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人阁 > 鬼道 > 第三十九 僵局
灵通道长用意念问我:“是不是你叫宋姑娘把我骗到同安镇,借我的手杀了狐妖,夺到这块玉牌?”

    看来他已经知道了,这事本来也就不容易瞒过他,以他的能力和经验只要冷静下来想一想,就能想到的。我豁出去了:“没错,是我一手策划的。宋玉瓷并不知道具体经过,她只负责叫你去同安镇,执行计划是那个猎人,他拿到玉牌之后送到宋玉瓷手里,所以你有什么怒气就冲着我来吧,不要为难她!”

    灵通道长并没有我预料中那么生气,但我可以感应到他是在强作镇定,实际上心很乱。他又问:“你把玉牌交给我,又是在使借刀杀人之计,想让我跟老狐妖拼个同归于尽吧?”

    “是的,我没有实力只能用用心计,这也是被逼出来的……你杀了老狐狸没有?玉瓷她没事吧?”

    灵通道长不想回答我,但意识的交流不同于语言交流,他在心里抵抗我的问题时,已经有了轻微的泄漏,加上他的态度和双方的实力,我可以猜出老狐狸是被他赶跑了。灵通道长是一个正义感和使命感都很强的人,绝不会向妖物妥协,宁可自己被老狐狸误会,也不会让玉瓷受到妖物迫害,所以玉瓷肯定没事。

    灵通道长知道我在想什么,哼了一声:“宋姑娘心性纯良,怎么会找了你这样阴险狡诈之人。”

    “老道,这你就错了,我以前是既善良又纯洁富有正义感,变成现在这样都是你们逼的!听说旧社会地主老财把穷人变成鬼,想不到新社会慈悲的出家人会连鬼都不放过!”

    灵通道长既羞又怒:“胡说八道,一切生灵在我看来都是平等的,我不肯放过你是因为你做了许多坏事!如果你没有做坏事,我会像对待所有人一样帮助你,超度你。”

    我冷笑:“以前你对我可不是这种态度,由此看来你已经知道是上了刘一鸣的当,帮助坏人做了坏事,如果我该死,你也该死,死了还要下地狱!”

    灵通道长的心完全乱了,内疚、自责、愤怒、懊恼等种种情绪一齐涌上心头。他强压下心头的混乱:“我已经叫刘一鸣过来跟你对质了,这件事情必须弄清楚,有个了结。”

    看到他苦恼的样子,我心情大好,笑嘻嘻道:“如果证明是你错了,你会不会放过我呢?听说佛教有‘放下屠刀立地成佛’、‘苦海无边回头是岸’的说法,不知道你们道教有没有类似的名言?好像道士没有和尚慈悲啊!”

    “胡说八道!”灵通道长更生气了,“我道教也是讲慈悲和众生平等的,只不过理念稍有不同。佛教宣扬修来世,普通人怎知来世有没有报应,是猪是狗?反正都是看不到的,所以可以夸大其词,愚弄百姓。我道教起源于上古,光大于黄帝,性命双修,与道合真,神形俱妙,成果就在眼前,有目共睹,是实打实的功夫,所以没有那么多花言巧语。如果真的放下屠刀就能立地成佛,每个人都可以尽情去做坏事,然后放下屠刀都成了佛,西方极乐世界有多少佛?我道教乃是中华之国教,与中华之文华、民俗、传统、精神密不可分,是安身立命,强国富民之根本。外来教派为了侵略我中华,假仁假义,欺世盗名,从思想上毒害和分解民众,致使我中华数千年传统沦丧,十四亿人民失去信仰……”

    “停停停,我现在不是跟你辩论哪个宗教是正统,就谈谈我们的问题,你想把我怎么办?”

    灵通道长哼了一声,意犹未尽:“真正的仁慈,就是公正地对待所有人,善的要救,恶的要惩,杀恶人就是对受害者的慈悲,做了坏事就是要受惩罚。”

    我冷笑:“那么刘一鸣害死了我,是不是要一命抵一命?你错帮了刘一鸣,是不是要自杀谢罪?”

    灵通道长大怒,把玉牌放在供桌上,用一张符压住,上面还压了一个海碗大的木印,我又感应不到外面的情况了。

    现在只能等他的审判了。从刚才的交流可以看出来,灵通道长还算是正直和有道德的人,但这种人往往也有些偏执,加上一些宗教方面的信念,无论我与刘一鸣对质的结果怎么样,他都不会放我离开给我自由。最大的可能是他把刘一鸣交给警察,把我送去转世投胎,然后自己面壁思过……这样一来我就再也见不到玉瓷了,我爸妈还在等着有一天我能回家呢,不,我不能等来这样的结果,我必须反抗,想办法逃走!

