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人阁 > 嫡女贵凰:重生毒妃狠绝色 > 第902章 多年恩怨,侯爷出事
第902章多年恩怨,侯爷出事
  
  传送阵,以灵力传送。
  九州大陆的修炼者,开辟灵海,修炼灵气,自有灵海护体。
  可是普通人不行。肉体凡胎,尚未修炼,接触到阵法里狂暴的天地灵气,当场就会被撕成碎片。
  炎无烨哪管叶慕兮死不死,他就是想骗他们开启传送阵,回到九州大陆。
  什么让南宫凛来接人也都是鬼话。
  “你还有什么骗我们的?”叶慕兮恶狠狠盯着他,“老实交代,不然我现在就杀了你!”
  炎无烨急的满脸冷汗,“没有没有!我没有骗你们,我只是忘记九幽冥棺的事了……”
  南宫凛的眼神冰冷锋利,炎无烨赶紧竖起三根手指,“我以我们天羽族的老祖发誓,如果我再有什么欺骗,就让我全家不得好死!”
  “炎无烨我告诉你,当年从九州大陆来的前辈,留下了一些笔记。九幽冥棺的事,就是笔记中所说。还有很多笔记,我现在还没来得及看,但如果被我发现跟你说的对不上,我就杀了你。”叶慕兮冷笑一声。
  这是诈他的。
  就只有那一卷玉简。
  炎无烨紧张地回忆了一下自己跟他们说的内容,除了故意没说九幽冥棺之外,也没有其他,于是认真肯定点点头,“姑娘您尽管查看,我保证没有其他错漏。”
  叶慕兮和南宫凛都是最善察言观色之辈,也能看出炎无烨这次确实是没再耍什么花样。
  正在此时,突然冷寻急匆匆进来:
  “报!边疆急报!”
  ……
  大乾边疆,城主府。
  南宫凛和叶慕兮返回京城,但防守的诸位将领,依旧固守在白骨平原,严阵以待。
  南宫远看着面前的地图,摇摇头感慨说道,“活了大半辈子,什么刀山火海没见过,但这种异兽,还是第一次看见。没想到世间还有这种东西,要不是亲眼所见,哪知道还有另一番天地。”
  “老哥说的是。好在那些人不能随便来我们的世界,就算是来了,也跟凡人一样。不然天下的秩序,都要被他们搅乱了。”坐在对面的叶凌霄摆弄着流沙盘,笑道。
  两人趁着两军休战之际,商讨应对之策。
  不过面对千军万马不惧,可面对这刀枪不入的异兽,还真不知该从何下手。
  “人有人的活法,鱼虾有鱼虾的活法,那个世界跟我们这里,就是水陆之别。希望那里的人啊异兽啊,不要再来搅乱我们的世界,再也不要出现!”南宫远看着天空,眼神凝重。
  两人又探讨了一二,兰桂彤端着晚膳过来,叶凌霄便告辞了。
  “叶老弟,就在这里用饭。”南宫远盛情相邀。
  叶凌霄摆摆手笑道,“不了不了,拙荆在家里等着呢,回头咱们两家聚聚。”
  “行。下次邀弟妹一起来。”南宫远点点头。
  天下两分后,众人都觉得双方这么大的领地,即便决战大乾赢了,但月华坚持血战到底,一边打一边退,也要拉锯四五年。
  故而很多将领都做好了镇守边疆数年的准备,不少家眷也跟着来到边疆。
  南宫远和叶凌霄的夫人都在数月前就来了。
  等叶凌霄走了后,兰桂彤将几盘小菜和一壶清酒摆在南宫远面前。
  南宫远看着她,微微叹了口气,“夫人,这些年你辛苦了。”
  “侯爷说的哪里的话,跟着您,妾身一直在享福。”兰桂彤盛好饭,摆在南宫远面前,笑道,“侯爷这几日上火,我就做了些清淡小菜。”
  南宫远伸出筷子夹了菜,咀嚼连连点头,“味道不错。夫人,兰世霖叛乱的事,朝廷有目共睹,容不得虚假。不过,凛儿就是看在你的面子上,也会对他们网开一面。”
  “侯爷,那是世霖自己的选择,妾身知道侯爷一向光明磊落,也不需要侯爷替他求情。”兰桂彤温柔一笑,为南宫远斟了一杯酒。
  南宫远一饮而尽,笑道,“夫人,还是你懂我。真是我的贤内助,我南宫远能娶到你这样的夫人,实在是幸事。这些年你照顾凛儿,打理南宫家,我都记在心底,等天下安定,老夫肩上的担子也能卸下来了。到时候我带你四处逛逛,你久居深闺,没见过这壮丽河山……”
  话音未落,南宫远拿着酒杯的手突然一抖,酒杯哐当一声落地。
  这是,软骨散。
  力气渐渐消散。
  “怎么回事?”南宫远脸色一变。
  兰桂彤看着他,缓缓说道,“侯爷,妾身怕是没有这个福气跟你一起游历河山,安享晚年。”
  “你干的?”南宫远不可思议看着她,“夫人,你为何要这么做?”
  兰桂彤握紧拳头,那双一向波澜不惊的眼睛,此时却有些激动,“你以为我愿意帮你喜欢的女人养儿子吗?南宫远,我恨你。你来我家提亲,我不知道多高兴。但你却告诉我,你娶我的原因是因为,你要我帮你照顾一个孩子。你选我的原因,只是我生不了孩子,不会给那个女人的儿子带来任何威胁!”
  南宫远惊讶看着她,“当年的事,我并未欺骗你。询问过你的意愿,你答应帮忙照顾凛儿,我才提亲。”
  “我不愿意,可是我想嫁给你啊。南宫远你不会知道,从跟你成亲的第一天,我就在嫉恨那个女人。开始我以为,南宫凛是你的儿子。后来知道不是,可那又如何呢?你还是喜欢那个女人,你说梦话的时候喊过她的名字!你愿意养她和别人的儿子,你对南宫凛视如己出,你这辈子没再喜欢过别的女人,都是因为你喜欢她!”兰桂彤指着南宫远,愤怒而怨恨。
  南宫远看着兰桂彤,眉头微皱,但没有反驳。他现在说话都很费劲,无法向外面示警,手指也没办法动弹。
  当年他和太子一同遇见圣姬,义结金兰,他们两人都喜欢圣姬。但圣姬喜欢太子,一个是他最好的兄弟,一个是他最爱的女人,南宫远选择隐藏自己的感情,为他们祝福。
  没想到后来世事无常,相爱的两人劳燕分飞,圣姬临终之际把南宫凛托付给他。
  他确实喜欢过圣姬,但只是默默守护,不争不抢,甚至连圣姬和太子都不知道。没想到,被朝夕相对的枕边人发现了。
  “这些年,你对南宫凛越好,我就越明白,你到底有多喜欢那个女人。我不过是一个幌子,一个你给南宫凛嫡子身份的幌子而已。可是我偏不让你如意,我暗中偏袒二房,扶持娘家,就是不想那个私生子,得到你的一切。他不配。”兰桂彤看着南宫远,情绪激动。
  南宫远心底有了不好的预感,试图让她冷静下来,“夫人,凛儿已经认祖归宗,他不会继承南宫家的任何东西。你现在又何必如此?再说那都是陈年旧事,咱们才是少年夫妻老来伴。你不要冲动,被别人三言两语骗了,做出一些不可挽回的事。”
  (本章完)

Ps:书友们,我是路菲汐,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