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人阁 > 开天录 > 第四百七十二章 合纵连横
是夜。
  
  风轻云淡,朗月高照。
  
  巫铁麾下数千条大小战舰在虚空中一字儿排开,每一条战舰的船艏,都有一块直径数丈的铜镜高悬,镜光青白,照耀四方。
  
  就算有一缕尘埃飞过,都逃不过明镜的监控。
  
  地面上,无数绿豆大小的萤火整整齐齐的明暗不定,无数木精在山林中轻盈的穿梭着。
  
  从东宫的位置通往大泽州,这里是必经之地。
  
  巫铁在这里摆开了铁锁横江的阵势,加上五行精灵驱动的各种虫豸、飞鸟、走兽的监控,除非是巫铁这种修炼了九转玄功,有无穷神通变化的高手,否则很难渗入。
  
  就算有一二人渗透过去,巫铁也不在乎。
  
  他害怕的是大武神国的大军入侵,害怕的是数千数万条战舰在大泽州的地盘上狂轰滥炸。至于三五个高手进入大泽州,他们对一个州治的破坏力非常有限。
  
  正中一条战舰的船艏,一张小小的方桌摆在正中,巫铁、裴凤、老铁三人坐在桌边。
  
  巫铁和老铁一杯接一杯的喝着酒,裴凤则是不断的为二人倒酒,偶尔用筷子,给巫铁面前的小碟里夹上一两筷子香油淋的酸萝卜丝、榨菜丝之类的下酒小菜。
  
  巫铁挺直了腰身,一边喝酒,一边很享用的将裴凤夹来的小菜吃得干干净净。
  
  老铁则是一脸黑漆漆的,一边喝酒,一边看着巫铁和裴凤大洒狗粮……他不时的咬咬牙,如果他现在的胡狼形态还在,他都忍不住仰天狂啸几声‘汪汪汪’了!
  
  是可忍孰不可忍?
  
  老铁感觉很心伤。
  
  吃喝了一通,巫铁放下酒杯,接过裴凤递过来的雪白的丝巾,轻轻的擦了擦嘴角。老铁的脸色越发黯淡,这毫无疑问又是沉重的一击。
  
  他举起袖子,狠狠的在嘴角上擦了擦,将嘴巴上挂着的油渍擦得干干净净。
  
  巫铁根本没注意到老铁的异常反应……他是多单纯的孩子,之前的生命力,他最熟练地技能是血雨腥风的砍杀,这种细腻的情绪,他生平也是第一次啊!
  
  所以,他对老铁黑漆漆的面皮视若无睹。
  
  抬头看着天空,巫铁只觉得,今天的月亮特别的圆,空气特别的清醒,下方山林中,木精们聚集起来的萤火虫海,也是格外的灿烂华丽。
  
  “可惜了,苏禾这老家伙,他想要警告大晋神国上下,不要对东宫余党逼迫太甚。”
  
  巫铁长叹道:“真是很有效的一招,赵貅的心腹中,居然有刺客悍然燃烧肉身和神魂,对他做搏命一击。”
  
  “可恶的是,既然已经下手,为什么不冲着赵貅的脑袋来?如果能杀了赵貅,能省掉我们多少麻烦?”
  
  “这下好了,天下人都知道,东宫余党,居然在枢机殿内部还有很大的潜势力,不仅在过去的六千年,这些余党帮助东宫所属,隐瞒了他们确切的藏匿位置。”
  
  “甚至赵貅这次的失职,也全部可以推到东宫余党的头上。”
  
  “赵貅完全可以说,是东宫余党在内部插手捣乱,才没让他察觉大武神国在山岭中开辟秘径,甚至已经潜入到了大晋神国边境地带。”
  
  “这一击,没有杀死赵貅,反而是救了赵貅在朝堂上的前途!”
  
  巫铁有点恼火,苏禾这老家伙办事拖拖拉拉的,不爽利……既然要亮肌肉,那就直接干掉赵貅就好了,伤而不杀,是什么个意思?
  
  裴凤和老铁没吭声。
  
  无论裴凤,还是老铁,他们都不擅长动脑子。
  
  巫铁抓起酒杯,正要将杯中美酒倒进嘴里,突然他的动作一僵。
  
  “伤而不死……身边的心腹死士,居然是东宫故人掌控……赵貅这家伙,不会真的是东宫这群人在枢机殿的暗子吧?哎?有可能么?”
  
  放下酒杯,巫铁原地躺下,摊开双手,呆呆的看着天空明月。
  
  沉默了许久许久,巫铁轻声道:“我出去有点事情,赵貅的人若是来找我,直接赶出去就是。老铁,这事情就交给你了,我相信你会做得很好。”
  
  老铁瞪大眼睛,低声喃喃道:“怎么有种关门放狗,我就是那条狗的感觉呢?”
  
