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人阁 >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 第六二九章 认清现实吧!

      片刻之后李慕云猛的从地上跳起来:“我靠,老子想起来了!”
  
      “我靠,你想起什么来了?”三胖子正在边上逗慕雨开心,被李慕云冷不丁一嗓子吓了个激灵,同样暴起粗口。
  
      “老子知道那个辩才是谁了!”李慕云兴奋的说道。
  
      三胖子嘴碎,随口接了一句:“谁啊?你二大爷?”
  
      李慕云这次出奇的没有威胁胖子,也没有揍人的意思,只是有些失落:“如果是我二大爷就好了,那样,老子早就发大财了。”
  
      原本还在期待李慕云能有什么惊人之语的三胖子翻了个白眼,扭头对慕雨说道:“切,果然是越有钱越抠,你家公子良心大大的坏了。”
  
      慕雨小丫头不记前嫌,已经忘了前段时间某人骗她吃辣椒的事情,撇撇嘴说道:“我家公子才不坏,是你良心大大的坏了,否则怎么会说我家公子坏话。”
  
      “哈哈哈……,胖子,吃瘪了吧?”李慕云开心的在慕雨头上拍了拍,惹来一个白眼儿。
  
      胖子对着慕雨挤了挤本就不大的眼睛,末了转移话题对李慕云说道:“老子懒得跟这小丫头一般见识,哎,说说,那辩才老和尚有什么特别的,让兄弟我也长长见识。”
  
      李慕云揉着下巴想了一会儿,对胖子说道:“你听过兰亭集序没?”
  
      胖子摇头,茫然道:“没了,那是啥东西?”
  
      倒是小丫头慕雨在惊讶的叫道:“兰亭集序?书圣王右军的兰亭集序?”
  
      “对,就是那个兰亭集序。”李慕云点点头,然后神秘的对两人招招手,等到两人都靠过来,才压低了声音说道:“据说那兰亭集序就在辩才手中!”
  
      三胖子眨巴眨巴眼睛,一脸的不以为然,丫连自己名字都写不全,自然不会在意什么兰不兰亭集,不过小丫头就不同了,听完之后脸色大变,小手用力掩在嘴上才让自己没有发出惊叫声,那一双灵动的大眼睛闪着莫名的光采。
  
      这丫头乃是犯官之后人,在没被送进教坊司之前那也是大小姐的身份,家学渊源倒也听说过不少名家名作,后来在教坊司里面又学了一些东西,对王右军那自然是耳熟能详。
  
      所以当她听到兰停集竟然在辩才手中的时候,才会有如此惊讶的表现。
  
      李慕云很满意自己发言带来的效果,冷静的分析着小丫头的想法与思维,然后就听到身后一声咳嗽:“是么?你这小道消息都是从哪里听来的?”
  
      这声音熟悉的紧,好像是在哪里听过,李慕云先是一愣,猥琐的笑容直接僵在脸上,直到这时他才发现,原来小丫头并不是因为听到了自己说出来的消息而震惊,真正让小丫头变色的是因为自己身后那人。
  
      机械的转过身子,李慕云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皇兄,您,您怎么来了?”
  
      李世民围着尴尬的逍遥王转了一圈:“嘿,朕要是不来,怎么能知道如此劲爆的消息,兰亭集序,行,你小子真行,还有什么你编不出来的故事,一起说给朕听听!”
  
      李慕云搜肠刮肚的想着自己从后世听来的那个传说,口中辩解道:“皇兄,我……,我这不是编的。”
  
      李二在李慕云面前站定,似笑非笑的说道:“不是编的?那你是根据什么说兰亭集序是在辩才手中的?若是不说出个子午寅卯来,别怪朕打折你的腿。”
  
      世人都说李二特别喜欢王羲之的兰亭集序,现在看来,果然不假,李慕云杀手出身,尽管李二已经尽力掩饰心中那份狂喜,依旧被他看出了一些端倪。
  
      不过看是看出来了,但麻烦也跟着来了,李慕云现在只能祈祷自己听过的传说是真的,否则的话,一个欺君之罪扣下来,估计这腿只怕还真不一定能保得住。
  
      想到这里,尴尬的逍遥郡王摸了摸鼻子,眨巴眨巴眼睛,嘴巴开开合合张了半天才纠结着问道:“皇兄,您知道智永和尚么?”
  
      “智永和尚?”李二皱眉想了想,却发现一点印象都没有,于是盯着李慕云问道:“智永和尚怎么了?和你之前说的有什么关系?”
  
