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人阁 > 末世之异能进化 > 第1179章 烧尽的过往
    第1179章烧尽的过往
  
      一道流光划过天空,在那流光之后,一片黑压压的无人飞行器如同密集的蜂群,死死咬住前方目标。
  
      “可恶,居然来得这么快!”
  
      噬先生咬牙切齿地道,那道流光正是他御剑飞行的轨迹,在暴露自身位置仅仅不到10秒,肖云飞的远程攻击便击破了他的防御设施,若不是他溜得快,早已被一轮齐射打爆了。
  
      虽然躲过了第一轮攻击,但行踪暴露,不夜城的无人机战团立刻将其纠缠住。
  
      论实力,噬先生自然可以轻松横扫这些脆弱的低级设备,然而他却丝毫不敢停下来,因为在眼前的光幕上,一个明亮的白点正朝着他迅速接近。
  
      嗡嗡嗡,一阵蜂鸣声从远处传来,噬先生的光幕上又亮起一片红色,他不得不调转剑光,朝着另一个方向飞去。
  
      “糟糕,前方已经被封锁了!”噬先生陡然发现,他已经快要无路可走。
  
      “相要逼我跟你正面一战,别太天真了,你以为我就没有后路吗?”看了看地图,噬先生一咬牙,按下剑光,朝着下方直坠而去。
  
      穿过一阵薄雾,噬先生的下方是一座高高的山峰,在山巅之上,还能看到一片密密麻麻的建筑。
  
      这里,正是曾经的天风城!
  
      自从天风城被降格后,蜀山就一直没有指任新的联络站掌控者,直到蜀山垮台,不夜城崛起,天风城的地位更是一落千丈。
  
      原本为了防御魂兽而修筑在高山之巅,反而成为了天风城最大的窒碍,走过不夜城的柏油大路,还有谁愿意爬这崎岖的山路呢?再加上不夜城的政策全面放宽,大量居民离开天风城,曾经南域三城之一的天风城在短短几个月的时间内成为了一座“鬼城”。
  
      现在的天风城已经成为一座废都,房宇间只有魂兽在游荡。
  
      噬先生的剑光直直落下,顺手切碎了数头高高跃起想要捡漏的低级魂兽,直冲入城中心最高的建筑之中。
  
      缓缓停下飞剑,噬先生环顾周围,他的脸上竟也露出了几分萧索的神色。
  
      “不过离开这么短的时间,竟然恍如隔世……”
  
      这里正是当初的天风城联络站,厚厚的灰尘覆盖在墙垣之上,让这里好似荒废了数个世纪。
  
      怀念之色一闪而过,噬先生转过身去,望向远方的天空,在那里,一道雪白的光芒正飞掠而来。
  
      眼中又浮现出狠厉的凶光,噬先生低声道:“就在这里做个了结吧,肖云飞!”
  
      话音落下,噬先生身前的大门缓缓打开,他迈着沉稳的步子,走入联络站之中。
  
      不到一分钟,剑光破空而来,肖云飞脚踏飞剑,从天空中袅袅落下。
  
      环顾四周,肖云飞的目光如同冰冷的古井,没有一丝波动。这伴随他度过童年生涯,给他留下最惨痛记忆的联络站,此刻对他来说就仿佛是一处毫无价值的废墟。
  
      看着眼前黑洞洞的大门,肖云飞没有一丝犹豫,抬脚走入其中。
  
      漆黑的走廊没有灯光,只有他的脚步声在回荡,那精确如钟表的声音,一声一声都像踏在心头。
  
      他不需要光,不需要任何仪器的探测,这里对他来说实在太过熟悉,甚至能够精确到每一小步的距离。
  
      脚步停下来,前方,是一扇紧闭的大门。肖云飞向前伸出手,在接触到门的瞬间,他短暂地停顿了大概零点一秒,接着,便直直地按上了大门。
  
      滋……
  
      大门拉开,明亮的光芒透进来,门后是一个宽阔的实验室,不过比较刺眼的是墙上一道明显的裂痕,像是被什么锐利的东西划过。
  
      噬先生站在裂痕前,他轻轻抚过裂痕,就像是在凭吊一个古老的遗迹。
  
      “师兄,斩出这一剑的时候,你在想什么呢?”
  
      背对肖云飞,噬先生轻声开口。
  
      没有回答,肖云飞只是默默地看着他的背影,异样的沉默笼罩在空旷的房间内。
  
      良久,噬先生吃吃地笑了起来。
  
      “果然啊,果然还是跟以前一样,根本对我不屑一顾呢。”
  
      转过身来,噬先生的脸上呈现出恐怖的深灰色,他的双瞳血红,带着难以言说的复杂光满看向肖云飞。
  
      “你,从来都懒得回答我的问题,对吗!”
  
