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人阁 >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 第五零二章 到手的钱又飞了
李泰被身后的声响吓了一跳,待回头看到李世民,顿时有些傻眼,结结巴巴的说道:“父,父皇,您,您怎么来了?”
  
  “朕若不来,怕是小九要被你吓死了吧!”李世民冷冷的看了李泰一眼,声音平静的让人浑声发毛。
  
  李泰这个时候哪里还有刚刚威胁李治的气派,大气都不敢出一口,连声解释道:“父皇,您,您别误会,儿臣,儿臣只是在跟小九开玩笑,开玩笑的!小九,你,你说是不是!”
  
  他这最后一句话显然是对李治说的,同时心中暗暗祈祷李治这小子能明白事理一些,不要坏了自己的好事。
  
  而李治这个时候也有些被吓傻了,只不过他倒没有往兄弟相残这方面想,只是顾着自己的生意被老头子发现,想到四哥刚刚说要告诉老爹自己经商与民争利,李小九只觉得屁股火辣辣的疼,连忙替李秦解释道:“是,是啊父皇,刚刚四哥是在与我玩闹,平,平时我们也都是这样子的。”
  
  李世民心里明镜似的,知道这兄弟俩是在敷衍自己,不过因为一时想不出如何处罚李泰,故而只能顺着他们的话问道:“是么?只是玩闹?”
  
  “是的父皇,真的只是玩闹!”李泰见老爹语气有所缓和,连连点头。
  
  李世民这个时候心中已经有了如何处置李泰和李治的决定,看了他们一眼沉声说道:“你们本是兄弟,如此玩闹成何提统,朕罚你二人抄写论语百遍,你们可心服!”
  
  “是,儿臣遵命!”比起打板子、禁足什么的,抄书无疑要轻松许多,李泰自然不会提出什么异议,至于李治,就算再过十年,他也不敢违背老爹的意志。
  
  便是这样,李泰被草草的打发了出去,而李世民则坐到了李治的书桌之前,冷眼看了他一会儿才缓缓问道:“李慕云只给你捎来一副眼镜?”
  
  李治不敢向对李泰那样说谎,只能如实说道:“回,回父皇,还有一些。”
  
  “都拿出来!”李世民不动声色的看了李治一眼。
  
  李小九这个时候还有什么说的,只能老老实实的跑到自己的床榻边上,从下面拿出一个不大的盒子,拿回到老爹的面前。
  
  盒子摆着或大或小,或圆或方的十余副眼镜,看的李二是目瞪口呆,半晌才瞪着李治说道:“既然你这里有这么多,为何要朝堂上只有魏征才有?”
  
  李治耷拉着脑袋,臊眉耷眼的说道:“父皇,这都是逍遥王叔的主意,他说这叫饥饿营销,说是不能一次都拿出来,如果都拿出来了,以后就没有人买了,而且也卖不出好价钱。”
  
  “饥饿营销,哼,这倒是符合那小子的性格。”李二冷冷的哼了一声,目光再次投向李治:“这么说你是在替李慕云做生意,这些东西都是他的,对吧?”
  
  “呃……,不,不是。”李治摇摇头,看了老李一眼:“是我跟姐姐在太原的时候找到逍遥王叔,让他再帮我们想一个比较不错的生意,所以逍遥王叔便想到了这个。”
  
  李治口中的姐姐指的就是长乐,不过让李二想不通的是为什么自家这两个娃就那么喜欢李慕云,明明那小子就是个‘骗子’而已。
  
  是的,李慕云在李二眼中其实就是一个‘骗子’,而且还是个干啥啥不行,吃啥啥包了的‘骗子’。
  
  当然,这不是说李慕云真的就不行,若论实际能力,李二认为这小子的才能甚至不下于杜如晦,可问题是这小子总是喜欢剑走偏锋,时不时就开脑洞,行事与常人大不相同。
  
  如果真把他弄到朝中为官,只怕用不了一个月就能把脑袋给玩儿掉了。
  
  所以对于李慕云,李二一直很为难,想重用又不敢用,不用放在一边又觉得可惜。
  
  想着想着,李二觉得自己想的有些远了,拉回自己的思绪看了看有些紧张的李治问道:“你真的想要去经商?”
  
  “回父皇,逍遥王叔说,这其实是一种锻炼,经商本身并不是目的,目的是从中学到一些东西,比如研究买家的心理,总结自己的得失;再比如了解国家的经济形势,评估未来的经济的发展,由点及面,统筹归划等等。”李治还是第一次面对老爹单独的询问,所以有些紧张,不过好在总算是把李慕云那天与魏征辩论的观点都说了出来。
  
  李二听完之后眉头紧锁,这些话当初魏征到他这里来告状的时候也都说过,只是没有这么详细,当时他听完觉得不管是李慕云还是老魏说的都很有道理,只是后来因为急着要回京便将这件事情丢到了一边。
  
  现在旧是重提,李二忽然觉得李慕云的说法似乎有些道理,自己的儿子、女儿一大堆,虽然每天都让他们学这学那,但说来终是纸上谈兵。书读的很多,但是却不知道如何使用,知道百姓生存不易,但却不知道如何为百姓做事!
  
  想到这里李二点了点头,心中有了一份决定,起身在李治的头上拍了拍说道:“既然你逍遥王叔已经这么说了,那你就试试吧,不过每月你都需要向朕提交一份心得,写写你在经商过程中的一些体会,明白么?”
  
  李治怎么也没想到老头子竟然如此‘通情达理’,没有没收他的眼镜不说,反而还支持他去经商,当下喜出望外:“是,儿臣明白,儿臣谢过父皇!”
  
  李世民看着高兴的几乎要跳起来的李治,披头又是一盆冷水:“你先不要高兴的太早,虽然朕同意你可以有自己的生意,但是钱财却不是最重要的,所有赚来的钱都要交给你母后,你可知道?!”
  
  “啊?!”李治顿时有些懵了,瞠目结舌的看着老头子,一颗心瞬间变的冰凉。
  
  没钱,没钱谁还有兴趣经商,有那时间还不如在家里玩七巧板呢!
  
  只是李二并没有给李治讨价还价的机会,吩咐完之后便从他的盒子里拿出一副墨绿色的眼镜扣到脸上,施施然的走出房间,找地方消遣去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