声,就说这颗海洋之心是我的货,谁敢吞我就斩死谁!如果他愿意出手的话,可以开个价还给我,我不会让他白跑一趟的。”
  
      李光雄在港岛经营了很多年,手下可用的人还是不少的。尽管上次五个心腹都因为“绑架”他牺牲了,但是身边还有一批枪手可用。
  
      这名叫作正豪的胖子点点头,马上转身去办这件事情。老板在珠宝这一块是偏门权威,道上的人还是很给面子的,相信拿回海洋之心不是难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