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人阁 > 鬼道 > 第十二章 致命打击
隔了一天,半夜我再次去找刘一鸣,结果发现他又换地方了,附近都是那种小别墅的户型,单门独院自成一家,建筑之间距离较远。

    大厅里设了一个法坛,香案上供有桃木剑、招魂铃、小彩旗、铜盆之类。一个道士在法坛前盘腿而坐,四五十岁,穿着八卦袍,蓄着半尺来长的胡须,容貌端正,精神健旺,神气内敛,颇有修道者的气度。刘一鸣坐在距离道士不远的沙发上发呆,神情疲惫,没有以前那么生猛了。

    我再看其他地方,别墅内没有别人了,刘一鸣已经知道了我的目标是他,其他人在他旁边反而碍手碍脚的,所以老婆孩子都没带来。

    这个道士身上发出来的光与普通人不同,普通人发出来的光是发散的、不规则的,头顶最亮,双肩次之,脚下最暗。这个道士身上发出的白光是均匀的,像一个蛋一样罩住了全身,另外在他的腹部还有一小团更亮的金光,从光团中分散出一股细细的金光,往下到达会阴处,再沿着他的脊椎向上,到了头顶从前面落下来,断断续续点点滴滴,有些像是液态的,最终又流回腹部的光团中,在体内形成一个循环。

    我有些吃惊,根据一些玄幻小说的说法,道士是能练成金丹的,莫非他腹部的金光就是金丹?

    以前我完全不相信人能练出什么内丹,因为我是一个外科医生,对人体结构非常熟悉,并亲手切开过很多人的腹部,从来没有见到“内丹”、“金丹”这类东西,肿瘤倒是不少。但现在我已经见到了很多肉眼看不到的东西,是真实存在的,并且可以从我们的语言、风俗、传说故事中得到对应。比如“火冒三丈”、“怒气冲天”,从人类的角度是无论如何都不能解释的,从鬼的角度根本不需要解释,就是对实际情况最贴切的描写。那么我就有理由相信,“金丹”也是真实存在的,只是肉眼看不见。

    或许这个道士还没有结成真正的金丹,还介于气体和液体之间,但这已经说明他是真正的修道者,是有真本事的,杀我不费吹灰之力。可是我就这样放弃报仇吗?对于一个已经没有了肉身的人来说,意念变得更敏锐,情感被大幅放大,这种仇恨是无比强烈的,无法忍受的,不是他死就是我亡,纵然明知是飞蛾投火也在所不惜。

    恨乌及屋,我开始恨那个道士,你既然是高人就应该是辨是非,为什么要维护恶人,助纣为虐,为虎作伥?

    可能是我的仇恨产生了强烈阴气波动,那道士感应到了,猛地睁大了眼睛望向我这边。罩住他全身的淡淡光芒瞬间变强了十倍以上,并从白色变成了金色,更可怕的是他的“眼光”真的是光柱,两眼射出的光柱足有一两米长。

    眼睛是心灵的窗户,是神气最容易放外的地方,修道者把精、气、神合为一体,凝而不散,所以猛地瞪眼时,能量就投射出来了,而大部分能量在我看来就是各种颜色的光芒,所以这也不算太奇怪。

    道士掐了个剑诀快速念了几句咒语,往自己额头上一按,额头内又有一团金光亮起,状如竖立的眼睛,光芒四射。

    我更加惊骇,这道士竟然有第三只眼睛……哦,对了,也许这就是传说中的天眼吧?

    道士的嘴巴没有动,声音在我心中响起:“你是哪里来的怨灵,为什么要缠着我表弟?”

    表弟?

    道士是用意念与我交流,不知不觉用了“我表弟”这个念头,指的就是刘一鸣。我非常震惊,刘一鸣居然有一个这么牛逼的表哥,那我还怎么报仇?胳膊肘不会往外拐,他肯定是站在刘一鸣那边的,那么我跟他说再多又有什么用?

    “他杀了我,我要报仇!”我恨恨地说。

    道士说:“冤家宜解不宜结,冤冤相报何时了?不如你把情况告诉我,我给你们调解一下。”

    我心中冷笑,弄清了我的情况然后斩草除根,我岂会上他的当?我坚定地说:“他不死,我就不会罢休,没有调解的可能。”

    道士叹息一声:“我知道是他杀了你,否则你不会缠着他。但你已经死了,就是杀了他你也不会再活过来,不如我超度你往生善道,再叫他对你亲人做些补偿,责他悔过向善,这样两全其美不是更好吗?”

    我毫不客气地问:“要是你被人陷害并杀了,你能接受这样的条件吗?”

