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人阁 > 鬼道 > 第三十三章 恶鬼抓恶鬼
按我的意思,是要带那个病人到庙里,玉瓷装作赵王爷附体,画些符箓,弄些“法水”给他喝下去,神秘的仪式有助于人们敬畏和感恩。但玉瓷不肯,说她做不来,最后只让那个病人到庙里拜了几拜,玉瓷拿点香灰放在水里给他喝下去……她实在不是一个合格的神婆。

    我能理解玉瓷不擅长做这些,也不该让她做这些,可是我无法依靠别人,只能指望她。虽然这次争执我们都克制住了自己,还是像以前一样深爱对方,能理解对方,但是不可否认我们之间已经产生了一些隔膜,这种代沟连直接的思想沟通都很难消除。

    接下来找宋玉瓷治病的人越来越多,除了“常规病患”之外,还有一些特殊的病人,比如婴儿彻夜哭闹、好端端的人突然发疯、家中半夜有莫名其妙的声音、家里养的鸡鸭走失了……这个世界就是个万花筒,什么花样都有,要说它不是病吧,明明就是有病;要说它是病吧,却又不能用药物来医治。

    还好这些病赵王爷我大多能治,身上阴气太重的,玉瓷摸他一把,我直接把他的阴气吸走;居家风水不好的,我能感应到煞气所在,教人家改变一下格局或搬家;遇到有暗中吓小孩、附体害人的邪物就把它们赶跑。我现在可是赵王爷,身上有神光闪耀,孤魂野鬼和不成气候的小妖精多少得给我点面子。由于受了不少香火,我的能力得到了提升,很远的地方我都可以感应到,要找只走丢的鸡啊、鸭啊,更是轻而易举,有时我甚至能直接告诉失主,是被某个小地痞偷吃了,在某地可以找到鸡毛和内脏。

    宋玉瓷的灵觉越来越强,经常会看到一些普通人看不见的东西,或是听到正常人耳朵听不到的声音。有一次她说她母亲想念她了,要叫她回去,结果话刚说完手机就响了,果然是她母亲打来叫她回家。照这样下去,她不需要我都可以当一个神婆了,但她还是不肯装神弄鬼,最多就拿点香灰放进水里给病人喝下去。

    这一天早上宋玉瓷开始“坐诊”,等着求治的人有五六个,排在第一位的是一个中年妇女,看衣着打扮和身上的首饰家境不错,但愁眉不展心事重重。宋玉瓷问她有什么问题,她支支吾吾,说家里有些问题,请赵王爷帮她看看。

    我和玉瓷都最讨厌这样的求治者,因为她家太远我无法感应到,白天我不方便出动,从她身上又很难看出她家里的问题。我要是说不出个子丑寅卯来,就显得赵王爷没有神通了,所以又不得不认真对待。

    看她的样子应该有四十五岁以上了,衣着光鲜,应该不是为了钱财方面发愁。而且她说了是家里有些问题,不好意思说出口,那么可以排除家人生病的问题,不是丈夫有外遇,就是子女不听话……我做出了判断:“若非婚姻问题,就是子女有麻烦。”

    中年妇女连声道:“对,对,是子女有麻烦,也是婚姻引起的!前段时间我女儿交了个男朋友,我们不同意,把那个男的赶跑了,从那以后她就有些不正常了,有时呆呆坐着半天不动,有时大叫大骂砸东西……我,我实在是被她折腾得没办法了!”

    这种情况要是叫医生来看,肯定说是失恋受到了刺激,或者精神抑郁之类。我一听就明白她女儿是受到什么邪物影响了,未必与婚姻有关,情况一定比她说的更严重,否则不会到这儿来求治。说实话我对这个中年妇女没什么好感,九成九是欺贫重富,嫌弃女儿的男友穷才拒绝了婚事,让她吃点苦头是活该,至于具体是什么问题,还得我亲自去看看。

    对于这些“为富不仁”者,我当然要要求她多供奉一些东西,就当是替天行道劫富济贫。她要做到我的要求最快也得到明天,我就有足够的时间去她家侦察和处理了。

    好了,这个记为待办事件,下一个……

    天黑后我按照中年妇女的地址,来到了一个规模颇大的乡镇,找到了她的家。三层的漂亮小洋楼,院子里停着不错的小轿车,里面装修豪华,果然是个有钱的人家。我注意到了大门和窗户上贴有符箓,但没有灵力,属于假冒伪劣产品。

    一进入屋内,我就感应到了阴煞之气和怨念,毫无疑问是有怨鬼作祟。主人的女儿睡在二楼床上,长得颇为漂亮,但脸色苍白憔悴,运光灰暗精神萎靡,身上阴气很重,也是被鬼缠身的特征。

    此刻屋里没有什么异常的东西,我靠近那姑娘,正想侵入她的意识弄清楚发生了什么事,后院方向阴风突起,一个恶鬼挟着阴风煞气狂奔而来,怒吼道:“滚开,不许靠近她!”  好强的气势!

