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人阁 > 鬼道 > 第三十四章 饿鬼
犹豫了一会儿,我决定先做做思想工作,问那恶鬼:“你叫什么名字?”

    “杜平。”

    “家里还有些什么人?”

    杜平愣了一下,吼道:“不关他们的事,要杀就杀,废话什么!”

    看样子他对亲人的印象已经不深,家人不是他的软肋。我再问:“你是恨你女朋友的母亲要跟她作对,还是舍不得离开你女朋友?”

    杜平道:“当然是舍不得小兰。”

    “好,既然这样,我们去问问她。如果她也爱你,离不开你,我就成全你们,不管这件事了;如果她并不爱你,那就是你影响了她的生活,扰乱了人间秩序,你就得离开她,否则我就对你不客气了。”

    杜平叫道:“这还要问?她肯定是爱我的,我为了她连命都没了!”

    额,这确实是很大的牺牲,但并不代表人家姑娘就要爱他,跟他玩人鬼情未了。我说:“既然你这么肯定,就不怕我问她,你在一边看着不许吓她、威胁她。”

    杜平同意了,信心十足。我放开了他,与他一起回到房间内,我以意念控制着小兰,让她处于半睡半醒之间,可以与我们交流但又像是在梦中。我问她:“你有多爱杜平,愿意为他去死吗?”

    小兰立即回答:“不,不,我不想死!”

    杜平在一边大叫起来:“为什么?你不是说你也爱我吗?不对,你不能这样问她!”

    我喝道:“你给我闭嘴,现在是我问话!姑娘,你不要害怕,我是官方公正人员,如果你是铁了心爱他,愿意跟他同生共死,我就不管你们之间的事了,任由你们怎么相处。如果你并不爱他,我就赶走他,以后他不会来烦你了。”

    小兰很害怕:“你快带走他,你快带走他,我不爱他!”

    杜平又大叫起来:“不可能,这不可能,你明明说过爱我的!”

    小兰道:“以前我是说过,那时他拼命追求我,对我很好,我跟他在一起也挺开心的,可是我家里人不同意,我爸妈劝说之后我也觉得他不适合我。后来他的脾气越来越坏,我怕他,我不想死,不想跟他在一起……”

    杜平像是被五雷轰顶,完全傻了,过了一会儿才缓过神来,怒吼着冲向小兰。我早已在防着他,立即一把揪住他,扯着他离开了房间。

    我把杜平带到镇外旷野之中,问他:“现在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杜平道:“你杀了我吧。”

    哀莫过于心死,他是连鬼都不想做了。这确实很打击人,我很同情他,要想让他振作起起来,只能让他彻底死心醒悟,我说:“其实你自己也明白,你相貌一般,家中贫困,没有什么突出的才华,她长得漂亮又有钱,你跟她之间本来就是不靠谱的。你一直在害怕会失去她,才会为了她冒险去抢劫,可是这样做就算你成功抢到了钱,你也会失去她。这不是真爱,她从来没有真的爱过你,所以失去她也没什么好可惜的,你应该振作起来去找真正爱你、值得你爱的人。”

    杜平茫然道:“我为了她而活,为了她而死,没有了她我还能做什么?”

    我无法回答他,人活着没有信念还可以活着,称为行尸走肉,鬼要是没有了执念只怕无法再活着,过不了多久他身上的阴气消耗尽了灵体就会完全消失,至少得找些事情让他去做。

    我突然想到一个主意,一个好汉三个帮,当警察的还要养几个线人呢,没个帮手怎能成大事?反正小庙里空位还多,不如让他坐个位子,我不在时他可以帮我处置一些事,必要的时候还可以让他跟我一起演双簧,获得更多香火……

    我说:“你要是没事可做,没地方可去,可以跟我走。溪口村那边有个庙,我是主事之人,你可以留在庙里给我当助手。做鬼是没有出路的,只有积攒功德,受民众香火才改变我们的本质,走向正途。”

    杜平摇头:“那又有什么意思?”

    “很简单的道理,你女朋友不爱你,是因为你没有权力、地位、名声、财富,所以你要去努力,等你拥有了这些,什么女神、白富美都要在你面前跪了,还有愁没人爱你?小兰看不上你,这是她的错,她的损失,你做出成绩来让她把肠子都悔青了吧!”

    杜平精神一振:“有道理,我要让她后悔看错了我!TMD有几个臭钱了不起了,还不是他爸贪污来的?我要是有一笔钱当资金,我也能赚几百万,我要找个比她更有钱更漂亮的气死她!”

