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人阁 > 嫡女贵凰:重生毒妃狠绝色 > 第763章 叶慕兮是唯一的例外

  
  “什么时候,南宫家还轮得到你说话了?”祝雅贞不屑说道。
  南宫墨初脸色一白,也没说什么,站在一边。
  “雅贞,收收你的脾气。”兰桂彤不轻不重的说了一句,笑道,“平安回来就好。家里已经备了接风宴,都杵在门口干什么,进来吧。”
  接风宴的菜色很丰富。而屋里还多出一个人。
  一个刚满周岁的小孩。
  祝雅贞之子。
  一行人坐下后,兰桂彤从奶娘手中抱起小孩,笑道,“今年过年,你们都不在,家里实在是冷清,就让婆婆把小轩儿送来了。也算是让我们家里,多了一些欢声笑语。”
  “哎呀,小轩儿都长这么大了,上次看见他的时候,他才那么小一点点。”南宫玉潇满脸兴奋说道。
  大家一一给了见面礼,祝雅贞脸上的笑容不知道有多自豪。
  虽然她现在被赶出凰廷,名声也不怎么好,但给南宫家生了一个儿子,她在南宫家的地位,稳如泰山。
  本是接风宴,但有了这个小孩,似乎一切都以这孩子为中心。
  兰桂彤轻叹,“唉,我年纪大了,就想含饴弄孙,享受天伦之乐,就满足了。”
  “婆婆您说的哪里话,您还年轻着呢。”叶慕兮浅浅一笑。
  兰桂彤摆摆手,“就你嘴甜。霆儿的孩子都这么大了,凛儿身为南宫家长房长子,却没有子嗣。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我真是愧对南宫家列祖列宗。”
  “大娘,这可怪不得您。肚子争不争气,旁人急也没用。”祝雅贞嘲讽说道。
  这话等于是在说叶慕兮不争气,生不出孩子。
  “儿子未曾早成亲,让母亲担忧了。”南宫凛牵起叶慕兮的手,淡淡说道。
  叶慕兮未说话,就被他挡了回去。
  正在此时,门房来报,叶家叶惜薇小姐来了。
  “请她进来。”兰桂彤说道。
  一袭浅绿色长裙的叶惜薇款款走了进来,她如弱柳扶风,惹人怜惜。
  “你的身子不大好,有什么事,差人来说一句便是,怎么还亲自来了。”兰桂彤亲近说道。
  叶惜薇福身行过礼,将一份大红色烫金喜帖递上,“今日确有要事,若是不亲自前来,岂能体现惜薇的诚意。这一份是替英王府送的请柬,为庆贺姚侧妃有喜,英王大宴宾客,贺三日。”
  “劳烦叶小姐亲自送请柬,英王府真是有心了。恭喜恭喜。”祝雅贞笑眯眯接过请柬。
  南宫玉潇心直口快,忍不住说道,“不都是生了孩子才摆满月宴吗?这都还没生,只是怀孕就摆酒,也太招摇了吧。”
  “玉潇,慎言。”兰桂彤不悦道。
  叶惜薇浅浅一笑,“无妨。不过是有孕,本不该如此大张旗鼓。但这是亲王的第一个孩子,皇上颇为看重,英王府自然也要看的娇贵一些。倒是让大家见笑了。”
  “你说哪里的话,大家都知道,英王大婚后,两年无子,皇上甚是关切。如今有了皇孙,自是龙颜大悦。摆个酒席庆祝,也是应有之义。”兰桂彤说道。
  祝雅贞仿佛无意一般接过话,“听说是那英王妃的身子,不能生养。也幸亏是有了姚侧妃,不然堂堂英王,岂不是断了后。”
  “雅贞,你怎么如此口无遮拦,皇家隐私,岂能胡言。”兰桂彤呵斥。
  祝雅贞连忙假惺惺掩住嘴,眼神却挑衅一般向叶慕兮看去,“雅贞失言,雅贞只是一时感慨,想到了兄长嫂嫂,可都是为了侯府好,还请大娘息怒。”
  “也是。凛儿和慕兮大婚一年有余,至今未有子嗣,不如也效仿英王,纳一个平妻。”兰桂彤说道。
  祝雅贞嘲讽说道,“对啊,说不准嫂嫂也是不能生养的。难道要让兄长,也断后吗?”
  “二嫂,话不要乱说。我相信,表哥和表嫂都是有福之人,自是会多子多福。”兰若仙连忙维护说道。
  叶惜薇刚好这个时机来送请柬。
  兰桂彤又恰好借机发挥。
  还有祝雅贞的儿子。
  这些加起来,看来兰桂彤给南宫凛纳妾,早有心思。趁着自己不在京城的时候,已经准备好了,就等自己回来,逼世子纳妾。
  想必连纳妾的人选,都已经安排了吧。
  要是此时她拒绝,就是南宫家的罪人。
  “娘,我不会纳妾。此事无需多说。”南宫凛冷冷说道,脸色冰冷。
  “兄长,我们都知道你和嫂嫂夫妻情深,但是,这靖安侯府的香火,总不能在你这断了吧。嫂嫂确实是千好万好,但七出之条,她就犯了无子之罪。已是罪孽深重,还不许兄长纳妾,那可真是妒妇。”祝雅贞很有些吃味说道。
  自家男人可没拒绝过纳妾,南宫凛却拒绝了。
  “凛儿,你这些年未曾婚娶,娘都由着你。但是,你年纪也不小了,是该考虑为我们南宫家,传承香火的大事。否则你叫我死后,怎么去面见南宫家的列祖列宗。”兰桂彤叹气。
  南宫凛语气冷硬,“儿子未娶妻之前,就没有妻妾。如今有了夫人,也不打算有妾室。你就当我和没娶亲之前一样。”
  “这怎么能一样。以前你是未成家,如今既已成家,自然要以子嗣为重。什么不纳妾,男人自古三妻四妾,你……你怎么这般不知轻重!”兰桂彤气的不轻。
  祝雅贞阴阳怪气说道,“嫂嫂,兄长如此不明事理,你可得好好劝劝。为夫君纳妾,本该是你这个大妇之责。”
  听见他们吵的嗡嗡的,叶慕兮突然觉得头有些疼。
  神情恍惚。
  黛眉不自觉蹙起。
  “闭嘴!”南宫凛冷冷喝道,语气更冷漠了几分,“我向来不近女色,不喜与人亲近。叶慕兮是个例外,也只会有一个例外。你们别以为能让叶慕兮答应纳妾,就是她想给我纳几房女人,我也不会同意。”
  一句话,把责任全揽在自己身上。
  “兄长,你这话太也不孝了,怎么能和大娘如此说话。”南宫霆沉下脸道。其实心底对这种冲突,喜闻乐见。
  叶慕兮扯了扯南宫凛的袖子,想让他收敛一下脾气,但头却更晕了,身子一晃,倒在他的怀中。
  (本章完)

Ps:书友们,我是路菲汐,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