  巫铁‘嘿嘿’笑了笑,伸手握了握裴凤的小手,然后他一甩头,一根头发落下,化为一具分身坐在了原地吃吃喝喝,他本体化为一道无形清风呼啸而起,一路擦着下方山林的树梢头,带起了‘嗖嗖’凉意,顷刻间就去得远了。
  
  裴凤站起身,出神的看着树梢摇动一路远去的方向,轻声赞叹道:“九转玄功,真心不凡。”
  
  老铁直接抓起酒坛子,往嘴里倒了几口酒,含含糊糊的说道:“丫头,不要佩服九转玄功,白天里你发飙的时候,我发现你体内潜藏的那股力量,似乎……”
  
  老铁歪了歪脑袋。
  
  白天裴凤和朱鹮远远对峙,朱鹮释放《大日帝王经》滔天热力,裴凤体内一股魔凤凰之力奔涌而出,犹如黑洞,将朱鹮的气息一律吞下。
  
  那时候老铁和巫铁都感到了一丝力量本源上的牵扯。
  
  太古神话传说,孔雀明王、大鹏明王都是开天辟地第一头凤凰的后裔。裴凤体内的那股力量,直接引动了巫铁和老铁得到的传承力量。裴凤得到的太古传承,显然不凡。
  
  “来,感受一下这股气息,看看能否将你体内的那股力量彻底引发。”老铁伸出双手,先天阴阳五行气息冲天而起,迅速朝着裴凤涌了过去。
  
  “你似乎,并没有得到这魔凤传承的精髓,试着引导一下……开天辟地第一头凤凰之力,应该不弱于九转玄功,只会更强才是。”老铁很认真的看着裴凤。
  
  裴凤呆了呆,她点点头,坐在了甲板上,沉静心神,体表隐隐有黑色火气涌出,开始全力感受老铁释放出来的气息。
  
  渐渐地,裴凤体内有一股恐怖的力量被逐渐引动。
  
  一些奇异的画面和文字,逐渐在裴凤脑海中晃过。
  
  巫铁化为清风,一路穿山越岭,越过了故太子陵寝,越过了东宫行宫,越过了夸父部族的领地,越过了雷鸟妖占据的莽莽山林。一路向前,前方山岭中突然出现了一条宽达两百丈的笔直大道。
  
  数十座规模极大的战堡错落有致的摆放在大道尽头的山岭中,相互之间有直道相连,直道上隐隐可见密集的符文闪烁,数十座战堡显然布成了一座规模极大的阵法。
  
  万多条大小战舰相互挨着,密密麻麻的飘浮在一座最大的战堡上方,将月光遮挡得结结实实,使得方圆五十几里的战堡整个被黑暗笼罩,唯有不多的灯盏火把,在战堡中发出微弱的光芒。
  
  巫铁化身清风,一路轻松的穿过了空中的各种禁制,犹如直入无人之地,轻松来到了这座最大的战堡中。
  
  进了战堡,巫铁直奔城中核心位置。
  
  一座极大的大殿外,一溜三足大鼎整齐的摆放在地上,高有数丈的大鼎中填满了火油,烈焰熊熊,火光冲起来十几丈高。无数命池境巅峰乃至半步胎藏境的精锐将士顶盔束甲,面无表情的列成大阵,将整个大殿围得水泄不通,乍一看去,起码有十万以上将士在此值守。
  
  大殿门外,上千名身披金甲,修为分明在胎藏境的将领面沉如水,静静的站在那里一言不发、一动不动。
  
  巫铁所化的清风绕着大殿转了三圈,这座大殿禁制森严,通体灵光隐隐,数十重阵法犹如水幕重叠在一起,将大殿守得密不透风。
  
  巫铁眉心法眼张开,能够看到数十重阵法的流动规律,能够看到其中接驳虚弱之处,给他时间,他能逐渐解开阵法,破开禁制悄无声息的潜入其中。
  
  但是巫铁不想浪费时间。
  
  他回想老铁传给他的庞大资料库中,那些顶级的谋略之术,临时抱佛脚的在心里预习了一番,然后身体一晃,化为一道金光猛地落在了大殿门外。
  
  ‘轰’,十几万道强大的气息冲天而起,十万余命池境巅峰、上千胎藏境精锐的气息通过阵法连为一体,化为一座恐怖的枷锁向巫铁碾压了下来。
  
  巫铁浑身一僵,恐怖的压力压得他动弹不得,这股压力比斩龙台十几条青铜神链的禁锢之力还要沉重,直压得他浑身骨头‘咔咔’作响,腰身不自主的弯了下去。
  
  “太子殿下大难临头,还不自知,莫非要将我这唯一的救星赶走不成?”巫铁运足中气,大吼了一声。
  
  与此同时,他身后五行神光闪现,五彩光芒一抖,一旋,硬生生将十几万人联手释放出的威压打碎。
  
  巫铁身体晃了晃,喉咙口一甜,一口血涌了上来,又被他强行吞了下去。
  
  十几万大武精锐的身体同时一颤,有小半命池境将士齐齐吐血,一时间饶是大武军队军纪森严,也不由得满场哗然。
  
  一人之力对抗十几万人组阵之力,居然能震得数万人吐血,这等神通法力,简直恐怖。
  
  更要命的是,巫铁自身散发出的气息,绝对只是半步胎藏境!
  
