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人阁 > 差佬的故事 > 563 梁笑棠绿了
第二天清晨,旺角的一间公寓内。
  
  柳飘飘穿着白色吊带,正在窗台前端着瓷碗,用筷子打匀蛋液。
  
  “你醒啦?”她听见旁边的床铺,传来了翻身的声音,侧过眼睛瞄了一下。
  
  只见一身赤膊的伯恩睁开双眼,脸色迷茫的看向她问道:“我这是在哪里?”
  
  “旺角,我家。”柳飘飘将蛋液倒进锅中,与沸腾翻滚的云吞面卷在一起,拿起锅盖焖上。
  
  伯恩甩了甩头,看见窗台外挂着自己的夹克和T恤,摸摸脑袋转向柳飘飘问道:“你是我女朋友吗?”
  
  他没记错的话,昨天确实有一个女人跳出来找他。虽然记不起以前的事情,但是伯恩没傻,还能清晰记着最近发生的事情。
  
  “噗…”柳飘飘莞尔一笑,回眸瞪了这个外国小子一眼。
  
  “我还以为你烧傻了呢,没想到你没傻,不过用这一招泡妞,太老土了啦。”
  
  “过来吃面吧。”
  
  柳飘飘将鸡蛋云吞装好,分成两碗,用手把桌上的避孕药,安全套扫到地面后,她才将放碗筷放在面前的小方桌上。
  
  “哦。”伯恩揉了揉脑袋,一个迅捷的翻身,便穿着一条大短裤,坐在了柳飘飘对面。
  
  两个人相对吃饭,心里各自有着想法。
  
  伯恩能够很清晰的感觉到,自己应该是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事情。难道是昨晚被车撞失忆了?好在,有他的“女朋友”出现,把他带回了家里。现在脑袋也不热了,应该是女朋友把他治好了吧?
  
  这让伯恩的心里,真是产生了一丝丝诚挚的感激。现在他吃一口两口的面,就会抬起眼皮,小心翼翼的瞄向“女友”一眼。
  
  柳飘飘想的就要更多了,她昨晚很惊诧的发现,随手一指的流浪汉,居然是一个搏击高手。
  
  这让她在惊讶之余,又有点小小的内疚。
  
  因为是她的一时任性,给伯恩惹了麻烦,如果伯恩身手稍弱一些,恐怕昨晚讨不了好处。于是昨晚她用上了老家的偏方,拿被子给伯恩捂出大汗后,又喂了几颗消炎药,奇迹般的把重感冒给治好了。
  
  现在伯恩虽然脸色煞白,但是烧热退下后,只要休养几天就能恢复。
  
  其次,在帮伯恩洗衣服的时候,她还发现对方体格非常健壮,浑身上下,没有一丝多余的赘肉。
  
  不管是海外还是港岛,能够练出一身肌肉,身材均匀的男人,往往都是有钱的人。因为没钱没闲,是无法练出,更无法保持这种身材的。
  
  何况柳飘飘犀利的目光,认出对方的皮衣,衬衫都是大牌,于是心里渐渐打起了一些注意。
  
  “或许能够在这个外国小子身上,捞到一点好处?”柳飘飘记得伯恩的衣服口袋里,还有一张写有银行账号的小纸条。
  
  里面会不会有钱?
  
  她本身就是一个很复杂的人,心里的想法往往也很复杂。
  
  不过心里内疚和窥视,使得她对伯恩的态度还算不错。并且结合维港的地点,大概也猜到伯恩是因为失忆重病,被人阴了一把,扔在公园里。
  
  “这外国小子用筷子的动作真熟练。”柳飘飘撇撇嘴,发现在对方身上,根本没有一点外国人用筷子吃面的滑稽感。
  
  伯恩则在吃完面后,将碗筷在桌上放好,一本正经道:“谢谢。”
  
  他明显受过高等教育,不仅中文张口就来,而且用餐的礼数很正确。
  
  柳飘飘显得有些不适应,干脆抬起脚,将脚踩在旁边的小椅子上,摆了摆手道:“不用谢,我是你女朋友嘛,顺便给你煮一份应该的。”
  
  “我还要谢谢,你昨晚给我治病。”伯恩嘿嘿笑了笑,谁对他好,谁对他坏,心里都是有数的。
  
  不过在失意的状态下,他还本能保持着高度警惕。对于柳飘飘是不是他女朋友这个问题,现在也只是将信将疑……
  
  不过暂时可以确定,面前漂亮姑娘,应该对他没有敌意。
  
  “没关系,你昨晚不是也是出手帮我了吗?你做了男朋友应该做的事情,我做女朋友该做的事情,给你煮碗面不算什么。”
  
  柳飘飘吃完面,站起身将碗筷扔进洗手池里,不过并没有动手洗。而是跟昨天,前天的堆在一起放着,生活态度的极为随性。
  
  伯恩看见这一幕,主动走到洗手池前,打开水龙头,拿起碗筷清洗。
  
  他堂堂一个CIA精英特工,谍影重重分队成员,被派到港岛执行秘密任务。要是被CIA的行动长官知道,他搞这出失联,就是为了帮别人在出租屋里洗碗,恐怕肺都要气炸。
  
  柳飘飘看见伯恩的动作,脸上笑了笑,踢掉脚上的鞋子,躺到了伯恩之前睡觉的床铺上。
  
  “哈欠......总算轮我睡觉了……”
  
  伯恩听见背后的哈欠声,出声问了一句:“那些流氓还会来找麻烦吗?”
  
