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人阁 > 嫡女贵凰:重生毒妃狠绝色 > 第2159章 天赐良缘,你也是狐狸
悬空的凤冠突然消失,原地只剩下一团淡绿色雾气,隐约瞧见里面有一个女子。
  
  柳江亭见此情景,冲入毒雾之中。
  
  云玲珑,就算你有所警惕,还不是败在我的毒雾之下!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的了!柳江亭一把将那地上的女子搂入怀中,迫不及待施展双修大法。
  
  但……此时此刻,他才看清,女子虽然容貌清秀,却并非云玲珑。
  
  这不是萧樱雨吗?
  
  柳江亭不解。
  
  什么情况?
  
  这里面不该是云玲珑吗?
  
  她怎么在凤冠之中?
  
  云玲珑又去哪了?
  
  幽水珠是循着洛神灵体而来,不可能找错人!但此时发现,已经晚了。
  
  当他冲入毒雾之时,自己也中了毒。
  
  这祖传的本命灵技,十分霸道,无药可救,唯有交合。
  
  就算不是云玲珑,他也骑虎难下!柳江亭来不及想太多,便被欲望冲昏了头脑……毒雾之中,传来一些不可描述的声音…………白玉石碑里。
  
  一个窈窕少女,抱着漂浮而来的尸骸,静静地立着。
  
  她的表情似乎很悲伤,但眼中却又是久别重逢的欣喜,悲喜交加,大约如此。
  
  时间过去的太久了。
  
  久到狐王,已经不再奢望能和他相见。
  
  妖怨之地特殊,让大妖们的魂灵得以长存。
  
  但外界不同,百万年过去,他早已经魂飞魄散,就剩下这一具枯骨。
  
  却也能循着她的气息,回到她的身边。
  
  多不容易。
  
  这一次重逢。
  
  “狐狸哥哥。”
  
  狐王低眸看着尸骸,脸上浮现一抹浅浅的笑意,“原来我还能等到你,回家。”
  
  “欢迎回家。”
  
  干枯的尸骸不能给她任何回应,但狐王却已经很满足,眼眶里泪光闪烁。
  
  这一别,她等了百万年。
  
  谁也不知道,那生来便要成为狐族之主的少女,默默喜欢着自己的伴生灵狐。
  
  狐族从未出现过这样的事情。
  
  伴生灵狐,作为一个伴生物,似乎永远都低正主一等。
  
  这是离经叛道,不合时宜的喜欢。
  
  但少女狐王却觉得,自己凭什么不能喜欢。
  
  “伴生灵狐是老天爷送的,不算天赐良缘吗?”
  
  少女狐王望着蓝蓝的天空,抿起嘴,“话本里一个妖族前辈说过,老天爷安排的最大嘛!”
  
  似乎是找到了认可和依据,少女狐王唇边的笑意更甜了。
  
  是的。
  
  老天安排的。
  
  不论如何,狐狸哥哥这辈子都要和她在一起,从始至终。
  
  就算族人不能接受,那又何妨。
  
  她就是要长长久久和狐狸哥哥在一起,一同生,一同死。
  
  暗恋是一种隐秘的甜蜜。
  
  他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都是令人小鹿乱撞的心动。
  
  少年眼底的温柔光芒,让她沉迷沦陷,不能自拔。
  
  你可能不会知道,我偷偷喜欢你很久很久。
  
  不敢言说。
  
  不敢暴露。
  
  那年的成年礼,她登上狐王之位,成为狐族首领。
  
  各大妖王前来贺喜。
  
  九尾天狐,生来绝色。
  
  众王为她沉迷,而她只望向身边那人。
  
  便笑了。
  
  一笑倾城,美的颠倒众生。
  
  没多久,朱雀妖王前来提亲,这是当时妖族之中,最强悍的四大妖王之一。
  
  狐族欢欣鼓舞。
  
  长老们兴奋的同意联姻。
  
  举族欢庆。
  
  那一日,狐狸哥哥走了。
  
  ……离开妖族的灵狐不知,她驳了长老们的联姻之意,告诉众人,她喜欢的是自己的灵狐。
  
  这是狐族从未有之事。
  
  那些循规守矩的长老,不能接受她的选择,将她封在了白玉碑之中。
  
  让她反思己过。
  
  她便安然在这白玉碑里住下了。
  
  狐狸哥哥为什么走了?
  
  因为他也不愿意看见她成亲吗?
  
  因为,他也喜欢她吗?
  
  她甚至有些窃喜,狐狸哥哥离开了。
  
  但又生气,他把自己扔下,让她思他成疾。
  
  终归来说,高兴多一些。
  
  她想她明白了他的心意。
  
  等他回来……她要告诉他,她的心意。
  
  只是……一场天灾,覆灭了所有的期待和希望。
  
  那些未说出口的喜欢,永远也来不及了。
  
  天塌地陷,覆巢之下,无人可逃。
  
  她十分的害怕,但害怕的不是死亡,而是……再没有机会见他最后一面。
  
  再也等不到他回家。
  
  “你回来了,我也可以安心的走了。”
  
  狐王将尸骸,放入自己的尸骨身边,收敛于同一棺椁之中。
  
  生同衾,死同穴。
  
  足够了。
  
  漫长的无边无际的等待,以一缕魂灵长存,困死在这妖坟之地,就像坐牢。
  
  那些和她同期的妖王,多忍受不了这漫长的孤苦,散魂,回归天地。
  
  但她一直坚守。
  
  明知没有希望,却依旧在等。
  
  因她知道,他一定会回来的。
  
  一定。
  
  葬完了心上人,狐王这才看向被吸入昏迷的少年,还有他身边那只警惕瞪着自己的小狐狸。
  
  见她目光扫来,立即变幻成了巨大形态,挡住少年身前。
  
  她仿佛看到了当年的狐狸哥哥。
  
  一直也是这样挡在她前面的。
  
  狐王轻声笑了,“不用害怕,我是他的祖宗,不会伤害他。”
  
  说着,狐王一点灵光,落入纪禾眉心。
  
  昏迷的纪禾,瞬间苏醒。
  
  看着眼前的魂灵女子,眼神闪过一丝惊异。
  
  就是这里!让他心有所感的指引,就是这里。
  
  确切说,是眼前的女子。
  
  “你的血脉全封,和普通凡人无异,所以,我想你应该还不知道,自己是一只九尾天狐。”
  
  狐王扫了他一眼,说道。
  
  纪禾不可思议。
  
  我?
  
  九尾天狐?
  
  虽然因为伴生灵狐的原因,他猜测过自己是不是和狐族有什么关系。
  
  但是他好端端一个人,怎么就变成了狐狸?
  
  他们纪家那可是祖传的人族血统,祖先里没有出过妖族,更别说狐妖了。
  
  “人族能变异成九尾天狐?”
  
  纪禾忍不住问道。
  
  狐王宛若看智障一般,“不能。”
  
  本王魂散之前,遇到的最后一个晚辈,竟然是个傻子吗?
  
  纪禾灵光一闪。
  
  纪家绝对没有狐族血统,除非是……母亲!那个所有人都一无所知的神秘女人。
  
  “本王有一点赶时间,长话短说。
  
  本王也没料到,世间竟然还会再有九尾天狐出现。
  
  这是你的幸运,亦是我狐族之幸。
  
  开启天狐血脉,本应该由狐族八大长老,不过狐族都灭了,能不能凑上八只狐狸还难说……你运气好,本王还在,我可以帮你开启血脉。”
  
  少女狐王道:“我建议你,开启血脉后,留在妖坟,不要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