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人阁 > 差佬的故事 > 490 散了散了 2/4
    “不用谢,我也只是路过而已。m.x23us.com”刘杰辉笑了笑,后退几步离开了核心圈,摆明不想掺和这次事件。
  
      手中的文件也确实是他偶然路过前台,前台行政警员让他帮忙拿上来的。
  
      因为福利署的办公区,确实和国际刑警部一样,都划分在总署的六楼。
  
      “这家伙什么等级?”李少泽轻轻瞥了一眼刘杰辉的西装,没有看见对方的肩章有些遗憾。
  
      事后他特意问了问,知道对方还是两颗花的下级之后,心里才稍稍松了一口气。
  
      一步落后,步步落后,现在还是两颗花,以后刘杰辉靠什么跟他玩?
  
      李少泽现在丝毫没有意识到刘杰辉强大的背景……
  
      眼下,陈达华掏出那份文件,可是在看见文件上的姓名资料,以及身份照片之后,脸色陡然变成一片惨白。
  
      “怎么会,怎么可能会这样……”陈达华握着文件的右手,隐隐都有些颤栗。
  
      “呵呵。”李少泽不合时宜的冷笑两声,双手放在后背,不知不觉打出了一个响指。
  
      作为性格谨慎,心思缜密的老警察……
  
      当他决定开设一个马甲的时候,就绝对会在资料上再留一手。
  
      不然的话,他为什么要让罗敏生帮他注册账户?谎称是帮朋友的忙?
  
      因为那份资料自始自终就不是他的!而是他编撰出来的虚假身份!这个世界上根本没有这个人!
  
      至于当时虚假身份的照片嘛……李sir用了一个印象当中,某部电影内知名杀手的照片。
  
      好巧不巧,那个杀手叫作“炽天使”,从他一出场就被李sir认出来的“炽天使”!
  
      在旁边的其他警员们,都从陈达华的表现当中看出不对,心里不禁有种不祥的预感。
  
      李文斌更是一步上前探手取过资料,看见资料上的身份照片后,双目瞳孔一缩,再度望向地上的陈达华。
  
      “文斌,文斌。”曾向荣看见心腹爱将神色失态,轻轻开口叫了两声,随后拿来李文斌手中的文件,直接转交到雷蒙手中。
  
      雷蒙手里接过照片一看,原本始终平稳的表情,立即变的勃然大怒。
  
      因为这封文件上清楚显示着,姓名:肖申克,身份注册地:港岛……上面的照片则是陈达华的证件照!
  
      “你一个人玩两个身份,玩得转吗!”
  
      “还是说你被人家玩的团团转!”雷蒙劈头盖脸的文件砸在陈达华脸上,穿着西装的陈达华双腿一软,连连后退数步,哐啷一声,砸倒在走廊的垃圾桶旁。
  
      当今的雷老虎一怒,总署大楼都要跳两下,何况是一个排不上号的高级督察。
  
      一哥这么一砸,几乎就等于是判了“陈达华”死刑。
  
      李文斌张了张嘴,心下居然还想要为陈达华辩护……
  
      但是他还未开口的时候,六层的两座电梯门再度打开打开,宋子杰与一队警员拿着一袋袋封箱的证物上前。
  
      阿杰忽然看见前方凌乱的场景,脚步一顿,眼神飘向李少泽。
  
      等到李少泽微微点头后,他才靠近前方道:“阿头,证物全部搜到了,炽天使的衣服,武器,还有一张昨晚的行动路线图。”
  
      宋子杰不愧是个鸡贼的老阴逼,居然连昨晚陈达华塞进泡面里的路线图都找出来了。
  
      雷蒙听完这段话,直接下令道:“东西拿上来看看。”
  
      “是,长官!”宋子杰被一哥点名,连忙立正敬礼,让伙计们把东西搬上来。
  
      只见一个个证物箱内,摆满了炽天使的武器弹药,还有昨天那套被划破的作战服。
  
      在场的大佬们都紧随雷蒙上前一步,宋子杰恰好到处的添了一句:“这些东西都是在陈sir宿舍找到的。”
  
      这些枪械武器可要比一个文件更有说服力。
  
      就那张文件上贴着李少泽的照片,请一位大壮上法庭,说不定都还能帮他打到脱罪。
  
      但是把这些武器摆在法庭上,检查院长到场帮他都脱不了罪!
  
      何况,没人敢在总署里面拿伪证骗一哥,也就说这些证据都是真的。要是假证的话,跟后续的调查和审判,也无法匹配上的上。只要智商正常的人,都不可能在这个时候拿假证栽赃陈达华。
  
      最关键的是,陈达华自己都摆出一幅满脸绝望的样子,事情的前因后果还用猜测吗?
  
      雷蒙看完这些东西,只是冷冷的哼了一声,看都不再看陈达华一眼,挥挥手道:“阿泽,把这个败类给我带走!我再也不想看见他!”
  