  “放心,这里是我新租的房子,他们一时半会找不到这里。”柳飘飘转了一个身,感觉室内的光线一暗,原来是伯恩把窗帘给拉上了。
  
  她轻轻捏了捏被子,心神有些紧张,生怕伯恩做真一些男朋友该做的事情。
  
  好在,许久过去,身后都没有传来动静。安了安心,她便在疲倦当中沉沉睡去。
  
  “我该去干嘛呢?”
  
  伯恩推开房门来到走廊上,看见走廊七层楼高的围墙,总觉得有些手痒。
  
  于是他忽然纵身一翻,单手抠住围墙,悬挂在高空当中。
  
  “一二一二!”
  
  “一二三四……”
  
  他一手背负,一手用力,开始悬空做起引体向上。
  
  这时“CIA”已经出动线人,正在港岛寻找伯恩下落。
  
  ......
  
  梁笑棠的手下“师爷苏”踏步从西区警署里出来,身后跟着刚刚保释的“飞机”和一群小弟。
  
  看见狠人“飞机”肩膀挂着绷带,“师爷苏”结结巴巴的问道:“飞飞,那个外国佬这么巴闭吗?”
  
  “嗯。”飞机脸色阴沉的点点头,带着小弟们一起上车。
  
  师爷苏发现飞机不想多聊,于是便闭口不谈,照顾了一下“小飞飞”的心情,转而带着飞机等人前去梁笑棠所在的茶楼。
  
  在他看来“飞机”已经是西区堂口里面,一等一的凶残。就连他都表示承认了对他巴闭,看来那个外国佬身手确实很厉害。
  
  不过敢跟他们大佬“梁山虎”的抢女人,这个外国佬铁定死梗了......
  
  师爷苏一路无话,带着飞机等人来到一家西区一家茶楼的包间。这时候已经上午十点,梁笑棠仍旧一脸睡眼惺忪的样子,一个人坐在圆桌后喝早茶。
  
  凤爪,虾饺,流沙包,一笼笼的茶点,摆满一整张桌子。偌大的圆桌上,只坐了梁笑棠一个人。
  
  余下二十多个心腹打仔,全部坐在旁边的两张桌子,陪着大佬一起吃早茶。
  
  “大佬,飞机回来了。”师爷苏把其他的几个小弟留在后面,只带了飞机一个人来到梁笑棠面前。
  
  “坐!”梁笑棠指了指旁边的位置,继续吃着早餐。
  
  飞机拉开一张木椅,坐在旁边垂头道歉:“对不起,大佬!”
  
  梁笑棠瞥了他一眼,看见对方手上的绷带,并没有开口责怪对方。
  
  他知道飞机做事一向都很用心,这回肯定也是尽心尽力了。只见梁笑棠抬起茶壶,给“飞机”倒了一杯茶问道:“我不怪你。”
  
  “听说对面的人很能打?”
  
  “嗯,是个外国人,会讲国语,练家子来着。”飞机做人够凶够狠,但是一向不爱多说话。沉凝片刻,才断断续续讲出了伯恩的特点。
  
  梁笑棠听见是一个外国佬,立即将嘴里的虾饺吐到地上:“呸!崇洋媚外的臭婊子,知不知道我最讨厌外国佬了!”
  
  一想到自己以前的女人被外国佬上,梁笑棠感觉心里一阵作呕,一定要对方好看。
  
  “大佬,这件事情交给我做吧!”一直坐在旁边的东莞仔忽然起身,举手想要在梁笑棠面前表现表现。
  
  无论是“师爷苏”,还是“飞机”,“东莞仔”,其实都是前几年东星吞并“和联胜”后,从和“联胜过”过档到梁笑棠旗下的红棍。
  
  没办法,谁叫现在全港东星大,东星又是梁笑棠最大?所以当初和联胜丢掉大半地盘后,几乎剩下的所有马仔,都过档到了东星。其中有三百多人,直接投入了梁笑棠的堂口,其中就数飞机,师爷苏,东莞仔三人最出位。
  
  剩下的一千多号人,则是跟着原本的和联胜双花红棍“阿乐”,组建起了“葵湾区”堂口。几年过来,现在“阿乐”也顶替了笑面虎的位置,成为东星新五虎中的“乐天虎”。
  
  看见东莞仔想要表现表现,梁笑棠夹起一个虾饺送进嘴中:“好!东莞仔,你去做吧!”
  
  环境是会改变人的,生活也会改变性格。这几年的大佬生涯下来,梁笑棠不仅脾气愈发暴戾,而且肚子已经长起了赘肉。
  
  每天大鱼大肉的享受生活,哪个大佬还会像当小弟时候一样拼命?梁笑棠已经很久没有动手了,需要做事的时候,轻飘飘一句话就够!
  
  东莞仔旋即点点头,从椅子上起身道:“多谢大佬。”
  
  他马上带着一桌的兄弟离开茶室,临走前还往飞机的方向瞥了一眼,眼中闪过一丝斗狠之色。
  
  可是当他带着一帮兄弟来到原先柳飘飘住的出租屋后,才惊讶的发现这个臭婊子,居然已经换地方住了。
  
  好在东星势力很大,他马上就把小弟散出去收风,相信今天之内,一定能够找到柳飘飘的新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