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人阁 >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 第六四八章 摊事儿了
    李慕云并没有意识到一年三熟的稻种会带给李世民怎样的震撼,被李二想要吃人的目光盯着,不由自主退后两步说道:“那个,皇兄,你先别急,先听我说。”
  
      候君集此前一直在打瞌睡,这个时候却睡意全无,大步来到殿中,一屁股把李慕云挤出老远:“还说个甚!陛下,臣愿提十万大军,马踏林邑,将那稻种带回大唐!”
  
      “候尚书稍安勿躁,先听逍遥王把话讲完如何?”房玄龄这个时候也来了精神,不复刚刚昏昏欲睡的样子。
  
      长孙无忌、李靖、魏征等人这个时候全都瞪大的眼睛盯着李慕云,虽然没有说什么,但郑善果他们却明白,今日他们的弹劾只怕又要无功而返了。
  
      李世民这个时候多少冷静了些,拾阶而下来到李慕云面前,一字一顿的说道:“李慕云,你说的可是真的?朕现在给你反口的机会。”
  
      说实话,粮食这东西一直就是李世民的一块心病。
  
      大唐现在虽然可以算得上国富民强,但也只是‘算得上’而已,在大唐境内其实还有许多地方的百姓是吃不饱饭的,遇到些灾荒之年什么的,更是恨不能把军粮都掏出来赈灾。
  
      而且这几年高句丽已经将长城修的差不多了,正在时不时开启撩骚模式,搞的辽东边境一日三惊,李世民对此事恨的牙根痒痒,却因为国内粮食的问题始终无法出兵解决自己的这个坏邻居。
  
      总之说到底,大唐的一切都是建立在粮食的基础上的,只要有了粮,李二就不怕百姓造反;只要有了粮,李二就不怕一切战争;只要有了粮,李二就敢让自己的军队打到天边去。
  
      李慕云并不清楚这些,提出三季稻的根本原因只是出于对好东西的占有欲以及显摆的心思,什么让百姓吃饱饭并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那是李世民的事情,不是他这个逍遥王的事情。
  
      所谓逍遥,求的是逍遥自在,随心所欲,至于那些让人烦心的政务,都让他们见鬼去吧。
  
      李二等了半天不见李慕云回答,心便慢慢沉了下去,眼中露出失望之色,但就在这时,李慕云突然开口了:“皇兄,臣弟啥时候说过假话?!您这么问真是太让臣弟寒心了。”
  
      “您知道不?那些林邑人全都是懒汉,稻种都是随意往地里一撒就不管了,三个月后只管收割,然后再往地里撒一把种子,回家睡上四个月就可以再收获一次,什么除草,什么捉虫,完全不用,庄稼在地里长的就跟杂草一样。”
  
      本已经不报希望的李二这次不仅仅是眼珠子发红,甚至连呼吸都变的粗重起来,猛一转头喝道:“李靖、候君集、柴绍听令!”
  
      “臣在!”被李世民点到名字的三人杀气腾腾越众而出。
  
      “尔等三人带兵十万,三月踏平林邑,可能做到?!”李二似乎再次变成了当年杀人如麻的秦王殿下,一身狂暴之气令人侧目。
  
      ‘轰隆’一声,甲胄轰鸣,李靖三人带着决死之气拜服于地:“臣等万死不悔,大唐,万胜!吾皇,万胜!”
  
      “尔等速去整军,任命随后便到!去吧!”
  
      “诺!”
  
      “陛下且慢。”
  
      “皇上,使不得啊!”
  
      “三位将军慢着,此事还需从长计议。”
  
      就在三人起身走向殿外的时候,房玄龄等人终于算是回过神来了,一下子大殿之上伏倒一大片人,劝阻李二的同时,也将李靖三人拦了下来。
  
      长孙无忌面对李世民冷飕飕的目光,艰难言道:“陛下,眼下国库存粮不足大军三月之用,十万大军出至少也要等到秋收之后才行啊。”
  
      “古有霍骠骑就粮于敌,林邑撮尔小国,根本不需三月之粮,只要长孙大人备上一月之粮,余事某等自会解决。”候君集被人拦住心中不爽,不等李二开口,已经拍着胸口保证道。
  
      魏征横身于候君集面前,厉声道:“那也不行,候尚书,林邑国虽小,但却是我大唐之属国,蒙舍龙无故讨伐尚可解释为边境冲突,但若是你兵部尚书带十万大军马踏林邑,这便是国战,是无故而伐,如此行事让其它属国如何看我大唐,如何看我天可汗陛下!”
  
