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人阁 > 恶魔总裁惹上身:偷吻55次 > 第1719章是不是该放弃了?

      易领晨几天都没有见到林晚晴,他心里更加的不踏实了。
  
      “查!”
  
      他说这话的时候,一脚都踢翻了旁边的桌子。
  
      “是是是,易少。”
  
      这几天易少的脾气更加的不好了,动不动就摔东西,发火。
  
      饭也不吃了,药就更不喝了。
  
      伤也越来越严重了。
  
      别说是清医官大人了,就连是上官紫萝也都跟着忙的团团转。
  
      晚些,林晚晴看到床幔都有些破旧了,她偏头又看到这边有针线,她拿起来,就一点一点的绣了起来,其实,她很久很久都没有刺绣了。
  
      只是,突然看到这个床幔上面破了,不过这个窟窿也不算是太大,她便拿着绿色的绣线在这边绣了一朵荷叶,又在旁边绣了一点点荷花。
  
      当她绣好之后,拿着小剪刀将针线给剪断了,冲着床幔微微的笑了一下。
  
      审问官本来是经过这边的厅堂的,他只是回家拿点东西,过去值班,却看到林晚晴在绣花的这一幕。
  
      他的眼神也变得温和了一些:“审问官大人,快点。”
  
      审问官拿了东西就走了,刚刚到了值班室不久,就接到了离副将的命令。
  
      “奉易少命令,全城搜查夫人的下落,易少说夫人无论去了何地,生要见人,死要见尸。要是真的死了,查出原因后,以死谢罪!”
  
      审问官接过这个传令官接过的画像之时,手都发抖了。
  
      “是她?”
  
      他看到上面林晚晴的画像之时,整个人都愣住了。
  
      她真的是夫人?
  
      是易少的夫人?
  
      那他……他岂不是该死?居然命人将她给打了?还是打了二十杖?
  
      “小哥,这位小哥,请留步!”
  
      这位传令官看着眼前的审问官:“大人有事?”
  
      审问官:“这个人呢?我见过!”
  
      传令官:“在哪儿?”
  
      审问官不好意思的摸了一下自己的鼻子:“就在寒舍,先前她受了伤,我把她带回去了,给她养伤了。这……”
  
      “快去!其他人跟我来。”
  
      审问官看到这种架势的,他自然是知道要瞒住,也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果然,这个传令官只要是一冲去,离副将都跟着亲自上阵了。
  
      “在哪儿?”
  
      审问官看到离副将,对着他行了一个礼,然后,便带着离副将去了自己的住处。
  
      林晚晴刚刚睡下,就听外外面吵成了一团,让她根本就睡不好。
  
      “夫人,夫人!”
  
      “夫人!”
  
      “……”
  
      林晚晴听到有人不停的在往外面喊,她起身睁开眼,就看到外面站了很多很多人,都站成了一排。
  
      审问官也过去了,他对林晚晴行礼,“属下真的不知道夫人,尊贵降临,是属下有眼无珠,冒犯了夫人,还望夫人见谅。现在,离副将亲自过来,替易少将夫人接走。”
  
      离副将对着林晚晴行礼:“夫人,请您跟我上车,莫让易少担心。”
  
      林晚晴:“我……”她的腿都被打肿了,最近,刚刚消肿下去,哪里能走的了?她只是轻轻的一动,就停住了。
  
      “易少,好!”
  
      “易少,好!”
  
      “易少!”
  
      “……”
  
      林晚晴看到易领晨人还没有到,红地毯已经铺开了,都到了自己的床边了。
  
      唉!
  
      至于吗?
  
      他这个人怎么一直都这么高调!
  
      果然,在下一秒之时,林晚晴还没有反应过来之时,易领晨便将她给抱了起来。
  
      “伤哪了?”
  
      林晚晴:“我……”她想说什么,就看到屋子里站了这么多人?
  
      她顿时不知道如何开口了?
  
      审问官:“……”
  
      这个时候,他要是在不站出来说,恐怕要是等着易领晨查出来,他就不要活命了。
  
      “易少,请易少恕罪!”这个人说着便直接跪了下来。
  
      “属下不知,这是夫人,还曾以为她是暗杀易少的刺客,便……便对她用了刑,所以,夫人才会受伤!”
  
      易领晨:“……混账!没有查问清楚,就随便对一个女子用刑?脑子长着是干什么吃的?”
  
      审问官:“是,易少,易少恕罪,属下愿用五倍的刑罚来缓解夫人之痛,消易少心头之气。”
  
      易领晨看到此时的林晚晴,完完全全的几乎是跪在自己面前的,“你用的什么刑?”
  
      “二十杖。当时,当时属下也是考虑到她是个女子了,所以……所以,减少了个数。”
  
      “五倍?”
  
      “十倍,属下愿用十倍的刑罚来解易少心头之气。”
  
      易领晨黑着脸,半响都没有说一句话。
  
      林晚晴看到审问官这样,她低声的说了一句:“算了。”
  
      审问官听到这话,眼神错综复杂的看着她?什么?算了?
  
      试问,世间哪有这么宽宏大量的人啊?他的确是让人打了她,还是在她一直都在强调自己是易领晨夫人的时候,他不但没有过去查清楚,还是命人将她给打了?
  
      现在,她居然说算了?
  
      【算了】?
  
      林晚晴垂眸看着易领晨:“他也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给我用刑的。说来,也是出于对你的一片忠心。你不要命人在五倍十倍的打他了,好吗?如果,你真的打了,那岂不是要打一颗对你赤胆的忠心?那样,你以后的将士,还怎么能拿出忠心来对待你呢?所以,我想算了。”
  
      易领晨抬手轻轻的摸着林晚晴的秀发,他一向都知道林晚晴这个心善,当然,这一次,自然也是不例外的。
  
      “不行!夫人大人大量,属下却是惭愧不如。打!请执法司过来监督执行,十倍!”
  
      审问官说完这话,自己就站了起来。
  
      “请易少批准,属下立刻就去领刑。”
  
      真是不明白,为什么挨打还有这么上赶着呢?
  
      难道不打不好吗?
  
      林晚晴满脸不解的看了看易领晨,又看了看审问官,貌似这位审问官的脸上并没有太大的情绪波动,然而,只有他自己的内心知道,眼前这个第一个在他面前摘下面纱的女子,是易领晨的夫人。是他要每天行礼,毕恭毕敬的那个人。
  
      他不能有半点的想法,前几天,他甚至还在幻想着,等到林晚晴的伤好了,要找个什么样的理由,好将留下来,然后,明媒正娶,现在,唯有伤痛能缓解他此时此刻的心情。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