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人阁 >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 第五七五章 毛纺品 下
    正所谓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李慕云在自家毛纺厂搞出事情的第二天,便被李二陛下再次招进了皇宫。
  
      老实说,李慕云其实并不想去,想到那个李慕云与狗无旨不得入宫,他就心烦,可想到将来还要在这位帝国主义头子手下讨生活,逍遥郡王不得不抬起自己的屁股,进皇宫见驾。
  
      李二这次似乎心情不错,只是在御书房摆上几个道士和一个法坛算怎么回事?李慕云探头探脑的看了半天也没搞清楚状况。
  
      李二偶然抬头,立刻看到在门口鬼鬼祟祟的李慕云,气的一拍桌子叫道:“给朕滚进来!”
  
      “嘿嘿,二哥,您找我?”李慕云打量着房间中的摆设,点头哈腰的问道。
  
      “老实点,别嬉皮笑脸的。”李二瞪了某了一眼,指着地上的一个蒲团说道:“到那里跪着。”
  
      “啊?为,为啥啊?”李慕云眨巴眨巴眼睛,不情不愿的挪了几步,然后他就享受到了和昨天三胖子一样的待遇,被李二一声怒喝:“让你去跪着就跪着,怎么那么多废话。”
  
      得,跪着就跪着呗,看着前面摆着的法坛,李慕云知道自己谢胳膊拧不过大腿,臊眉耷眼的跪道那蒲团上面。
  
      然后,李慕云就看到那几个道士口中念念有词的动了起来,又是摇铃又是洒水,还有一个拿着五谷往他身上砸。
  
      什么情况这是?李慕云瞬间就被搞懵了,呆呆看向李二,心中隐隐有种不详的预感,接着还没等他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一个道士就把一张烧过的黄纸塞进了手中端着的水碗,递到他的面前:“喝下去!”
  
      喝下去?这什么东西?喝了不会死人吧?李慕云用无辜的眼神看向李二,结果李二根本就没理他,反而对那几个道士的行为频频点头。
  
      没招,喝吧!就算是再傻李慕云也知道,这些道士应该是在举行什么仪式,如果自己不照做估计门口那个黑大个儿就要进来用强了。
  
      好不容易把水喝下去,李慕云就看到那几个道士开始围着自己转圈,同时还在嘀咕一些东西,具体的他没听懂,只有最后一句‘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让他隐隐感觉好像这是一个驱鬼的仪式。
  
      半个时辰之后,李慕云已经跪的两腿发麻,那几个道士总算是停了下来,对着李二施了一礼之后退了出去,另外有宫人进来将那个法坛也抬了下去。
  
      李慕云等到他们都走了,才尴尬咧了咧嘴:“二哥,现在能起来了不?”
  
      李二摆了摆手,示意他可以起来,然后目光灼灼的盯着他问道:“怎么样?有没有觉得身上轻快点?”
  
      说实话,李慕云现在只觉得两条腿都不是自己的了,可为了不让刚刚那一幕重演,只能装成惊喜的样子叫道:“哎?好像,好像脑子真的清楚了不少,二哥,刚刚是怎么一回事儿啊?”
  
      “你这混帐,怎么那么不小心,被邪祟附身都觉察不出来,亏得昨日苏烈来找朕说你行为反常,引起朕的注意,否则怕是再有半年你就小命不保了。”
  
      李二的表情很认真,看上去并不像做假,李慕云顿时觉得哭笑不得,昨天晚上自己不过就是织了两寸的毛围脖,竟然惊动了大唐皇帝,也不知道自己是应该高兴还是应该郁闷。
  
      好在那几个道士还算是厚道,没跟李二说放到火上烧,否则自己这条小命只怕等不上半年,直接就得报销。
  
      不过话说回来,李二能够如此关心自己也是李慕云没想到的,此前他一直以为这位皇帝陛下看自己不顺眼,变着法子在折腾自己,可这次的事情发生之后小李同志觉得自己好像是误会了什么。
  
      要知道,这里可是李二的御书房,能在这里开坛作法,而且由李二亲自监督,足见对自己的重视。
  
      想到这里,李慕云把其它想法都抛到一边,正色对李二施了一礼:“臣弟谢过皇兄关心!他日皇兄但有差遣,臣弟万死不辞。”
  
      不想李世民毫不领情,哼了一声道:“你小子省省吧,以后少惹事朕就知足!”
  
      “嘿嘿……”李慕云摸着鼻子干笑几声,找了一个地方自己坐了下去,对李二问道:“皇兄,您今天叫我来不会就为了这事儿吧?”
  
      “以这个为主,另外,朕听说你收的那些羊毛可以纺成线了?”
  
      “对,是纺成线了,否则我也不会编那个围脖了,毛线这东西太粗,根本没有办法做到像织布那样,所以只能一点一点的编织。”李慕云解释道。
  
      李二皱了皱眉头,大概是觉得有什么事情搞错了,不过为了不让自己太尴尬,他还是没有继续问下去,而是岔开话题道:“那么毛线能做什么?”
  
      李慕云自然也不会在这个时候否认李二为自己驱鬼的好心,只能跳过这一段继续说道:“当然是弄成衣服或者裤子,皇帝,我给你讲,那东西弄出来之后保暖效果虽然比不上现在的裘皮,但也比单衣要强上许多,套在里面还是很舒服的。”
  
      “而且过了纺线这一关以后很多事情都好解决了,比如我们可以把一些碎毛压到一起,然后再做成鞋子,又或者弄成毛毯,毛毡,总之只要完成了脱脂的工作,羊毛的用处多着呢。”
  
      李二虽然没有见过实物,但看到李慕云信誓旦旦的样子,多少也信了八九分,咂咂嘴问道:“那么你的意思是这羊毛还能继续收购是吧?”
  
      “对,必须收,而且是有多少要多少,甚至如果有可能的话,我们还要再卖回草原去。”李慕云略有些得意的说道:“这样我们就等于没花一文钱,但是却白得了许多的羊毛。”
  
      “同时又破坏了草原的生态环境,让那些异族自己去打生打死,你小子果然够奸诈。”李二接过话头,脸上露出一抹我看好你的表情继续说道:“不过这个办法朕喜欢,你要尽快操办起来。”
  
      听到李二又把事情交给自己,李慕云顿时大惊:“啊?又是我?皇兄,我那封地的事情还没解决呢,那个管委会到现在还八字没一撇,哪有时间搞这个,要不您还是换一个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