    我搭着他的肩头:“很好,有志气!发达的机会我可以给你,但丑话说在前头,你得按照我制定的计划来进行,不能自以为是乱来,不能忘恩负义过河拆桥……”

    杜平一拍胸膛:“你去打听打听,我杜平是什么样的人啊,最讲义气了!大哥,以后就跟你混了!”

    我笑了笑,还不太习惯这种语气,好像我变成黑帮老大了似的。我可是个医生,生前是医生,现在也是医生。

    ……

    我带着杜平回到溪口村,还没进入小庙,就发现里面有些动静。靠近一些,只见里面有一个只穿破烂短裤头瘦骨嶙峋的鬼正在吃供桌上的供品,双手交替飞快地抓了东西嘴里塞,简直像个饿死鬼。

    我擦,才离开一会儿,就有人来偷东西吃了。同时我也有些奇怪,这些供品是实体的东西,我是无法抓起来吃的,也没有明显饥饿感,供品和香火一样是转化为信仰之力被我吸收了,这个家伙为什么能直接吃?

    我正诧异,那个饿鬼突然停止了吃东西,按着腹部开始呕吐起来,很痛苦的样子。“哗啦哗啦”,很快他就就吐了一大堆,估计把所有吃进去的东西都吐出来了。吐完之后,他又飞快地抓起供桌上的东西往嘴里塞,那种急切和饥渴的样子就像饿了十天半个月。

    杜平有些惊讶地问我:“大哥,怎么回事?”

    我示意别说话,我还没弄清是怎么回事呢,先看看再说。那饿鬼有一种特别的本事,能从实体的供品之中抓起灵体的同样东西塞进嘴里,狂塞猛吞吃得非常快,吃了一会儿又开始呕吐,把吃进去的东西全吐出来了。

    饿鬼吐完再去供桌上拿东西吃,但是供桌上已经没有他可以拿到的东西了。他急得团团转,那种近乎疯狂的饥渴样子,就像是在沙漠中濒临渴死的人。转了一会儿没有东西可以下手,他抓起刚才吐出来的恶心的秽物往嘴里塞……

    我也开始想吐了,这种场面可不是一般人能忍受的。

    饿鬼狼吞虎咽了一会儿,又把吃进去的东西吐出来,吐完之后再吃,吃了再吐,甚至趴到地面直接吸……

    我崩溃了,大叫一声:“别吃了!”

    饿鬼抬头望向我,一张皮包骨头的脸上沾满了污秽,凌乱长发下一双眼睛绿幽幽发光,带着饥渴的痛苦和绝望,以及某种疯狂和凶残,非常吓人。

    “饿……我饿……”饿鬼发出呻吟似的声音,似乎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

    我问:“你从哪里来的,怎么会变成这样?”

    饿鬼一只手按着咽喉“咕咕”作响,像是在尽力抵抗着饥饿:“我,我饿……听说这里有一个神医,是你吗?你能治好我的……病吗?”

    我可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病”,我问:“你是怎么会变成这样的,从什么时候开始出现症状,什么地方不舒服?”

    饿鬼有些焦躁:“我就是饿,饿,饿,我好饿!我想吃东西,吃进去又会吐出来,你不要管其他事,快给我治病!”

    我摊了摊手:“不好意思,我治不了你这样的病。”

    饿鬼怒道:“你看我这么痛苦不给我治?我知道了,原来你是冒牌货,不会治病!滚出去,从现在开始这个庙的香火和供品归我了!”

    杜平早已按奈不住了:“妈的,什么东西,就你这副吊样连做鬼都不配,还想抢我们的地盘?”

    饿鬼大怒,一跃而起扑向杜平,杜平往侧面一闪,避开他的攻击并横扫他的小腿。饿鬼的小腿被踢中了,但并没有摔倒,一爪子向杜平背部抓去,杜平躲避不及,肩头处被撕下了一块。

    我吃了一惊,这恶鬼的灵体非常强横,而且与我见过的所有鬼、神都有些不同,是一种很黑暗和暴戾的阴气,以杜平的能力几乎打不动他。我急忙冲过去,重重一拳打在他背上,“波”的一声震响,饿鬼被我打翻在地,我也被震退了几步。

    饿鬼立即跳起扑向我,双爪乱抓,虽然没有什么章法,但快速而凶猛,我手臂上被他抓了一把,立即出现很深的伤口。我顾上不痛苦,咬牙又打中了他一拳,把他震退。

    饿鬼凶狠异常,完全不在乎自身受伤,疯狂地攻击我。他的灵体不知是吸收什么能量结成的,似乎比我还强,但我的灵体已经微呈阳性,对他有一定的克制作用,算是半斤八两旗鼓相当。这样硬拼下去,即使最后我能打败他,损失也必定很惨重,是两败俱伤的结果。

Ps:书友们,我是四不相,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