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人阁 > 差佬的故事 > 428 至尊无上 3/4
    “已经是第三天,第三天了!”乐慧贞负手站在监控室里,面色愠怒的看着技术总监“史密斯”。m.x23us.com
  
      这三天时间里,本弘带着他的千术组,仍然在赌场里一直赢钱。
  
      一些客人已经察觉到不对劲,打电话到客服部投诉。
  
      于是乐慧贞只能让“史密斯”带着技术部下场,每天都在陪那帮国际赌徒打牌,简单来说就是在给他们送钱。
  
      平时这个“史密斯”确实有两把刷子,在赌场开业以后抓住了不少老千。但是自从“本弘”出现以后,他便成为了抓瞎的野猫,除了输钱什么把柄都抓不到。
  
      史密斯是个穿着西装的白人,将高大的身躯深深弯下:“对不起,老板,我愿意放今年的奖金,补偿赌场的损失。”
  
      其实他也是有苦说不出,干脆就不说了,乖乖认错就行。
  
      因为他是欧洲“科技流”的专家,在拉斯维加斯确实很有名气,但是来到澳门之后,在技术流派上有些水土不服,不太擅长对付“技术流”的老千。除非是粗浅的手法,一但碰到厉害的人物,根本就抓不住破绽。
  
      毕竟他们现在不是去水的老千,而是赌城的庄家。目的不是从别让手上赢钱,而是要找出老千的破绽和证据,把他们揭穿以后,丢出赌城,或者丢进大海。
  
      所以仅仅发现老千是不够的,更重要的是让老千心服口服,保住赌城的名誉。否则,不找出原理,直接把老千赶出去,就会被客人认为输不起,影响到赌城的客流。
  
      看见技术总监一幅诚恳认错的份上,乐慧贞冷哼一声,也不好再追究:“我知道了,这件事情我通知李先生吧。”
  
      “好的,老板。”
  
      虽然李少泽不会赌术,但是一出事情,乐小姐还是本能的想找“老公”来解决。何况,李少泽有提前交代他,如果赌城出了什么搞不定的事情,可以直接打电话给她。
  
      ……
  
      港岛。
  
      西区警署。
  
      李少泽接到乐慧贞的电话之后,打了一个电话到国际刑警部,很快就拿到了“本弘”和千术组的资料。
  
      相比较于赌场调查到的背景,明显警署内部的资料要更加详细。拿到资料之后,他才发现本弘居然是本英一的义子,属于东京的本集团。
  
      “这件事情还是请高达出马算了。”李少泽轻轻将资料放下,拨通了高达的号码,相信以高达的赌术,解决一帮国际赌徒应该不是问题。
  
      但是一阵盲音之后无人接听。
  
      疑惑了一阵以后,李少泽打算晚上再打一通电话给高达,问问这位小弟弟最近在搞什么名堂。
  
      知道自己开了赌城,也不主动过来拜码头?还想不想认识赌神了?
  
      他可不知道“高达”这位弟弟,已经加入了东星赌城,正打算和他对着干呢。
  
      至于其他办法李sir还有很多,比如让今村清子对本家发出警告,比如让赌神出马k他们一顿……比如李sir亲自下场……
  
      但是这些办法都太小题大做了,搞得李sir很重视他们一样,太掉价太掉价。最好的解决方式,就是派出“弟弟”级的高达出场,既能圆满解决事情,就能显得微不足道,小事一桩。
  
      “臭小子,等着挨揍吧。”李少泽哼哼了两声,将电话收起后,便开始准备下班。
  
      刚刚将电脑关机,走出办公桌后,王素贤边推开办公室的玻璃门,从衣架上拿下西装,娴熟的走到办公桌前。
  
      李少泽看了她一眼,便心领神会的将水杯放下,张开手臂,等到王素贤帮他套上西装后,静静倚靠在桌前,底下眼睛,看着阿贤颤抖的睫毛。
  
      很奇怪,今天的阿贤很奇怪……平时她进门的时候,都会顺带上两份文件,今天连文件都没有,直接就是奔着李sir来的。
  
      哇靠,我不会把阿贤给掰直了吧?李少泽心头一紧,隐隐感觉有些忐忑起来。
  
      虽然他这几年一直都很享受阿贤无微不至的照顾,但是享受归享受,谁让阿贤自己愿意呢。
  
      可是作为一个有妇之夫,而且还有两个外室的男人,他真害怕王素贤今天亮出底牌,给他来一出当面表白。
  
      这样的话答应也不是,不答应也不是,上下级关系搞得很尴尬啊。
  
      “李sir。”王素贤捏紧了他最后一科纽扣,忽然红着脸,抬头与他对视。
  
      “啊啊?你想干什么?”李少泽脸色一慌,暗自咽了口唾沫。
  
      “借钱。”王素贤羞愧的吐出两个字,将头埋进了李少泽的胸口。李少泽长长出了一口气,轻轻拍着她的脑袋:“好说好说,要多少?”
  