      “林邑有‘宝’而不献于陛下便是其罪,何来无故而伐!”柴绍上前一步与老候并肩而立,面对魏征,针锋相对。
  
      李世民冷眼看着面前文武两派争论不休,一言不发,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房玄龄这个时候已经来到了李慕云身边,捅了捅逍遥王这个始作俑者:“郡王,说句话吧,否则大军倾巢而出,长安兵力空虚,大唐危矣!”
  
      李慕云看似任嘛不管,但说到底也是一个武人,第一次到帝王一怒,山河为之俯首的场面正自热血沸腾,被老房捅了一下之后撇嘴道:“老房,你又忽悠我。”
  
      老房嘴角抽了抽,拱手道:“郡王,解铃还需系铃人,您还是出面劝劝陛下吧,算是房某欠您一个人情如何?”
  
      “为什么?”李慕云正色问道。
  
      “郡王,林邑撮尔小国矣,若是要其粮种,只需陛下一纸召书即可,何须十万大军讨之?另外郡王平定剑南道判乱时,仅非战斗减员几达十之一,这还是郡王熟知剑南道行军之法,若是十万大军入林邑,怕是还没有打仗,便要损失一半人马,这又何苦来哉。”
  
      李慕云默然以对,老房说的这些他当然知道,不过正所谓挡人财路有如杀人父母,老候这人想打仗都想疯了,如果这个时候他出面劝阻无疑会得罪这位军方大佬,在已经得罪了大唐世家与士族之后,李慕云不得不考虑继续得罪军方的后果。
  
      而就在他考虑得失的空当,李世民却开口点了他的名:“逍遥王,此事因你而起,你来说说该当如何?”
  
      “皇兄,其实我觉着吧,必须出兵。”
  
      李慕云此言一出,房玄龄等人尽皆色变,失望之余不免发出一声长叹,而候君集等人则是面露喜色。
  
      但很快李慕云话锋一转,又继续说道:“不过我觉得没有必要出动十万人马,蒙舍龙眼下不是杀过去了么,咱们只要派几个人去那边坐镇其实就好了,最多再带上万把千人的也就足够了。”
  
      候君集一听顿时不乐意了,翻着白眼道:“万把人能干什么?逍遥王,你该不是想要帮着那个蒙舍龙抢功劳吧?”
  
      “候大人,你可不要不识好人心,林邑和漠北、西域不一样,那边到处都是原始丛林,地无三里平,天无三日晴,别说你带着十万大军,就算是一百万,到了那边也没用,因为你根本就施展不开,就算是勉强把部队铺开,互相之间联系也是一个大问题。”
  
      “再何况在丛林之中行军并不是那么容易,你的军队分开之后,很有可能在丛林里面失去方向,到时候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很有可能你找到他们的时候,已经变成了好几万具尸体。”
  
      作为朝中唯一一个穿越过原始丛林的将军,李慕云完全有资格说这样的话,候君集虽然霸道,但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人,听完之后也沉默下来,想了许久也没有想出可行的办法。
  
      李慕云见没人再吱声,又继续说道:“我们的军队大多都北方人,不说丛林做战经验匮乏,单单水土不服就是最大的困难,所以我认为在林邑做战,还是南诏人比较合适,我们的人如果要参战,只能以小部队跟进,权当是长点经验。”
  
      李世民认真的听着李慕云的分析,他不是一个莽撞的人,知道事情的轻重,也很能听取正确的意见,否则也不可能坐上皇帝的位置。
  
      这时见李慕云似乎已经发表完了自己的意见,轻咳一声说道:“还有人有不同意见么?朕想听听。”
  
      没人说话,房玄龄等人都知道三季稻对大唐的重要性,他们阻止李二的根本原因是调动军队太多,现在李慕云已经把话说到这个份上,想来李世民也不会再一意孤行,便不再出言。
  
      候君集等人虽然不能带十万大军出征,但好歹也没有太过失望,至少他们还是有机会出兵的,等到把稻种取回来,大家少不得也是大功一件,再争下去完全没有任何意义。
  
      李世民等了一会儿,这才点头说道:“既然大家没有异议,那这次就由君集去剑南道坐镇,顺便带上上次去过剑南道的那一万军卒。”
  
      “诺!臣领旨!”候君集乐的眉开眼笑,对着一边的柴绍挤眉弄眼了一阵,李靖和柴绍无奈的翻了个白眼,谁都没有搭理他。
  
      倒是郑善果这个时候灵机一动,对着李慕云说道:“逍遥王,这林邑国有一年三熟之稻种一事不知你是从何得处得知?若是大军调动之后,发现没有这样的事,又当如何?”
  
      李慕云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反问道:“你这老家伙怎么那么没眼色呢?林邑国在边境搞事情,我皇兄派兵去镇压,关稻种什么事儿!”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