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人阁 > 只想当个牧羊人 > 第六百六十八章 尼弗迦德的问题 一
    发生在拉蒙少将这边的情况在整个尼弗迦德都是一种缩影,在眼看着胜利的天平随着尼安德特工业的逐渐发力已经完全朝着尼安德特尼弗迦德一方倾斜的现在,不少尼弗迦德军官开始有了想要建立功勋的念头。
  
      这让他们的作战计划和现实产生了很大的偏差,原本还算严谨的作战方式变得非常的狂野,有些蛮族的意思在里面了,而面对这种样子的尼弗迦德军,那些恐虐恶魔也是一反常态的展现出了自己的智慧,那些急躁的尼弗迦德军几乎在各条战线上都纷纷吃瘪。
  
      乃至于北方诸王都因为这些小型战役都算不上的团营级别的战斗而产生了一种尼弗迦德军不过如此的想法,不过随着他们的又一次渗透失败,导致了他们还是最终选择了停止对尼弗迦德边境的骚扰,那些北方叛乱军就在这种情况下愣是被那些教卫军用一种简单粗暴的方式直接镇压了。
  
      这使得恩希尔可以将一些部队调往南方参与到和那些恐虐军团的消耗战之中。
  
      而此时被困在南方未知山地的拉蒙少将和他的部队已经坚持了一个礼拜了,那些教卫军之前最初的冲锋确实取得了一定的成效,在接连不断的突击之中消灭了超过一千的放血者,但是他们也最终是因为数量上的劣势和个体实力上的差距而不得不饮恨收场,除了少数被中校命令撤退给自己的部队留个种子的士兵外,几乎整个教卫军步兵团全军覆没。
  
      “抱歉,我还是没有想到我们之前遇到的那些恐虐恶魔和现在这些恐虐恶魔的差距会这么大,所以说这就是你们之前遇到过的敌人么?”这是康德中校死前对拉蒙少将回答的问题。
  
      不过他们的牺牲并没有白费,而是给拉蒙少将争取了不少时间,起码他在一处盆地修筑了一条还算是完整的防线。
  
      当然,这不是他找死,而是因为在山上虽然看着安全,但是因为有邪能的存在,山体很容易被攻击,到时候就算他麾下的官兵通过幽能阻止,也会让山体结构受到影响,而在盆地虽然容易被控制着山地的恐虐恶魔炮击,但是却可以保证地下的安全,而且附近并没有河流,所以拉蒙少将也不担心自己的部队被水攻。
  
      而之所以他能够带着自己的部队坚持七天,是因为那些恐虐恶魔的督军们有些拿他们的阵地难以下嘴,现在的恐虐恶魔早不是阿尔帕梅克山谷战役时期的恐虐恶魔了,那些督军们可舍不得自己的部队无谓的牺牲掉。
  
      之前教卫军的突击让恐虐督军们都是心疼不已,虽然最终几乎全歼了那个教卫军的步兵团,但是恐虐军团老兵的伤亡也不小。
  
      毕竟其他的战场还需要那些恐虐军团精锐的表现,所以在确认了自己的部队无法承受强攻的损失之后,所以这段时间除了留下大概三千人进行包围和炮击之外,恐虐督军并没有选择攻击,而是试图用围困的方式让拉蒙少将的部队瓦解。
  
      对此,拉蒙少将尽管不只是一次产生了突围的念头,但是首先先不说那些教卫军的命运已经摆在他们面前,光是突围之后往哪跑也是一个问题,他现在可不只是带着自己的部队,还有那些战俘。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来之前还意气风发的拉蒙少将在被围困了一个礼拜之后就已经疑神疑鬼的一副神经衰弱的样子,而且他麾下的军队也士气非常的低落,同时有些分崩离析的样子了。
  
      “我们不能这样了!”巴德尔在第七天找到了拉蒙少将,希望可以激发这位少将的斗志,只是疑神疑鬼的拉蒙少将并没有在乎他的看法,反而是用一种怀疑的眼神看着他。
  
      “你是不是也是那些恐虐恶魔的内应呢?”在之前的几天之中,一旦恐虐恶魔开始炮击,那些暗精灵战俘就开始不安分了起来,当然,他们是在害怕,这无可厚非,毕竟不同于有着放炮洞和战壕掩护的帝士兵,他们可是并没有任何的掩护,而且对于他们,拉蒙少将也是非常的苛刻,并没有优待俘虏,而是采取了一种非常不人道的方式来处理那些暗精灵。
  
      那就是吃掉那些被炮击杀死的暗精灵来让失去和后方联系同时失去补给的阿德费因师核心部队坚持下去。
  
      对于因为空间被封锁,而失去了后勤保障的尼弗迦德军来说想要不饿肚子最简单的方式就是,但是在拉蒙少将看来自己人是不能吃自己人的,这是为了维护军队团结的需要,但是那些战俘在他看来完全不是自己人。吃了也就是吃了,还能怎么样呢?
  
      但是也有些尼弗迦德人选择宁愿饿肚子也不的,这其中并不包括拉蒙少将,这位经历了大喜大悲的军官有些魔怔了,他想着,既然没法立功,那么就别出错就好了,反正那些暗精灵战俘也就是拖累,所以全杀了也没啥大不了的。
  
      这让很多自诩博爱的尼弗迦德人有些不满,但是碍于他是最高指挥官,所以众人也就只能让他继续这么神经质下去,但是显然随着被包围的时间越来越长,哪怕是军人的忍受时间也是有限度的。
  
      所以他们才会将之前早在他们开始吃暗精灵的时候就因为劝谏拉蒙少将而被关押的巴德尔放了出来。
  
      这位贤者最近的精神状态并不好,可谓是经过了大喜大悲,在之前的攻击之中他是直接被康德中校强征入伍,成为了教卫军的一员,而且还作为牵制看着曾经重创他的恐虐督军死在了能量武器的光芒之中,然后就是随着康德中校强行突破失败,最终灰溜溜的回来了。
  
      “我是不是恐虐恶魔的内应,我想这点您比我清楚,不是么?”巴德尔有些不满的对着到了现在还一副神经质样子的拉蒙少将说道。
  
      “我知道您因为想要获得军功而想赢怕输的想法,但是我认为抱着这种打漂亮仗的想法,您注定没法带着我们走向胜利,而我并没有想要n的意思,只是想请您恢复正常的状态。”
  
      “我很正常,你们才是疯了,卫兵!集合所有军官,我打算直接突围,不过在此之前,我们需要将那些拖油瓶处理掉。”听完巴德尔的劝告之后,拉蒙少将有些激动的命令道。
  
      “所以如果您当初就是这么想的,就不应该过来。”巴德尔有些无奈的说道。
  
      “计划赶不上变化的,伙计,好了,我知道你也是为了我们这支部队好,但是别忘了,你并没有幽能也没有圣光,这让我们凭什么相信你?”拉蒙少将非常坦率的说着他的看法。
  
      “是您不相信我吧,大家伙倒是挺信任我的,不过还是想要确认一下,您恢复正常了么?”巴德尔有些不太确定的问道。
  
      “当然,我比任何时候都正常,让所有人集合!快点儿别耽误时间了!”拉蒙少将的情绪越发的不稳定起来。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