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人阁 > 差佬的故事 > 481 决胜局 1/4
“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
  
  赌桌旁。
  
  李少泽、乐慧贞,骆驼、萧卓孝等人,可以很清楚的看清现在赌桌上的形势。
  
  七家人在玩牌,其中五个买进决赛的人,都很珍惜手中的五百万筹码。他们该弃牌的时候,稳稳的弃牌,该吃钱的时候,又毫不犹豫的出手。
  
  不过“偷鸡”在七人牌局里面是很难实现的,因为另外六家的手牌,总有一家够大,总有一家愿意搏一把。
  
  所以赌局初始的时候,玩家们既没有偷鸡,也不敢换底牌……生怕随手一换,就和下一家的底牌赚在一起了。
  
  现在全靠“运气”,“神态”,以及“计算能力”在赌桌上交锋。
  
  于是导致开场以后连续十几把牌,大家弃牌,开牌的速度都很快。
  
  说不上精彩,但起码干脆利落,来宾们在旁边时不时喝杯红酒,看的都算有趣。
  
  不过随着初场的十几把牌结束,桌上的筹码也渐渐开始分流,其中“丹姐”和“仇笑痴”摆明是两块肥肉。
  
  明明技术最差,但是拥有最多的筹码。
  
  这些筹码快便开始流向了高进,叶汉,高达三人手中。
  
  这三个人可以说是赌桌上最凶猛的三只大鱼!
  
  其中高进连续两次出手,“以大装小”引诱丹姐下注,最后从丹姐那里刮来六百多万的筹码。但旋即,丹姐最后握着五百万筹码,采取了保守的玩法策略。
  
  仇笑痴则是不甘心被人当凯子削,明显想要在比赛当中打出名气,和高进过一过招。只是可惜,当他拿到顺子的时候,被“高达”的同花顺盯上。
  
  两人本来就有过节,这一对上就演变成了一场“梭哈局”,最后的结果就是号称“赌痴”的仇笑痴成为最早退出赌局的那个人。
  
  看着手边空空如也的赌注,仇笑痴面色难看的起身离场……
  
  “哼。”在仇笑痴路过高进身边的时候,赌神发出一个不屑的冷哼。
  
  “一个连我儿子都打不过的乐色,还想来抢赌神的名头?”
  
  高进没有讲出这句话,但是仇笑痴的脸色更加阴沉了。
  
  十分钟后,李少泽看着赌桌上筹码不断流动,低声开口道:“丹姐也差不多了。”
  
  果然,三把牌之后,丹姐面带笑意的从赌桌上起身,俯身抱歉,谢幕离场。
  
  这时候赌桌上还剩下五个人,高进,螃蟹,罗森,叶汉,高达。
  
  其中螃蟹和罗森是高进的徒弟,摆明了是高进这边的人。
  
  叶汉虽然态度暧昧,但是也是高进的老朋友,不至于去故意为难高进。
  
  于是等到荷官派牌的时候,螃蟹和罗森对视一眼,就知道自己两人没必要在赌桌上呆下去了。
  
  他们抓住机会开始给便开始给“高进”喂筹码,摆明了一幅故意要输的样子。可是偏偏没有违背规则,导致骆驼心里暗暗焦急之余,又略微有点懊恼。
  
  早知道应该限制一家公司,只能买一个决赛位……本来高进的气势就够威风了,现在手中又捏着这么多筹码,高达的压力将会很大。
  
  “这出戏码有点像是货源归边啊……”李少泽轻轻抿嘴一笑,心里感觉有点意思。
  
  随后罗森,螃蟹的筹码相继喂光,两人纷纷起身离桌。
  
  高达接着摸到一把大牌,开始不断加注高进一眼就猜出来对方有牌大,在第三次喊话的时候选择弃牌。
  
  可是叶汉居然紧追不舍,足足输了五百万筹码给了高达。
  
  “这老家伙看热闹不闲事大啊。”高进坐在客位上,轻轻瞥了叶汉一眼,心里气的牙痒痒。
  
  他怎么可能看不出来“叶汉”是在故意给高达送钱?呵呵,就连高达在开牌之后,眼神当中都闪过了讶异之色。
  
  不过一时半会,高进也抓不住“叶汉”和“高达”的马脚。
  
  站在场外的李少泽仔细看了看,有点看不清三家的筹码数。于是转头朝侍应生问了一句,这才知道高进现在手上的筹码是两千万美金,高达是一千九百万,叶汉还有六百万。
  
  如果叶汉把这六百万美金全部“喂”给高达的话,那么高达就将在双人对局的筹码上获得优势。
  
  “现在局势维持着巧妙的平衡啊…”李少泽微微颔首的时候,荷官重新洗完纸牌,开始给三人派牌。
  
  一人两张牌,派完底牌后,接着派了一张明牌。
  
  高进低头一看明牌,是一张红桃7,拿起底牌再看一眼,居然又是一张红桃。
  
  只不过,这是一张红桃6……虽然点数很小,但是这两张牌可以带来不少的变化。
  
  “看起来手气不错。”高进呵呵笑了笑,不自觉的眯起了眼睛。
  
  高达同时也看了一眼自己的明牌,是一张的A士,再看看自己的底牌,又是一张黑色的A士。不错不错,起手一对A士,已经稳稳压过其他两家了。
  
  叶汉的牌面倒是很杂乱,一个方块10,一个黑桃6。从明面的黑桃6去判断,他应该是牌面最小的那家。
  
  “请庄家说话。”荷官伸手引向高达,他的牌面最大,可以第一个讲话。
  
  高达把玩着筹码,神态从容,轻轻将筹码拨到身前,随手送了出去:“一百万。”
  
