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人阁 > 王者风暴 > 第665章 日新月异
    近墨者黑,近朱者赤,因为邵雍老祖的关系,周烈对吉凶祸福的感应越来越强。
  
      祖庭修士从九品开始,不断向上攀升,到了五品之后已经成为这个群体的中坚。
  
      在晋升过程中,如果没有落下,其中拥有气数者,在这个阶段就会初显峥嵘。
  
      时至今日,周烈不再看轻自己!
  
      他之前也有自信,然而那种自信有些盲目,对自己今后一段时间的方向毫无头绪,所以邵雍点拨几句,起到了拨云见日的作用,一路走来虽有凶险,却踏在重要节奏上,没有掉队!
  
      如今获得天崩之眼,有了这只神眼,可以说对他的改变非常重大。
  
      上至青冥,下至九幽,都在这只神眼的观测范围,世间大部分玄虚亦可注目窥破。
  
      就连人与人之间的联系,天地气机转承,以及虚无缥缈的因果联系,都可以通过神眼反应到脑海中。
  
      正所谓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周烈由宏观到微观,由芥子到须弥,就像行万里路一样见到许多想都不敢想的情景,眼界大为开阔之后,他再来审视自己,立刻得到启发。
  
      都说人生在于规划,一个人如果想得通来路,看得清去路,那是件非常了不起的事情!
  
      然而就在周烈觉得前程似锦之际,不料闭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苏悠尘送来一段不似姻缘的姻缘,置身其中纠缠不清,日后必然牵扯连连!
  
      这种变化也许是得到天崩之眼必须承受的负重。
  
      欲戴其冠,必承其重,在一段时空内想要逆天成长,最好轻因果,等于轻装上阵,自然可以走得更远。
  
      在这里,周烈有个怀疑,那就是他得到天崩之眼或许是所有时间线中最大的变数,也就是说他做成这件事已经创下各种可能的极限。
  
      反向推之,或许正是因为苏悠尘到来,所以才产生这种巨大变量。
  
      宿命之敌因此产生,未来二人必有碰撞,而且还会是最为激烈的碰撞。
  
      祖庭修士注定要影响宇宙时空,王者风暴便是时空风暴,会有大量神人应运而生!
  
      这一切的一切,也许只是五疆猿族进行的一场逆时空实验,然而人族不会停下来,也没有人敢停下来,在末日浪潮的驱赶下只能一路向前,乘风破浪,戮战诸天,奋发直起,成王做祖!
  
      周烈思考良久对文载道说:“你这一趟下来,收获必然不小。不用向我报账,好处归你一人所有,包括这只黑蜘蛛,你想怎样处理,我也帮你处理掉!”
  
      文载道喜上眉梢,点了点头说:“不用问都知道,你肯定遇到了难事,要从我这里得到帮助或者购买消息,对不对?”
  
      “不错,眼下有三件事相求!”
  
      “第一件事,帮我搜寻唐七七或者说白莲圣母唐赛儿的行踪,我动用天崩之眼搜天索地,奈何遍寻不得,起卦占卜也受到干扰,所以只能从你这里想办法。我回来之后才想通,她应该没有受到祖灵侵占心神,而是想要一个人扛起复仇大计!背后似有难言之隐……”
  
      “第二件事难度更高,帮我找一个人,她的祖灵是传说中阿房宫主人,始皇帝统一六国时名叫阿房的女子。找到之后不要惊动对方,先做一些详细调查,把资料送到我手中,视具体情况再决定是否跟进。”
  
      “第三件事帮我盯着点儿揭天城,最近也许有人要对多宝山不利,探明消息直接送到陈飞云和徐天豹那里,想来那个姬大人自持身份,不会一上来就亲自出马的。何况龙脉生变,让他焦头烂额的地方可不少,也许过几日就会将多宝山抛诸脑后。那样最好,可以获得一段平稳时间发展,我也需要时间打磨自己。”
  
      文载道起身说:“哎哟,我真是劳碌命!刚刚到你这里坐了片刻就赋予这么多使命,黑蜘蛛先放在你这里驯养,找个时间卖给蔡依梦应该能赚上一笔好钱。”
  
      周烈笑道:“你这样做可不地道,我视蔡依梦为钱匣,只进不出才好!既要帮你养蜘蛛,又要被你挖去一笔,这种赔本买卖可不干。”
  
      文载道指着周烈叫道:“你个色鬼,这是要将蔡依梦收入房中?我靠,你刚才还说要和那个给你附加因果的人一较高下!怎么转眼之间就改变主意了?”
  
      “呵呵,我原本想的就是借力打力深耕这条因果律,以此来与苏悠尘过招。不让他大跌眼镜就不叫我了,他不是要成全蔡依梦吗?那好,我来变本加厉成全这丫头,让她的城与我的城日月丽天,明珠出海,并行于世。”
  
      听到这话,文载道瞪圆眼睛,呜呜半天说不出话来。
  
      最后,他好不容易措辞道:“你牛,真的牛!这就把蔡依梦当成自己人看了,连我赚笔好钱都不答应。行,跟你的女人应该差不了,且看你们两公婆在西疆折腾!其实我觉得你们二人倒是真配,一个小狡黠,一个大狡猾。一个小聪明,一个大智慧,搞不好那个家伙在你这里偷鸡不成蚀把米,日后哭死的心都有。”
  
      “滚吧!不要忘记帮我收集消息!”周烈直接下逐客令,他现在要抓紧时间炼化东皇钟,还要熔炼宇宙锋和黑龙剑。
  
      另外天崩之眼似乎后力不济,需要想办法增加其底蕴。再有就是对青玄紫极功的修持,件件都是大工程,日夜不停修持也要三四个月才能初见成效。
  
      就这样,周烈拜托文载道帮他处理最为重要的三件事,自己则在多宝山地下闭关修炼。
  
      有的时候,他提起一口气,就要将功法运行三千六百个周天。虽说距离邵雍认定的元会之数差之远矣,却也要消耗数日之久,难怪很多高手久久不在人前露面,修炼真的很花时间。
  
      三个月一晃而过,周烈从始至终都未出现。
  
      随着多宝山两座城池初见规模,来自揭天城的压力越来越大。
  
      好在有一件事引走了揭天城的注意力,有很多修士关注此事并且参与进去!
  
      连日来,龙庭符文在世间广为流传,地下龙脉就有通往龙庭福地的门户。当以前的小人物得到造化归来,龙庭符文在一夜之间掀起热潮,而多宝山渐渐淡出人们的视线,成了很少被人提及的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