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人阁 > 差佬的故事 > 455 包围赌船 3/4
    陈金诚不想管高义是真是假,因为他干掉高义就跟干掉一个瘪三没差别……
  
      螃蟹,罗森,上山文鹿等人,纷纷挡在高进身前,目光逼向陈金诚。
  
      高进看着倒在赌桌上的尸体,鼓掌叫好道:“杀的好,杀的好,光凭这个杀人罪,就足够你在港岛坐牢坐到死。”
  
      江天南等人举起手枪,护在陈金诚身后,一幅吃定高进的表情。
  
      陈金诚将枪插回腰间,拄着拐杖,冷声笑道:“我这艘游轮在巴拿马注册,按照公海条例,我就算杀了人,也只有巴拿马可以追究我的责任。”
  
      “但是唔好意思,巴拿马总统跟我也是有点交情的。”
  
      这就是陈金诚要在公海上进行赌局的原因。
  
      看来早在赌局开始之前,他就做好了万全的准备。
  
      但是听到这幅说辞,高进并没有显得很意外,而是朝他努了努嘴:“你看看现在是不是在公海?”
  
      “啊?”江天南神色一动,反身掀起了赌厅的窗帘。只见两艘直升机正在高空盘旋,螺旋桨发出哒哒哒的巨响,在海面上掀起了一片风浪。
  
      同时三艘港岛的水警船,三面夹击,已经将这艘游轮包围在中央。
  
      “这里是港岛水警,这里是港岛水警……”
  
      “现在我们接道举报,将要对船只进行检查,请驾驶员停航,主动配合警方检查!”
  
      “请驾驶员停航,主动配合警方检查!”
  
      嘹亮的警告声回荡在海面上,隐隐传进了赌厅当中。听见外面的动静,陈金诚表情大变,立即就知到高进派人控制了驾驶室,刚刚游轮一直都没有离开港岛的海域。
  
      要是真被这群警察抓到的话,按照陈金诚的岁数,绝对只能死在赤柱里了。
  
      想通这点后,陈金诚果断下令:“干掉他们,我们坐底下的快艇逃出去!”
  
      “好,我们保护陈生走!”江天南一挥手,只带了两个贴身亲近,跟在陈金诚身后,推开赌厅的侧门,想要通过走道登上快艇逃离这里。
  
      他们不需要逃的太远,只要逃离港岛海域就行,到时候一个电话,自然就会有人来接他们登岸。
  
      剩下的几名枪手则留在原地,准备开枪干掉高进等人。与此同时,陈金诚守在外面的保镖,也推开了赌厅的正门,举枪冲进场中。
  
      眼看情况紧急,这时螃蟹等人正准备冲上前去,上演一场徒手斗子弹。没想到,高进探手抓起桌上零散的扑克,一个翻滚站上赌桌。
  
      咻咻咻,手中的扑克散开,彻底化为利刃,纷纷扎进枪手的咽喉当中。
  
      几乎只用了三秒钟,左边两边的枪手便已哀嚎一声,全部瘫倒在地。
  
      剩下一些守在外面的保镖,则被上山文鹿的人马用命挡住,处在纠缠格斗当中……
  
      看见高进的这手飞牌术,螃蟹与罗森对视一眼,心中感觉就像见了鬼。
  
      要知道,罗森也会飞牌术,但是他需要特质的铁牌才行,使用普通的纸牌顶多只能割伤人的皮肤,根本不可能插进咽喉,一击毙命。
  
      这不是准不准的问题,用劲巧不巧的问题,而是完全超出了物理的常识。
  
      殊不知,这就是lv3等级跟lv5等级的差距。
  
      就像李少泽的“子弹撞子弹”一样,“纸牌杀人术”也是高进lv5飞牌术的一项极限能力。
  
      “难怪高进从始至终都没有胆怯过一秒,光凭这手飞牌术,他就不用害怕陈金诚。”罗森心里暗暗打定主意,将来要有机会的话,一定要通过螃蟹把这手飞牌术学到家。
  
      说不定学着学着,高进也收自己为徒了呢?
  
      正当罗森遐想的时候,由水警和反黑组成的抓捕小队,也已经通过升降云梯,登上了对面的游轮。
  
      由于直升机就在上方虎视眈眈,所以这艘游轮倒是不敢做出剧烈的反抗。陈金诚的保镖们眼看无法逃走,干脆就被警员们摁着脑袋,齐齐蹲在了地上。
  
      李少泽则是打了一个手势,陈晋便分出一个小队,迅速将陈金诚等人截在了一条走廊中:“别动!你们已经被包围了!”
  