      面对噬先生的厉声质疑,肖云飞转过身,来到一到铁栅前,他看着锈蚀的栏杆后那块小小的地方,那个曾经让他的心裂成碎片的地方。
  
      “你知道吗,”肖云飞道,“在我眼里,你连柔儿姐的亿万分之一都不如。”
  
      肖云飞的话让噬先生的脸色陡然一变,眼中的光芒越发疯狂,双拳死死捏紧,好似要将骨头攥碎。
  
      眼看着他就要彻底爆发,突地,噬先生的脸上闪过一道极为残忍的微笑,就像是看着猎物终于掉进陷阱的得意。他如此的狂喜,以至于声音都带上了几分颤抖。
  
      “肖云飞,你知道吗……”
  
      “我知道!”
  
      出乎意料地,肖云飞直接打断了他的话,“我知道,柔儿姐是你害死的!”
  
      噬先生就像是被一道霹雳击中,整个人都僵在了原地,脸上得意的笑容慢慢褪去,换成了极度的惊恐。
  
      “你……你……”
  
      “柔儿姐为什么会在那个时候凑巧到师尊的实验室打扫卫生?是你让她去的吧?你知道师尊的实验到了关键时刻,知道他缺少实验材料,知道他对柔儿姐有些不满,所以……你轻轻地推了一下。”
  
      噬先生的眼中,所有狠辣,凶残都消失了,只剩下一片茫然。
  
      “你早就……”
  
      “是的,我早就知道,我知道这是你的杀手锏,你要在最后的关头抛出来,让我对你产生巨大的仇恨,然后在我出手之前自我了断,这样才能给我最大的痛苦,让我铭记一辈子,对吗?”
  
      “你……”
  
      “还不明白吗?噬师弟。”肖云飞一步上前,噬先生竟然吓得连连后退,靠在墙壁上。
  
      “我从不挑明这件事情,就是要让你的愤怒和痛苦无处发泄,你越是拼命想要跟我作对,你的自卑和脆弱就越发强烈!在这种极度的压抑下,你唯一的希望就是这个秘密,这个终极的杀手锏。所以我在最后揭露出来,因为我要让你知道,你所做的一切都是毫无意义,你的苦心积虑只是一个笑话!这,就是我所给你的,最大的绝望!”
  
      噬先生的嘴唇颤抖着想要张开,他的脸上闪过千百种神色,他的思绪在疯狂地跳跃,咆哮,可最后,他只能用绝望的声音愤怒地吼出三个字。
  
      “肖!云!飞!”
  
      噗嗤!
  
      一剑,穿透了他的胸口,将他所有的愤怒,所有的控诉全都阻挡在喉咙中,噬先生目光呆滞地看着胸口的血洞,再抬起头来,肖云飞竟已经转身向外走去。
  
      拼命地伸出手,噬先生好似想要抓住那渐渐远去的背影,就像是曾经他无数次追逐着那背影的样子,可是那个人,却如此坚定地走开,甚至连一句多余的话都不愿与他讲。
  
      真是……太可恶了!
  
      噬先生的手慢慢垂落下来,他的身子顺着墙壁缓缓滑倒在地上,在生命的最后一刻,好似醍醐灌顶,他的脸上露出一丝彻悟的表情。
  
      对着前方,噬先生用最后的力气喊道:“肖云飞,你已经无法回头了,终有一天,你会落得跟我一样的下场,你跟我,根本就没有任何区别!”
  
      嘶哑的声音在走廊里回荡,噬先生眼中的光泽渐渐褪去,他带着满足的微笑,蜷缩起自己的身子。
  
      “师兄,我在下面等你。”
  
      轰!轰!轰!
  
      剧烈的爆炸声响起,炽烈的火舌瞬间吞没了整个联络站,将其化为一个巨大的冲天火柱。
  
      背对着熊熊燃烧的联络站,就好像要将所有的过往都付之一炬,肖云飞伸出手,在他手心中,是一块沾染着鲜血的碎布。
  
      凝视着碎布,肖云飞的眼中,第一次出现了一丝波动。可下一瞬,这波动便被冰冷的理性所取代。
  
      “没错,我真的已经,无法回头了……”
  
      松开手,碎布被灼热的气流裹挟着,朝那熊熊烈焰飞去,一瞬间,便没入火焰之中,彻底消失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