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人阁 > 鬼道 > 第二十四章 相见时难别亦难
我飘到了窗户外,刮起了一阵阴风打在窗户上,风啸声很明显,里面的窗帘也晃动起来。

    宋玉瓷吃了一惊,但很快就走向前推开了窗户,急切地问:“铭志,真的是你吗?”

    我想要做出进一步回应,突然想到我要是证明了我的存在,也就等于告诉她我已经死了,那么她会不会伤心欲绝?虽然现在她也很痛苦,可是多少还抱着一点希望,我怎忍心把这最后一点希望也抹杀了?要是她确定我死了,只怕不愿独活,我会害死她啊!

    一直以来,我无比渴望想要接近她,让她知道我死了,可是现在机会来了,我却犹豫了。

    宋玉瓷双手紧紧抓住铝合金窗框,身躯微微颤抖,声音也有些颤抖:“我知道是你,那天晚上那个流氓临死前说的话就是你说的,他不会那样叫我,也不会用那种眼神看我,是你附在他身上对不对?”

    我多想说是啊,可是我不能说,不能让她知道我死了。而且我的良知因为爱已经苏醒了,我做了那么多坏事,哪里还有脸见她?

    宋玉瓷继续说:“当时我就起疑了,只是不愿相信你死了,不相信你会附在他身上对我不利。你告诉我吧,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我终于明白了,为什么我无法与她产生感应和沟通,因为她不相信我死了。

    宋玉瓷突然娇躯一震:“难道根本没有什么女鬼,在咖啡店出现的是你?是你把刘一鸣绊倒了,后来附在那个流氓身上是要杀他?难道……难道是刘一鸣害了你?”

    我不知该喜还是该悲,她一向是很聪明的,当她确定我已经变成了鬼,环绕着她的迷雾就破开了,所有线索集中起来已经看穿了刘一鸣的阴谋。只是她聪明归聪明,却不知人间阴恶,总是把别人想得太善良,要是她去追问刘一鸣,就会有杀身之祸!

    我不能再沉默了,以强烈的意念对她说:“是我……”

    宋玉瓷吃惊得倒退了两步,用手按住了胸口急促呼吸,颤声问:“真的是你?你在哪里?”

    我忘了她家是不能进去的,飘向窗户。奇迹出现了,我没有遇到任何阻碍就进去了!

    “我就在你旁边,不要害怕,我绝对不会害你的。”我心中涌起无限柔情。

    宋玉瓷的思想非常混乱,既有发现了我的狂喜,也有确定我已经死了的绝望,还有无数的话想要对我诉说。她下意识地张开了双手想要拥抱我,茫然四顾却不知我在哪里,眼泪似断了线的珠子往下掉。

    我身上煞气很重,太靠近她会损害她的身体,只伸出了一只手去握她的手。我握着的只有一团炽热,再没有半点曾经的温暖和柔滑,她能感应到我的碰触,但只有一片抓不住的冰冷。尽管如此,却让我们证明了彼此真实存在,触手可及。

    过了好一会儿宋玉瓷的心绪才平静一些,以意念问我:“你还没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怎么会变成这样了?”

    “是刘一鸣杀了我……”我从头开始,把刘一鸣害死我,我死后无法与她沟通,屡次找刘一鸣报仇没能成功的经过告诉了她。我是把记忆直接展示给她,包括了当时我的想法和感受,她就像亲身经历一样,瞬间明白了一切。

    宋玉瓷很震惊,也很伤心,然后是愤怒:“真没想到他这么坏,表面一点都看不出来,我们要报警,不能放过他!”

    “不行,现在我们已经没有证据了,而且警察之中有他们的人,我发到邮箱里的录音就是被他们的卧底删掉的。你现在不能有任何异常举动,否则他就会对你下毒手,我也阻止不了他。”

    宋玉瓷还是很气愤,又是挥拳头又是跺脚:“那怎么办,难道就这样让他逍遥法外?太可恶了,这个混蛋,该天打雷劈,害死了你居然还在我面前装好人,实在是太……太阴险和卑鄙了!”

    玉瓷有很好的家教,温和娴雅,我以前几乎没有听过她骂人,这已经是她最愤怒之下的骂人词汇了。我很无奈地说:“本来我已经有了对付他的能力,但是他请来了灵通道长……”

    “啊,原来灵通道长也是坏人!”

    “不,他也许不是太坏,但他有私心,明知刘一鸣害死了我却还维护着刘一鸣,要不是他作梗,我早就报仇了!”

