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人阁 > 一念成瘾:傅少的心尖宠妻 > 我只是想整整她

  她看着面前的傅芮脸上呈现出痛苦的神色,心中带上了一抹得意,看傅芮的情况,应该是还不知道自己被收养的事情吧。
  这文件一拿出来,对方肯定是震惊到难以言喻。
  “你想一想,你只不过是被傅家收养的女儿而已,一旦这位收养的消息曝光,大家会怎么看你?别看你表面上风光,可是实际上呢,这里面的苦只有你自己清楚和明白,你总不能一辈子游手好闲依赖于傅家吧,对方总会有将你赶出去的那一天,凡事要为自己考虑。”不得不说,纪希的这些话确实是说动了傅芮。
  她是一个被收养的孩子,就像是傅家养的一条狗,挥之即来,随之即去。什么时候,傅老太太以及傅念琛不喜欢她了,就可以随便将她给抛出去,她总要为自己想一想。
  有了钱有了工作,她以后的日子肯定也不是那么难过,就算脱离了傅家,到时候,也无伤大雅。
  在心中不断的催促下,傅芮将目光放在了那个放着银行卡和入职通知书的袋子上。
  看着傅芮这幅表现,纪希的嘴角微不可查的,勾起了一抹笑容,她知道,一定是自己刚刚所说的那些话,打动了面前的傅芮。
  纪希在将这些东西摆在傅芮面前时,从来就不指望傅芮能够一口答应下来。
  毕竟,她知道,这种事情太挑战人的心理了,她需要在傅芮的心里打开一道口子就足够了。
  这些东西,就是不断推着傅芮前进的力量,她相信,傅芮到时候一定会按照她所说的做的。
  纪希轻笑一声,“这些东西你先拿着,暂时不用太过于着急答应我,我会给你时间好好考虑的,你回去仔细的考虑一下,然后再来选择做不做。”
  纪希说完,便拎着自己的包离开了,她在最后转头的时候,给了傅芮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希望傅芮不要让她失望才好,这些东西,她是经过精挑细选才选择出来的。
  座位上,只剩下了傅芮一个人和两个文件袋,傅芮你都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将这些文件带装入了自己的包里,然后回到了家中。
  路上,傅芮竟然罕见着手掌心出汗,心脏不停扑通扑通的跳着,她时不时的就会摸一摸那两个文件袋,心中的勇气也开始逐渐的增加。
  这个世界上,大多数人都是贪婪的,为了自己这么做,好像也没有什么错,更何况小布丁也不会遇到什么麻烦,无非就是被藏起来一段时间而已,更不会出事。
  因为心中对这两样东西有了渴望,傅芮在心里不断的说服着自己。
  就这样,纪希失魂落魄地回到了自己的家中,她先是将那份收养书拿了起来,仔仔细细地掂量着上面的每一个字。
  其实,所有人都不知道的是,傅芮其实早就知道自己并不是傅家的孩子,可是这些年来生活在傅家,她的脾气秉性都是按照傅家小姐教养的。
  上好的生活,随意可挥洒的金钱,各种各样羡慕的目光,各种各样的名牌包包以及金钱,这些东西早就已经腐蚀了傅芮的内心。
  如果可以,她希望自己是真正的傅家小姐,可是上天却给她开了一个大玩笑,她只不过是一个被抱养的孩子而已。
  傅芮咬着自己的下唇,眼神里带上诡异的目光。
  也许,纪希说的对,她确实是该为自己考虑了,考虑哪怕是离开了傅家,她也在外面有生活的能力,又用不完的金钱。
  在傅芮刚开始知道这件事情的时候,她会在晚上经常做噩梦,梦里,她但收回了傅家的一切,她哭喊着求着,可是却没有一个人愿意搭理她。
  傅老太太的脸色是一脸阴沉,不停的指责她,说她不过就是一个抱养的孩子,如今在傅家享了这么多的福,离开也是理所应当。回忆如同噩梦一般,再次笼罩在傅芮的头上。
  她绝望的摇了摇头,她的身份不可以被收回,一旦收回了,那她该怎么办?她甚至都怀疑,她可能承受不住压力,直接选择去死。
  一滴泪水渐渐的从脸庞滑落,傅芮的心里充满了绝望,她知道,自己根本就没有任何路可选。
  纪希嘴上说给她选择的时间,让她好好的考虑一下,实际上呢?傅家小姐的身份就如同一把刀一样悬在她的头顶,哪天一个不注意,一把刀就会迅速落下斩断她的头颅,到时候,她什么都没有了。
  正所谓,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她为了自己的前程,做出这些也没有什么。
  最重要的是,她根本伤害不到小布丁,只是将小布丁送到宁以修那里而已。
  傅芮在心里也不断的这么说着,不断的提醒着自己,告诉自己没有什么事情。
  怀着这样的心态,傅芮在家里安安静静的待了一天,每当她的心中有了动荡或者是很生了其他的想法时,她就会看一看那张收养通知书。
  通知书上的字,一遍一遍的提醒着傅芮,最终让她下定了决心。
  第二天,傅芮特意简单的收拾了一下,拿好了自己提前买好的东西来到了傅家老宅。
  傅老太太看着傅芮,笑呵呵的说道:“你今天怎么来了?”
