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人阁 > 剑徒之路 > 第517章 准备三
    李绩是早有预谋。
  
      师叔渡海此人,为人太过古朴方正,不恋物,不愧心;李绩若一开始便拿出此鼎,渡海是一定不会收的,而且他一言即出,再无反悔,再想其他办法也是无用,此为不恋物。
  
      所以李绩言语勾引,故意用剑意询问,就是要引出渡海关于自身剑意的取舍,渡海一时不察,着了李绩的道,说出自己合适的两种剑意;这些东西,李绩作为同样眼光了得的金丹剑修,和渡海关系亲近,又如何判断不出?
  
      故此渡海即主动承认星辰剑意与自己相合,李绩便直接取出周天玄鼎,这就是机缘,此时的渡海不能拒绝,此所谓,不愧心也。
  
      说起来渡海如此作派,确实有点矫情的意味,但这就是古剑修的作派!
  
      所以,所谓机缘,有时也是可以安排的,从黑掉王家的宝贝开始……
  
      “你!”渡海指向李绩,他一言即出,说星辰剑意适合自己,那蕴含星辰剑意的周天鼎又如何拒绝?难道推翻先前自己所说?这种出而反尔之事他是做不出来的……
  
      李绩嘿嘿笑道,“实话说,这东西是弟子黑家族一脉的,师叔若不敢要,弟子不如送回去?”
  
      先诱后激,渡海被逼到这个份上,也只好拿起周天鼎,
  
      “你这小子,算计起人来,当真是滴水不露,现在我相信,那花背在你手上,怕是要遭大罪!”
  
      ………………
  
      日子便这样又平静的过去了半年,李绩放松心情,修真,生活两不误,
  
      这一天,偶有所感,自觉这些时日已把身心调整到了最佳,多留无益,于是也不和人说,直奔传送而去,这一天,距离天梯正式开始,也只还剩半年。
  
      方壶岛,和轩辕城一样的平静,唯一不同的是,上高道人没再象上次那般的悲春伤秋了,这是个好现象。
  
      这一次,李绩作为辟邪剑派的大长老,总算是有了些许时间和辟邪弟子们讲解一些粗浅的剑术,或者御剑于海,领略万里海疆的波涛汹涌,说实话,这里海情之复杂,可比沧浪阁所在的南海要险恶的多,但也许是沧浪阁够实力,肃清太过?
  
      双依在这期间回了次娘家,两个女修看起来比以前珠圆玉潤的多,别有一副成-熟女人的风姿,看来这些年,黑羊道人晚课很勤奋,确实是累的不轻。
  
      据她们说,这近二十年来,大鼓山好生兴旺发达,不少散客野修纷纷托庇于大鼓山门下,甚至还有几个金丹修士;李绩知道,这无疑是奔着那枚天梯符令而来,好在黑羊知机,含含糊糊,就是不吐实口,谁也不知道那枚符令在什么地方?在谁的手里?到底最后谁去?
  
      菩提世界中的种种,阿陀难宗遮掩的很好,没人知道李绩和黑羊还有这么一层的关系在,当初在菩提世界中,就算莲花和龙卷知道的也不多,以他们的脾性,还不至于就捅了出去,毕竟,李绩也捏着他们的把柄呢。
  
      时间静静的流过,无风无浪,大家仿佛都在等待天梯开启的那个日子,期待着好戏开锣,可作为一个参与者,李绩却在这份平静的等待中嗅到了一丝不寻常。
  
      这是一种模糊的感觉,隐隐约约,却无法把握。
  
      离天梯之争开启还差一个月时,上高动身去往云湖列岛,参加千岛域百年一度的门派掌门大会;这是个传统性的大会,就定在天梯之争前一个月进行,一方面是总结域内百年历史变迁,回顾过去,展望未来,平衡势力,瓜分地盘,另一方面,也是参加天梯之争的一些门派之间的攻守同盟。
  
      毕竟,上去了天梯,代表的不仅是门派的利益,也有洲域之间的竞争,总不能把在洲域中的恩怨带到天梯上去,做不做的到不好说,但是一定要提的就是,尽量避免洲域内同室操戈,这个,就有点象当初李绩前往沧浪阁商量的勾当。
  
      李绩也有资格参加,但他当然不会去,云湖列岛是云顶剑宫的老巢,真进去了万一被认出来,那才叫肉包子打狗呢。
  
      上高道人走后,那种不安的感觉越甚,很莫名其妙的感觉,和上高有关?还是和自己有关?或者,和辟邪有关?
  
      时间,已不允许他再多做打探,事实上在千岛域,为人低调的他也基本没什么途径,唯一一个还算靠谱的黑羊也去了云湖列岛,现在的他倒成了一个聋子瞎子。
  
      离开门派后,这还是他头一次感觉有些无助。
  
      但他依然故我,偶尔**,偶尔远游,胡猜瞎想解决不了问题,徒乱心境,不如守中。
  
      他猜中了,十五天后,正当他已经准备动身前往虚空天堑之时,上高道人急信回传:辟邪剑派天梯资格被取消!
  
      同时被取消的,还有另外两个门派:红佛寺,排海教!
  
      乍一看到这个消息,李绩表现出的不是愤怒,而是差点,笑出声来!
  
      这是最坏的结果,但似乎也在意料之中,这也是李绩当初一定要拖上黑羊也参加虚空盟排位的原因,他从不相信这世界上有秘密可言,更不会相信那些所谓的信义,他这些年在千岛域的行踪虽然隐密,但仍然瞒不过内剑中的有心人。
  
      冲玄,寒冰等金丹修士都有所猜想,更别提那些更位高权重的了,内剑一脉也不是铁板一块,其中照样多的是家族之人。
  
      但李绩仍然不认为泄露来自轩辕,否则,根本不需要动这么大的手脚,直接派个元婴剑修来**毁灭多好?
  
      这就是云顶的报复,是对菩提世界中云顶剑修一人未进的报复,报复的对象便是其中表现最优异的三个,可叹李绩一直还以为自己很低调,谁知人家下手时仍然没有放过他,或许,是记恨他初来千岛域时表现的太嚣张,折了云顶的面子?
  
      他唯一奇怪的是,阿陀难宗在其中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曾经的信誓旦旦在现实面前如泡沫一般的脆弱。
  
      利益输送,无处不在。
  
      怪不得门派内的名额之争那么激烈,想要鱼目混珠的混进去,真的是太难太难。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剑徒之路》,微信关注“热度网文或者rdww444”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Ps:书友们,我是惰堕,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