    道士大皱眉头:“事情已经发生了,无法再挽回,只能商谈解决的办法。”

    “你是他表哥,当然是帮着他,这没什么好说的。”

    道士说:“我与他是远房亲戚,并且已经出家,一切世俗关系都已经断绝,我今天确实是以公正之心来调解。量你区区一怨灵有何能奈,我不费吹灰之力便能让你魂飞魄散,若是真要偏袒他,直接就把你灭了,何必跟你啰嗦?”

    “哈哈……”我放肆狂笑,“老道,你难道没有听说过杀人偿命这句话?你要是真的公正,现在就把他杀了,否则你就是在偏袒他!你明明是自私的,却又要说得这么堂而皇之,可见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与他是一丘之貉。”

    道士大怒,猛地跳了起来,发出了真实的声音:“我心怀慈悲,好意劝你,你却不识好歹!不论你有什么冤屈,扰乱人间便是不该,除魔卫道,维护人间秩序乃是我辈本职,我就是灭杀了你也是合理合法!”

    刘一鸣吓得也跳了起来:“他又来了?不要跟他废话,快杀了他。大前天晚上他附体到我妈身上差点掐死了我儿子,前天晚上猥亵我老婆,昨天晚上让一条狼狗发狂差点咬死了两个和尚,跟这样的恶鬼有什么好说的?再不解决他,一定会弄出人命来!”

    道士也动了杀机,他实在太强大了,我对他的畏惧盖过了愤怒,急忙转身逃跑。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先保住小命再找机会,这道士再厉害,总不能永远跟着刘一鸣吧?

    道士又开始念咒语,并焚烧一张符箓,念什么听吾号令,速往擒来,不得有误,急急如律令之类。我感应到了有一股强大的气息向我快速靠近,没等我反应过来是怎么一回事,就被抓住了后背提起来,下一秒钟已经被按在法坛前的地上,巨大的压力让我连动都无法动一下。

    把我抓回来的是一个古代武将打扮的“人”,完全由金光凝成,全身甲胄,高大强壮,威严神圣。他没有肉身不是活人,显然也不是鬼,能力又如此之强,难道是神仙?我X,这道士居然能差遣神将!

    道士说:“你如此凶恶,扰乱人间,又不肯接受超度,那我只能请本地城隍将你拘禁,送往地府,一切是非恩怨,冥王自有公断,作出处置。”

    “假公济私,助纣为虐,你这个老杂毛不得好死,死后下十八层地狱……”我咆哮咒骂,什么都顾不上了。

    道士没有理我,提笔沾了朱砂在黄纸上写写画画。我以前是不相信有什么城隍的,现在看来是真的有,城隍应该就是专门管幽冥之事的地方官,道士写的符箓就等于是“引渡”的公函。我要是被交到城隍手里,就像是逃犯被抓住,再也别想自由行动,更不要说找刘一鸣报仇了。

    “不——”

    我愤怒咆哮,无边的怨恨和怒火化为力量,不惜一切舍命一挣……我的身体是由阴气、戾气和少量人类精气形成的,不像肉身那么牢固,在我绝决又猛烈的挣扎之下,身体分裂了,一部分留在神将的手里,我的意识和一部分身体脱离出来。

    分裂后的身体同样还是完整四肢,只是能量损失了很多,被撕裂的痛苦无法形容,但这一切我都顾不上了,竭尽全力狂奔。

    道士丢下笔,双手结成一个法诀打向我,我感觉像是被炮弹打中并爆炸,炸得粉碎。金甲神将紧跟着追到,华丽丽一剑劈下,有劈石裂山之势。

    我能量的身体已经破碎了,只剩下些许不甘的意识,这一点意识即使以鬼神的眼光来看也是不明显的,似有似无,无物可凭,所以金甲神将威力极大的一剑倒是没有再对我造成明显伤害。道士的法诀和金甲神将的攻击造成了很大的灵力冲击波,把我一缕残念抛飞很远,恰好这时起了一阵大风,我身不由己随风而去,荡荡悠悠,恍恍惚惚,无处着力。

    我这时的状况比刚死时还要糟糕,不仅没有一点能力,连意识都是不完整的,仅仅是一缕不甘心不放弃的怨念,遇到一点儿磁场、力场冲击都会消散。这真是辛辛苦苦几十年,一夜回到解放前,我的所有努力都白费了。

    我不甘心,可是就算回复到最佳状态,我连那个道士的一根手指头都打不过,我怎么报仇?心理的打击,比身体受到的创伤更严重,我看不到一点点希望。在我生前听过的所有故事中,妖魔鬼怪都是斗不过和尚道士的,他们代表了正义和人类的秩序,妖魔鬼怪都是没有好下场的。

    而今我成了怨鬼,成了人类的敌对邪恶一方,难道就没有什么强大的存在,为孤魂野鬼主持公道吗?

    谁为鬼代言?

Ps:书友们,我是四不相,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