  现在大家手中的筹码变多,每一把的数目也渐渐加大,一百万还算是在尺度当中。接下来高进欣然点头,也扔出了一叠筹码:“我跟一百万。”
  
  叶汉笑嘻嘻的点出一把筹码,伸手一刨,丁零当啷的甩进赌池当中:“我跟两百万!”
  
  “第一轮就啥加注到两百万?”四周的宾客们一片哗然,知道这个数目喊出来以后,再度将赌注抬高了一个等级。
  
  之前不是没有喊出过两百万的筹码,但都往往是在第三轮或者第三轮的时候。现在第一轮就喊出两百万,接下来第二轮,第三轮呢?是不是一局下来,就要清空桌面上全部的筹码?
  
  而且叶汉的六百万筹码,按照两百万一轮的赌注,根本不足以完到最后一轮。
  
  这摆明是在往赌桌上送钱嘛……
  
  “这是何先生在表示支持我吗?”骆驼脑海当中不禁多想了一点东西,可惜只是他想多了。
  
  荷官开始派发第三张牌,高进分到一张红桃4,高达分到了一张方块K,叶汉分到了一张梅花6。
  
  三边继续加注两百万。
  
  荷官开始派发第四张牌,高进分到张红桃5,高达分到一张梅花Q,叶汉分到一张红桃J。
  
  这时候高进的牌面已经变成最小,表现零散的红桃5,红桃4,还有红桃7。
  
  再加上底牌红桃6,拥有“同花顺”的可能性。
  
  高达的牌面为黑桃A士,方块K,梅花Q,组成顺子形态。
  
  只是底牌的梅花A士,最破坏了阵型,导致他实际只有一对A士的大小。
  
  叶汉的牌面为,梅花6,黑桃6,红桃J。
  
  再加上底牌方块10,组成“一对”的大小。而且这一对就摆在明面航,是目前牌桌之中最大的牌面。
  
  只不过他的牌型已经固定,接下来运气最好,也只能靠一张6,组成6的“三条”。
  
  这一轮叶汉牌面最大,继续跟了两百万筹码,至此他桌边已经空空如也,没有赌注再继续跟下去了。
  
  而且从目前牌面上来说,很难看出高进和高达最后谁能赢。
  
  这也侧面表露出叶汉的态度很随意,意思就是:“我筹码都扔里面了,你们两父子谁能拿走,谁就伸手去拿吧。”
  
  高达手中握着一对A底气自然更足,叶汉话音一落,马上便开口喊道:“跟,两百万。”
  
  高进念头一转,感觉赌局发展到现在,要是让叶汉的筹码都收到高达那边,就等于让出了节奏的掌控权。
  
  可是要和高达拼下去的话,以当前的赌注又无法决定胜负。仿佛不如加注玩一把大的,杀他一个措手不及。
  
  于是高进笑了笑,将点了五百万进入赌桌当中:“加注,五百万!”
  
  “嚯。”
  
  “不是吧?”
  
  “这场成了决胜局?”围观的宾客们纷纷哗然,感觉有些不可思议。
  
  原本只认为是把赌局提高了一个档次,没想到,高进最后来来一招以势压力,直接要把对局发展成决胜局。
  
  “厉害,阿进还是那么懂得抓住机会。”坐在赌桌上的叶汉眼睛微眯,心里暗暗称赞了一声。
  
  高达则是心头一凉,感觉置身于一片猎场当中,被一只猎豹狠狠盯上了。
  
  接下来荷官开始派发最后一张派,发到高达,叶汉,高进面前……他们一一掀开观看,高达的是一张红桃J,叶汉的是一张方块6,高进的则是一张梅花8。
  
  现在高达的五张手牌黑桃A士,方块K,梅花Q,红桃J。
  
  底牌为梅花A士。
  
  牌型已成,最大是一对A士,但明面看起来像一条顺子。
  
  叶汉的手牌为,方块桃6,梅花6,黑桃6,红桃J。
  
  底牌为方块10。
  
  牌型已成,最大是三条10。
  
  高进则为红桃5,红桃4,还有红桃7,梅花8。
  
  底牌为红桃6。
  
  牌型已成,丧失了红桃的可能性,但却组成了一条顺子,足够压死“高进”和“高达”。
  
  不过当前在赌桌的牌面上,拥有最大牌型的其实是叶汉。只见他手握三条6,一脸嚣张的挥手道:“pass,我弃牌!”
  
  他大几十岁的人了,可不想晚节不保,在赌桌上被人逼着叫爸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