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人阁 > 我有一座恐怖屋 > 第929章 浑身上下都是戏

  中年人老实憨厚,他的妻子也不像是那种擅长撒谎的人。
  几人在长廊上对峙了一会,白不悔并未注意,中年人和那个女人一直站在镜头之外。
  “小鬼,你去把摄像机拿过来。”白不悔感觉这里面有问题,他想要弄清楚。
  “凭什么我去?”小鬼不知道白不悔的身份,根本懒得搭理白不悔。
  “你们不要吵,以和为贵。”光头保安刘光明扛起了摄像机:“没有坏,这玩意一直在正常工作,上面灯都还亮着。”
  “一直在正常工作?”白不悔拿出手机打开刘扛的直播间,弹幕太多,已经出现严重卡顿,他刷新了好几次才看到部分弹幕。
  弹幕风向已经变了,白不悔有些着急,他示意保安将镜头挪到一边,然后拨打了刘扛的电话。
  “你还记得咱们之间签的合同吗?你向我们乐园保证绝对不会出问题,我们才同意你全程直播。”
  电话那边没有回应,只能听到喘息声和奔跑声。
  “刘扛!给我说话!”白不悔急了,他想要通过刘扛的直播,暴露恐怖屋新场景的内部设计,最大程度降低可玩性。
  他很清楚制作一个恐怖场景要耗费多少心血,全网曝光后,好奇的人就会减少。
  这样一来就算刘扛害怕,也能间接减少潜在游客的参观欲望。
  他计划的很好,但他没想到刘扛竟然会丢下直播间,一个人逃命。他也没想到这个场景会那么大,一个小时根本参观不完!这种直播到一半,未完待续的感觉,可能会吸引更多的人来参观。
  过了好久,电话里才传来刘扛断断续续的声音:“你怕我打赌输吗?不会的,嘴在我自己身上长着,就算再吓人,我也可以说一点都不可怕。”
  “一点不可怕你会把摄像机丢掉?”
  “我们可以推到摄像师身上,是摄像师太胆小,跟我刘扛又有什么关系?”
  “你自己能收场就行。”事到如今,白不悔也不好说什么:“我们已经找到了摄像机,你们人在哪?不是说好在教师公寓集合?”
  “有个女鬼在追我们,教师公寓去不了了,你们拿好摄像机,咱们在图书馆汇合吧。”刘扛声音慢慢平复,似乎摆脱了女鬼的追击。
  “为什么又要去图书馆?”白不悔感觉自己变成了刘扛的保姆,劳心费力保护这个不争气的废物。
  “我的助理在图书馆发现了一条密道,好像是隐藏的出口。”
  “怎么听你的语气,你和你助理还不在一起?你们又分散了?”
  “他中间遇到了鬼屋演员,跟我们走散了,这些是他刚才发信息告诉我的。别啰嗦!赶紧把摄像机送过来,我在直播间里消失太久,网友们会有意见的。”刘扛有些不耐烦。
  “你那个助理除了密道外,有没有告诉你其他事情?”白不悔性格多疑,一个走散的人忽然独自找到了逃生通道?这概率低到可以忽略,他感觉男助理已经被替换掉,此时给刘扛发信息的并不是助理本人,而是鬼屋演员!
  自从去医院探望过同事之后,白不悔就知道这座鬼屋根本没有下限,简直丧心病狂,任何事情都能做得出来。
  “你不说我都忘了,我助理还发现了一件事,跟咱们进来的那几个游客里,只有那对学生情侣是正常的!其他游客可能都是鬼屋演员假扮的!”刘扛的声音不大,但是走廊里太过安静,周围的人全都听到了。
  他们同时扭头,看向远处的两名游客。
  鬼就在眼前?
  保安和鬼妹悄悄往后退,唯有白不悔仍旧站在原地,他拿着手机,表情疑惑:“这件事也是助理告诉你的?”
  “当然,借给助理手机的就是那对学生情侣,他们三个聚在一起被鬼屋演员扮演的游客追赶。”刘扛说的很肯定,就仿佛自己看到了一样。
  “被鬼屋演员扮演的游客追赶?”
  “对,就是那个中年男人和他妻子,这两个都是鬼屋演员!”刘扛说的很肯定,周围所有人都听到了。
  他们全部看向不远处的中年男人和那个女人,一个个如临大敌。
  那个中年男人好像还没有搞明白状况,他小腿微微发抖,虽然很害怕,但还是将自己的妻子护在身后。
  中年男人用身体遮挡,白不悔他们并没有看到,那个躲在男人身后的女人正拿着一个手机,此时女人将早已编辑好的信息发送了出去。
  “好,我知道了。”白不悔正要挂断电话,手机那边又传来了刘扛的声音。
  “等等!我又收到了助理的短信!”电话里刘扛的声音稍一停顿,然后又传来出来:“糟了!你们赶紧来图书馆!男助理和那两个学生已经被鬼屋演员假扮的游客逼入死角了!”
  电话挂断,白不悔他们几个本来很小心的提防着中年男人和那个女人,但是听到了刘扛的最后一句话后,他们忽然觉得哪里不太对劲。
  “如果说刘扛的助理和学生正被鬼屋演员扮演的游客逼入死角,那我们现在面对的是谁?”大鬼一下说中了问题的关键:“这两个游客明明就在我们面前,怎么可能追着助理到处跑?”
  “对啊!”保安刘光明也愣住了:“这怎么回事?”
  “很显然有人在撒谎!”白不悔眯起了眼睛,他上下扫视中年男人:“两位怎么称呼?”
  “你们到底想干什么?”中年男人比白不悔还要谨慎,可能是因为考虑对方在直播的缘故,他连自己的名字都没有透露。
  看到中年男人害怕的样子,白不悔笑了笑:“没事,我想我已经知道谁在撒谎了。”
  “这是个很简单的骗局。”他轻轻推了一下眼镜:“男助理告诉刘扛,他和那两个学生正被游客追赶,可实际上那两名游客就在我们眼前。”
  “所以说撒谎的是男助理?”小鬼挠了挠头。
  “男助理不会欺骗刘扛,他可能已经被吓晕了,撒谎的是跟他在一起的那两个学生!一直给刘扛发信息的应该也是那两个学生,他们诬陷这对夫妻是鬼屋演员,想要洗脱自己的嫌疑,转移视线,但是万万没想到这对夫妻此时正好在我们身边!”白不悔逻辑清晰,声音中透着一丝干练,他的话让所有人都暗暗点头:“真正的鬼屋演员其实是那两个学生!”
  “藏得好深啊!小小年纪就这么阴险!”鬼妹听得后背都冒冷汗了。
  “其实我早该注意到的,这个鬼屋和含江医学院来往密切,鬼屋老板和医学生们非常熟悉!新场景开放,莫名其妙塞进两个学生,这其中绝对有问题!”白不悔语气肯定。
  “那我们赶紧打电话告诉扛哥吧!”保安刘光明拿出了手机。
  “不着急,他们扮演游客想要吓唬我们,我们这次就好好陪他们玩一玩。正好直播还没关,刘扛丢掉的面子,我们帮他拿回来。”白不悔说完又看向中年男人:“不好意思,刚才误会了,你要不要加入我们,毕竟人多力量大。”。
  中年男人犹豫了起来:“你让我考虑一下吧。”
  同一时间,躲在他身后的女人正在悄悄删除一条条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