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人阁 > 嫡女贵凰:重生毒妃狠绝色 > 第890章 我南宫凛的宿敌没这么差劲

  
  大乾和月华的交界,名为白骨平原。
  这是兵家必争之地。千年来尸骨成山,血流成河,青葱绿草之下不知道藏着多少皑皑白骨。
  自天下两分后,南宫凛和寂无咎第一次会面。
  两人都未带一兵一卒,只身前往。
  深秋的雨很凉,一袭红衣,一袭黑袍,在白骨平原的八角飞檐亭相逢。
  一亭一桌一棋两人。
  寂无咎厌恶大乾皇族,厌恶君家,厌恶灭掉月华的大乾,但是对于南宫凛,心情是复杂的。
  得知南宫凛的真实身份,明白当年他的选择,就连当年的那件事,也不觉得恨了。甚至因为彼此相似的身世,莫名惺惺相惜。
  他们生而为敌,却曾是并肩而行的知己,也算是因缘巧合。
  “约我干什么?决战在即,难道要跟我单挑?我们武功差不多,你杀不了我,我也杀不了你。”寂无咎微微眯起桃花眼,打量着南宫凛。
  南宫凛在石凳坐下,随手摆弄着面前的棋子,“通天大阵,就刻在白骨平原之下是吗?”
  “天书之秘,看来你早知道了?”寂无咎挑了挑眉,倒也不惊讶,在他面前坐下,手谈一局,“是。不过你不是一向不屑于相信这些东西?要不然你也不会任由我得到天书残卷。”
  天书一共四卷,每卷都是仿佛涂鸦一般的线条。
  需要把每一根竹简拆下来,四卷一起,重新组合,方才能够凑出一副完整的阵图。
  如果不知天书之秘的人,就算是得到一卷天书,也压根不知道是干什么的。
  “你很想去九州大陆?”南宫凛看着寂无咎,深邃的眸光落在他的脸上。
  寂无咎这下是真的惊讶。
  “云叔那个老狐狸不是说这个秘密只有他一个人知道吗?怎么你也知道?”寂无咎狐疑道。
  他倒不清楚九幽族和白凤凰的事,那是九幽族的机密。云叔只告诉他,天书上有一个阵图,开启阵图,就能打开一条通天之路,让人去另一个世界。
  那个世界叫做九州大陆,是一个神奇的地方。那里无所不能。
  “我知道的比你多。九州大陆不是你以为的仙土,那里没有令人起死回生的东西,没有实现凡人愿望的神仙。那个地方,如果真的存在,又真的那么容易过去?”南宫凛挑眉。
  寂无咎嗤笑一声,“你不是对这些东西完全不屑一顾?竟然也这么认真的跟我说起这些?”
  “你准备这么多年,就是为了开启通天之路。以两国无数将士的鲜血,去实现一个虚无缥缈的传说,有意思吗?”南宫凛看着他,锋利的眸光仿佛把他的人心看透,“寂无咎,议和。”
  议和。
  寂无咎一怔。没想过南宫凛竟然会想跟他议和。
  如今的国力,双方势均力敌,大乾稍胜一筹。所有的将领都翘首以盼,打一个漂亮的胜仗,拿下月华。
  而月华的将领也是气势恢宏,血战不退。
  在这种时候,明明占据了更多赢面的南宫凛,却要跟他议和。
  “收复天下,不是你的目的吗?直接打就是了。成王败寇,即便输了我也无话可说。”寂无咎挑了挑眉。
  南宫凛只是搁下一枚棋子,语气平淡,“你不适合当皇帝。所以议和的条件,月华若是并入大乾,大乾封你为王。月华若是独立,结为盟国,两国和平共存。”
  “等等等……谁说要跟你议和了,你乱谈什么条件!我寂无咎从不认输。”寂无咎冷喝一声,腾地站起。
  南宫凛抬眸看了他一眼,眼神示意棋盘。
  “干嘛?”寂无咎凶巴巴问道。
  南宫凛悠然,“该你了。”
  “喔。”寂无咎重新坐下,往棋盘落下一子,然后反应过来。
  不对啊,我跟他下个屁的棋啊,老子才不议和!
  “月华复国,大乾和月华的国仇,你也报的差不多了。为什么不想议和?”南宫凛问道。
  寂无咎冷哼一声,“我不同意,就是不同意。南宫凛你别花言巧语,说再多,我也不会同意议和。”
  他以前以为自己的执念就是复仇和复国。
  但当他真的重建月华,才知道,时隔多年,物是人非,这里已经不是当年的月华。
  他复国的执念,从来都只是因为想要回到过去。
  他还做那个不谙世事的皇子,父严母慈,亲人俱在,无忧无虑,一家幸福。
  “通天大阵从未有人试过,你就那么肯定,真的可以去另一个世界,真的能让你家人复活?”南宫凛看向寂无咎,眸光清冽。
  他是这个世界上最了解寂无咎的人。
  南宫凛很清楚,他复国,复仇,一切的一切,他只是想回到过去。
  “我从来就没有相信云老鬼的话,我甚至比你都不相信通天大阵真的能去另一个世界。”寂无咎看向南宫凛,桃花眼里藏着最深的伤痕,“但那又如何呢?国仇我报了,月华我复国了,这个世界对我来说无牵无挂,如果现在牺牲数十万的人,能让我试一试,我为什么不试?”
  他孑然一身,孤独至极。
  他不在乎自己的性命,也不在乎天下人的性命。云叔说的虚无缥缈,但随便死几十万人去试一试,何妨?
  “当年中原之乱,各国对立多年,彼此仇深似海,不死不休。决一死战,无可避免。但现在不同,天下承平,百姓安居乐业,当年的月华、大乾,已经融为一体,没有区别。百姓不想打战,甚至你的大臣也不想,这一场战争只是你一己私欲。”南宫凛看着他,一字一句,凌厉如刀锋,“寂无咎,用执念逃避现实是懦夫的表现。我知道你不是一个懦夫,也不是毫无良心。”
  寂无咎看着他,冷笑一声,“什么懦夫,什么良心,我就是没有。”
  “那你当年是怎么跟我做朋友?我南宫凛的知己和宿敌,不会这么差劲。”南宫凛搁下最后一枚棋子,起身,施施然走了。
  一盘棋局上,白子已经彻底围死黑子,胜负分明。
  (本章完)

Ps:书友们,我是路菲汐,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