  傅芮来到傅老太太的面前,温和的笑了笑,“就是想要过来看看您,怎么您还不欢迎吗?”
  因为前段时间的装乖,所以傅老太太对于傅芮没有了之前那么大的警惕,只当是傅芮是真的来看望堂这个老太婆的。
  傅芮扫视了一圈,有一些诧异的问道:“不是说简长晴将她女儿小布丁放到了您这里吗?怎么没有见到小布丁的身影?”
  “你问这个做什么?”傅老太太的语气一下子就冷了下来,她看着傅芮,眼神里带上了少许的不善。
  “哦,我只是好长时间没有见到小布丁,想要跟她好好打好关系而已。虽然我不喜欢她的母亲,但是孩子是无辜的。”看着傅芮那一脸真诚的眼神,傅老太太暂时相信了她的话。
  “小布丁在上面玩,我警告你,千万不要动一些不该有的心思。”傅老太太虽然不知道傅芮到底想要做什么,但是一向不关心小布丁的傅芮问起小布丁,那必定是没有什么好事。
  听着傅老夫人的话,傅芮心里有些酸涩。
  她从来都没有感受过傅老夫人对他的这份关怀,如今看到这份关怀出现在小布丁的身上,这心里可真是五味杂瓶。
  傅芮很快就将自己心里的想法掩饰了下去,向前勾住了傅老夫人的胳膊,轻轻的摇晃了一下。
  “你看我这段时间哪里有做过什么过分的事情吗?不过就是想要看看孩子,不要把我想的那么坏。”傅芮语气娇滴滴的说道,脸上带上了一些不满。
  坐在那里的傅老夫人笑呵呵地拍了拍她的胳膊,“你能够这么想就对了。”
  不过傅老夫人虽然对于傅芮的戒心消失了一些,可是还是有些不经意的问道:“那你今天怎么又想起来看我这个老太婆了?”
  “这不是想你了吗?难道说您不欢迎我过来,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这心可真是伤心死了。”傅芮故意的嘟了嘟自己的嘴巴,脸上带上了可怜兮兮的模样。
  也许是傅芮真的看起来乖巧无比,没有什么坏心思,傅老夫人内心中的警惕逐渐消失了一些。
  再怎么说这也是自己从小到大带大的孩子,平日里只是做事莽撞了一些,有些事情对方应该不敢做。
  就在这时,傅芮的肚子突然之间响了一声,她的脸上带上了少许的尴尬,有些不好意思地看着面前的傅老夫人。
  傅老夫人笑呵呵地拍了拍她的手,“怎么?肚子饿了,刚好也到了吃午饭的时间,中午就不要走了,留在这里一起吃饭吧!”