  这……还是人么?
  
  大殿内传来了一个沉闷的声音:“让他进来!”
  
  正重振旗鼓,想要再次镇压巫铁的十几万精锐齐齐收敛气息,大殿的大门轰然开启,巫铁向门外怒视他的上千名胎藏境将领笑了笑,点了点头,然后大踏步的走进了大殿。
  
  ‘咚’的一声巨响,大殿厚重的大门在巫铁身后重重关闭。
  
  大殿内珠光闪烁,数十颗拳头大小的明珠照得大殿一片雪亮。
  
  近百名高矮胖瘦各不相同的男子站在大殿中,面色惨白,头颅呈半透明状,隐隐可见七条灰白色气息在他头颅中急速穿梭的武独尊坐在一张云床上,直勾勾的盯着巫铁。
  
  “是你……霍雄!”武独尊咧嘴一笑,哆嗦着抬起右手:“你,想死么?”
  
  巫铁看着武独尊,朗声道:“殿下何出此言?我来此,是来升官发财的!”
  
  武独尊笑得龇牙咧嘴,嘴里‘噗’的一下喷出了大片血沫子,他嘶声吼道:“升官发财?来孤这里升官发财?你中邪了么?脑子不清醒么?来人,拿下他,斩了他!”
  
  十几名气息恐怖的金甲将领同时上前一步,身后隐隐都有奇光闪烁,手中都多了一件或者两件气息强横、灵光缭绕的秘宝。大殿内更是龙啸虎吟,漫天霞光闪烁,大殿内的禁制全盘发动了。
  
  巫铁冷声道:“武独尊,你受了重伤,你的那些兄弟,已经收到了消息。”
  
  武独尊呆了呆,他猛地站起来,嘴里又是一口血喷出,他大声吼道:“放屁,孤已经下令封锁消息,从白天到现在,绝无任何消息传回大武,谁知道孤重伤了?”
  
  巫铁飞快的说道:“大晋枢机殿,帮你将消息传回去了。你以为,你身上的封窍锥,我从哪里弄来的?我区区一个三品将军,能够得到这等……秘宝?”
  
  武独尊张开嘴,浓郁的血腥味不断从他嘴里冒出来,他身体晃了晃,眼角、耳朵里同时渗出血水,那场景狰狞到了极点。
  
  “你们,你们……大晋狗贼!”武独尊歇斯底里的大吼了起来,嘴里不断冒出鲜血,气息也急速的衰减。
  
  一名金甲将领一声不吭的将手中一座六重三角宝塔丢出,化为一道蓝光砸向了巫铁。
  
  巫铁冷哼一声,身后五行神光一卷,六重三角宝塔顿时消失无踪,‘嘭’的一声,宝塔在五行空间中被搅得粉碎,内蕴的大道道韵被巫铁直接吞得干干净净,而宝塔本体更是化为一缕缕流光,不断涌入巫铁身体,被巫铁的骨骼吞噬一空。
  
  熟悉的热力从骨骼中涌出,巫铁感受到自己的力量再次提升。
  
  出手的将领闷哼一声,喷出一道鲜血,踉跄着喜丧后退了两步,骇然看着巫铁:“六合三才塔,那是,那是……天道神兵!”
  
  “后天人工制成的玩意儿,不值什么。”巫铁扫了那将领一眼,冷声道:“下次,起码用后天灵宝试试,好不好?出手也忒寒酸了些。”
  
  武独尊喘息了几声,他沉声道:“你,想要说什么。”
  
  巫铁笑呵呵的看着武独尊:“三国战场,我听得有人骂殿下您是……”
  
  武独尊的脸色顿时变得更加难看。
  
  在三国战场,他被人骂‘野种’,这是他心中最大的痛。
  
  巫铁立刻转变了话题:“殿下在大武,显然地位不稳,而且,有很多竞争对手,用不了多久,会有人谋图取代殿下的一切……殿下想要保住位置,免不得要和那些人大打出手,而这就是我大晋要达成的目标。在你们大武内斗的时候,我大晋可以好整以暇的调兵遣将,布置完整的防线。”
  
  武独尊死死的盯着巫铁:“你,又有什么想法?”
  
  巫铁看着武独尊,沉声道:“殿下不如以退为进,你我联手,坑掉几个和殿下你不和的大武皇子。呵呵,殿下你巩固地位,而末将么……升官发财!”
  
  巫铁笑得很灿烂:“一如之前所言,末将是来升官发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