      走廊的前后两边都是警员,左边则是波涛汹涌的大海。
  
      陈金诚等人望了一眼起伏不定,幽深无底的海面,眼神里都不禁闪过一抹恐惧。
  
      跳海这种事情,说起来简单,但是真到面前还敢跳的人,其实并没没几个。
  
      不过江天南也知道,自己在澳门惹了一堆烂账,现在被警察抓到就和等死没有差别。
  
      于是略一犹豫,便举起了手中的黑枪。
  
      “砰,砰,砰。”晋仔等人开枪的速度明显更快,转瞬之间,就将江南天和两名保镖击倒在地。
  
      只剩下拄着拐杖的陈金诚,呆愣愣的站在原地,立即被两名警员摁住在围栏边。
  
      ……
  
      “李sir。”高进等人从赌厅内鱼贯而出,主动向李少泽打着招呼。
  
      由于李少泽特意交代过有自己人,伙计们倒没有为难他们。
  
      而且高进这群人身上一把枪都没有,对于现场的安全也没有危险。
  
      “李生。”螃蟹和罗森站在后边,主动弯腰道。
  
      李少泽迎上前去,拍拍高进的肩膀,一幅对待同僚的态度道:“幸苦了。”
  
      随后又将眼神转向螃蟹等人:“改天给你们发个好市民奖,记得到警署来领。”
  
      “嘿嘿嘿。”螃蟹等人笑了笑,没想到出来赌钱还能领奖?
  
      这时候宋子杰走出了赌厅,朝向阿头立正敬礼道:“李sir,里面扑街了一群人,但是只有一个是中枪的。”
  
      “我进去看看。”李少泽走进赌厅当中,环顾现场一圈,指着高义的尸体啧啧称奇道:“弹孔这么小?尸检以后对在场的手枪进行比较,起诉持枪者杀人罪。”
  
      “明白。”陈晋掏出了陈金诚腰间的手枪,满脸嬉笑点看着他。
  
      陈金诚则和陈晋相反,看着那把银色手枪,满脸煞白。
  
      接着只见李少泽又指着地上那些保镖的尸体,微微颔首道:“这些家伙个个拿枪,嗯,高先生应该是自卫吧?”
  
      站在身旁的高进一脸认同:“是啊,如果不是我机灵,我已经扑街了。”
  
      宋子杰心领神会,知道李sir三言两语开口后,就已经给双方定了性质。一个等着坐着吧,另一个,等着领好市民奖吧。
  
      至于旁边的会计和律师倒是无辜的,只是雇佣关系而已。不过这时候也被警方给征用,正在清点赌桌上的赌注。
  
      足足过了半个小时,游轮被三艘水警船“护送”着靠岸后,会记才清点完赌注,抬头向李少泽汇报:“警官,现场的赌注一共是一亿四千五百万美金。”
  
      清点完成的美金被一叠叠垒在桌面,看起来就像一座巨大的钱山。
  
      李少泽点点头,这么多筹码搬回警署充公,看来三辆解款车都不够装。
  
      虽然自己这回动用这么大阵势抓赌,看起来有点浮夸。但是耐不住成果显著啊!只要把这些美金搬回银行,恐怕警队财务科的人都要请他吃晚餐!
  
      对于李sir怎么样给案子定性,是不是追究高进责任,大家肯定都会保持住默契。
  
      但是上山文鹿作为日本人,脑中有点搞不懂其中的门道,侧头向高进询问道:“高先生,这些钱有你的一份啊…..”
  
      “没有,我一分钱都没有扔进赌桌。”高进笑了笑,说起瞎话丝毫不觉得脸红。
  
      这回他动用了警队的力量对付陈金诚,当然需要给警队一点好处,赌桌的钞票就有七千万是他的,不过现在已经是港岛警队的了。
  
      第一算是动用警队的辛苦钱,第二则是用来洗白的钱。
  
      否则的话,李少泽说他是自己人,法官不一定认他是自己人啊。
  
      何况,七千万美金对于高进来说虽然很多,但是这笔钱他早就在外围赚回来了!
  
      何先生的盘口上,高进赢的赔率可是一比三。
  
      高进自己买的不多,也就买了四千万美金而已,算起来不仅没亏还有赚。
  
      当然,何先生自己也不会亏,毕竟买高进赢的人不多,大家都是在买陈金诚赢。这里面光是陈金诚自己,就送了七千万美金到何先生手上。
  
      再加上那些大大小小,世界各地忘账户下注的散户,何先生收好盘扣后,自己最少还能多赚几个亿的美金。
  
      可以说,这波操作下来对于警队,高进,何先生都是通赢。
  
      输的只有陈金诚,以及那些赌徒散户。
  
      愿赌服输嘛……
  
      李少泽笑了笑,朝伙计们挥挥手道:“水警队的同僚,把罪犯全部押进警车,反黑组守住这笔钱。解款车还有十分钟会到,大家小心。”
  
      “另外,高先生麻烦留下来,等等会警署做个笔录。”
  
      李少泽口中说着小心,但是丝毫不觉得有人敢在他眼皮子底下抢钱。
  
      高进笑着摆摆手道:“不麻烦,这些都是热心市民应该做的。”
  
      “yes,sir!”伙计们则是纷纷应命,拿出头套,蒙住陈金诚等人的脑袋,准备先将罪犯押送下船。
  
      不少等在码头,之前没有离去的记者们,看见三艘水警船押着游轮回到码头,眼前纷纷一亮,拿着话筒快步冲近前方。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差佬的故事》,微信关注“优读文学”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