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人阁 >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 第五一零章 三观尽毁的程妖精 中

      “怎么一回事?这很简单,最直接解释就是可以缓解边境民族矛盾。如果用边军来处理那些马贼,只会刺激到那些边民,从而会有越来越多的马贼出现,换而用马贼来处理马贼,那就是内部矛盾,与官方不发生任何纠葛,这样的解释程伯伯满意么?”被老程从睡梦中弄醒,李慕云一脸的不情愿。
  
      想当初小老头儿在山寨的时候,每当自己回来就会像使唤丫头一样被老李渊呼来喝去。
  
      现在小老头儿好不容易回长安了,山寨竟然又多了一个程咬金,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竟然会为了这么一点点的破事儿就跑来找自己。
  
      但是老程显然有着别样的想法,抓起桌上昨夜的冷茶一口抽干,大咧咧往椅子上一坐:“老夫满意个屁,你豢养了五千的骑兵,这才是事情的关键!作为一个郡王,你竟然养着这么多的私兵,你想干什么,造反么?!”
  
      “我造反?说出去谁信啊!”李慕云翻着白眼从炕上爬起来,接过慕雨递来的皮裘裹在身上:“五千骑兵我就能造反了?那定襄城的李绩手下有好几万人,他岂不更是会造反。”
  
      程咬金忽然有种对牛弹琴的感觉,看着李慕云满不在乎的样子,皱眉说道:“听清楚,是私兵,你那五千契丹骑兵完全就是私兵,是你自己养着的,李绩那里有好几万那是朝庭的兵,是朝庭养着的,那不一样,懂么!”
  
      难得老程会讲道理,李慕云有些奇怪,以前听到的传闻都是老程胡搅蛮缠,混不吝,没想到他也有讲道理的时候,这还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
  
      不过私兵这种事情可大可小,全看怎么解释,老程的问题如果放在别人身上或许解释起来有些困难,但放在李慕云身上却并不是什么大问题。
  
      “程伯伯,我只问你一个问题,边军剿灭马贼会不会有伤亡?”
  
      “伤亡自然会有,但当兵吃粮这是他们的责任。”老程答道。
  
      “这是他们的责任的确不假,可是每年朝庭会给出多少抚恤金呢?士兵战死只有五贯钱,残疾只有两、到三贯,这么一点点钱能干什么?”李慕云再次问道。
  
      “你别管能干什么,规矩就是规矩!”
  
      “可我不认为现在这样有什么不好,我将朔州附近的马贼全部弄到了一起,统一管理,统一调配,让他们从事生产,这首先就是让边军减少伤亡;其次,马贼现在都很听话,自觉的维护朔州境内的治安,这比边军负责的州府要好的多……”
  
      程咬金一副油盐不进的样子,把手一挥打断李慕云:“老子才不管那些,老子只想知道,你五千私兵到底有什么用,这一点你解释不清楚,老子与你没完!”
  
      这老程看似粗野,但却是粗中有细,作为安都大都督府的大都督,他必须了解自己治下的一切。李慕云手下养着五千私兵这种事情如果落在有心人眼中,给他扣个意图谋反的罪名轻而易举,老程弄不好都要跟着吃刮落。
  
      所以老程必须要解决这五千人,能解散就解散,不能解散就编入军中,总之绝对不能像现在这样散养着。
  
      而事实上,不管在哪一个朝代,手下养着五千私兵都是个不大不小的罪名,如果皇帝大度一些,可能最后落个发配的下场,若是皇帝小气一点,被砍了脑袋也不是不可能。
  
      但奈何李慕云并不清楚这一点,在他的印象中在古代养私兵问题并不大,完全没有必要上纲上线,所以看着老程如此认真,他也有点恼火,啧了一声说道:“我这不是私兵,是保安,民团,民间自发的组织!”
  
      程咬金对李慕云的文字游戏毫不理会,哼了一声不屑的说道:“别给老子整新词儿,说了半天只要你手里有兵那就是私兵。”
  
      “我……”什么叫秀才遇着兵?有什么叫对牛弹琴?李慕云这回算是知道了。
  
      “你什么你,你还有脸说你那不是私兵!还有……”程咬金从椅子上站起来,推开房间,指着两个守门的喽啰气鼓鼓的道:“你自己看看他们的装备,你自己看看!”
  
      “装备怎么了?有什么问题么?”李慕云看了半天,也没有看出哪里不对。
  
      “没问题?”程咬金牛眼一瞪,对着外面的小喽啰招了招手:“你,你进来,把你的刀和箭都拿出来。”
  
      外面的小喽啰看都没看老程一眼,就那么直不楞登的站着,目不斜视,似乎根本没有听到老程的话一般。
  
      最后还是李慕云怕来程下不来台,对着那喽啰打了声唿哨:“你来过,把身上的装备都拿下来,给程大将军看看。”
  
      “是!”听到李慕云发布命令,小喽啰这才转身进了房间,将身上的大狗腿弯刀和带着三棱箭头的箭,以及带着滑轮的弓放到桌上。
  
      可没想到,老程的注意力又转移了,双眼放光的盯着那小喽啰,也不知道是生气还是感慨:“好,好啊,还说不会练兵,你小子还想把兵练成什么样!啊!你自己说!”
  
      “啊,这个……”李慕云尴尬的看了老程一眼。
  
      “别给老子这个那个的,今天咱们先说你养私兵的事儿,等回头咱们再研究练兵的事儿,我给你讲,不把这些事儿掰扯明白了,你就算是天王老子,老程也跟你没完!”
  
      对于李慕云,程咬金眼下是又恨又爱,恨的是这小子净惹麻烦,闲来无事养了五千契丹骑兵在手里,这特么是正常人能干的事儿么?这么多私兵他这个大都督要怎么跟皇帝说,如果没有合理的解释,弄不好自己都得跟着这个混蛋好好喝一壶。
  
      爱的是那些武器真的很不错,仅仅看着就有那么一股子杀气,而且那些私兵也不错,竟然一点也不比十六卫的正规军差,如果把这小子练兵的本事向皇帝汇报一下,他大老程岂不是又多一个举荐之功。
  
      可奈何李慕云这小子实在太懒,一天到晚就想着混吃等死,有太上皇那么好的靠山竟然不知道好好利用,若是想让他加入军方怕是要费些手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