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人阁 > 鬼道 > 第三十八章 险棋
宋玉瓷肯定是站在我这边的,她是一个很善良的人,又不知道我做过的一些坏事,所以述说的经过都是我如何被迫害、受委屈,我父母和她如何伤心痛苦,语气真诚,感人泪下,她自己更是不知掉了多少眼泪。

    灵通道长一直静静地听着,眉头越皱越紧,等玉瓷说完了他才说:“我确实不知道刘一鸣非法卖肾,也不知道他与黑社会的人有染,但是你一面之词我也不能全信,你跟我一起去找刘一鸣对质。”

    玉瓷道:“他肯定不会承认的,我现在没有直接的证据,你和我都不能让他伏法,而且他会再派人来杀我,甚至连你都杀了。”

    灵通道长哼了一声:“朗朗乾坤,我就不信他敢这样乱来,你要是不敢跟我去对质,我又怎能相信你说的全是真的?只怕你也有些事不知道,赵铭志曾经在你家附近为非作歹造成恶劣影响,到了这里又兴风作浪,闹出了二死一疯,加上之前死的那个人,是三条人命啊!”

    玉瓷道:“刚才我已经说了,那个叫八条的流氓是误伤,铭志并没有想杀他。他是杀铭志的凶手之一,又协助刘一鸣对我不利,死在刘一鸣手里不是活该吗?前两天那三个歹徒拿了刀和枪来暗杀我,铭志是为了保护我才杀了他们,这是自卫,不是铭志要主动去杀人,难道我们不应该自卫吗?”

    灵通道长冷笑一声:“据我所知他们都是死在外面,没有进来,怎见得他们是来杀你?即使他们真要对你不利,赵铭志弄出一点动静吓走他们就可以了,又何必下此毒手?你心向着他,已经被他迷惑,不知道他的残暴歹毒,再执迷不悟,终要害人害己。”

    妈的,说了半天他还是不肯放过我,我火了,授意玉瓷说:“那三个歹徒身上都带着你画的符,铭志要是不趁着他们爬墙的时候袭击,就没办法对付他们,那么你现在看到的就不是活人而是尸体了!你画的符帮助歹徒行凶杀人,就等于是给他们提供武器,假如我被杀了,你也是凶手!也许警察还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人间的法律制裁不了你,也许天上的神仙是你们BOSS,会包庇着你,可是你真的能心安理得问心无愧吗?”

    “啊……”灵通道长像是被当头敲了一棍,脸色大变,“我,我不知道,不是我给他们的。”

    玉瓷道:“他们的护身符是刘一鸣给的,这也证明了他们是刘一鸣派来杀我的。你要是不信可以去找警察问问,至少还有两张符是完整的,你不会连自己画的符都认不出来吧?”

    灵通道长受了很大打击,愣在那儿,大门外传来一阵阴森森的笑声:“嘿嘿嘿……好一个糊涂透顶是非不分的牛鼻子,助纣为虐,横行霸道,草菅人命,三清道祖都为你脸红了,你还在自鸣得意。”

    “谁?”灵通道长大喝一声,身上散发出强大的气势,两眼精光闪烁盯着大门外。

    门外闪现一个人,约五十来岁年纪,蓄着尺许长的花白胡须,清矍儒雅,服饰朴素,像是一个颇有学问的乡下老者。

    灵通道长“咦”了一声,露出震惊之色,叱道:“大胆妖孽,青天白日也敢在人间现身,以为贫道的法剑斩不得你么?”

    老者的眼光变得异常明亮,亮得有些妖异,冷笑道:“你有些修为,就可以肆意杀戮了么?我孙儿胡不言与你有什么深仇大恨,要把他赶尽杀绝,连尸首都不留!”

    我大吃一惊,这个老头是胡不言的爷爷?此刻玉瓷看到的是如假包换的活人躯体,并非灵体,也就是说这只老狐狸已经可以变成真正的人了!

    灵通道长问:“你说的是同安镇那只狐妖么?它在人烟稠密之地现身,肆无忌惮闹得沸沸扬扬,这是它自寻死路!”

    老狐狸怒道:“不可能,我家儿孙个个言行谨慎,从不妄为,倒是你这个牛鼻子是非不分,糊涂又强横,必定是你冤杀了他!”