      “五万块。”
  
      这个数字不大不小,按照阿贤现在的薪水,应该不至于缺一个五万块啊?这几年只要是有加薪名单,阿贤的名字都会在上面。就算她一个月存两千块,现在也应该能存到十几万。
  
      李少泽狐疑的看来她一眼,语气一肃:“你不会又拿钱去泡妞吧?说,出了什么事!”
  
      没记错的话,阿贤现在还跟阿芬在一起,又要养着阿芬的女儿。都已经是“成家立业”的女人了,怎么能在外面勾三搭四呢!
  
      李sir心里有些不是滋味,甚至有些吃醋……
  
      “没有,绝对没有。”王素贤连忙举起手,作出发誓的样子:“我只是昨天去姐妹的生日趴体,玩游戏的时候输了一笔钱。这五万块是要给晶晶买钢琴的,暂时拿不出来,年底发奖金还你。”
  
      “又是这一套,谁敢赢你的钱,是不是老千啊?”李少泽最近也算是“赌业”中人,听见阿贤输钱,本能的就想到了老千。
  
      而且乐慧贞刚刚在澳门跟一个老千组交手,现在身边的王素贤又被老千给骗了?不能忍,这种事情不能忍。
  
      于是李少泽默默打开钱包,抽出了一叠十万块港币,举到王素贤面前甩了甩:“今天晚带我去,这十万块就给你,不然的话一毛都没。”
  
      他倒是想看看,谁敢不开眼的惹他“小秘”。
  
      王素贤有些犹豫的接过十万块,忍不住问到:“李sir你也打牌?”
  
      “平时不打,家里刚开一座赌城而已,熟悉熟悉业务。”李少泽语气轻松的看了她一眼,拍了拍王素贤的头发:“走啦,先吃饭,吃完饭约牌局。”
  
      ……
  
      傍晚。
  
      在李少泽和王素贤一同吃饭的时候,一辆绿色的皇冠车缓缓驶向赤柱监狱。
  
      天空中一片阴霾,淅淅沥沥的下着大雨。
  
      监狱内一名穿着雨衣的狱警,带着一名犯人走在出监通道上。一个面无表情的衰仔跟在狱警身边,手中拎着一个包包,身上穿着一套三年前的立领夹克。
  
      这套夹克的款式已经有些过时,但是螃蟹英俊的态度和和嚣张的面容,好想穿什么衣服都是一种潮流。
  
      狱警哐的一声将铁门拉开,朝着旁边讲道:“陈螃蟹,你刑期已满,可以走了。”
  
      螃蟹一脚跨出铁门,滴滴答答的雨水将他浑身打湿,但是仍旧压不住头顶帅气不羁的发型。
  
      他摆了摆脚,将鞋子上的蟑螂甩在地上,然后抬腿一踩,将蟑螂给踩扁了。
  
      “这么大雨,有没有车送我走呀。”
  
      “没,这根烟给你,你走吧。”这名狱警在两年的时间里,也没有少拿螃蟹的好处,这时送他出狱态度自然不错。
  
      “好好好。”螃蟹接过一根香烟,借着狱警的火机点燃后,弯腰捡起一片叶子,快步走到公交牌下。
  
      “呼呼呼。”
  
      只见他手中捏着一片叶子,神情落魄的吞吐着香烟。
  
      作为大名鼎鼎的亚洲第一神手,他还是头一回混的这么凄惨。
  
      想来想去,这笔帐还是要算在那个叫作高达的臭小子身上。那家伙赌牌赌不过他,泡妞也跑不过他,倒是报警报的比他还快!要是有机会再见到高达,螃蟹肯定要好好算算这两的帐。呵呵,希望这两年你的手还没被人斩了。
  
      正当螃蟹在心中腹诽的时候,忽然看见一辆绿色的轿车在雨中驶来,而且靠近身前时速度不减。过弯时一个急刹飘逸,惊的螃蟹摔倒在地,哗啦啦,浑身在土坑中染上一片泥泞。
  
      “扑街,看我怎么搞死你!”螃蟹嘴里叼着烟,伸手拿起一块石头,扬起手就要朝着车窗砸去。但是在看清开车的那个靓妹调头之后,正在向他打着双闪......螃蟹眼里露出了疑惑的神色,快步走上前去,举着石头对准车窗道:“臭婊子,哪个扑街让你来的!”
  
      “阿森让我接你,上车。”留着大波浪的“**”侧脸看了螃蟹一眼,露出一张性感撩人的面容。
  
      “哼哼,臭屁森找我从没好事。”螃蟹说归说,但还是掐掉了烟头,拉开车门走进后排,并且在心里暗暗激动:“好兄弟,果然没忘了我!横扫亚洲的黄金拍档又要出马了!”
  
      不过借着镜子他发现,“**”之所以叫”**“,绝对不是因为她留着大波浪,而是因为她的身材真是波涛汹涌。一边的波涛汹涌叫波,两边的波涛汹涌,那才叫**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