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人阁 >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 第六四一章 活字印刷与新的催稿党 上

      ‘啪’,越想越气的李二陛下索性将手里的笔一摔:“来人,把这个混蛋给朕乱棍打出去。”
  
      李慕云被吓了一跳,从地上跳起来叫道:“哎,皇兄,皇兄这是干什么!”
  
      “干什么?!”李二气极败坏的说道:“我个混帐东西还问朕要干什么!天天追在朕的后面要字,你还问朕要干什么。”
  
      李慕云愕然道:“皇兄,这可是当初您答应的,您可是九五之尊,总不能说话不算吧?”
  
      李二哑然,数次张嘴,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回想当初,这好像的确是他自己见猎心喜,一时冲动揽下的差事。
  
      见李二不说话了,李慕云对着冲进来的几个执金吾摆了摆手,示意他们下去,然后走到李世民身边,拿起被甩在桌上的笔,重新塞回他的手中:“皇兄,您可是皇上,一言九鼎,总不会不认帐吧?”
  
      李二并不接那笔,孩子的把手背到身后:“朕今天有些乏了,不写了。”
  
      “别啊,皇兄,正所谓人无信不立,您作为大唐的领头羊,有以身作则的责任,若是因为一点点困难就退缩,却是让人如何评价,再说当初您可是答应十五天内完稿的,现在这都十天了,你还差两万字呢。”
  
      李世民这个时候是真的恨不能打李慕云乱棍打出去,可是想到他那张大嘴巴,估计今天把他打出去,明天长安城里就能传遍自己不守信用的谣言。
  
      进退两难的李二陛下就像后世苦逼的写手,尽管已经累的手抽筋,却不得不继续下去,用几乎想要杀人的目光看着李慕云,接过了被递到面前的笔。
  
      看着李二满心不情愿,却又不得不继续,李慕云主动岔开话题,帮他分散注意力:“皇兄,我想弄一套辞典,您觉着怎么样?”
  
      “什么辞典?”李世民手一哆嗦,一个大字错歪了,李慕云这小子太能折腾,搞的李二陛下谈书色变。
  
      李慕云解释道:“就是把大唐所有的字都收集到一起,对每一个字做出最正确的解释,名字暂定为《贞观辞典》。”
  
      “《贞观辞典》?”李世民顿了一下,扭头看了一眼李慕云:“有这个必要?”
  
      李慕云正色道:“当然有必要,华夏文化博大精深,很多人穷毕生精力都无法一窥其全貌,单就这字来说,谁也不知道咱们华夏到底有多少文字,所以我觉得咱们很有必要弄一本辞典出来,至少把构成文化基础的文字统一一下。”
  
      李世民微微皱眉没有说话,半晌才说道:“你的这个想法不错,但你知不知道,如果按你说的,这将是一个多大的工程么?”
  
      李慕云摸摸鼻子,嘿嘿笑着道:“任务量不小,不过朝庭不是有那么多御史么?左右他们也无事可做,不如让他们来搞,依我看他们应该对这件事情很感兴趣。”
  
      李世民沉默片刻,扭头道:“这倒不是不可以,既然这个想法是你提出来的,不如由你来负责此事如何?”
  
      “我?我不行。”李慕云飞快摇头:“皇兄,我的声望不够,这种事打打下手还可以,若是主持的话,您最好找个声望比较高的,比如孔颖达或者魏征他们,实在不行您亲自上阵也行,至我还是算了。”
  
      李世民也觉得自己刚刚的决定有些过于草率,点点头道:“这道也是,罢了,那就让孔颖达来处理这件事吧,做为孔家第三十一代传人,这件事由他出面再好不过。”
  
      “皇兄圣明!”李慕云恭维的笑着说道,那笑容中似乎带着一丝阴谋。
  
      李二的心不由提了起来,把李慕云的提意从头到尾想了一遍,却并没有发现其中有什么破绽,对大唐来说有百利而无一害。
  
      若说有阴谋,最多也就是印书的价格贵一些,这倒是无所谓,反正羊毛出在羊身上,等将来书印好了,还是由买书的人来买单。
  
      不得不说,李世民到底还是君子,错误的估计了李慕云的阴险。
  
      ……
  
      孔颖达很高兴,不,应该说高兴的不要不要的。
  
      自汉代许慎的《说文解字》创立以来,华夏大地再无统一的辞典、字典,而《说文解字》虽历代都有人重新修纂,但还是做不到无所不包,其中只收录了一万个字左右,还有大量生僻字没有被收录。
  
