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人阁 > 嫡女贵凰:重生毒妃狠绝色 > 第2102章 水家又来人了,只准吃一个

  在小秘境历尽艰辛攒的一万功勋点,眨眼间就花完了。
  但获得了一个如此强大的防御灵阵,绝对值得。
  宝库里还有很多令人眼花缭乱的宝物,云玲珑好奇之下,询问一二,那执法使也知无不言。
  听的她恨不得赶紧再去几次小秘境。
  再攒点功勋点。
  执法使走后,云玲珑将灵阵石,镶嵌在了城主府。
  九重禁阵,沿着刚刚修好的城墙,笼罩。呈双环的防御形态,第二环,在城主府。
  若有人乔装混入城内,想要进入城主府刺杀,也要吃大亏。
  安置完这些后,百里乘带着他的二十几个老兄弟过来了。都是拖家带口,直接就在白云郡城里安了家。
  牛大壮经过救治,也苏醒了。
  得知云玲珑的相救之情,十分感动,也决定留下来,报答她的恩情。
  他被抓后,他们郡城的郡守,为了撇清关系,特意传书剑宗女子,此事和他无关。
  当然,这郡守只是明哲保身,本来就和他无关,不足为过。
  只是情谊淡薄,也就怨不得跳槽了。
  牛大壮也带了二十几个老兄弟……
  合拢五十多个人,大大增加了白云郡的防御力量。
  要不是在小秘境里和云玲珑打过交道,对云玲珑十分信服,也不可能招揽这么多人。
  白云郡有实力有资源,谁不想有更好的发展呢?
  于是这冷冷清清的小荒村,一扫之前的冷清,变得十分热闹。
  那刚修完城墙和主城大街的泥瓦队,也不用回去了,继续留下来给众军团的家眷盖房子。
  ……
  “统领,有人强闯郡城,已陷入禁阵之中!”
  今日当值的守门将领是百里乘,一发现有异,立即急匆匆来报。
  纪禾面色不慌,冷静道,“带我去看看。”
  郡城是有门的,审查十分严格。自从白云郡越来越繁华,周遭郡城,常有商队往来,不可能彻底封闭。
  但若有人,不走门,擅闯,便会直接撞进灵阵里。
  ……
  “长老,你不是说这地方,已经被你们家族的人控制了吗?怎么咱们一来,就被人困在了灵阵里?”一个白胡子灵阵师焦虑道。
  领头的是一个月轮境的宗师。
  族弟传消息,说在这里发现百亩灵田,让他们立即过来搬取。
  他这才带着两个长老一个灵阵师,匆匆赶来。
  哪里料到……
  一来就撞进灵阵里。
  凤王罩着白云郡的消息,已经渐渐扩散出去。只是寒水郡距离过远,消息还未传到。
  否则给他们十个胆子,也不敢来。
  “你不是灵阵师吗?怎么出去?”月轮宗师道。
  那灵阵师苦笑一声,“我只是一个普通的中级灵阵师,这阵法如此玄妙,别说是我了,就是高级灵阵师来了,也未必能破。”
  “长老,现在怎么办?”剩下两个星耀宗师,异口同声问道。
  领头的月轮宗师也愁了。
  早知道此地危险,他们也不至于只四个人来了……
  现在各大宗门院校,都在寒水郡招生,要不是怕人太多,引起其他世家的注意……
  他怎么也得带一支军团过来。
  这个族弟,也不知道是怎么办事的,这么重要的情况,也不说?
  正在此时,突然地面上破土而出一朵小红花,瞬间就生出了无数的藤蔓,向着四人缠绕而去。
  除了那月轮宗师,反应迅猛,瞬间升空。
  剩下三人,都被捆的严严实实,围绕着三人周边,冒出了三个花骨朵。
  第一朵妖艳巨花,瞬间绽放,直接将一个星耀宗师一口吞下。
  速度快的众人都没反应过来。
  剩下两朵就慢了一些,颤巍巍的绽开……
  这是霸王花的限制。
  不能瞬间百花齐放。
  但也足够吓人了。
  “哇,这又是幻境吗?怎么会冒出这么大的花!”那灵阵师已经吓的手脚发软,忘记动弹。
  剩下那个星耀宗师,瑟瑟发抖地砍断了藤蔓,飞上空中。
  “矿场需要人,小红花,你只准吃一个。”一道清脆的声音响起。
  随即,在那大红花身边,出现了两道人影。
  一袭金裙的女子,身边跟着个黑衣少年。
  霸王花闻言点点头,只是用藤蔓将灵阵师缠绕成了一个粽子。
  白云郡西边有一座铁矿山。白云郡的村民,原先都靠打铁为生。
  这铁矿山有一些极其坚硬,难以开采的矿洞。
  村民们每次挖到这种地方,就只能废弃,再另起矿洞挖掘。
  纪禾管理郡城以后,实地考察,发现这些普通人挖不动的地方,是黑铁矿。
  只有武者才能开采,产出黑铁砂,这是一种十分常见且低廉的炼器材料。
  凡是炼器阁都会收购。
  是一条赚钱的路子。
  也可以自己屯着,以后给军团的士兵们配灵器灵甲,都需要它。
  故而,云玲珑之前抓的人,都被她安排去挖矿了……
  尤其是宗师。
  一个人能抵五十个黄金武者。
  听闻水家长老已经传书水家,再派人来,云玲珑还打算再多收几个矿工呢。
  结果一看,只有四个……
  “你们怎么就来了四个人。”云玲珑一脸可惜。
  月轮宗师:??
  “算了。难啃的留着,先把两个奴隶抓了。”云玲珑遗憾道。
  那月轮宗师怒道,“你是什么人?我们可是寒水郡第一世家的人……”
  “寒水郡第一世家,就派四个人过来……”云玲珑鄙夷地看了他一眼。
  月轮宗师:……
  下一刻,他就发现自己周遭,再无人影。
  原地只剩下他一个人。
  一会儿是刀光,一会儿剑影。
  正是幻杀阵。
  月轮境的修为,虽不至于束手就擒,却拿这禁阵一点办法都没有,只能瞎耗着。
  他隐约听见一个女声道:
  “先饿他三天,再找机会偷袭。这一个月轮宗师,挖矿应该能抵十个星耀宗师。可不能让他跑了。”
  “是,殿下。”
  ……
  城主府。
  灵阵师玄木亲眼目睹大红花,吃掉一个星耀宗师。
  而剩下那个星耀宗师,也被那黑衣少年,一张弓嗖嗖两下就砸翻在地。
  月轮宗师,则突然消失,根本无法救他们。
  “别吃我!我又瘦又老,不好吃!”玄木都快哭了,“我不是水家的人,你们要吃水家的人,和我没关系啊。我就知道,抢别人灵田这种事是要遭报应的,呜呜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