    灵通道长大概想到了当初是宋玉瓷提供的情报,他才找到同安镇去,下意识地望向宋玉瓷。老狐狸受他的影响,也把眼光转移到了宋玉瓷身上。

    玉瓷被灵通道长一看,已经有些心慌,再被老狐狸那妖异的眼光一瞪,立即神魂动摇,意识开始混乱,想要说出实话。我暗叫糟糕,急忙以我的意念帮助她抵抗老狐狸的眼光,但这样一来玉瓷身上就显现阴煞之气,灵通道长和老狐狸都知道了我的存在。

    老狐狸的眼光放开了玉瓷的眼神,略往下移,落到了玉瓷胸口处,玄武墨玉牌正是贴身藏在那儿!它是妖物,感知能力比人类要灵敏得多,凝神关注之下当然也就能隔着衣服“看”到里面的玄武墨玉牌。

    这下糟糕了,只要老狐狸跟灵通道长多说几句,就会知道是我使了借刀杀人之计。这件事是玉瓷穿针引线的,玄武墨玉牌也在玉瓷身上,老狐狸绝对不会放过她,我当然也逃不了,这件事一揭穿,正邪双方都要我的命……

    “快,把玉牌拿出来交给灵通道长!”我对玉瓷说。

    “什么?”玉瓷以为她理解错了。

    “老狐狸已经看到了玉牌在你身上,如果知道是我们指引灵通道长去杀了胡不言,必定迁怒于你,不会放过你。把玉牌交给灵通道长,它的仇恨就会转移到灵通道长身上,让他们产生误会自相残杀,只有这样老狐狸才不会再找你麻烦。”

    玉瓷很焦急:“那你就会落在灵通道长手里,他会杀了你的!你是想要为了我的安全自己去送死?不行,不能这样,我不给他!也许灵通道长更厉害,能杀了它……”

    我急了:“老狐狸是一个大家族,就算灵通道长杀了它,还会有很多妖狐来找你报仇和夺回玉牌,不死不休。灵通道长多少还会些讲道理,未必会立即杀我,我还有逃走的机会,两害相权取其轻,快交出去,等到老狐狸开口询问就太迟了!相信我的判断,快,快!”

    情况复杂,玉瓷的心神完全乱了,在我一连串催促之下只好伸手到衣内掏出了玄武墨玉牌,递向灵通道长:“道长,他就在这里面,希望你的慈悲之心能一视同仁,念在他是受害者网开一面。”

    灵通道长从来没有见过玄武墨玉牌,并不知道是来自于胡不言身上,见宋玉瓷肯主动交出来,立即伸手接过。

    老狐狸见到玄武墨玉牌更加愤怒,阴森森地问:“这东西是从哪里来的?”

    我叫玉瓷立即回答:“在古玩地摊上买来的。”

    老狐狸先入为主,已经确定了胡不言是灵通道长杀死的,我和玉瓷都没有杀胡不言的能力,与灵通道长又是敌对的,不可能与灵通道长合谋杀胡不言。胡不言死后尸体是猎人处理的,猎人把这块玉牌当古董卖掉也是合情合理的,所以老狐狸相信了玉瓷的话。

    灵通道长全神贯注提防着老狐狸暴起伤人,因为根本没有见过玄琥墨玉牌,一时之间怎能想到这块玉牌是一切事件的导火索?他没有往深处想,迅速用一张道符把玄武墨玉牌包起来,塞进了口袋内。

    我的灵识被道符灵力完全隔绝,无法知道外面的情况了,也没办法逃出去。我很焦急,不知道灵通道长跟老狐狸有没有打起来,谁输谁赢,玉瓷会不会有危险。

    我是迫不得已才会这样棋行险着,刚才只要有一方冷静一点多问一两句,就会发现一切都是我操控的。还好如我所料,老狐狸与灵通道长都在高度戒备,满怀敌意无暇多想,我转移仇恨的计划成功了!

    假如老狐狸杀了灵通道长,就永远不会知道我的借刀杀人之计,玉瓷是安全的;假如灵通道长杀了老狐狸,没有人追究玄武墨玉牌的来历,灵通道长应该也不会再寻根问底。退一万步来说,即使他知道了一切全是我搞的鬼,他是有德行的道士,只会找我算账,不会迁怒于玉瓷……

    我想了很多种可能,无论如何玉瓷都没有亲自参与,玄武墨玉牌也当着老狐狸的面交出去了,她应该是没有危险的。只要她没事我就放心了,我落到谁手里都没关系,最坏也就是个神形俱灭。为了救自己爱的人而死,那是死得伟大,死得其所,比其他死法有价值多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感应到了灵通道长。他用手握着玄武墨玉牌,所处的地方是一个不大的房间,从他的视角可以看到前面的墙上挂着三幅神像,应该是道教的三清,另外供有几尊已经熏得乌黑的木雕神像和一些神位。供桌上放着香炉、烛台、清水、令旗、令牌、桃木剑、木印、笔墨朱砂等等。

    灵通道长不仅没死,还把我带到这样的地方来,这是要三堂会审判处我死刑么?

Ps:书友们,我是四不相,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