      “智永和尚是书圣王右军的第七代嫡孙。”李慕云简单的回答了一句,但很快就发现李二似乎还是有些不大明白,便又补充了一句:“而这辩才正是智永和尚的徒弟,而智永和尚现在已经……。”
  
      李慕云说到最后实在想不起来‘圆寂’这个词,无奈只能用手指在脖子那里比划了一下。
  
      好在李世民领悟力不错,眼中神光一闪:“你的意思是王右军的兰亭集序一直在他的嫡孙智永和尚手中,后来智永和尚圆寂,这份东西就传给了辩才?”
  
      李慕云挑起大拇指,马屁狂拍:“对,对对,皇兄果然目光如炬!”
  
      李世民本以为李慕云知道什么确切的消息,结果没想到却只是一个推测,于是有些不满的哼了一声:“哼,你这只是猜测罢了,做不得真!”
  
      “皇兄,多少也是个消息不是。”李慕云缩了缩脖子。
  
      李世民深深看了李慕云一眼,随后将目光转向三胖子:“罢了,算你说的有些道理吧,不过,白天的事情是怎么一回事儿?你身边的那个小胖子竟然去打扰佛门清修这地,这事儿是你指使的吧?”
  
      “皇兄,那些大和尚霸占着我的田产,我把道理跟他们说了无数次,嘴皮子都要磨破了,可是这帮秃子倔的要命,就是死活不还,我这不也是实在没有办法才会出此下策么。”李慕云一边解释一边看了看已经吓的两股颤颤的三胖子。
  
      这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叫他小胖子,真不知道皇帝陛下的眼光到底有多高,都快要三百斤了还‘小’,也不知道‘大’胖子会是什么德性。
  
      三胖子如果知道李慕云在这个节骨眼儿还有心思琢磨这个,估计会直接掐死他。
  
      要知道,那可是皇帝啊,皇帝都知道下午发生的事情了,可见那些和尚必然有‘通天’的能力,否则李世民根本不可能知道这消息。
  
      但让胖子意外的是李世民竟然接受了李慕云的解释,不疼不痒的说了句:“以后注意一些影响,不要把事情闹的太大,知道么?”
  
      “是,皇兄放心!”李慕云老老实实的应承着,至于心里到底打着什么样的算盘只有他自己知道。
  
      “嗯。”李世民高瞻远瞩,自然不会关心一些细节问题,见李慕云已经答应,便换了话题:“你这府上朕还是第一次来,带着朕转转吧!”
  
      “诺!”李慕云答应一声,陪着李二在家里转了起来,心里却在暗暗腹诽,人都跑到自家后花园来了,还说什么第一次来,看来这皇帝也不是一般的能扯。
  
      话分两头,却说另一边辩才和尚带着徒弟回到寺中之后,立刻打发走了那些不相干的人,独独将慧能留了下来。
  
      慧能一肚子的委屈说不出来,等人都走了之后才对辩才说道:“师傅,您在县衙何必向那胖子道歉,明明这次的事情就是他们挑起来的,弟子并没有动手打他。”
  
      辩才略有些失望的看了徒弟一眼:“慧能,你既然知道对方是故意挑起这次争斗,难道就想不明白是什么?”
  
      “还不就是为了那些地契。”慧能有些不满的说道:“不过那都是信众进献给佛祖的,凭什么他们一句话就给了他们,这可都是百姓自愿献上来的。”
  
      辩才叹了口气,“慧能,贪嗔痴,三条戒律你可记得?我佛门本是清静之所,出家人亦是四大皆空,为何你至今还看不开?”
  
      “师傅,我……”慧能自然知道辩才是什么意思,可他却并没有辩才那么高的修行,做不到真正的四大皆空,无欲无求。
  
      辩才似也知道他想说什么,抬手阻了他一下继续道:“福祸无门,唯人自招。慧能,你想过没有,那胖施主既然敢如此做,其身后必然有人指使,而这指使之人……,你既然知道他们的目的是地契,那指使之人是谁你也应该知道吧?”
  
      “师傅,是逍遥王李慕云!”慧能答道。
  
      “不错,你能知道是他便好。”辩才老僧沉默片刻继续说道:“慧能啊,为师问你,你觉得你斗得过他么?”
  
      慧能低下头没有说话,这个事情不是嘴硬就能解决的,虽然他真的很想说‘能’,但现实却告诉他,别说是他,就算是他师父也不可能斗得过那个混蛋。
  
      毕竟逍遥王再差那也是有着官方的背景,而佛门再强也只是一个宗派,孰强孰弱不用斗便可知晓。
  
      更何况这里面还有官官相护的门道,就好像下午在万年县衙一般,瞎子都能看出来那万年县令有袒护那胖子的意思。
  
      在如此情况之下,别说他一个慧能,就算是全寺上下所有人都集合在一起,不,就算是整片骊山所有寺庙、禅院集合在一起,也未必能斗得过他。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