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人阁 > 嫡女贵凰:重生毒妃狠绝色 > 第1084章 联合楚家,明抢吃瘪
第1084章联合楚家,明抢吃瘪
  
  不知道风沐逸是怎么和楚瀚海谈的,当日,两家就确定了合作。
  楚家目前所有店铺连同里面的材料灵器和库存等,全部并入珍宝阁,而珍宝阁售卖的灵阵、灵器,将和楚家一九分账。
  楚家为珍宝阁提供炼器师和灵阵师,所炼制的灵阵、灵器属于珍宝阁。
  楚家所获得的材料只能售卖给珍宝阁,珍宝阁也将以市价收购。
  从此,楚家就等于是珍宝阁的一部分,看似一成利润很少,但这绝对是风沐逸看在楚傲云和叶慕兮的关系份上,才做出的极大让步。
  要是换一个家族,半成干股,他都要考虑考虑。
  第二天,青云州的百姓就发现,一夜之间,青云州所有楚家商铺全部换上了珍宝阁的招牌,关门装修,公告三日后开张。
  而叶慕兮和墨千歌同时闭关了。一个炼制灵器,一个炼制灵阵。
  ……
  青云城外,山野之地,临溪小筑。
  白空镜随手一点,一团淡绿色的光芒,落在了蓝幽儿的眉心,不一会儿,就被那一团黑气挤了出来。
  “魔气诡异。”白空镜皱眉。
  蓝幽儿倒是已经习惯了,浅笑说道,“有劳神医费心。其实,能不能恢复,我都不在意……”
  只是,想起那日薛雪青的话,心像是被针扎了一下。
  她确实是不在意的,但是当薛雪青说,楚傲云就只配她这种丑女的时候,她才发现,她不在意自己被人诋毁,却在意别人如此鄙夷她的朋友。
  “本神医在意。”白空镜随手把玩着寒针,眉头已经皱成疙瘩,“除了死人,还没有不死医经治不了的病。治不了你,岂不是堕了我的名头。”
  正在此时,门外传来一阵嘈杂声,白空镜皱了皱眉,他这地方,除了叶慕兮等人,一向没有人来。
  “谁在外面吵吵闹闹!”白空镜不耐烦的站起身,推开门走了出去。
  只见门口站着七八个侍卫,抬着好几箱礼物,为首的正是松永奇。白空镜独居在此,唯有一只白鹤守门。
  白鹤一见陌生人来此,就扇动自己的翅膀,把松永奇等人扇的东倒西歪。
  这鹤的脾气,和他的主人一样差。
  “松永奇拜见空镜神医!好不容易打听出神医的居所,今日冒昧前来,打扰。”松永奇一见白空镜,非常客气。
  白空镜对他还有几分印象。他来青云州,就是松永奇去空镜山请的。
  “知道打扰,你还来干什么?”白空镜呛道。
  松永奇眼眸一寒,要不是他爹的命令,他才不想跟这个骄傲自大的神医打交道。
  但此时还是耐住性子,从储物戒里取出一个锦盒打开,递给白空镜,“神医见谅,此次前来,是想请神医救一个人。当然,神医的规矩,我们知道。厚礼已经准备妥当,神医请过目。”
  “喔?救谁?什么病?”白空镜的视线落在那锦盒之上,只见里面盛放着满满一盒五颜六色的种子。
  泛着莹莹光芒,全部都是上品灵种。
  这么多种子,青云州这些世家,没人能拿得出来。也只有浮云宗,才有这样的底蕴。
  这是雷家为了救雷虎,特意找便宜女婿弄的。
  “雷虎,被人用雷法灵技殴打致重伤,筋骨皆断,至今瘫痪。”松永奇说道。
  白空镜将锦盒拿起,心想这也不算什么大病,这一盒灵种,赚大了。
  “神医,雷虎的伤,就是大师兄打伤的。”蓝幽儿提醒道。
  白空镜眸光一顿,将锦盒收入了储物戒,然后对着松永奇说道,“既然是夜苍溟打伤的,那不用救了,没救。”
  “难道无病不可治的空镜神医,也治不好?”松永奇挤兑道。
  白空镜斜觑了他一眼,“他的病,我能治。但是这个人,我不治。除了我,又没有其他人能救,所以你们也别白费功夫了。”
  松永奇怒道,“既然救不了,那你还收礼物?”
  “这是问诊费。”白空镜脸不红气不喘。
  松永奇差点被他气晕过去,“你这是明抢!”
  “怎么能说抢呢?问诊不收钱?要不是我告诉你不能治,你们还不知道要浪费多少银子去请庸医,这都帮你们省了。”白空镜转身往屋里走,看都不看他们一眼,道,“送客。”
  蓝幽儿一愣,送客?怎么送?
  不过,显然这句话,并不是对她说的。
  只见白空镜话音一落,那门口矗立着的白鹤,便狠狠地一脚踢在了松永奇的头上,当场将他踢的翻倒在地,晕了过去。两只翅膀呼呼地扇风,把那些人吹的倒退几丈远。
  那些侍卫一个个吓得魂飞魄散,抬起松永奇匆匆忙忙下山了。
  “神医,这么明抢,松家和雷家会来找麻烦吧?”蓝幽儿皱眉。
  白空镜心满意足地把玩着灵种,慢悠悠说道,“反正他们和叶慕兮有仇,多一层麻烦算什么。叶慕兮自然会解决,大树底下好乘凉。”
  ……
  松永奇将请神医的事情告知松建丰,气的青筋暴起,“爹,白空镜欺人太甚!我们联合雷家一起报仇!”
  “报哪门子仇?你以为我们打得过叶慕兮,还是夜苍溟?”松建丰冷喝一声,“行了,这件事你不用管了,老夫去找雷夏雨。”
  其实他心底很满意。本来还想怎么挑拨离间,这下好了,雷家要把白空镜连同叶慕兮等人恨死。
  他们是对付不了叶慕兮,但是浮云宗……
  这可是一个庞然大物。
  傻子才自己冲在前面,聪明人都懂借刀杀人。
  当下,松建丰就跑去雷家,找到雷夏雨,将此事添油加醋说了一遍,“雷老弟,全都是因为夜苍溟和叶慕兮。本来白空镜能治,一听说那人是夜苍溟打伤的,他就不治了!”
  “我准备了一百枚上品灵种,如此有诚意,他竟然不治?”雷夏雨一听这个消息,深受打击。
  松建丰道,“对啊,而且那灵种,他也抢走了。我儿倒是想帮忙抢回来,却被他的灵宠殴打重伤……哎,有愧雷老弟所托啊。”
  “可恶!欺人太甚!太欺负人了!”雷夏雨脸色铁青,他虽然不想得罪夜苍溟,但是雷虎是他唯一的儿子,他的命根子。
  如今因为夜苍溟,明明可以治好的病,神医不治了。
  而且那一盒上品灵种,得来不易。为了救雷虎,他雷家把百年积蓄都掏空了,才让他那便宜女婿在浮云宗想办法换来的宝贝。
  现在还被人抢了!
  雷夏雨心底只有一个想法,他们太欺负人了!
  “对!可不是欺负人,只可惜,夜苍溟和叶慕兮都是灵王,咱们打不过啊……也只能忍气吞声,任人鱼肉了。”松建丰假惺惺道。
  雷夏雨拳头捏的咯吱响,“灵王了不起啊!九幽族又怎样!等我女婿来了,我一定……一定要你们好看!”
  (本章完)

Ps:书友们,我是路菲汐,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