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人阁 >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 第一二六章 无耻之徒李慕云
    娘的,这老灯一句实话没有,还特么没有老程靠谱,听完了房玄龄的话之后,李慕云无声的看着他暗暗想道。
  
      至少昨天老程还说了句‘将门一脉’,意思是有军方势力给他撑腰,可这房老头儿户只有一句‘可成大半’,不知道的还以为要把李慕云给送进敬事房煽了,进宫给皇帝当‘大伴’呢。
  
      不过好在李慕云对这老头儿也不是没招,毕竟房遗直那小子还在他的地头上,丫老灯出工不出力,大不了回去折腾他儿子去。
  
      想到这里,李慕云嘿嘿一笑说道:“房相,遗直兄托我给您带个话儿,说他想回来!”
  
      “遗直?”房玄龄脸上表情微微一僵,但很快又恢复了淡然:“犬子在逍遥候那里没有给您添什么麻烦吧?”
  
      “哦,这道没有,就是有点水土不服,稍微有些发烧加拉肚子,也没啥大事,再吃几天药估计就好了。”
  
      “……”房玄龄瞅着面前这个一头短发,一扒拉直掉头皮屑的青年,无声的眨了眨眼睛。
  
      话说到这个份儿上他也是听明白了,感情这小子就是拿房遗直当炮灰来威胁自己来了。
  
      想到这里,老房的脸色不由一沉:“逍遥候,遗直乃是老夫长子,将来可是要继承老夫爵位的,若是出了半点差池……”。
  
      “那也和我无关,又不是我让他去的。”李慕云摊了摊手,十分干脆的耍起无赖。
  
      俗话说的好,这泥人还有三分土性,李慕云这段时间先是被人劫了粮,然后又被人刺杀,又怎么可能没有火气,所以老房一装犊子,立刻把他的火儿给勾起来了。
  
      “你……”
  
      “我怎么了?我弄点粮食我容易么?你们这些个高官显贵串通一气说坑就坑我一把,怎么着,看我们乡下人好欺负是吧?”
  
      “老夫……”
  
      “是,我们是穷,可我们也有志气,谁也不想拖朝庭后腿不是,但是看看你们这个身在中枢的显贵们都干了些什么?纵容子弟到下面横行霸道,欺压良善,连老百姓口中最后一点粮食都不放过。”
  
      “不是……”
  
      “你们也不想想,如果没有那些老百姓,你们吃什么?穿什么?真以为自己不食人间烟火呢?”
  
      李慕云说的痛快,骂的尽兴,房玄龄干着急插不上嘴,最后终于气的拍了桌子:“竖子,给老夫住口!”
  
      “住口就住口,本来我到你这里来还指望着能找到一个主持公道之人,可是没想到,你竟然与那韩瑷是一丘之貉,一群大唐的蛀虫!蛀虫!”
  
      大吼一声之后李慕云起身便往外走,满脸愤慨之色,就好像与老房在一个房间待着是一种耻辱一样。
  
      房玄龄哪里受过这样的闲气,而且这老头儿自认一心为国,现在却被一个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骂成蛀虫,这让他如何受的得了。
  
      于是不等李慕云出门便大喝一声:“竖子,给老夫站住!”
  
      “咋,房相还想杀人灭口咋地?”
  
      卧槽,这真是太气人了,老房被李慕云气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眼睛瞪的溜圆,喘了半天才一字一顿的说道:“逍遥候,老夫要和你打御前官司,你若是不给老夫一个交待,老夫便跟你拼了。”
  
      “进宫便进宫!”李慕云一脸的大义凛然,整的好像在房玄龄处受了多大的委屈一样。
  
      ……
  
      正所谓君子可以欺之以方,李慕云这是逮住老房根本不可能对他私下里动手的弱点,玩了一手光脚不怕穿鞋的。
  
      而且就在刚刚李慕云发现了自己似乎陷入了一个误区,那就是过于相信‘史书’。
  
      可‘史书’必竟也是人写的,而是人写的那就必然掺杂有个人的情感在里面,如此一来未必不会把好的写成坏的,坏的写成好的。
  
      再说了,那些李慕云看的‘史书’都是啥啊?《隋唐演义》、《说唐后转》、《大唐贞观第一纨绔》,这特么能当历史书看么。
  
      所以当李慕云意识到这一点后,索性放弃了从‘史书’中寻找相关人物性格的打算。
  
      正所谓尽信书不如无书,既然孟子都这么说了,那就干脆自己去摸索这些历史人物的性格好了,反正他李慕云已经是死过一次的人,在大唐也是烂命一条,如果能跟某些大人物搞个同归于尽也不错。
  
      抱着这样的心思,李慕云临危不乱,跟着房玄龄那老头儿就去了皇宫。
  
      ……
  
      不得不说,大唐皇宫就是特么大气,光前面那广场就让李慕云走的上气不接下气(没办法,伤还没好利索),至于房玄龄……,人家是国公,有待遇可以坐滑杆,就是两根竹杆上面绑一凳子那种。
  
      看着那老家伙被两个人抬着,一颠一颠的还不忘鄙视自己的样子,李慕云真心想这老头儿一会儿被颠下来。
  
      ……
  
      一路无话,越过广场,绕过太极殿,又走过一个小广场,总算是到了此行的目的地,也就是李世民处理公务的地方——两仪殿。
  
      在两仪殿外面等了一会儿,里面有个尖细的声音嚷嚷道:“陛下有旨,宣梁国公、逍遥候觐见!”
  
      “哼!”老房赌气似的看了李慕云一眼,那意思很简单:看到没有,皇上先叫的我,后叫的你。
  
      李慕云对这样的房玄龄都有些无语了,心说你丫一国公至于么,这也忒小气了,敢情走了这一路,他已经忘了差点把这老头儿气成脑血栓这一环节。
  
      进了两仪殿,兜了几个圈子,李慕云有幸见到了这位有大唐第一人之称的‘天可汗’李世民陛下。
  
      只扫了一眼便发现,这皇帝并不像后世画上画的那样,其实这老李还是很瘦的,个子很高,坐在桌子后面高出挺大一截。
  
      当然,这不能排除椅子本身就高的原因,但李慕云估计皇帝应该不会这么无聊,搞这种小把戏。
  
      正想着,就看到先他一步走在前面的老房对着李世民一抱拳微一躬身:“参见陛下!”
  
      咦?竟然真的不用下跪?李慕云原本来在担心下跪的问题,但现在看来似乎不用担心了。
  
      而没有了这份担心以后,李慕云的坏主意又来了,只见其上前一步,学着房玄龄的样子,双手抱拳,一个躬身直接就弯了一百二十度,脑袋差点没杵地上,口中高呼:“参见吾皇‘天可汗’陛下,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卧槽,这个不要脸东西,竟然能拍出这么无耻的马屁。
  
      看着李慕云一百二十度的大鞠躬,房玄龄再次无语了,虽然他也想这样来上一回,可是奈何这腰不行,这么来一下,估计真的会把脑袋杵到地上。
  
  (本章完)
  
  
  

Ps:书友们,我是危险的世界,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