    宋玉瓷急得团团转,我说:“单凭我的能力报仇很困难,现在有了你,我们一起对付他就容易多了。不过必须先保证你的安全,不能让刘一鸣对你起疑心,否则他一定会杀人灭口。”

    “我办不到,我恨死他了,不可能在他面前像没事的人一样。”

    宋玉瓷确实很不擅长玩阴谋诡计,靠她来对付刘一鸣是行不通的。我想到了老怪物孟亦狂,如果他说话算数,报仇已经指日可待。可是我到哪儿去找八字全阴又体质纯阴的婴儿呢?时间紧迫,我没有多少时间了,如果我不能在规定时间内找到,老怪物发起怒来,可能直接把我灭杀了,哪里还会帮我报仇?

    我真的要害死一个无辜的婴儿来取悦老怪物吗?也许还不止一个,以后他还会没完没了地叫我给他找,以及做其他邪恶的事。此时我心中充满了柔情,暴戾和怨恨大幅降低,善良的一面得以显现,我不想做这种邪恶的事。如果我变成了残忍的邪魔,怎么面对眼前这张纯洁善良的脸?我还没有告诉玉瓷我所做过的坏事,我不敢告诉她,更何况是继续做更邪恶的事。

    我开始后悔和懊恼,我不该答应成为老怪物的帮凶,但是当时我也没有别的选择,不同意就会被他杀了。

    宋玉瓷的意识也很混乱,突然问:“亲爱的,你还能再活过来吗?”

    我愣住了,自从我死后,我一直活在仇恨中,竟然从来没有想过自己能否再复活的问题。这个应该是不可能的,当时我的躯体还没有腐化,我就回不到身体里面了,现在怕是连骨头都找不到了,哪里还能再活过来?虽然我可以控制体质较弱的人,但那是强行压制,会持续消耗我的能量,不可能长时间控制的,更不可能永久控制。

    宋玉瓷知道了我的想法,但却不甘心:“比如说借体还魂,或者转世重生之类的?电视、电影中都可以这样啊!”

    我苦笑:“借体还魂那就是别人的身体了,转世重生就变成婴儿了,而且我也不知道要怎么样才能永久夺占别人的身体,不知道要怎么投胎。”

    宋玉瓷紧皱着眉头,想了一会儿说:“肯定是可以借体还魂的,否则就不会有那么传说故事了,比如说八仙里面的铁拐李就是借体还魂的。只要还是你的记忆,换一个身体就算很丑我也是可以接受的,总好过现在这样看不见摸不到,我要你活过来!”

    我很感动,她是真心爱我的,从来没有改变过。同时我也兴起了前所未有的希望,至少理论上我还有再做活人与玉瓷长相厮守的可能。老怪物半人半鬼,精通邪门歪道的法术,或许他有借体还魂起死回生的办法……

    我更加纠结了,我不想再昧着良心做坏事,但是不完成老怪物的任务,他就会杀了我,更不可能帮我借体还魂。我是该自私一点,为了自己的利益去害死无辜的人,还是为了心安理得,因此可能失去一切?

    “你能抱抱我么?”宋玉瓷问。

    “不,现在不能,太靠近你会损害你的身体。”

    “我不怕,只要能跟你在一起,死我都不怕。”

    “……”我无法做出让她受到伤害的事,即使是一点点也不能,只好安慰她,“我就在你身边,没有距离,我一定会找到不会伤害你又能时刻跟你在一起的办法。”

    “嗯,我想看到你,抱着你……”宋玉瓷闭上眼睛,想像着我与她相拥的样子,有些苍白憔悴的脸上露出了宁静和幸福的微笑。

    我很心痛,这是我“失踪”后她第一次这样安心和快乐。为了这个笑容,我便是上刀山下火海也在所不惜,好不容易我才有了跟玉瓷在一起的机会,怎能就这样失去了?我没有别的选择,只能害别人来达成自己的目标,所有的罪恶和痛苦都由我来背负吧!

    “我要走了,去办一件很重要的事,办成了之后,也许我能再世为人,时刻跟你在一起。”我坚定地对她说。

    “啊,你就要走了?去做什么?”宋玉瓷脸的上笑容立即不见了,万分不舍。

    “帮一个很厉害的高人打探消息,如果说还有一个人能帮得上我们,那就是他了……”我含糊地说,不敢说真话,欺骗她让我心里很不好受,“最迟后天晚上我就会带着好消息回来,短暂离别,是为了以后长相聚。”

    宋玉瓷点头,但脸上却带着失望和留恋,未来的美好是遥远的,还不及眼前不可触及的片刻相聚来得真实,她真的舍不得让我走。

    我狠了狠心,头也不回地走了,为了明天,为了未来!

Ps:书友们,我是四不相,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