    那恶鬼穿着一套黑色紧身运动服,二十出头,五官长得还算端正,但凑在一起却给人有点猥琐的感觉,也有些匪气,说得不好听一点就是像那种不得志的小地痞。

    我现在可是赵王爷,哪里会怕他?显现我的气势和威风,喝道:“哪里来的恶鬼,是你在骚扰这个姑娘吗?”

    “关你屁事,她是我老婆,你TMD给我离她远一点,否则我杀了你!”恶鬼怒吼。

    我有过亲身经历,明白他只有单纯的、强烈的意识,为了保护这个姑娘会不惜一切代价,此刻什么道理都听不进去。必须打他个半死,他的凶煞之气和怨念减弱之后,头脑才会冷静一些。在鬼的世界里,拳头大才是真理,我毫不客气向他冲去,一拳打向他胸口。

    恶鬼一闪居然躲开了,一拳打向我的脸,我伸手一挡,挡住了他的手臂。我的灵体比他要坚实得多,几乎震碎了他的前臂和拳头,但他的腿又飞快地扫中了我的小腿,差点把我打倒了。

    我吃了一惊,这恶鬼的速度好快,动作也很有法度,可能生前练过武功或者有丰富的打架经验。我凝神以对,想要挡住他的拳脚,结果连连被他击中,被他打得手忙脚乱。还好吸收了大量香火之后,我的灵体已经有了本质的变化,坚固结实,渐呈阳性,带有一点“神气”。恶鬼虽猛,却猛而不刚,灵体是完全阴性的,打不动我。

    我明明比他强得多,却打不过他,被他打了七八拳后,我开始暴怒起来了,完全无视他的攻击,宁可被他打中十次也要打中他一次。再过几招,我看出了他的攻击特点和规律,终于重重一拳打中他,几乎震散了他一半能量。

    那恶鬼极为凶悍,吃了大苦头一点都不怕,又朝我猛扑过来。由于能量损失,他的动作变慢变弱了,并且我猜到了他的动作,左手抓住了他的右手腕,等他左手打过来时,又被我右手抓住了。我大吼一声,奋力一扯,把他的两条手臂都扯断了。

    虽说灵体破碎了还能再变出来,但扯断手臂的痛苦以及能量的损失都是很严重的,恶鬼终于害怕了,转身奔跑。我怎能容他逃走?飞步赶上,一把抓住了他的后脖子提了起来,同时以精神力压制他,让他无法变化逃脱。我本来就要比他强得多,现在他只剩下不到三成实力,被我抓住就更挣不开了。

    “放开我,放开我……”恶鬼大叫,“你到底是什么人,我跟你无冤无仇,为什么要跟我过不去?”

    我冷哼一声:“那你又为什么缠着这个姑娘?”

    恶鬼怒道:“原来你是小兰她妈请来的,你也是鬼,为什么帮人不帮鬼?”

    “我乃是溪口村的赵王爷,奉神仙令旨镇守此地,秉公执法,维护人间正常秩序……”话说出口,我突然想起前不久我也是受害者,被那些自命正义的人压迫和追杀,我怎能好了伤疤忘了痛,换了个位置就去欺负别的鬼?想到这儿我心软了,“你老老实实告诉我是怎么回事,如果你有什么冤屈,或者是被人坑害的,也许我可以网开一面饶了你。”

    恶鬼有些意外,说道:“小兰是我女朋友,可是她妈嫌我穷,死活不同意,礼金就要二十万。我到哪里去找那么多钱啊?没办法我只好去抢钱,没想到遇到了警察,我是想投降的,可是跟我一起去的朋友吓尿了,傻乎乎拿刀子捅人,我看到警察开枪,急忙把他推开,我却被打中了……我不甘心啊,我真的爱她,不能没有她!”

    原来如此,看样子他也不是穷凶极恶之徒,是被逼得没办法了一时头脑发热才铤而走险。我有些同情他,但是收人钱财与人消灾,我已经受了小兰母亲的香火供奉,要是不解决这件事说不过去,有损赵王爷威名。

    我说:“我可以饶了你,但以后你不能再骚扰这一家人。”

    恶鬼立即道:“不可能的,你还是杀了我吧!”

    我知道他的执念是不可能消除的,几乎所有停留在人间的鬼都是因为执念而存在,最简单的办法就是杀了他,既能让他解除痛苦,又能完成我的工作。但是我在他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我当初也是为金钱和爱情去赚外快才深陷泥潭,我那时做的事情也不比抢劫好到哪里去,要杀他先得过我自己这一关。

Ps:书友们,我是四不相,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