      当然,这并不是说编纂人不尽心,而是因为信息不畅,毕竟人力有时穷,一个人编一本类似字典的书,很难做到面面俱到。
  
      而李世民这次却是下了大本钱,全国征集字稿,可以说是整个大唐所有读书人共同在编纂一本辞典,若是等到成书,一定会成为旷世之作,而这本旷世之作的主编,正是老孔本人。
  
      每每想到自己的大名被印在一部旷世之作上,得以流传千古,老孔就觉得兴奋,用李慕云的话说就是有种夹不住尿的感觉。
  
      话虽然糙,但老孔却顾不上这些,从李二那里接到圣旨之后,立刻赶到李慕云的府上,找这位辞典计划的‘创始人’讨论一下如何进行下一步计划。
  
      “孔老,这种事情您老负责操办就行了,何必来找我这无名小卒呢。”李慕云这个时候正准备去城外自己的庄子,结果被孔颖达一脚门里一脚门外的堵个正着。
  
      刚刚对李慕云说明来意的孔颖达有些不悦,严肃的说道:“逍遥王,这件事你可是发起人,若说和你没有关系,怕是有些不负责任了吧?”
  
      李慕云讪笑着说道:“呃……,我哪是什么发起人,就是前几天找一个字,翻遍了《说文解字》也没有找到,所以才有了弄一套辞典的念头,您要是非把我说成发起人,那可真是把我架到火上烤了。”
  
      孔颖达淡淡嗯了一声,也不知他是个什么意思,顿了顿才慢条斯理的说道:“总之这件事你是逃不开的,就算老夫这次不来找你,以后也会来。”
  
      李慕云目瞪口呆的看着老孔,似乎不认识他一般,这特么就是讹人嘛,与街头痞子的死缠烂打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孔颖达见李慕云不说话,老脸上露出得意的笑:“怎么样,说说你的打算吧,老夫可是听说了,你这段时间从欧阳他们几个手中可是讨了不少的字,已经生生快要把他们给逼疯了,难道你就不准备跟老夫说说你想要干什么?”
  
      李慕云眨巴着眼睛,想了想之后说道:“孔老如果真想知道,那就跟我到庄子上走一趟吧,到了那里想必您就知道了。”
  
      “好,那就走吧,坐你的马车。”孔老头倒也不含糊,说走就走,转身便上了李慕云的马车。
  
      老实说,孔颖达的行为完全颠覆了自己在李慕云心中的老先生的印象。
  
      在逍遥王大人看来,一个老夫子就应该是那种温温吞吞的性格,泰山崩于面前而不改色,一杯茶,一袋烟,一份邸报看半天才对。
  
      可是眼前这位,性子却急如烈火,毛毛躁躁的样子,几乎跟他这个二十啷当岁的小年轻没啥区别。
  
      就在李慕云愣神的瞬间,老孔已经从马车里探出头来:“王爷还站在外面做什么,快些上车。”
  
      “哦,上车,上车!”李慕云尴尬的应了一声,带着称心上了马车,一声鞭响,从李承乾那里讹来的马车缓缓移动起来。
  
      马车之上,孔老头儿坐立不安,总是想要说什么,但看到闭目养神的李慕云,又把话咽了回去。
  
      称心坐在李慕云的身边呆呆出神,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时不时会扭头看这个新主人一眼,然后又继续发呆。
  
      就这样,一路无话,马车在半个时辰之后到了城外李慕云的庄子。
  
      才刚刚进入庄子不久,孔老头儿懵了,只见庄园里面到处都挂满了一幅幅字,数十个雕刻匠人正在埋头苦干,身边堆满了一堆堆的细小木条。
  
      “他们在干什么?”看了眼身边若无其事的李慕云,小老头儿好奇的问道。
  
      “刻字,他们的任务就是把这些字都刻下来,每种字体都要刻十个以上。”李慕云不以为然的给老孔解释道。
  
      但孔颖达显然还是没有理解他是什么意思,走到一个匠人身边,拿起一根小木条,放到眼前看了又看。
  
      那是一个隶书的‘王’字,看上去应该是欧阳询所写,只不过老孔实在不明白,为什么只有一个字,看了半晌之后对李慕云问道:“刻单独的一个字有什么用?你想要干什么?”
  
      这次李慕云并不有给老孔解释什么,只是比了个请的手势:“孔老稍安勿躁,一会儿到了后面就知道了。”
  
      就这样,孔颖达带着一肚子的疑问,跟着李慕云来到了庄子后面,然后他就看到了三个正在忙碌的人。
  
      只见这三人分成两组,其中一组是两个人,此时正在印着什么东西,在他们的边上放着厚厚的一摞纸,最上面一页的内容是:天地玄黄,宇宙洪荒……。
  
      这些人在印书,孔颖达很清楚的意识到这一点,但让他不解的是另外一个人。
  
      只见那人不断穿行于一排排的木头架子中间,手里拿着一个不大的木头盒子,时不时在某个架子上的小盒里拿出一个东西放进手中的盒子里,然后又继续在木头架子中间穿行。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