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人阁 >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 第一九一章 李慕云的未来
看到李世民心情似乎有所好转,房玄龄低头沉思一下,然后说道:“陛下,这红翎急报中有一点小小的漏洞,不知…WwW..lā
  
  “你是说为何只有俘虏,却没有物资对吧!”李世民哼了一声:“估计这又是李慕云那个小子搞的鬼,不过算了,看在他还算是务实,没有忘了五十万斤百炼钢的事情,朕就不与他计较了。”
  
  “陛下大度!”房玄龄微一躬身,小小的拍了一记马屁。
  
  李世民被拍的舒服,脸上露出一抹笑容:“好啦,如果没什么事情,玄龄便去办事吧,薛延陀的事情不是小事,你要好好处理。”
  
  “诺,臣知道了!”
  
  ……
  
  接下来一段时间,陆陆续续又有一些关于薛延陀犯边事件的说明,被送到长安,说法也都大同小异差不了多少,这对于房玄龄来说算不得什么大事,轻轻松松便将事情给处理了。
  
  因为有李世民的命令,兵部虽然对李慕云扣下六千余匹战马的事情心有不满,但最后却也没有多说什么。
  
  这种事情大家心知肚明,从战报来看,军方其实这次的事情成根本没出过什么力,能得到三千战俘的功劳已经算是白捡的,若是再要战马那就有些说不过去了。
  
  唐俭自从上次灭突厥之战以后便被调到民部,终日无所事事,钱财方面的事情本来就不是他所擅长的,加上这个民部尚书又是个得罪人的差使,所以他也不怎么上心。
  
  现在李世民再次派他去漠北反倒是合了他的心意,二话没说便带着人出发一路向朔州而去,打算在出使之前先了解一些情况再说。
  
  ……
  
  而此时的山阴县,也正在紧锣密鼓的进行着炼钢前的准备工作。
  
  王唯一答应了李慕云的条件,通过王家的势力铁矿石正源源不断的送进县里。
  
  而有了这些矿石,李慕云炼钢的计划也开始提上日程。
  
  炎炎烈日下,河边的小高炉正冒着滚滚浓烟,一批又一批民夫挑着担子,将与焦炭混到一起的铁矿石从小高炉上面的口子里倒进去,纵然热的汗流浃背也毫不停歇。
  
  李慕云手里拿着由钟铁匠亲手打造的铜皮大喇叭,不断的给那些民夫加油打气,顺便还不忘了指挥工作。
  
  “慕云,不行啊这边的火烧不起来!”王杰光着膀子,身上布满细密的汗珠,急吼吼的从小高炉的另一边跑过来。
  
  “烧不起来就用风箱鼓风,老子不管你们用什么办法,总之里面的火必须全都烧起来。”李慕云看都没看王杰一眼,只喊了一声之后便又看向另一边的胖子:“胖子,你特么是不是傻了,老子让你准备的石灰呢,在哪儿呢。”
  
  “就在你身后,别烦老子,老子也很忙!”胖子正在指挥着一群人往一个高炉的进气口加装风箱,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吼了回来。
  
  毕竟是第一次炼铁,而且还是如此大的规模,别说山阴县,就是整个大唐也没人有过经验。
  
  所以李慕云他们几个小年轻几乎忙的脚打后脑勺,就算是这样依旧还是干了这样忘了那样,完全就是顾头顾不了尾。
  
  李渊和于志宁远远的坐在河边,看着李慕云带着王杰、房遗直、胖子他们在那里心活,十分不厚道的笑着。
  
  “志宁,你觉得朕这个义子如何?”身边没有外人的情况下,李渊也不再掩饰自己的身份,腰背挺的笔直,淡笑着对于志宁问道。
  
  “太上皇,逍遥候浑金璞玉,将来会是什么样子老臣也难以判断,不过观其行为,老臣认为此子若不走上邪路,当可为大唐栋梁!”于志宁这话说的没有丝毫犹豫,纵然他平日里对李慕云百般挑剔,但那也只是恨铁不成钢罢了,现在面对老李渊,没任何顾忌的情况下他也不介意坦露一下心中的真实想法。
  
  李渊听了于志宁的话之后,脸上笑容愈发浓了些,咂咂嘴说道:“在朕看来,这小子脑子好使,若为武将当下不于李绩,若为文臣则不下于房、杜。只是……只是这小子惫懒的紧,你别看他现在忙成这个样子,其实中心思想还是为了让自己过的舒服一些,否则他才不会如此卖力。”
  
  “啊?这……”于志宁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万万没想到李渊会对李慕云做出如此高的评价。
  
  “怎么,不信?”李渊淡淡看了于志宁一眼,随后说道:“朕这一双老眼虽不敢说能看透一切,但总的来说看人还是很准的,可就算如此,朕与此子接触了半年多,却依旧看他不透。”
  
  “你说他聪明吧,有些事情办的其蠢如猪,就拿二小子那把剑来说吧,他竟然会用五十万斤百炼钢换一次使用那把剑的机会。”
  
  “可是你说他蠢吧,这次设计埋伏薛延陀人的例子就可以明确告诉你,这小子算计人的能力并不比李绩差,而且老夫认为李绩在二十来岁的时候还达不到他现在的能力。”
  
  李渊这些话像是在对于志宁说,又像是在喃喃自语。
  
  于志宁听着老李渊的评价,人也陷入深思。
  
  李渊在观察李慕云,而他这段时间同样在观察李慕云,而通过这段时间的观察他发现,自己这个学生有着超乎寻常的领悟力,很多东西他只要一说,这个学生立刻就能举一反三的与现实中的某些事情联系上。
  
  这种学习的能力让于志宁又是惊喜又是担心,因为如果照这样下去,他最多只能再坚持半年,半年之后他将教无可教。
  
  当然,这里还有一个更严重的问题,那就是这小子其实什么都知道,就是特么故意揣着明白装糊涂,这一点让于志宁恨的咬牙切齿,不过却一点办法都没有。
  
  两个老头儿就这样坐在河边,呆呆看着不远处热闹而繁忙的工地各自想着自己的心事,不过知觉中半个时辰便已经过去,远处嘈杂的人群中突然爆发出一阵欢呼的声音。
  
  (本章完)

Ps:书友们,我是危险的世界,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