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人阁 > 王者风暴 > 第872章 驸马都尉
    今时今日之华夏分作五大疆域,东方伏波,西方揭天,南方御光,北方定军,中央玉溪,领土面积早已超过从前,算上边边角角的地方和海域足有三四千万平方公里。
  
      如此广阔区域只能养育六七千万人口,不得不说是这个时代的悲哀。
  
      由于地理位置和环境等因素限制,人口分布极为不均。
  
      西方特别荒凉,人口不到七百万,南方稍好,却也不到一千五百万,大半人口集中在中央三省。
  
      玉溪城下有三大行省,分别是青翰,云安,贵宁。
  
      在三大行省范围内,随便拿出一座城池都有数十万人,厉害些的大城人口超百万。
  
      想要满足这么多人口的需求,自然要向前发展。
  
      经过数百年的探索,无论在培育嫁接妖性植物上,还是对机关造物的运用,玉溪城所管辖的城市都走到了前列!
  
      哪怕如今天光暗沉,进入漫长的极夜之中,进入中央三省之后,就会发现很多城市上空飘着亮光。
  
      那是培养鸽笼草的巨大铁笼。
  
      鸽笼草非常奇异,是一种按照时辰变化可以发出不同光芒的妖性植物,而且具有很强的浮空能力。
  
      周烈风驰电掣而来,距离三大行省疆域还有百里之时,连忙将速度降了下去。
  
      邵雍老祖算了一卦,这中央三大行省可不简单,不知道暗藏了多少高人,想要进入不良人总部与徐天豹取得联系,如此嚣张定然引起注意。
  
      总而言之一句话,悄悄的进村,打枪滴不要!
  
      话说历史上很多朝代设有专门负责侦缉逮捕,探查情报的衙门。
  
      秦朝有黑冰台,汉朝有大谁何,隋朝有内外侯官,五代有武德司,宋朝有皇城司,明朝则有锦衣卫,而唐朝的情报衙门名叫不良人。
  
      随着祖灵苏醒,尘封的历史逐渐浮出水面……
  
      哪怕周烈不去施展真魔阳炎炮,挪移速度同样不慢。
  
      他按照地图上提供的笼统方向,很快将云安省的广大地域抛诸脑后。
  
      这时候,前方出现更强亮光,只见天空笼罩在无数闪亮气泡的光芒中。
  
      很多地方出现金属轨道,身材魁梧的妖兽拉着成串车辆向前奔去。还有纵横交错的青石路,跑着非常有趣儿的机关指南车,让周烈恍惚之间有种回到七百年前那个辉煌世界的感觉。
  
      到了这里,周烈更加小心,因为他心中总有种落入监视的感觉。
  
      短短片刻,一连更换数种挪移方式,引动东皇钟借助敛息疆蛊纹之力,在脚下蔓延虚纹,这才摒除了那种落入监视的感觉。
  
      越接近中央王城,周烈越感到此地深不可测,好在邵雍老祖擅长占卜,掐指一算再结合天崩之眼观气,立刻确定了徐天豹的所在。
  
      咚咚咚七声响,按照玉溪城规定的时间作息,现在正好是上午七点钟,该上工的上工,该修炼的修炼,不可枉度一日晨光。
  
      周烈远远观察,发现进出玉溪城并不简单。
  
      每个人腰间缀着一块青铜腰牌,如果没有这块青铜腰牌很难混入如此宏伟的王城。
  
      中央王城确实宏伟,从上空竟看不到边际,高高的城墙几乎耸入云端,每一处所在都有强大修士把守,还有那么多看上去颇为壮观的巨炮存在,让人望而生畏。
  
      周烈以敛息疆蛊纹扩展虚纹,想要遁入城墙。不料心头忽然产生涟漪,他赶紧断了念头。
  
      这种状况说明城墙与重宝连在一起,随随便便遁入其中,立即就会引发警报。
  
      目前还不知道徐天豹为何加入不良人,所以不易打草惊蛇,否则周烈真想轰他几百炮,看看这座中央王城究竟潜藏着多少高手。
  
      如何神不知鬼不觉进入玉溪城呢?这种时候还要靠邵雍老祖,默默掐算一番,突然喜道:“有了!”
  
      恰在此时,东北方向大路上飚来一支车队,邵雍老祖急忙说:“就是现在,遁入第三辆车,制服车中之人,此行自可一路顺畅。”
  
      周烈抬脚遁了出去,扑通一声坐到副驾驶位上,有些吃惊地看向主位。
  
      这家伙的头发好花哨,五颜六色,形成一种不好形容的飘逸感,耳朵上和脖子上戴着羽毛吊饰。
  
      年纪也就十五六岁,头上斜戴着一支金色冠冕,从穿着来看不像普通人。
  
      能驾驶这种车辆的少年自然不是普通人。
  
      整支车队长驱直入,根本不在意城门前的阻拦,直接撞碎两尊机关人,发出骄傲的叫声扬尘而去。
  
      周烈忽然想到鲜衣怒马四个字,又想到飙车两个字。
  
      原来这支车队由玉溪城那些顶尖儿二世祖组成,谁敢向他们要身份铜牌?他们的战车就是最好的身份证明。
  
      令周烈有些惊奇的是,这小子一点儿没有被绑票的觉悟,反而趾高气扬的问:“小子,你混哪条道上的啊?知道小爷是何人吗?看看我头上的帽子,驸马都尉知道吗?老牛了!称作帝婿,实授官职从五品,小爷生来就是这么牛,日天日地日皇帝的闺女。对了,你是怎么进来的?小爷这辆战车可是顶呱呱的迈巴赫!看你一脸没有见识的样子,肯定没有听过这个震古烁今的名字!”
  
      “迈你个头!”周烈一耳光呼过去,啪的一声把这个歪戴帽子的驸马都尉打得瞪大眼睛。
  
      “唉我去,你竟敢打小爷?你知不知道我是什么人?啊对,你已经知道了,小爷就是日皇帝闺女的那个男人,普天之下只有我一人能欺负皇帝闺女,你竟敢欺负我,非把你大卸八块,五马分尸……”
  
      “啪啪啪……”这回一连串耳光呼了过去,每一击都震碎一件宝具。
  
      周烈呵呵笑道:“行啊,小子,有点心机!表面上像个二百五,实则很会抓机会反攻,不过就你这点儿道行差得太远。你要是真够聪明就赶紧抱大腿,没有术士给你占卜么?今年这一天这一刻要交好运,我是魔君周烈,保你一个足够精彩的前程。不过天地只有我能日,你小子还是省省吧!”
  
      “咳咳……”这个小驸马都尉差点被打断气,眼神忽然一亮,压低声音说:“你说对了!确实有术士给我算命,说今年正是十年大运交换之时,看来我等的人就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