  正好傅芮打的也是这个主意,她来的时候就已经将傅老夫人的作息查得清清楚楚。
  吃午饭的时候,傅芮的目光时不时的就看着坐在那里的小布丁,这样小布丁有些怯怯地看了她一眼。
  不过傅芮只是冲小布丁笑了笑,并没有说什么。
  吃完午饭后,小布丁被保姆带到了楼上准备睡午觉,而傅老夫人也带上了一些困意的坐在那里。
  “您要是困了,不如我扶您上去休息吧,坐在这里总归是休息不好,还落得身体难受。”面对傅芮最贴心的话语,傅老夫人想了想之后便微微地点了点头。
  但到扶着傅老夫人躺在了床上之后,傅芮甚至还贴心地盖上了被子一副贴心女儿的模样。
  她关门的时候,甚至还冲着傅老夫人微微的笑了一下,“您就在里面好好休息吧!睡个午觉,这样才精神一些。”
  当傅芮出去的时候,只觉得自己的心脏扑通扑通的跳着,心里带上了前所未有的紧张。
  她咽了咽口水,只觉得之前发生的那些实在是太过于惊心动魄,还好她机智无比,全部都躲了过去。
  轻轻地拍了拍自己的肩膀,傅芮静静的回到了客厅,她盯着正对面墙上挂的表,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
  随着墙上的表滴答滴答的往过走,时间也一点一点的流逝,很快一个小时就这样过去了。
  在这中间傅芮坐在那里一动都不动,似乎为的就是等待这个时刻。
  等到两点的时候,傅芮蹑手蹑脚的走上楼去,小心翼翼的来到了小布丁所在的房间。
  因为此时正是中午,保姆想着将小布丁哄睡之后就没什么事,所以就已经去休息了,这也刚好给了傅芮一个机会。
  傅芮轻轻地打开小布丁的门,结果刚刚打开便看到小布丁抱着怀里的娃娃,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她。
  突如其来的目光,让心虚的傅芮吓得差一点尖叫出来,好在及时的收住了。
  她看着面前的小布丁,心里暗骂到死孩子,站在这里一声不吭,简直是要吓死个人。
  傅芮轻轻的吐出一口气,傅老夫人会在3点的时候午休醒过来,她还有一个小时的时间,半个小时将小布丁送到宁以修那里是绰绰有余的。
  到时候,她在原路返回,想必傅老夫人一定不会察觉出是她所做的这件事情。
  “小布丁,姑姑特意给你带来了好喝的饮料,要不要尝一尝?味道非常的好,是你喜欢的口味儿。”傅芮将杯子放在小布丁的手里,冲着小布丁甜甜一笑。
  原本,傅芮想着撑着小布丁,午睡的时候睡着,直接带小布丁离开,但是又想到对方会中途醒来便就提前准备了饮料。
  还好做了两手准备,现在小布丁竟然醒了,那么,喝下这饮料肯定也不会有什么问题。
  只是,让傅芮没有想到的是,小布丁并没有和只是抱着怀里的饮料呆呆的看着她。
  “快喝啊,你怎么不喝呢?这可是小姑姑特意为你拿过来的,瞒着老夫人给你喝的。”眼看着时间越来越紧,傅芮的心中有些急躁急便忍不住的催促了一句。
  小布丁被这样的傅芮给吓倒了,下意识的拧开了瓶盖,将傅芮带来的饮料喝了个干净。
  饮料刚刚喝完,小布丁就觉得自己的眼皮瞬间变得沉重,让她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
  此时的小布丁什么都不懂,站在旁边的傅芮则是心急如焚。
  她就盼着小布丁快点晕过去,只有晕过去才能够悄无声息的带着对方离开,不然的话到时候被发现她绝对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在傅芮心里的不断催促下,小布丁终于闭上了眼睛,倒在了旁边的床上。
  傅芮激动的上前将小布丁抱了起来,先是走出去探望了一下周围,发现并没有人之后,便迅速地离开了傅家。
  根据纪希给她的地址,傅芮也很快找到了宁以修所住的地方。
  她原本想要敲门,可是突然之间却改变了主意,万一被宁以修看到了她的脸,到时候再出尔反尔,那她岂不是惨了。
  一瞬间,傅芮的心里便打定了一个主意。
  现在已经快要到下午的时候,说不定对方会出去,到时候一出来就看到门口的小布丁应该不会出什么事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