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人阁 > 嫡女贵凰:重生毒妃狠绝色 > 第1495章 将死之人,岂敢深爱
至尊酒,能令灵力瞬间暴涨,配合端木古族家传的功法,能短暂的从至圣变成灵尊,最多可提升至至尊境界。Ωヤ看圕閣免費槤載ノ亅丶哾閲讀網メWwW..kàn..ge.lA
  
  之前竹青就曾喝至尊酒,和叶慕兮硬拼了一招。
  
  这是端木古族拥有顶级武力的秘密,也是他们家族的立身之根。正是因为至尊酒,端木古族才如此强大。
  
  神农酿的来头就不用赘言了,那是端木先祖进献给神农大帝的酒方。虽然端木古族现在用不了,但它代表的是先祖的荣光和骄傲,对端木古族来说,意义非凡。
  
  没想到药神宗的吃相,如此难看。“小姐,家主当年为了救你,已经违背了一次祖规……您的命,对他来说比什么都重要……”竹青叹气说道,“家主说,神农酿给他们,他们也酿制不出,唯独有愧神农大帝。至于至尊酒,是根据我们家族功
  
  法量身定做的神酒,其他人用了也发挥不了那么强的威力……”端木香冷冷道,“爹这么聪明,难道就想不到,当他们发现至尊酒没有传说中那么厉害,下一步是不是就该觊觎我们端木古族的修行功法?当他们发现,神农酿需要天醉泉的活泉为引,下一步,是不是该挖
  
  走我们家的醉泉?人心的贪婪永无止境,这么下去,只会彻底毁了端木古族!”
  
  竹青顿时被吓的不敢说话了。
  
  “我都能想到的事,爹怎么可能不知道呢。他既然同意联姻,两家合为一家,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都是我的错,要是我十八年前就死了,爹也不至于牺牲这么多……”
  
  竹青脸色一白,“小姐别乱想,您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家主……家主该怎么活啊……”
  
  “小姐!”春儿夏儿也吓的跪在了地上,“小姐您的身体最重要啊……”
  
  端木香看着他们,不自觉攥紧拳头。
  
  “你们都下去吧,让我一个人静一静。”
  
  春儿夏儿对视一眼,不敢起身。
  
  “放心吧,我不会做傻事。活着这么不容易,就这么死了,那以前的牺牲、以前受的苦,都白费了……”
  
  春儿夏儿和竹青这才退了出去,但也不敢离开,守在门外。
  
  端木香取下腰间的白玉酒葫芦,打开,喝了一口。
  
  烈酒入喉,呛的人眼眶通红。
  
  她是遗腹子,生来就没有见过自己的娘亲,唯有这酒葫芦是娘亲的遗物,她便一直带在身边,从未离身。
  
  父亲其实是个性格温和的人,以前的端木古族对于意外掉落的外来者,也没有如今这么斩尽杀绝。
  
  端木古族偏安一隅百万年,是因为先祖经历过上古浩劫的灾难,深知天地不仁,人生在世不易。所以不意参与势力斗争,不愿见人族互相残杀,这才隐世不出,只愿薪火相传,代代平安。
  
  端木古族禁止外出,是为了保护族人,保护这片净土,不被外界的势力争斗牵扯进去。
  
  对意外掉落此地的外来者,虽然不能送他们出去,也会给与最大的善意,让他们在这里生活。
  
  偶尔也有用一次性传送阵送出去的先例。但一次性传送阵都是为了三千年一次的战争储备,轻易不会动用。
  
  总的来说,曾经的端木古族对于外来者,都是尽量释放自己的善意。
  
  直到,二十年前有一个炼药师,意外掉落此地。
  
  他的炼药术高明,整个酒仙谷也无人能及。而且见多识广,学识渊博,很快就和父亲相交深厚,引为知己。
  
  后来,他见到了自己的娘亲,便抢走了她。
  
  不是什么三角恋的戏码,只是单纯地因为娘亲天生玄阴之体,是炼制毒灵最好的炉鼎。
  
  那人对炼药术痴迷到了极端,他发现不少灵草能让人功力暴涨,但直接服用只会爆体而亡,有些还有剧毒,根本不能食用。
  
  他一直在研究让这些灵草融和在一起,剔除毒性和一切后遗症的办法,后来他得到了魔族以人炼丹的炼丹术,便有了一个疯狂的想法。
  
  将灵草庞大的药力和毒力全部聚集在一个人身上,成为一个炉鼎。
  
  然后再用丹火和一些特殊的神器为辅,炼化毒灵,剥离毒气,只剩下灵力,且无任何后顾之忧。
  
  所有的副作用代价,都让毒灵承受了……
  
  但这逆天的丹方,自然不是那么容易,没有人能轻易承受如此多灵草混合的毒和药力……
  
  总之用他自己的话来说,他为了这个炉鼎,穷尽一生,失败无数次……
  
  直到,遇见自己的娘亲。
  
  所以他就忍不住了。顾不上父亲对他的救命收留之恩,顾不上父亲待他至亲至纯的兄弟之情,把她的娘亲,炼制成了一个毒人。
  
  最后也没炼成,在最后一步的时候,娘亲灵海崩毁而亡。
  
  只留下她。
  
  收留那个炼药师,是爹一生最后悔的事。虽然爹已经把那个丧心病狂的炼药师剥皮抽筋,挫骨扬灰,却什么都不能挽回了。
  
  娘亲被炼毒之前就怀着身孕,然后被关在炉鼎里炼了半年,受尽折磨,死的非常痛苦……
  
  那成了父亲一生过不去的坎。
  
  他终生未再娶,不惜一切代价,只想让自己活下去。
  
  甚至不惜违背家族祖规,用秘方上药神宗,换了一个续命之法……
  
  端木香能够明白父亲的痛苦。他严厉古板不苟言笑,可他所做的一切,只是为她续命。
  
  他没救成最爱的女人,端木香是他唯一能够弥补的遗憾。
  
  白空镜那句话没有说错。
  
  为了深爱的人,我们想在这个世上活的久一点。
  
  但其实,这样活着真的好累好累。
  
  可再累再辛苦,都不能放弃。
  
  爹已经失去娘亲了。她不能让爹再失去自己。
  
  端木古族今日付出的代价,总有一天,她会亲自拿回来。
  
  空镜,将死之人,岂敢深爱。
  
  你我注定是不可能的。
  
  只是我原本以为,我可以把你留的久一点,贪心的想等我死之后,再放你走。
  
  但世事无常,时至今日才知,原来让喜欢的人为自己送终,也是一种奢望。
  
  日后她长命百岁,或是一朝殒命,生死,都与他无关。
  
  端木香摊开手掌,那枚水珠在她掌心漂浮,亮晶晶地好看。
  
  她仿佛在这水珠里看见了他们初遇至今,一幕幕过往。
  
  就像梦一样。
  
  终究是镜花水月,一场空。……

Ps:书友们,我是路菲汐,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