      “yes,sir。”李少泽朝向雷蒙应了一声,旋即看向陈达华,左手打出一个手势,陈晋等人立即一拥而上,重新将陈达华抓了起来。
  
      并且这一回更加直接,陈晋直接掏出手铐,背缚着陈达华的双手,将手铐给铐上了。
  
      雷蒙看见这一幕微微摇了摇头,带着大佬们转身离开现场。
  
      曾向荣紧紧跟在身后,朝旁边的围观警员拍拍手道:“大家散了散了,大家回去做事。”
  
      警员们渐渐离开,那帮白制服的大佬们也回去继续开会。
  
      从始自终,李文斌都只是一个小角色而已……
  
      现在曾向荣还没上位,别说帮他出头,就连曾向荣自己在雷蒙面前,都只是一幅下属姿态。
  
      论心中的地位,还不一定比上的李少泽!又凭什么帮李文斌出头?
  
      等到众人散去,李文斌却还是站在原地。
  
      探手从胸口取出眼镜重新戴好,他直直看了李少泽良久,随后才侧身离开……不过在侧身的那一刻,他讲了一句话。
  
      “这一局我没有输。”
  
      李少泽看着李文斌的背影,微微点了点头,知道李文斌确实没说错:“这一局他没有输,输的只是陈达华。”
  
      “李文斌这个真是越来越阴狠,老辣,捉摸不定了……”
  
      “现在连攻击我都不亲自出面了,随手抓来一个人就当枪使。呵呵,没想到找了把黑枪。”
  
      李少泽略带怜悯的看了陈达华一眼,心里大概能摸清楚前因后果。
  
      知道李文斌能力更强,说不定依靠推断,察觉到肖申克可能跟他有关……这才让陈达华重启调查,想要抓他的把柄。
  
      只是这一回李少泽真的是想多了,李文斌一开始根本没把他和肖申克联系起来。
  
      他只是单纯想在两个专案组的破案速度上面,小小胜过李少泽一局。
  
      毕竟刚刚升了总督察,文斌也开始膨胀了嘛……
  
      可惜,事态发展根本不受李文斌的控制,他也没想到陈达华会是“炽天使”。
  
      陈达华更不会告诉他,自己就是“炽天使”。
  
      现在陈达华不仅肖申克没抓到,反而还把自己给搭进去了,想想真是可怜。
  
      “陈达华就是唯一的输家。”李少泽笑了笑,挥手带着伙计们转身离开。
  
      说到底分区警署来总署抓人不好看,既然事情结束了,那么早走早好,回到自己的地盘,想怎么办案不行呢?
  
      那么多证据摆在那里,李少泽根本审都不用审,直接让伙计们写好起诉书就行。顺便还可以把炽天使案的结案报告给写了。
  
      “一箭双雕,美滋滋。”李少泽吧唧吧唧嘴,一个人回到了办公室里休息。昨晚他可是熬了一整夜,一早上又去跟人干了一架,现在困的打哈哈,躺在椅子上很快便睡了过去。
  
      等到下午茶的时间点,他正正好睡醒,拉开办公室的门,刚刚吩咐完阿贤去订餐。陈晋便拿着一份文件上来,定睛一看居然是陈达华的供述书。
  
      不得不说,陈sir不愧是精通法律的高级督察,知道他现在的情况,不管怎么辩驳都没有用了。
  
      干脆他就坐在审讯室里,乖乖的供人不讳,将所有案件经过都招了出来。
  
      而且从头到尾,他都没有再提过了一次关于李sir是肖申克的言辞。
  
      反而在供述书里特别表明……他当时只是病急乱投医,是在反咬李少泽一口,想要洗清自己的罪名。
  
      看完这份供述书,李少泽呵呵一笑,心里有点感慨:“傻孩子总算懂事了,知道’明哲保身’四这个字怎么写。”
  
      “要是他一口咬死,把肖申克的案子,从警署喊到法院,从法院喊到赤柱……”
  
      “他在赤柱的下半辈子,大概也只有一天那么长。”
  
      李少泽要摇头,将文件合上,走到王素贤身前,开始教她写结案报告。
  
      首先是删掉了关于“肖申克”的那一段描述,其次,他没有借机让陈达华背上“肖申克”这个锅。
  
      因为“肖申克”出现的时间点和陈达华对不上,很多次他都有不再场证明。
  
      这个锅他压根就背不上。
  
      何况,以后还是要用“肖申克”做事的,要是把“肖申克”抓住了,谁帮他做事?搞一个身份很累的好吧。
  
      至于那个“肖申克”专案,往后任何一位国际刑警部的新长官,跟本就连碰都不敢碰……
  
      他们算是知道了“肖申克”的厉害!谁敢调查肖申克,说不定肖申克就会变成谁!
  
      再加上时间线越拉越长,接下来国际刑警部的历任长官,就算想要调查,都会变的无从下手。
  
      在这个案子上连折两任长官,一个扑街,一个进赤柱,谁都不想成为第三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