    这一次没过太长时间,镇压的符文就被揭开了,我立即从玄武墨玉牌内冲了出来。不料周围已经插了四面令旗,放置着一些道符,我撞在灵力结成的墙壁上,无法离开供桌。

    灵通道长站在法坛中间,刘一鸣和许静站在较远的地方……没想到灵通道长把许静也叫来了。

    灵通道长转身面对刘一鸣,严厉地说:“赵铭志的魂魄就在这儿,现在由我来传话,你们当面对质,把前因后果说清楚。”

    刘一鸣沉着脸皱着眉:“我已经说过了,我跟他就是普通的同事关系,没有私人的交往,我不知道他去哪里了或者是死了!”

    灵通道长厉声道:“如果不是你杀了他,他为什么缠着你?冤鬼绝对不会无缘无故害人,我早已猜到是你的错,只怪我太糊涂没有追究下去,被你蒙蔽了!”

    刘一鸣摊了摊手:“可能是以前在医院里我批评过他,或者无意中得罪了他,他就怀恨在心了,所以死后来找我麻烦。你也知道的,当领导不容易,得罪了人自己也不知道。”

    “那我给你的护身符,为什么会出现在三个歹徒身上,想要对宋玉瓷不利?”

    刘一鸣很委屈的样子:“这不可能啊,我跟宋玉瓷是朋友,怎么可能害她?你给我的符我都小心保管着,没有送给别人,会不会是你画了送给别人,辗转落到歹徒手里?”

    灵通道长气得胡须乱抖,大喝道:“事实俱在,你还要狡辩!你勾结黑社会歹徒非法卖肾获取暴利,赵铭志想要揭发你,你就杀了他,赵铭志怨念不散,才化为厉鬼一再找你报仇。你怕宋玉瓷知道了真相会去告你,所以又派人杀她灭口。真没想到你如此人面兽心,阴险残忍,事到如今还不悔悟,真是不可救药了!”

    刘一鸣开始显现怒容:“明明就没有这回事,你却硬要冤枉我!你不相信自己人反而相信外人,不相信人话反而相信鬼话,有你这样当表哥的吗?”

    灵通道长怒道:“我没有你这样的表弟!别说你是我表弟,就算你是我亲爹,做了坏事也要受到罚惩!”

    刘一鸣暴怒了:“那你叫警察把我抓去枪毙啊,或者让那恶鬼来要我的命啊!警察办案还讲证据呢,你一定要说是我干的,就拿出证据来!我敢对天发誓,我没有杀他!”

    灵通道长气得直喘粗气,说不出话来。本来是要我跟刘一鸣对质的,没想到我还没开口,他们两个先吵起来了,可能在我被放出来之前他们就吵过,所以火气都很大。

    灵通道长喘了一会儿,强压怒气,放缓和了声音:“我今天叫你来,是要给你们调解,不是想让你被枪毙。你老实坦白,向他认错道歉,对他家人做出补偿,让他消了怨气,我再做些功德超度他,这才是最好的结果。”

    我的心立即冷了半截,我还以为他问清楚了会把刘一鸣交给警察,没想到他还是偏袒刘一鸣,想要这么轻描淡写就解决了。这事是道个歉,赔些钱就能完的么?想都别想!不过我没有开口,我说什么都没用了,而且刘一鸣死都不会承认的,这是无法调解的。

    果然,刘一鸣道:“没有就是没有,你不信我也没有办法,随你怎么整了。”

    灵通道长问:“弟妹,你来说,这件事你知道吗?”

    许静一直低垂着眼光,这时看了刘一鸣一眼:“我不知道,他在外面做什么事从来都不跟我说。”

    刘一鸣道:“我没在外面做什么,除了工作就是朋友间一些应酬。”

    灵通道长已经严重偏向刘一鸣了,刘一鸣还是不肯认错,这让他异常恼怒。他用意念问我:“你有什么证据可以证明是他干的?”

    我冷笑:“我说了有用吗?你心里已经有数知道是他干的,你能把他怎么样?你代表不了法律对他进行审判,同样也没有权力对我进行审判。你要杀我轻而易举,弹指之间就能把我杀了,但你不可能让我心服口服。如果你真想做好人,就什么都别管,放我走,我跟刘一鸣之间的事与你无关。”

    灵通道长在心里长叹一声:“你还是不明白,仇恨和怨念只会让你越陷越深,受更多苦,害了更多人,包括宋姑娘。只有放下执念,往生善道,才能真正解脱,执迷不悟,等你坠入深层地狱,那时后悔就来不及了!”

    老道这几句话说的很诚垦,但我已经认定了他是在袒护刘一鸣,怎能听得进去?

Ps:书友们,我是四不相,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